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綁架」,比電影更觸目驚心
 
董立
 
2001-3-6
 
【人民報消息】在電影中經常可看到觸目驚心的野蠻綁票場面:政治匪徒在大樓中安置了炸彈,或劫持了總統專機,要求交換入獄的同夥;日本鬼子以殺虐婦嬰相要挾,要求交出八路軍;江洋大盜手扼無辜行人,槍頂腦袋,要求追捕的警察放其一條生路......

走出電影院,緊繃著的心放下了,歹徒有惡報,綁匪最終不是飲彈而亡,就是粉身碎骨,或者束手就擒。

電影情節要講究驚險吊胃口,把生活中的場景加劇了、放大了拿給觀眾看,源於生活、高於生活。其實,在日常生活中,那種扣人心弦的綁票場面大抵都在某種程度上出現過,只要稍動腦子分析一下,就不難看到那種類似綁票的場面。

有一種更為凶殘的綁票方式雖然至今還沒有被拍成電影,但在實際生活中大多數中國人已經經歷了,或者正在經歷中——那就是最近鬧鬧烘烘的所謂「百萬群眾簽名」運動。粗看,這是又一起針對法輪功的文革式的「群眾運動」;細看,實為對全體中國人民的政治綁票。

文革時,工總司和紅衛兵還是帶了一種「誓死捍衛無產階級司令部」的激情去衝鋒陷陣的。事過境遷,今天洋樓高聳、人欲橫流、錢白膏紅、五光十色,人們對文革式的愚忠大概連恥笑的興趣也沒有了。也就是說,,絕大多數中國人是不屑為江澤民的「講政治」、「以德治國」、「整治X教」等空洞口號勞神費事的。但是,人人都陷在名、利、情的欲流之中,當江澤民一夥用專政機器加切身利益相脅迫時,中國人就被扼脖子式的「綁票」了。

不是電影,更勝電影。各級領導必須層層表態落實。從上到下,從老到幼(包括小學生),人人必須簽字過關。舉北京首鋼為例:如果職工不在詆毀法輪功的聲明上簽字,就停發工資,取消退休金,下崗沒收住房等;頑固者強制送外地洗腦班。在全國性的政治綁票中,被綁票者如果拒不簽字,輕者各種工資、待遇受損失,重者扣上「反黨反政府」的帽子。江澤民一夥把槍口頂在全體中國人的腦門上了。只不過這把槍更兇:它代表了層層專政網與行政網。江澤民綁票的方式也更兇:你不簽,你不表態,不僅你本人,你全家倒霉,而且時時處處都不會有你好日子過。

其實,縱觀近二十個月鎮壓法輪功的過程,江澤民一夥一直在用這種專政加利益的政治綁票行為威脅利誘練習法輪功或支持同情法輪功的人,只不過近期將這種綁票以簽名運動的形式擴大到全體中國人了。你要繼續練法輪功嗎?或者你不練你說法輪功好嗎?那麼你是學生就不能畢業,或必須退學;你是職工或教師或機關人員,開除你公職,扣發你工資獎金,罰你款,沒收你住房,讓你生活無路;你是公安或軍隊人員,開除你軍職,把你送上軍事法庭或精神病院;你是一般居民或旅遊者,對不起,得非法詢問,非法搜身,無端監視。如果你堅持煉法輪功且為法輪功申訴,那你就會被住所監視,進洗腦班,刑事拘留,勞動教養,判刑,送精神病院。期間,酷刑摧殘,打殘致死,焚屍滅口,算是「白打」或「自殺」。在今天,這種全民被綁票的情況,不僅是法輪功學員,全體中國人都處於那種被脅迫的政治恐怖中。

日常生活中的政治綁票、政治脅迫可能沒有電影中經過藝術加工後的那份驚險,但是它卻是實實在在的殘暴行徑。也許,當我們走進電影院時,我們是帶著一種欣賞的心情。當我們走出電影院時,我們也曾有過一陣觸動與震驚。但我們畢竟是作為局外人來看電影人物的。但是,當我們處身在被脅迫的政治恐怖中,或者我們的家人、親戚、朋友、同事、街坊,處身於政治恐怖或政治迫害中,我們還能以旁觀者的態度去觀賞而無動於衷嗎?

在人生的長河中,誰都可能當過幾回「阿Q」。當用清醒的頭腦回頭再分析時,難道我們不應該去同情那些受到江澤民一夥政治脅迫的受害人嗎?難道我們不應該去揭露去譴責江澤民一夥的政治綁匪行徑嗎?難道我們不應該同情和支持那些為「真、善、忍」、為堅持做好人、為堅持煉功自由而受迫害受脅迫的法輪功學員嗎?如果我們都能從觀眾變成抵制江澤民政治脅迫的當事人,那麼這夥政治綁匪的手就會發軟,這場綁匪導演的「群眾運動」鬧劇,就會不攻自潰。當然,這夥政治綁匪的下場也不會比電影中的江洋大盜更好。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