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贱民"对邪恶卑劣的痛斥
 
2001-9-22
 
【人民报消息】这几天一直忙著手头的工作,没时间看网上对美国遭受恐怖袭击的反应。今天仔细看了,觉得格外愤怒。老实说,很多中国人的表现,实在是太没良心,太没人性了。

我不是什么自由主义派,也不是什么新左派。中国人喜欢弄什么派尽管弄去,我什么派也不是。我只是一个贱民。一个从小接受《社会发展简史》、中学历史课本、《政治常识》和打著“人民”旗号的广播电视欺骗和愚弄的贱民。一个从小被大道理和花言巧语糊弄来糊弄去的贱民。好在我长大了,能够接触多种信息渠道,在内心反复的震撼和挣扎中学会了擦亮眼睛,学会了如何分辨人皮下的狼心狗肺。当然,我也知道,成为这样的一个人会经常面临身外如何的威胁和内心怎样的恐惧。这是一个获得独立人格的贱民真实的生存状态。

作为这样一个贱民,我讨厌那些不著边际的花言巧语,尤其讨厌那些曲里拐弯的大道理。这是一种近乎本能的反应,也是对说话人的基本真诚和良知的怀疑。照常理来讲,到我这个年龄了,一个人应该已经和周围的环境很好地妥协了。可是不,我很痛苦地发现,在我所生活的环境里,只要还有一点孩子般纯净的良知,一个人越活的长,就会越发愤世疾俗刻薄尖酸。

因为我所生活和我所熟悉的生活环境,就是要不断地强迫我撒谎,谄媚,变成爬虫,还要用花言巧语和大道理将我欺骗。我想我已经知道这一切行为的动机。无非是那些踩在我头上的称自己是我的“公仆”的家伙,以及这些“公仆”的帮闲帮凶,想要我顺从,想要我变成个卖苦力的白痴,供养著他们为所欲为,如果他们高兴,还可以分我一杯羹。

他们从我小的时候开始,就向我灌输美国是个邪恶的帝国主义,美国的自由和民主都是虚伪的。我想,既然有虚伪的自由和民主,那么肯定有真正的自由和民主啊。它们在哪里呢?它们在我生活的环境里吗?长大了,经历过一些事情了,我才知道,他们在骗我。我终于知道,美国的民主和自由不是完美的,但确实是最好的。他们骗我究竟是出于什么丑恶的动机!

慢慢地,我又发现,世界上还有一些国家,同样有著跟我一样的贱民,同样有著一样的欺骗和愚弄,同样仇恨美国,仇恨自由和民主。十多年来,我目睹了那些狂妄自大的骗子们土崩瓦解,他们被贱民们无情地抛弃,扔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那些骗子们是害怕自由和民主的,独裁者更害怕思想的力量。在自由和民主的社会里,那些荒淫无耻的骗子们是没有容身之地的,贱民们获得了做人的尊严。“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但有些人更平等”,这样的动物庄园的法则被彻底埋葬。

我想用本能的冲动和力量大声喊著自由和民主这两个抽象的名词,但周围一些跟我一样被侮辱被损害的贱民就会拼命攻击我是卖国贼,骂我是美国狗,尽管我根本没有能力和地位去卖国,也从来没有想过去做任何一个国家的狗。不过,没用多长时间,我就看清楚了,那些嘴上喊著爱国的家伙,往往是些给国家民族带来巨大灾难的暴虐的奴才。我根本不想再和这些家伙理论。

我一心想著,如果采用美国的民主和自由的制度,我们的这个国家将会变得多么强大!我们的人民会变的更成熟,更理性,更智慧,更有青春的活力;我们的公仆会变的更廉洁,更诚实,更勤奋;我们的工作会变的更有效率,我们的公司企业会变的更有竞争力。我的孩子─如果我没有英年早逝的话─不会因为新奇的想法而受到暴力的威胁,走上街头和平集会游行不会不小心撞上坦克车和流弹。我的孩子可以机会均等地接受教育,可以在多元文化和思想的浸润中培养独立的品格和博大的爱心。我的孩子还会在祖国和人民的自由尊严受到挑战的时候,勇敢地走上战场,跟国内国外的敌人做拼死抗争。我的孩子象非洲大草原上的凤凰树一样自由地生长著,独立,高大,挺拔,坚强,就象美国那么多的各种肤色的孩子们一样!

美国当然有它历史的罪恶。但是依我看,两百年的历史无论如何也制造不出两千年历史的罪恶。并且,两千年历史对现代世界的贡献无论如何也比不上那两百年创造的价值。单是从中美两国的关系来说,美国从来没有向中国提出领土的要求,不象我们“世世代代友好下去”的邻邦日本和俄罗斯。在中国遭受日本侵略的时候,美国伸出了慷慨的援助之手,多少美国好男儿还在中国的战场上英勇战斗壮烈牺牲。

我常常想,要论对美国的仇恨,应该是日本人更仇恨美国才对,中国人干嘛要这么咬牙切齿。要论对国家的制裁和围堵,应该是美国制约日本才对,为什么偏偏又是中国。对于米洛舍维奇、撒达姆、金正日这种全世界大多数人民共弃之的恶棍,中国人偏偏将他们当做宝贝颂为英雄,而对挺身而出制止恶行的美国却怀有深深的敌意。中国人高兴自己成为国际社会的孤儿?

说老实话,看到美国一个国家带头坚定有力地打击那些国际恶棍,我真恨不得中国人也跟美国人一起并肩战斗,恨不得帮助那些被蹂躏的贱民们彻底打垮踩在他们头上的暴君独裁者。这种激情,根本不用象“解放华盛顿”“解放伦敦”“解放巴黎”这样愚蠢的口号来煽动。

对于美国这次遭受惨重的恐怖主义袭击,我认为这是美国外交政策的重大失误。他没有联合其他国家,对那些恐怖主义分子和给他们庇护的恶棍们进行斩草除根地打击。惨重的损失,是美国孜孜不倦捍卫自由和民主所付出的巨大代价。今夜,如果我是一个美国人,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那些恶棍:你们可以摧毁几座大楼,消灭我们亲人的肉体,但你们绝不可以动摇我们自由和民主的信念,自由的旗帜将会牢牢地钉在你们的尸体上!

对那些在恐怖袭击中惨死的民众,我不会用很大的词汇很美的辞藻来表达自己的哀伤和悲悼,我的悲伤只是基于朴素的道德观念、对自由民主的热爱、对生命的珍惜。如果有一种知识能阻挠我这种自然的感情迸发,那么它一定是邪恶的。如果有一种认识世界的角度能让我不去谴责恐怖主义的暴行,那么它一定是阴暗的。如果有一种语言能让我的立场摇摆不定,那么它一定是卑劣的。

如果有人试图去理解拉丹这种恐怖大王,那么他一定能够同情张君这个杀人魔头,他也会充满爱心地热烈拥抱靳如超这个变态的爆炸专家。如果有这么一个人─不管他的语言有多么动听,他的学识有多么丰富,他的辩才有多么优秀─我对他只有鄙弃和蔑视。我那没有多少文化但心地善良的老妈妈,对于不能明辨是非、信口雌黄的所谓知识分子有一句非常恰当的评语:你那些书都是从屁眼里读进去的!

北岛在一首诗里写到:思想单薄的篾片/盛满了盲目的毒蘑。我看,这不仅是他那个时代很多中国人的精神写照,而且是150年来─直到现在─很多中国人的精神写照。爱怎么著怎么著吧,你们无法改变我的立场,正如我无法改变你们一样。我们完蛋了也就罢了,我只希望─我们的孩子,我们孩子的孩子,能够有足够的勇气和智慧,生活在一个复杂却美好的自由社会之中,能够有足够的勇气来唾弃我们冰凉的死尸。

原载《思想的境界 》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