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穿江澤民心臟的利劍!《欺世謊言》(三)
 
作者/默文
 
2002-10-20
 
【人民報消息】(接上)

欺 世 謊 言


第 三 章 欺 騙

「自焚」騙局

在江編造的一系列用來愚弄中國人民的騙局中,其中「最大的騙局」就是所謂法輪功的「自焚」事件。我從一開始就深知它對中國人民的欺騙性和當內幕暴光後對「自焚」事件策劃者的自毀性具有同樣的殺傷力。

按常理說,人們很難相信一個政府會是整個事件的幕後策劃者。這也正是江一夥為什麼敢在光天化日下導演這場醜劇的原因之一。江認為政府控制著所有的新聞媒體,他的騙術一定會奏效。最初事件的發展證明了他設想好象是「正確的」,這一騙局表面上是「成功的」。我曾私下勸告過江,搞這種恐怖行為的騙局最終只會事與願違,最終只能使黨、國家和中國人民蒙受恥辱。甚至動搖其國家主席的地位。當我看到江厚顏無恥地、得意忘形地誇耀他使那些天真的老百姓相信了他的「自焚」騙局時,我再一次證實了我對他的一貫認識:他是個不可信賴的人,不可信賴的國家領導人,不可信賴的中國共產黨領導人。他是我們黨內最無恥的騙子。

我可以非常明確和直接了當地告訴你:那些「自焚」事件的「所謂的受害者」不是法輪功學員。我知道他們是誰;為什麼挑選他們,他們得到了多少好處,是以什麼形式得到的。那麼,他們是些什麼人呢?他們是一些事先組織好的、與警察們商量好的、穿著很厚的防火衣、戴著防火面具的「演員」。他們一旦「表演」結束,待事態逐漸平息後則拿著那些事前商定的報酬回家。但是否真拿得到或如數拿到則又是另外一回事。這就是為什麼國家控制的新聞媒體能在事發前已等候在約定地點,安排了數架錄像機從不同角度,距離,以各種捕捉手法,從容不迫地,詳細的拍攝了這場前後不到幾分鐘的「突發事件」,並在警察剛剛把吞沒他們的火焰撲滅後就立即採訪了他們。然後迫不及待地把這部粗製濫造的「故事」片當作「新聞」在全國上下大炒特炒,欺騙輕信的人們,褻讀,愚弄中國人民的智慧和良心。

如果你親眼看一下我在第二章中所提到的那個錄像短片,整個事件的欺騙性就會暴露無疑。一旦你看了這部片子,你再也不會盲目相信江的新聞媒體曾經講過的任何法輪功的事情,你也不會再相信他們將來所講的任何法輪功的事情,不管它們的「證據」看起來是如何的逼真。一旦看完後你就會理解為什麼國際上許多新聞專家認為所謂的「自焚」事件實際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騙局中的騙局」。這部片子中揭示了許多自焚事件的破綻,這些破綻是被政府雇用的那些製作人忘記剪輯的鏡頭而自我暴露的。不過你在中國是很難看到這部「禁片」,因為這個國家的主席非常害怕中國人民看到錄像短片的漏洞。其實江真正害怕的是他苦心扮演的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角色被他自己的騙局毀於一旦。

這裏我還要指出一點,與新聞媒體蓄意刻劃的「自焚」人物不同的是,法輪功學員是最珍惜所有生命的人。我曾對李先生的著作做過系統的研究,李先生在他的著作中明確指出殺生是不赦之罪,他的著作沒有任何直接或隱含的可以殺生的說法。而且,我個人的親身接觸和許多了解法輪功學員的人一樣都得出了同樣的結論,法輪功學員是我所知道的最善良,最誠實,最慷慨,最慈善,最正直和最珍惜生命的人,而決不是江希望人們相信的那種神智不清的瘋子。

當新華社最初發佈五名「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自焚的消息時,世界媒體基本上都是逐字轉載的。但幾天後,《華盛頓郵報》在親自做了一番調查後,對那些自焚受害者是否真正與法輪功有關提出了質疑。後來,當自焚受害者由最初描述的五人上升到七人時,其他新聞機構也開始對新華社的報導提出質疑。當我看到一些西方和歐洲的專家們對「自焚」事件的評論時,我感到儘管江欺騙了國內大多數人,但他根本欺騙不了世界其它國家的人民。許多與官方報導完全不同的現場見證和令人吃驚的外界採訪使人一清二楚地看出整個事件完全是編造和排演出來的騙局。即便是在中國,不相信江的新聞媒體對法輪功誣蔑的人也大有人在,歷史教訓使他們早已認識到,決不能盲目相信政府控制的媒體會如實地報導任何事件的全部真相。這不僅僅是對法輪功而言。

「精神病」騙局

為了抵毀法輪功健身強體的有效性,江向全國宣布在中國精神病院中有五分之一的患者是法輪功學員,這的確是他在反法輪功運動中說過的唯一的大實話。江萬萬沒有想到實際上他已不打自招地向中國人民承認了中共歷來緘口不言的最黑暗的秘密,用精神病院避開法律程序,無視國際公法,以治療為名把本來精神完全健康的黨內外異己摧殘迫害成為精神病人,強行剝奪他們做人的一切權利。

在歷史上,前蘇聯是發明用精神病直接鏟除黨內異己的老大哥,把需要被黨的最高領導鏟除的那些人宣布為「瘋子」或「精神病」患者,他們就會永遠在政治舞臺上消聲匿跡。江這個留蘇高才生把前蘇聯用精神病迫害整人的經驗進一步改進、擴展和更新到了一個新水平。前蘇聯只是針對個別人和少數人,而江則可以把成千上萬的法輪動群眾一夜之間打成「精神病人」。而這成千上萬只是精神病人總數的百分之二十(出於江之口),人們自然會聯想到,那另外百分之八十難道都是自發性精神病人?難怪世界精神病協會一致決定派出國際調查團到中國深入了解精神病院的真實現狀。

那些醫護人員違背自己的良心和醫德,對法輪功學員靜脈注射超劑量危險的藥物,旨在破壞他們的中樞神經系統。這真的是非常可怕。這些「病人」有時變得半身不遂,他們不停地流口水,不能吃東西。這種「治療」基本上使法輪功學員不能走路,說話,甚至不知道他們自己是誰。當他們出現這種狀態時,醫務人員就把他們長期綁在床上,「保護醫務人員」。他們雖然授命於江,一旦真相大白,他們也決逃避不了本人的法律責任。

對那些在精神病醫院裡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來說,被送到精神病院就意味著他們一生都將處於被監視之中。因為這樣將使他們即使出院後也會背上進過精 神病院的包袱。那些法輪功學員的精神穩定性將永遠受到懷疑。江認為,把越多的法輪功學員送「醫院」,就會有越多的人去相信江所宣傳的法輪功會使人變瘋的,也會更容易輕信江對法輪功的進一步誹謗。這樣江散布法輪功學員自殺的語言,也就更有助於警察,劊子手們對所有法輪功學員的屠殺掩飾成為「自殺」。如果學員被折磨致死,他們會很快焚毀屍體並宣稱是「自殺」。就這樣簡單。

法輪功學員不僅被強迫關進精神病院,還要家屬承擔巨額「醫療費」,這也是在江「從經濟上搞垮」的密令下,中國趕超蘇聯老大哥的新發明之一。如果有的醫護人員拒絕參與折磨法輪功學員的行動,他們就會立即被解雇。江知道再也沒有比把一個正常人送入精神病院更可怕、更殘酷的了。如果有關人員不願參加並掩蓋這種迫害法輪功的非人道行動,那麼他們所面臨的是也可能被送到這些精神病院中。江強迫全國各行各業都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運動。在精神病醫院製造的騙局被用來製造更多的謊言,更多的謊言再被用來製造更多更多的謊言,直到謊言成為「真理」。

「電視紀錄片」騙局

眾所周知,以現代電腦技術,不需吹灰之力,就能把某人的講話錄音剪輯成一個你想要的任何東西,只要一些基本的拼接和編輯技術就可做到非常的「真實和逼真」。當然,隨便這樣做並應用到社會上是違法的。不過,江不擔心這一點。因為在中國他就「代表」法律。

江指揮著政府的媒體把李先生的講話錄音和錄相進行編輯後製成所謂的電視記錄片,在社會上反覆播演,以此來掀起人們對法輪功的仇恨。這顯然是一個對付李先生和他的法輪功的既簡單又有效的方式。儘管政府電視紀錄片的帶子完全是假的,但是如果把這些片子一個星期給你連續放幾遍,你會對李先生和法輪功產生什麼想法?如果這些片子說李先生講了一些恐怖的事情,你是不是會開始懷疑他,並對他本人和學員開始恐懼?當法輪功學員努力向你解釋說你看的這些片子是:1)從製作室編造出來的,2)通過拼湊和編輯的方式來歪曲李先生講話的原意,3)完全是斷章取意,你會相信他們所說的嗎?

然而,任何一個可以看到李先生的書籍《轉法輪》或九十年代初期聽過他講課或者看過當時的講課錄像帶的人,就很快發現那些在電視紀錄片中所「引用的話」都是假的。李先生的話被任意斷章取意,完全是被用來在公眾中詆毀他的。比如,李先生從來沒有說過世界將面臨著「末日」,他也從來沒有要學員「放棄這個骯髒的世界」以及其他無數的諸如此類的謠言。甚至一些不知道江的陰謀的政府官員也被騙相信了電視片中所講的內容。不可否認,他的謊言確實起到了 「謊言重覆一千遍就是真理」的影響效果。

此外,為了增強騙局的殺傷力,江不僅在電視廣播上這樣幹,還編造和發行所謂的「李的原著」。江讓出版社編寫一本胡言亂語的書,然後署名李先生是作者。人們可以想象得出,儘管書中沒有一句話出自李先生之手,但只要可以煽動人們對法輪功的仇恨,他們就可以不擇手段。大家想一想;除了中國,還有哪一個國家、哪一個政府幹過如此卑鄙的勾當?有誰知道嗎?

江為了給他越來越不得人心的反法輪功的私人運動打氣,命令他的手下的人強迫百萬中國人民簽名支持反法輪功運動。然後,他舉著那份強姦民意的名單恬不知恥地向世界說,「看,中國人民都譴責法輪功。」,他哪裏料到他這一招反倒在全世界人民面前把他作賊心虛的內心暴露無遺。

「反政府」騙局

江很清楚,中國政府、黨內從上到下對法輪功事件存在著深刻的分歧,如果這種分歧不解決,他鎮壓法輪功的運動就無法推行下去。所以他們搜腸刮肚地編造了法輪功反對政府的言行,以此爭取有不同意見的黨內領導的支持。江還認為,僅僅是靠意識形態方面的謊言還不夠;必須要把法輪功從危害人民生命安全提高到威脅黨和國家的安全的高度上來。所以江就指控李在公安部培植了所謂法輪功的「特務」,竊取國家機密。止κ且桓觥暗咤病蓖盤淡襖釷荂IA(美國中央調查局)的一名成員」。「李聲稱政府是無用的,沒有一個政府能夠解決出現的社會問題」。江為了把本無政治意向的法輪功打成政治集團,挖空心思從李的書中找出一段話,經過篡改歪曲後,說成是如果人們要是練法輪功的話,就會使政府變成多餘的了。於是法輪功被描繪成是「反政府」,「提倡不需要法律和警察」。

那麼,讓我們來讀一下李先生的原話,他在《轉法輪》第九講中說:

「……我們還講了,我們人人都向內去修的話,人人都從自己的心性上去找,那做得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慮別人。那麼人類社會也就變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變好了,治安狀況也就變好了,說不定還沒有警察了呢。用不著人管,人人都管自己,向自己的心裡找,你說這多好。大家知道現在法律在逐步健全,逐步完善,可是有人為什麼還幹壞事?有法不依?就是因為你管不了他的心,看不見時,他還要做壞事。如果人人都向內心去修,那就截然不同了。也用不著你打抱不平了。」

鼓勵人們以更高的標準來嚴以律己寬以待人就是「反政府」?當然不是。如果人人都能以這種方式來約束自己,這個國家就一定是一個太平昌盛的世界,一個真正憂國憂民的國家領導還能別有所求嗎?

老子寫於兩千多年前的著名《道德經》曾精闢地論述道:

「天下多忌諱;而民彌貧;人多利器,國家滋昏;人多伎巧,奇物滋生;法令滋章,盜賊多有。故聖人云:「我無為,而民自化;我好靜,而民自正;我無事,而民自富;我無故,而民自樸。」」 老子以道德治國養民的警句已成為中華歷代盛世皇朝的不敗之術,也入木三分地刻劃了歷史上許多短命王朝的致命傷。

「中功」騙局

當你比較一下江對待法輪功及另一個叫做「中功」的氣功團體的處理方式時,你可以從中發現大同小異的模式。我注意到了江最初要鏟除中功的計劃,並認為他對這個平和的商業性團體所採取的那些行動是同樣可恥的,沒有任何道理的。香港人權和民主信息中心廣泛報導了江對這一團體從1999年9月開始的鎮壓。中功聲稱他們有三千八百萬成員,並在全國擁有3000個合法的商業機構。江關閉了所有的這些商業機構以及1000個中功修練中心,致使四十萬人失去了工作。然後,江竊取了這一團體在過去十年的苦心經營中所獲得的四千五百萬元的利潤。

自去年九月以來,全國共有600多人因中功而被捕。大部分人都被用捏造的指控而被審判和判刑、為了「合法」地對這一團體的進行鎮壓,江捏造了中功創始人張宏堡與他的追隨者發生非法性關係的新聞。熟悉此道的人都知道,要想攻擊精神團體的領袖使用「非法性關係」是一種標準的誹謗和詆毀的方式。同時,這一指控為把該團體列為「邪教」鋪平了道路。江甚至不允許中功創始人上法庭對那些誹謗指控為自己辯護。該團體的書籍也被沒收,銷毀及禁止出版。江鎮壓中功的主要理由就是中功人數超過共產黨人數的一半。很明顯,數字本身就是對他的權力的威脅,所以他就必須要鏟除這個團體。

「不吃藥」騙局

人有病得吃藥看病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江在一開始打擊法輪功時就欺騙群眾說法輪功學員因不吃藥而造成上千人死亡。猛然一聽,這是多麼嚴重的事情,又是多麼有力的證據。當政府在九九年七月開始鎮壓以來,公安部突然報告說練功使700人致死。7H22日以後的幾個星期,死亡人數又奇怪地翻了一番,超過了1400人。並宣稱他們死於不吃藥和不看病。我們且不說是否真是如此,也不說死亡數字是否真實。首先人們感到疑問的是在法輪功傳播的頭七年中,政府從沒有報告一例因練功而致死或致傷的案例。為什麼這麼長期間中央政府從未提到法輪功的反面報導,反而有很多地方媒體多次表揚過法輪功呢7為什麼在那幾年裡政府沒有警告群眾練習法輪功已使200人死亡、300人死亡或500人死亡了呢?如果政府早已掌握他們在宣傳材料中所描述的種種練功致死致傷的詳細數據的話,為什麼政府不在法輪功學員的人數超過七千萬人之前採取行動或任何措施呢?這些諸多疑問很難使人相信政府說的是實話。

更有趣的是,這種一面倒的、鋪天蓋地的詆毀誣蔑卻讓國外媒體發現了許多漏洞。他們就中國政府公布的1400例死亡人數而大大讚揚了法輪功。根據醫學界分析,一種醫療方法或健身方法如果有效率在80%以上就是非常好的。按中國政府公布的數字來說是法輪功健身有效率遠遠超過了這個指標。以七千萬人計算,如有1400人死亡,比例是十萬分之二,有效率為99.998%,即等於100.0%。即便接後來中國政府報導大大縮小的數字二百多萬法輪功練習者來計算,比例約萬分之七,有效率約等於99.93%。許多媒體當時發表評論說,中嫉惱廡┦擲垂セ鞣止芰釗朔呀狻?p>

「炭疽菌」騙局

為了使他的宣傳向海外擴展,江還把法輪功同全世界在恐怖分子對美國襲擊後突然發生的對炭疽菌的恐懼聯繫起來。江的媒體曾公布了一條中國有關部門收到類似炭疽菌的白色粉末的新聞,並同時宣稱懷疑是法輪功學員所為。而後不幾天,又不清不楚地撤回了該報導。然而,這條「垃圾新聞」產生了事與願違的效果。江和他控制的媒體直到現在還對他們這次對法輪功的失敗誣陷所產生的餘震而心有餘悸。在一篇題目為《北京關於炭疽菌恐嚇的報告令人『高度懷疑』:很可能是陷害法輪功和掀起仇恨的又一個企圖》的文章中,作者說:「令人懷疑的環境加之最近來自中國的報告表明這是中國當局又一個迫害法輪功的行徑。這次,當局利用了發生在美國的不幸和公眾對生物戰爭的恐懼」(德新社,2001年10月18日)。這只是關於江政府如何竭力陷害法輪功的眾多報導中的一篇。江不讓駐在中國的外國記者去證實新華社所兜售的新聞,這一點更加深了海外新聞記者和公眾的一種印象:即每當談及法輪功,中國政府就是在撒謊。

我親自了解到為了利用「9。11」恐怖事件後全世界對恐怖活動的日益關注,江故意給法輪功貼上「恐怖組織」的標簽,以騙取世界各國的支持。這一「炭疽菌」事件實際上是表現出江在詆毀法輪功上已到了黔驢計窮的境地。江希望製造這類騙局將會把法輪功與臭名昭著的日本奧姆真理教和塔利班本拉登聯繫起來。目前,江還在尋找任何可能栽贓在法輪功上的「恐怖事件」。如果你在將來聽到類似故事的話,你也許已經能想象出他們是怎麼編造出來的了。

不許懷疑政府

在中國有一個根深蒂固的觀念:即人們必須要絕對服從政府的權威,對它所做的任何事情的目的和方法都不能有絲毫懷疑,即使它確實是值得懷疑的,也要為了照顧面子不能指責政府的錯誤。而政府歷來認為:如果你是一個好公民,你就必須要與政府保持一致,對那些掌權的人絕對服從。這是一個傳統,你要是反對傳統,不尊重那些掌權的人,你就不是一個好公民。所以,在中國如果一個人在公開或私下場合持有不同的觀點,那他很可能要付出很大的代價,甚至是以生命為代價的。我這裏決不是誇張。中國人一向受共產黨的傳統教育,從小時候起就學會了也習慣了盲目相信政府。這與其說是對政府尊重的表現,不如說是一個自保平安的生存方法。因為懷疑政府就等於是反對政府,反對政府就是反革命,反革命是絕沒有好下場的。

但是這種中國式的思維方法並不適合於中國以外的人民。這也就是為什麼世界上其他國家敢於不斷地指出中國政府言行不一致的一個原因。儘管江要求他的媒體給法輪功編造謊言,欺騙群眾,命令他們:「只能發表這個,不能發表那個。」但中國以外的人只關心新聞是否真實。坦率地說,他們根本就不在意江是否是中國的主席,甚至哪怕是太陽系的主席。如果某件事是真實的,那就應該發表,否則,就不應該發表。

事實上,儘管人民不願意懷疑政府。但有些政府媒體編造的新聞、消息或事件實在是由於手法過於拙劣而紙不包火。《美國之音》曾這樣報導說:中國當局承認攻擊法輪功的宣傳完全是編造的。自從中國政府在1999年7月開始鎮壓法輪功以來,所有國家控制的媒體都開始攻擊法輪功,其創始人和主要成員。1999年11月28日,《西安工人》破表了一篇署名為李新剛的特別報導。這篇文章「報導」說,住在陜西省渭南地區一位名叫張志文的女士,為了抗議中國政府鎮壓法輪功,燒死了她六個月的女兒,然後自己也自焚身亡。這篇報導在全國引起喧然大波,深圳,哈爾濱,上海等地的報紙紛紛轉載。然而,經香港人權和民主信息中心調查後發現這篇報導完全是編造出來的。該中心引用中國官員的話說,該篇報導中所出現的人物,地點,時間和故事都是假的。陜西省渭南地區政法委的一位吳姓官員證實說,絕對不存在所謂的自焚事件,也根本不存在一個叫張志文的女士。此外,許多中國的新聞機構向他們打電話證實時,也得到同樣的回答。

世界各國與法輪功

儘管江的新聞機器每天不斷地向世界拋出那些「垃圾新聞」,但在世界50多個國家中沒有發生一起江的報告中所說的每天或每時在中國所發生的事件。這一點是不是有點太離奇了?與江的用心險惡的宣傳相反,沒有任何報導指出法輪功的「領袖」控制其他學員的生命,強迫學員交會費,不許吃藥,生病拒絕治療;沒有報導曾說法輪功學員自殺,殺害自己親人,不照顧家庭,不為社會做貢獻;沒有報導說法輪功學員對政治不滿,企圖顛覆國家權力,煽動脫離執政政府以及傳播諸如「世界末日」和「地球爆炸」等謠言;沒有報導說法輪功學員對他們的創始人盲目崇拜,對其成員使用精神控制等。

世界各國政府和領導人對法輪功是什麼態度呢?他們不僅允許人民在他們各自的國家練習法輪功,而且還鼓勵和支持這一團體,特別是許多地方政府公開讚揚法輪功的信仰準則及其對社會的貢獻。即使中國的媒體向全世界散發大量的誤導信息後,他們還是堅持這一立場,因為他們認為,世界上沒有誰會反對法輪功的信仰準則「真、善、忍」。他們看到的法輪功學員所表現的一切與中國政府宣傳的完全不一樣。

比如,美國總統布什說:「……法輪功精神運動的追隨者們被逮捕和迫害。這一迫害對與一個歷史上以容忍聞名的中國是不相稱的。此外,中國應該成為一個尊重自己人民精神信仰的開放社會,所以這一迫害是可恥的。

澳大利亞國會參議員韋迪。鮑恩(Vicki Bourne)說:「查禁法輪功引起國際社會的極大關注,這一行徑在世界上被廣泛報導,並被獨立的大赦國際等組織所證實…逮捕法輪功學員的做法同信仰,集會和言論自由的基本人權相違背。」

加拿大國會議員俄文。考特勒(Irwin Cotler)說:「我們今天在中國所看到的是對無辜人民的迫害。他們把一個精神修煉團體取締,宣布其非法,然後對其所有成員進行恐嚇,控告,迫害和監禁。而這樣做的唯一原因就是他們對真善忍這一基本價值的堅信……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是去替那些無法說話的人們說話去替那些無法為自己辯護的人作證,去保護那些生活甚至於生命都處於危險邊緣的人們,去強調和重申我們對真善忍這一價值的尊重,它不僅是古老中國價值觀念的最佳表述和範例,也是鼓舞所有人們的普遍準則。」

瑞典國會議員賽麗婭。瑪爾姆斯特羅姆(Cecilia Malmstrom)說:「全世界在這個問題上都譴責中國。瑞典是這樣做的,歐洲聯盟,所有的機構,美國,所有歐洲的國家,澳大利亞,新西三等國家也都是這樣做的……但是,中國政權仍舊繼續鎮壓並在全世界系統地迫害法輪功學員。這一行徑必須停止。我呼籲中國立即停止鎮壓,事重自由言論,立即開始同法輪功學員談判和對話。」

中國指出外國政府對法輪功的一致接受和支持的做法是不負責任的表現,並聲稱這些國家是被「欺騙」了,是不了解法輪功「謊言」後面的「真相和威 脅」。然而中國版本的真相並沒有改變外國領袖們在過去三年中對法輪功的親身經驗,他們非常明白是中國政府,而不是法輪功,在竭力欺騙世界。

總而言之,江在鎮壓法輪功一開始就製造了一個接一個的騙局,和數不清的歪曲法輪功的謊言,發動了一場全世界都看到的最邪惡的「國家恐怖主義」運動。江狡猾地欺騙了中國人民,使他們在不知不覺中幫江打了這場對法輪功的個人戰爭。為什麼中國人會輕易上當受騙呢?因為他們本能地認為他們的領袖會把他們的根本利益放在心上。如果江限制互聯網網址,限制可閱讀的書籍,限制人們發放和接受的電子郵件,他是不是要阻止某些有價值的信息傳送到中國人手中和傳出中國去呢?為什麼中國是世界上唯一雇用四萬多「網絡警察」去監控(審查)來往中國的信息的國家?為什麼在全世界各國最流行的檢索引擎google只有在中國被封殺?為什麼他如此害怕中國人民了解真相或與其他國家的人民分享真相呢?因為江最擔心中國人民會知道他竭力不想讓他們知道的事情。一旦他們知道這些事情,知道他們的領袖每天都在對他們撒謊或歪曲真相,他們還有理由再去信任他嗎?我比全國的老百姓所具有的一個唯一優勢就是我能夠獲得各方面的真實信息。如果我能把我收集的有關江的全部資料用電子郵件的方式寄給全國人民,他們要說的第一句話就會是:「江,你不值得我們信任與忠誠,由於你的欺騙行徑,你已不配來領導這個偉大的國家。」

(未完待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