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扯”:炸世贸 “以德治国”以及“非其鬼而祭之谓之‘谄’”
 
王九旦
 
2001-9-13
 
【人民报消息】“十八扯”,是京剧的一个行当或门派,演员除表演自己专攻的本行(例如花旦)之外,又反串(模仿)其他几乎所有行当:青衣,老旦,老生,花脸,等等。各个行当之中,当然还可细分。如旦角中的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荀(慧生),四大名旦;老旦的李多奎;须生中的谭(富英),马(连良),麒(周信芳);净角中的金少山,裘盛戎,等等。京剧行话(专业用语)“反串”,大约包含两种意思,一是男扮女妆(如梅兰芳之子梅葆玖扮旦角),或女扮男妆(如梅兰芳之女梅葆钥(王月)扮须生);另一个意思是模仿。京剧演员若能演好“十八扯”,必须具备十二分的功力。

可惜随着国民素质的大滑坡和所谓“俗文化”的兴起,以及当局以党派规划艺术,顽固拒绝京剧的现代化和改革(现代戏,西洋乐器伴奏,京剧交响乐,等等),同时又蓄意压制“革命古典京剧”(如打渔杀家等)的演出,使“国戏”京剧日渐萎缩,好剧团,好演员也只能进“大茶楼”演出外国人能看得懂的,简单的无声武打“三叉口”和以道白为主,几乎没有唱段的折子戏“拾玉琢”,离摆“地摊儿”相去不远,仅有一步之遥了。近二,三十年来(也可能是本人孤陋寡闻),只听过所谓“台湾女花脸王海波”,着实宣传过一阵,未尝没有统战的意思;近日看“央视”出版的所谓“京剧精品”VCD,有“中国十大青年京剧团之一”的营口青年京剧团郭来冬小姐,反串马派名剧“借东风”中的诸葛亮,不敢说成甚么流派。本人“最近”一次听到的,堪称“名家”的京剧“十八扯”,是六十年代初,童芷玲女士演出的。童芷玲女士专攻花旦,但她的老旦,老生,花脸,各行当的功力,也都令人叹为观止,简单说:演什么,像甚么。童芷玲女士,是後来演在革命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中饰杨子荣的演员童祥玲的姐姐。 现在五十岁以下的人,知道童芷玲女士的不多;三十岁以下的人,恐怕连知道童祥玲的人,也没有了。他们只知道美国的马当娜,或台湾的邓丽君和张惠妹;但是,他们从未听说过中国的古训:“桑间濮上之音,亡国之音也!”阮步兵登广武,曾发“世无英雄,遂令竖子成命之叹。” 名家的凋落,必然伴随有沉渣的泛起。二流,三流,乃至九流以下的角色,于是乎纷纷出笼了。

九十年代以来,中国社会上,最为活跃的,下九流“十八扯”演员,就是江泽民。从马德里皇宫梳头,到法兰西牧场华尔兹;从死海漂尸,到与北极熊的媚吻。江泽民岂止“十八扯”?这俩天他又有一“扯”,也使得本人不得不“扯一扯”。本人的“十八扯”,不敢与名家攀比,但还不至于像僵核一样在九流以下,不过是一通“平民之扯”。然而,既是“扯”,则开头读者不免会有,东鳞西爪的感觉。 好在文章不长,您只要耐着性子读五分钟,我要说甚么,您就一清二楚了。

网载:“国家主席江泽民应约同美国总统布什通电话……布什总统感谢江泽民主席不久前向他致电,就美国发生的恐怖暴力袭击事件表示慰问和哀悼。”云云。 美国世贸大楼被炸,江泽民发电“吊唁”。这种军国大事,必定要符合江泽民提出的,“以德治国”的总纲领。为什么会冒出来一个“以德治国”?老子三千言“道德经”中,早有明确的答案:“上德不德,是以有德。”……“故失道而後德,失道德而後仁,失仁而後义,失义而後礼。”老子讲得非常清楚:国家无道,才会“以德治国”。蔡东藩先生在所著“民国通俗演义”的自序中,对“国家无道”作了明确的白话解释:“治世有是非,乱世无是非。”乱世并非真的没有是非,乱世的最大特点就是:“盖在‘以非为是,以是为非。’”

当代中国最大的“以非为是”和“以是为非”就是镇压法轮功和“六四”。共产党以国家恐怖暴力,袭击手无村铁的善良、和平公民。江泽民对那些受难者及难属,表示过一丝一毫的,慰问和哀悼了吗?为什么对本国的民众,大开杀戒;对并无血肉相关的外国人,却“表示慰问和哀悼”?毛泽东早有答案:“入主出奴”。对内是主子,对外是奴才。 毛泽东青年时代,在其所作“体育之研究”中,开宗明义写道:“国民黯弱,武风不振。入主出奴,普成习性。”

现在,在中国,这种习性的集中体现和典型代表,就是“当代中国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及其总头目江泽民。所谓“以德治国”,无非是以孔孟之道糊弄老百姓。即便如此,江泽民都还是不合格。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谓之‘谄’”。白话说,就是:不是你们家的死鬼或亡魂,而去祭奠,“表示慰问和哀悼”,这不是“恭敬”,而是“谄媚”。江泽民连“论语”都没读过,还恬着脸说甚么“以德治国”!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