邓小平的大度与江泽民的小气
 
张良
 
2002-12-12
 
【人民报消息】十六大中共十六大终于落幕了。江泽民称,“这是一次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奋进的大会。”然而,在我看来,中共十六大则是一次既不轻松和谐,也不民主祥和的大会,整个会议进程令人压抑、充满神秘。这是一次笼罩在江泽民巨大阴影下的换届大会,更是一次江泽民不愿意高姿态主动积极交班的大会。

大会自始至终被江泽民主导着,听不到新任接班人胡锦涛发自肺腑的声音。即使在胡锦涛被选举成为中国共产党最高领导人后,胡的言行仍然被江泽民所控制着。无论是新华社的通稿,还是人民日报或中央电视台的头条新闻,关于中共十六届一中全会的最显着的报道都是属于江泽民的。且不论从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到地方党报,关于中共十六届一中全会头版的版式、标题、图片都是一个模式,头条的大标题是“党的十六届一中全会产生中央领导机构”,副标题是“胡锦涛同志主持会议并作重要讲话”,即使是副标题也没有一条是关于胡锦涛当选总书记的;第二条新闻大标题是“江泽民胡锦涛等领导同志会见十六大代表”,江泽民的名字更排在胡锦涛之前。醒目的大照片上江泽民与胡锦涛并排站列着,江泽民站在图左的主位,胡锦涛的身体则向江泽民一侧倾斜着。

甚至作为对外宣传喉舌的《人民日报》海外版,其头版新闻标题也以江泽民为主,胡锦涛次之,整个第一版的上半版报道的是江泽民以中共中央军委主席身份接见出席十六大的解放军和武警部队代表,下半版才报道胡锦涛等新任政治局常委的见面会。江泽民的标准像堂而皇之地刊登在九位新任政治局常委之前,江泽民的排名也毫不谦让地列在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前面。所有这一切,传达出一个强烈的信息,好象今日的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缺少了这个江泽民,就要分崩离析了似的。一个已经被中共中央批准的准退休者,一个自我标榜愿意退休的人,在权力移交的最后时刻仍然紧紧抓住权力不放,连排名都这样斤斤计较、甚至不惜为此打破中国共产党内排名的常规。江泽民的猥琐在这一刻,在全世界的新闻媒介的透视镜下显得格外清晰。

中共十六大上江泽民的作为令我想起了五年前去世的邓小平,想起了十三年前邓小平扶持这个江泽民的情景。相比江泽民的猥琐狭隘,邓小平则雍容大度得多。众所周知,邓小平最先并不钟意江泽民,江泽民被钦定为中共总书记,是邓小平向陈云、李先念等相互妥协的结果。但是,邓小平一旦确认江泽民为接班人,就敢于撇开个人因素,从党和国家的大局着眼作出决策。为树默默无闻的江泽民的威信,邓小平以85岁的老迈之躯不遗余力做了极为重要的工作。让我将邓小平扶持江泽民与江泽民向胡锦涛交班的作为作一对比:

一、邓小平亲自找李鹏、姚依林谈话,生怕他们对江泽民不卖账,树立不起江的权威。

1989年5月27日晚至28日凌晨,邓小平陈云等元老钦定江泽民。5月31日也就是确认江泽民为接班人的第三天,邓小平就亲自把当时主持中共中央日常工作的李鹏和老资格的政治局常委姚依林叫到家里来,因为邓一直怀疑李姚两人会不卖江泽民的账,并架空江泽民、轻视江泽民。所以,邓对李姚两人谈话的核心用意是正告他们不要看不起江泽民,要维护并树立江的权威。邓小平说,“新的领导班子一经建立了威信,我坚决退出,不干扰你们的事。中央决定,江泽民同志将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希望大家互相尊重,互相包容,不要互相不服气。希望大家能够很好地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很好地团结。只要这个领导集体是团结的,坚持改革开放的,即使是平平稳稳地发展几十年,中国也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关键在领导核心。我请你们把我的话带给将要在新的领导机构里面工作的每一个同志。这就算是我的政治交代”。邓小平讲完此话后还不放心,恐李姚会变卦,于是,又要求中共中央在1989年7月底前将此谈话传达到全国司局级干部,以此确保江泽民执政顺利。

相比之下,江泽民对扶植胡锦涛为中共新一代接班人则显得漫不经心、甚至毫不积极。迄今为止,我敢负责地说,江泽民没有在公开场合说过高度支持、肯定和赞扬胡锦涛的话,即使在十五届中共中央政治局这样一个小范围内也没有听到过江泽民对胡锦涛高度评价、坚决支持这些语意强烈的评语,更不必提象邓小平那样确认胡锦涛为“核心”了。相反,江泽民还硬将跟随他的死心塌地的亲信诸如贾庆林、黄菊之流塞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以最大限度地维持自己退出中国政治舞台后的政治影响力,削弱胡锦涛作为新一代核心的地位。

在新一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形成之后,在党内舆论、国内舆论、世界舆论异口同声地说“江泽民的亲信们在政治局常委会过半,江泽民仍将在中国维持绝对政治影响力”的今天,从党的利、国家的利益、维护新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利益出发,江泽民能否效法邓小平,找他的亲信或被外界视为亲信的曾庆红、吴邦国、贾庆林、黄菊、李长春们谈一次话,作出类似邓小平那样的政治交代,告诫他的亲信们不要不服气,要以胡锦涛同志为核心,坚决地树立胡锦涛的核心地位,并将江泽民与亲信们的谈话作为一种政治背书散发给全党?我宁可相信,聪明的江泽民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一点。如果从未想到过,那末今天能否采纳这一建议?可惜的是,据我对江泽民此人的了解,恐怕他早就想到了,正因为想到,所以才避免这样去做。这就是今日江泽民的高姿态。

二、在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上,为了让大家了解、信任江泽民这位新任总书记,邓小平亲自找江泽民谈话,并特别要求江泽民在十三届四中全会上讲话,谈中共未来的计划部署。江泽民的讲话成为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的压轴讲话。这说明邓小平是真心实意让江泽民接班的。

相比之下,江泽民则是千方百计争出风头。根据中共十五届中央政治局的部署,中共十六大政治报告的基调早就定好了。如果说,江泽民真心实意支持胡锦涛,真正想在中共十六大奠定胡锦涛在新一届中共中央委员会中的核心领导地位,让胡锦涛在十六大作政治报告不失为一种得党心、民心的好办法。何况,中共党代会的历史上就有这样的先例。毛泽东不曾这样做过吗?为什么非一定要你江泽民亲自作?作为将要退任的中共中央总书记,如果作出这样高风亮节的姿态不为人们称道才怪。

要知道,你江泽民被钦定为中共中央总书记,在十三届四中全会确认以后,就可以在全会上作压轴报告。可是你江泽民呢,中共中央已经批准你卸任总书记,为什么还非得在十六大这出戏上由你独唱主角,并从头演到尾呢?更具讽刺意味的是,就是你亲自提议胡锦涛作为中共十六大的大会秘书长的,这不明摆着矮化胡锦涛这位新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吗!这只有你江泽民配做得出来。

三、在江泽民就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后,无论是中共中央的内部文件,还是新华社授权发布的通稿,邓小平的名字没有一次僭越在江泽民的前面,始终排名在江泽民之后。即使在中共中央分送的文件中,“小平”的名字也一直列在“泽民”之后。

相比之下,你江泽民的确狂乎所以到了极点。卸任了中共中央总书记,却硬要将自己的名字排在中共中央总书记的前面,这可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破在荒头一遭。这一举动,似乎是江泽民有意要做给一些人看,大有我是老大我怕谁的架势。我得知,不仅在对外公开的新闻报道中江泽民的排名居第一,即使在中共十六大选举产生后形成的第一次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纪要这份文件中,也同样醒目地将“泽民”同志列在第一位置。毫无疑问,占据排名第一的位置只会带给江泽民臭名声,而根本沾不到什么政治便宜。江泽民排名第一,从表面上可以使人理解成:准退休者江泽民的权力似乎比邓小平还要大,大到了可以赤裸裸地以枪指挥党的地步。但是,反过来看,如此排名正说明了江泽民的虚弱,虚弱到他对自己连起码的自信都没有。

毛泽东可以不作政治报告,甚至连党代会都不出席,邓小平从来不希罕排名,连咳嗽吐痰都不管场合。但是,江泽民能如毛邓般吗?江泽民不仅看重十六大上自己的声音,看重自己在卸任总书记后的排名,他甚至想把邓小平时代的功劳都要往自己这里搬。请记住,邓小平是1997年去世的,到今天也才五年。你江泽民凭什么将十三年的账一古脑儿算在自己名下?难道中国共产党的党史关于“邓小平时代”的纪录只到1989年为止?我深信,不管你江泽民如何作秀,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会有“毛泽东时代”、“邓小平时代”,但决不会有所谓的“江泽民时代”的,今天的那帮御用文人们试图拼凑出一个华而不实的“江泽民时代”充其量只能归结于“后邓小平时代”罢了,正象十五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只批准将“三个代表”列入党章而不冠以江泽民的名字一样。江泽民很清楚,一旦他彻底退出中国政治舞台,他将很快被人们遗忘,与其那样,还不如在准退休状态下多发出一点声音。

四、在江泽民接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五个月后,也即1989年11月的中共十三届五中全会上,邓小平正式辞去了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的职务。在这次会议上,为了树立江泽民在军中的权威,邓小平新赴会场,告诫全军高级将领,“江泽民同志是一名合格的总书记,是一名合格的军委主席”。

相比之下,在中共十六届一中全会结束后,在江泽民以中共中央军委主席身份接见出席十六大的解放军和武警部队代表时,却不肯象邓小平那样为胡锦涛作出强烈的政治背书。其实,胡锦涛到现在为止已经当了三年半的中央军委副主席,这个资历比起接任中央军委主席时只有五个月中共中央总书记资历而毫无治军经验的江泽民要雄厚得多,并且不久胡锦涛还要顺理成章地接任中央军委主席,在这样一个显而易见的背景下,为什么江泽民反而不愿替胡锦涛进行政治背书?这使我想起了江泽民在去年上海亚太经合组织首脑会议上,不惜将无政府官员身份的曾庆红介绍给国外元首的情景,“知道庆红吗?这个就是庆红”;想起了远华案内幕在北京沸腾之时,不惜遭群众讽刺而亲临北京视察,刻意让自己与贾庆林亲密无间的镜头透过中央电视台向外界曝光;想起了到广东考察时,对着全省党政主要领导干部公开称赞李长春的情形,称李长春年富力强,“可以再干十几年”。可是,在这更新换代的最重要的时刻,江泽民却吝啬到不愿对其继任者多说一句,这难道是一位政治家的胸怀?

五、在中共十四大闭幕当天,应十四届中共中央委员会的邀请,邓小平以一个退休老人的身份来到人民大会堂,与全体人员见面。邓小平缓缓走来,全体人员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作为其中的一员,我也身同感受,感受到人们对邓小平的发自心底的尊敬。当时的我,强烈地感受到,邓小平的确是了不起的伟人,如果没有邓小平,中国的改革开放也许就在“六四”后寿终正寝了。是邓小平在中国经济死气沉沉、改革开放停滞不前的状况下再一次扭转了江泽民李鹏所谓“治理整顿先行,改革开放暂缓”的航向,也才有了今天中国改革开放之势不可逆转的格局。

相比之下,在中共十六大闭幕后,江泽民也学起了当年邓小平巡游人民大会堂与代表见面的模样。可是,他恰象效颦的东施,是那样的做作,那样的虚情假意,那样的没有气度,他从邓小平那里学到的只是表面。与其说,这次大会堂里全体代表的掌声是献给江泽民的,不如说代表们的掌声是献给年轻的总书记胡锦源的更为确切、妥贴。为什么这样说?这从十六届中央委员会、十六届中央政治局成员的选票中就可以印证。如果江泽民真的象新闻媒介宣传的象邓小平那样伟大,江泽民必定在全体代表的心目中具有崇高的威望,同样的,江所选定的亲信们也理应在这次选举中以令人称道的高票数当选。那末,实际情况是否如此呢?请看以下例子:

在中共十六届中央委员的选举中,9名新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得票数最高的两人分别是胡锦涛、温家宝,江的亲信们没有一人的选票能超越胡、温两人。也就是说,胡、温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新一届的国务院总理是众望所归,非江的挤压所能阻挡;在中共十六届中央政治局委员的酝酿过程中,江泽民的亲信、中共建国来任职最底的外交部长唐家璇,因李鹏、朱熔基、李瑞环包括李岚清的反对而最终被摒弃于政治局大门之外,面临着离开外交部的出路;

江泽民的亲信,现任教育部部长陈至立在这次产生的198名中央委员中,得票排在150名开外,这说明她仍未摆脱1998年全国人大选举国务院各部部长时得票最低的困境。尽管江泽民已将陈作为新一届分管文教的国务委员来推荐,但我并不看好陈在明年春天选举中的得票率。

江泽民的亲信,主导国防军事交流及军队情报工作的熊光楷不但不能从十五届的中央候补委员晋升为中央委员,反而在这次中央候补委员的选举中从十五届排名的倒数第37位跌落到这次的倒数第10位;

江泽民的亲信,现任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兼中央警卫局局长的由喜贵的结局类似熊光楷,不仅未能晋升中央委员,反而在这次中央候补委员的选举中从上届排名的倒数第6位跌落到这次的倒数第一;

江泽民的亲信,现任中共广东省委副书记兼深圳市委书记的黄丽满在十六大中央候补委员的排名中列倒数第三。

另外,江泽民的亲信,主导对台事务的周明伟这次未能被提名进入新一届中共中央委员会。

所有这些,说明了即使在中共十六大代表的心目中,江泽民也没有什么绝对的威望。如此没有气度一个人,还想在准退休状态下占据核心地位,岂不令人发笑?中共十六大作为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第一次全面更新换代的大会,原本可以开得隆隆重重的。可是,因为江泽民的猥琐小气,却使这次大会走了味、变了调。当中共十六届一中全会结束那天,大会秘书处人员征询一德高望重的党内元老是否参加会见时,这位元老大声回答,“我要休息!”拒绝出席江泽民的巡视。这,大概是对江泽民在这次大会上表现的最好注脚。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