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巨贪四年风光不再
 
2001-7-10
 
【人民报消息】在很多经济犯罪分子眼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等等就是一场赌博。石巧玲就是这样一个赌徒。她在短短4年时间里疯狂鲸吞了上千万元公款,并大肆挥霍。石巧玲确实过了几年大款、富婆的生活,她在这个赌场上风光过、耀眼过,然而石巧玲当初如果想到这4年的风光,可能要用她的后半生去换取,会用深爱的儿子有可能永远失去母亲,年迈的父母有可能要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去换取,她还会到这个赌场里去赌一把吗?侥幸的心理,永远是裹著糖衣的毒品。

  一个医院的住院部主任四年贪污公款近千万
  在侦查员的围捕中她扬言逼急就跳楼自杀
  大笔公款被用于买豪宅购名车送子出国读书

  北京青年报报道,轰动京城的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住院处主任石巧玲特大贪污案,近日已由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向市二中院起诉。石巧玲是继前不久已被执行死刑的刘艺霞(李少洋夫妇)特大贪污案之后,北京挖出的又一个女巨贪。

  市检察院第二分院的起诉书中写道:

  被告人石巧玲,女,48岁,汉族,河北省人,大学文化程度,捕前系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住院处主任。因涉嫌贪污、挪用公款罪,于2000年6月1日被拘传,同日被逮捕。现押于北京市看守所。

 被告人石巧玲贪污、挪用公款,被告人陈玉梅贪污一案,由朝阳区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并报送本院审查起诉。经依法审查,现查明:

  一、被告人石巧玲于1996年1月至1999年12月期间,利用其担任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住院处主任并负责出院结账工作的职务便利,伙同被告人陈玉梅等人,编造虚假该院住院医疗预收金退款书1081张,合计金额人民币926.6万余元,被告人石巧玲将此款非法占有。

  二、被告人石巧玲于1999年7月至12月期间,利用其担任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住院处主任的职务便利,擅自决定将住院医疗预交金共计人民币377.6万元外存,被单位发现后,追回人民币200万元,对其余款项人民币177.6万元,被告人石巧玲据不交待去向,而将此款非法侵吞。

  上述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石巧玲目无国法,利用职务便利,大肆侵吞公款,数额特别巨大,情节、后果特别严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2条,25条,382条,383条的规定,被告人石巧玲的行为已构成贪污罪,请惩处。

  一个风光一时,八面玲珑的纤纤女子,肆无忌惮地用造假单据的拙劣办法鲸吞公款上千万元。这个女巨贪是怎样的一个人?她是怎样一步步走向涉嫌犯罪的深渊?让我们追踪著侦查员们的破案脚步揭开这个女巨贪的面纱。

  侦查员:一查账目吃了一惊

  2000年年初,朝阳检察院反贪局接到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举报:该院住院部主任石巧玲涉嫌挪用公款200万元,并且已经很久没来上班。侦查人员凭著多年的办案经验,敏锐地觉察出此案一定还大有文章,否则以挪用200万元人民币并已归还单位的情节,石巧玲绝无出逃的必要。侦查人员初步调查后发现:石巧玲出逃前和单位领导所说挪用的200万元的去向,与事实完全不符。这说明石巧玲的话可信度极低,挪用200万元公款的背后一定还隐藏著更大的案情。侦查人员一致认为:她人跑了,经手的账目可跑不了。石巧玲如果有贪污公款的行为在账上必然会有所体现。我们就从账目入手!于是,在检察长的精心部署下,侦查员们开始排查石巧玲在院经手的成千上万册账本,核对无数份相关病案,同时在肿瘤医院财务系统的计算机上寻找证据。不查不知道,查账的结果让侦查员们大吃一惊:经过侦查人员缜密的侦查,发现经她经手的票据有千万元都是假单!石巧玲有特大贪污嫌疑!至此,一起特大贪污、挪用公款案浮出水面。涉案金额达千万,这在朝阳检察院反贪局的历史上实属罕见。领导班子当即决定成立专案组,对石巧玲案加大人力、物力投入,抽调专门人员配合承办人员工作,并且给专案组配备专车,保障侦查工作的进一步开展,争取尽早拿下此案。

  石巧玲:你们进来我就自杀

  案件查证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但是戏的主角石巧玲却还像在人间蒸发了一样下落不明。这使得本来就要显出"庐山真面目"的案情陷入停顿。专案组的同志们多次召开碰头会,专门分析石巧玲现在的心理变化。她会去哪里?怎样才能找到这个涉案嫌疑人?很多迹象表明,石巧玲有可能去了东北。可在茫茫人海中寻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通过进一步侦查办案人员了解到:石巧玲有个儿子在上中学,和她感情很好。爱子心切,作为一个母亲,她不会跑得太久,一定会回来的。关键是如何找到她回京后的落脚处。

  摸清了石巧玲的心理变化,同志们加大了对石巧玲家的监控力度,在石巧玲家附近昼夜轮流蹲守;同时将石巧玲的儿子纳入了侦查视线。工夫不负苦心人,通过一个电话号码,承办人员顺藤摸瓜,找到了石巧玲在本市东花市小区有一套长期租用的高级公寓。侦查人员立即同东花市小区派出所取得联系,并对该套住宅展开了昼夜监控。一张严密部署的抓捕网悄悄张开,只等石巧玲的出现了……

  冬去春来,又到了学生快放暑假的时候,石巧玲已经出逃几个月了。侦查人员又分析了石巧玲的在逃心理,认为近期内她有可能在京露面。2000年的5月31日,令人兴奋的消息从监控组传来:石巧玲出现了!专案组人员紧急行动,封锁了楼房的每个出口,迅速将石巧玲堵在了她的高级公寓里。

  这套跃层公寓的防盗系统非常坚固,很难破门而入,加之又是两层同为一户的新型高层建筑,强行进入搜捕的难度极大。石巧玲也扬言要有人进来,她就自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屋内的石巧玲和屋外的反贪局的同志们对峙著。为了尽快结束战斗,反贪局和消防部门协调,将消防大队的救火云梯调来,利用云梯从楼房外围破窗而入。

  两架云梯缓缓升起,上面消防中队的防暴队员蓄势待发;楼下部署了大量警力,防止石跳楼自杀;公寓门口,同志们在对其进行说服教育。石巧玲明白她跑不了了,缓缓打开了公寓的大门。她的脸上写满了绝望。

  秘密"换押" 让女巨贪开口

  在石巧玲归案前,反贪局侦查人员就多次开会,共同分析研究石巧玲的作案手段。这样的案子,单凭一个人是不可能做成的,石巧玲应该还有同案。但事过境迁,医院的财务、人员设置都有很大变化,单凭推断确实无法确定石巧玲到底用何种手段作案。这时,石巧玲的口供就显得格外重要。

  石巧玲自知罪行严重,无法逃避法律的制裁,对于案情索性缄口不言。经过数次提讯,侦查人员从她口中得到的线索微乎其微。案子陷入了僵局。为了尽快打破她的心理防线,检察长决定将石巧玲"换押",且换押地点严格保密,仅有少数几个承办人员知晓。与外界失去联系的石巧玲慌了,不知道自己的罪证被掌握了多少,惶惶不可终日。侦查员们洞悉她的这种心理,连续两个星期没有提讯石巧玲。再次提讯时,石巧玲拼命想要从侦查员手中试探反贪局究竟掌握她多少张王牌。此时,已是突破的最佳时期,很快,石巧玲在与侦查员的交锋中败下阵来,交待了她和外人勾结,共同冒领住院病人退款的犯罪手段。根据她的口供,同志们迅速抓到了协助石巧玲作案的陈玉梅。又通过石巧玲的交待印证了石巧玲自己编的"滚动挪用说"纯属无稽之谈。石巧玲口供取得重大突破!此时,已是金秋送爽,硕果满枝头的时节了。

  笨办法吞公款上千万 检察院诉卷一米高

  石巧玲狡猾多变,反侦查能力很强,虽然她在口供中交待了作案手段,但她拒不承认自己用这种手段拿走900余万元,而是编造了一套"滚动理论"强调她只拿了几十万元。

  检察官们为了保证下一步取证工作的顺利进行,决定还是不戳穿她的谎言,等到时机成熟再亮出"王牌",打她个措手不及。

  在石巧玲口供虚虚实实、反复翻供的情况下,案件证据的证明力尤为重要。所取证据必须环环相扣,配合得严丝合缝,才能证明石巧玲贪污900余万元、挪用公款370多万元的犯罪事实,出现一个断点,整个取证工作就会白费。石巧玲采用的"勾结外人冒用病人姓名贪污公款"的手段,根据逻辑推断和常见思维,是最笨的方法,因为这需要她每贪污一笔款都要做假单据。但石巧玲所用的偏偏就是这一种,这就给侦查取证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由于石巧玲冒用姓名的病人人数众多,且都已出院或回家,而他们的住所遍布全国各地。这就意味著,侦查人员取证要踏遍全国除新疆、西藏、台湾以外的每一个省份,一圈下来至少需要大半年。然而案子不等人,时间不允许这么做。经过专案组讨论,侦查人员把需要作证的病人按北京、外地分类,分别处理:北京地区由侦查人员挨家挨户上门询问;外地省份则以朝阳区检察院反贪局的名义向病人住所地检察院反贪局发协查函。由于涉及省份众多,朝阳区领导决定对此案划拨专门款项,支持检察院尽快侦破此案。

  北京的初秋并不凉爽,侦查人员冒著三十几度的高温奔波于北京的大街小巷,有时为了一份证词需要往返数次。很多时候由于没有场所进行谈话,询问笔录就在汽车的后座上完成。百余份证词,每一份都凝聚著侦查人员的心血和汗水。每一份证言都像一把尖刀,划开石巧玲精心编造的谎言,直戳向她的心窝!

  与此同时,协查函像雪片一样飞向全国各地检察院,但是由于很多因素使得部分协查函石沉大海或回函中的证言不能采用。为此,同志们设计了简单易懂的询问表格,然后向没有回音的证人再次发函,最大限度地节约取证时间,提高取证效率。

  在书证方面,根据案情需要对石巧玲造的假单据进行笔迹鉴定。这又是一项繁杂细致的工作。几年来石巧玲贪污所造的假单据有上千张,光是在电脑中将其登记造表就有27页之多,需要两张高密度磁盘才能装下,鉴定假单据上的笔迹所需照片多达二三千张,专案组的同志们集中力量将其整理分类,整整用了七个工作日。移送起诉时,石巧玲案案卷共有五十余卷,摞起来有一米多高。

  女巨贪原是个卖菜的

  石巧玲原本是个菜市场的售货员,卖菜的时候,认识后来成为其丈夫的王某。一来二去,两个人就走到了一起。通过王某的关系,不懂医术的石巧玲被调入肿瘤医院,在住院部做财务工作。渐渐地,石巧玲凭借著精通财务和"会来事儿"开始升官,一直升到住院部主任。职务高了,责任重了,石巧玲看著自己每天经手的大笔金钱,心理开始不平衡。为了让自己和孩子能过得更舒服些,石巧玲把罪恶的黑手伸向了公款……如果这时能有人帮助她、劝告她,她也许不会向犯罪的深渊越滑越深。但是遗撼的是没有谁注意到石巧玲的心灵病变。

  开始的时候也许她还害怕过,但是渐渐地,胆子就大了。虚开的单据上金额越来越大,到后来一开就是几万元!据一个曾经给石巧玲开过私车的司机回忆,"她很有钱,一掷千金。她在贵宾楼有长期租的套间……她周围的人都拍著她,她高兴就送一部帕萨特给她的一个朋友……她经常对我说,她有的是钱……"石巧玲也许就是沉浸在这种豪宅名车的生活中不能自拔,而正是这种虚荣,最终将断送她的一生。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