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戰術與江澤民獨裁帝國的興亡 (二之二)
 
今鐘
 
2001-3-4
 
【人民報消息】渥太華公民報報導,北京中申辦奧運安全問題發言人王聖安(音譯)描述被禁的法輪功是和平的,追隨者只進行和平示威,並且說對2008年奧運會來說「我不認為有大的危險。」

這是中國官員為申辦成功第一次說了實話。中國法輪功作為一個氣功和信仰,自九二年以來,一直受到中國政府的支持與宣傳,前國家付主席王震就是眾所周知的氣功迷,他指示當時的全國體育委員會主任伍紹祖官員大力支持法輪功。1993年9月21日共和國公安部主辦的人民公安報第956期專門刊登公安部長王芳對李洪志先生治療見義勇為者的感謝信,北京日報,廣州電視臺、羊城晚報、吉林廣播電視臺及各地電視、電臺報紙等媒體都大量報導、介紹法輪功健身去病,淨化道德人心的作用。南京一些大專學校體育課將法輪功動作及功理正式列入課程,有中考及期考,計算學分。國家付主席並要求支持法輪功定為國策,人人專注於鍛煉身體,轉移對官僚腐敗的注意,抵銷、衝擊大學生追求民主自由的思潮。

中共朝令夕改,一朝天子一朝臣,主管公安的高官羅幹自96年起,即在東北地區禁止法輪功練習,搜集罪證、抄家罰款。中共中央宣傳部發動全國所控媒體進行所謂揭露,實則裁臟陷害。至一九九九年四月在天津大批毆捕法輪功學員,引發中南海大規模上訪事件,中國總理接見代表,允許出書,查實並釋放被捕無辜45人。和平上訪,圓滿解決。江澤民以為觸犯其專制霸權,推翻國家體育總局一九九八年九月關於法輪功祛病健身有效率97.9%的調查及前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委員會由喬石組織的關於法輪功對國家有百利而無一害的調查,沒有法律依據於1999年7月20日開始了全國性的秘密逮捕和鎮壓,以中央報紙人民日報代替法庭,以電視上移植的錄相作為物證進行仲裁,先宣布為非法組織,其後江澤民又在該年10月訪問法國時,擅自對記者宣布其為邪教。

江澤民因全國各地法輪功學員還不斷上訪說明和平性質而一舉取消了信訪部門(在此前信訪局成了警察迎面逮捕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之地)自此天安門廣場便成了成千上萬法輪功學員為還法輪功清白而上訪、申訴之地。其和平性質,無暴力傾向,並毫無發展為暴力抗議的可能性已為舉世公認。為中國人權運動開創了和平的示範。較之歷史上非暴力運動還有兩個突出的不同特點:

第一、歷史上非暴力運動爭的是平等,是一個群體對另一群體不公的抗議,是團體的行為,如甘地不合作運動、馬丁·路德金的種族平等要求,八九年民主運動反對當權者的特權與貪腐,這些訴求都隱含了對優勢階層讓出部份權益的要求,如果達到目的,整個團體都將受益。而法輪功學員爭取的是修煉的自由,都是個體的行為,其訴求沒有對任何階層讓出任何權益的要求。即使訴求達成,每一個體仍然需要自己去修煉,不存在受益的問題。

第二、歷史上的非暴力運動內部都出現過要採取暴力的聲音,而在法輪功的請願中,眾多國際遊客都看到在天安門廣場只要擺一擺煉功姿態或站樁、或席地坐禪,馬上被便衣摜倒拳打腳踢、專門施往人身要害處,而被虐待者只喊法輪大法好或打開橫幅:還法輪功以清白之類,人人一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而旅游嚮導往往欺騙外國旅客說:這些人都是小偷,所以這般老實,旅客或外國記者所攝相帶及菲林一律被中國警察沒收銷毀,但至少有一、兩付錄相保存於世。其中一位青年女性高喊「法輪大法好」被升國旗一名武警當胸一腳,仰天跌倒,後腦撞國旗桿圍石欄立即死亡,當局將兇手隱匿,而死者家屬並未提出懲兇及賠償要求。

江澤民政權對如此和平的個人行為,要加以中傷,只有訴之裁臟陷害。

先是說700人煉功死亡,幾天後又加倍成1400人,現在又說1600人或更多,江澤民今年在美國接受華菜士記者採訪又信口胡說:「法輪功自殺者有幾千人」,只圖騙外國人,大陸國內不敢報導,刪去了這段話。雖有一大半人名、地址,但硬湊到一千四百人也難,反正國內沒人敢於質疑、查詢,江澤民政權又絕不接受國際或第三者調查。然而紙包不住火。人民報網站訊2000年1月18日據北京高層公安系統內部人士消息,北京公安部負責人在省級公安領導會議上說1999年初公安部門已經確定了把各種封建迷信活動的事實,「改編」為法輪功證據的方針,將各類封建迷信活動一律裁到法輪功頭上。

例如將某地一跳大神的農村神漢與鄰裡的糾紛,說成是李洪志霸占樓道,成天與鄰居打架。將這個神漢在家中設功德箱收錢,說成是李洪志所設在家斂財。把因迷信巫婆、神漢而致死的事件,如兩人自焚、馬建民剖腹、李亭殺害父母,教師上吊等都移植成修煉法輪功所致。說這些都收到了效果。並總結教訓說有些作工作不及時,造成失誤。例如,親身接受李洪志治病痊愈的病人,親身體會到法輪功效果,非常難以轉化,不得不採取拘押、限制人身自由,有力地防止了法輪功真相的傳播。

製造的李洪志在泰國出入色情場所,在美國賭城賭博,在外國銀行有巨額存款,在美國購置豪宅等由於製造相應「證據」時間不夠,過於倉促,受到質疑,無法應對,造成了工作上的被動。特別是「情婦自焚」事件,由於作者事先未與公安部門聯繫,根本來不及製造當事人身份證明和「自焚現場」,結果被境外記者採訪發現該事和人物純屬子虛烏有,致使陷於極其被動。由於對法輪功組織的性質認識不足,沒有及時製造李洪志的刑事犯罪「證據」,沒有迅速組織力量指控他犯有殺人、強姦等罪名,結果被國際刑警組織拒絕追捕、引渡。

這些欺騙全國公民、世界輿論與國際刑警組織的行為,都是依據紅頭文件幹的,所以膽大包天,無所顧忌。這些內部指示公安的紅頭文件內容包括:江澤民最初對公安的內部指示:「好在他們講求真善忍,我們的打擊工作可以放手進行。」以及主管全國公安的國務委員羅幹的明確指示,「怎麼做都不過份」。

這樣河南、山東等地街道居民委員會都可以私設公堂,甚至雇用打手,互相轉告:「對法輪功人就像對待四類分子(地主、富農、反革命、壞份子)和超生對象一樣,往死裡打!。」

江澤民的目的在消滅法輪功,只要放棄煉功,背叛信仰寫保證書、悔過書,在媒體揭批法輪功,一切不予追究。若「死不悔改」則視為頑固分子,格殺勿論。女性重貞潔,老人怕酷刑,於是有遼寧瀋陽馬三家勞教所把18名女性法輪功學員裸裎男牢,令刑事犯輪姦,甚至有懷孕及驚瘋者,江澤民表彰推廣,打手們獎金三萬元人民幣,電視上卻介紹對待女性學員如何溫暖。2001年3月1日鎮壓法輪功付組長國務院付總理李崗清召開鎮壓法輪功表彰大會並講話,中國中央電視新聞上的胸前配帶大紅紙花的一排排都是這些兇手,主持人沒敢透出是什麼會議,可能是作賊心虛,不敢公開完全透明。

不僅四川省重慶市法輪功輔導站長六十多歲的女教授顧志儀遭受24種非刑,包括用竹簽、釘入雙手指甲縫,對被捕的不肯「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普遍動用酷刑,包括將頭強按入糞桶,女學員四肢固定木板倒立,聽任大、小便、月經狼藉,嚴冬雪地凍僵,罰老翁在廣西盛夏光腳在烈日下柏油瀝青馬路上罰站,直至把腳掌燙熟。皆為世界聞所未聞,超過了德日法西斯匪徒。各地警察更借此發財,非法抄家,偷搶電視、電腦、沒收存款,勒索家屬,課以萬元罰金放人。這樣不僅被捕的五萬以上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受害,各地數千被判勞教人員更是暗無天日。公安幹部、警察本身也被腐蝕,社會治安遭受破壞。

至今至少被捕法輪功人士160人以上獄中喪生。英國《泰晤士報》2000年12月29日文章說:遇害人士多數遭受虐待,或在絕食期間被殘酷地強灌食物77名身份已確認的死難者,其中四名女性「從高處躍下自殺」,又有八名女性「失足跌倒」。對陳子秀死後屍體的慘狀,美國已有報導。十九個月對幾萬人民的鎮壓暴行,罄竹難書。

公安幹警意外發財手癢難挨,害及非法輪功公民。

二000年十二月北京市檢查院一分院對石景山區蘋果園金寶酒家老板苗長順強迫未成年人賣淫案提起公訴,經追查其中九人是他從99年9月開始三次去江蘇省徐州市公安局拘留所以平均每人400多元人民幣「保」出來的。名為保出,實為擄賣人口。老板被捕,徐州公安拘留所未聞任何處罰。

據人民報訊在湖南省株洲市、衡陽市一帶常有廣東警方用火車、汽車將一批批奄奄一息的奴隸拋棄當地而去,經當地路警和民眾救援或乞討返家或含恨死去。生者說:廣東警察常半夜出動搜捕外地打工者,交不起罰款者,女性賣到發廊賣淫,男性賣到工地做奴隸。一旦生病頻臨死亡,無力幹活,老板便重金叫來警察押走,棄置湖、廣兩省交界處,兩不管空曠地帶。一位身家百萬的企業家在廣州火車站遇到抓捕隊也差點掠賣為奴,向路人呼救,掏出所有證件,鼻骨、肋骨被打斷,手機、鑽戒、萬余現金劫掠一空,幸而未墮火坑。

新華社報導2000年8月3 日西安電子科技大學學生趙川到開縣長沙鎮家中度假,被警察帶領妓女到集鎮上指認為嫖客而拘留,屈打成招,打成腦振蕩並罰款5200元。
在農村更加暗無天日,人權毫無保障。河南省鄧縣裴家村村長裴安軍,去農民李三家強收攤派費不成,把他十五歲幼女帶到村辦公室強姦!李三告到公安派出所,所長將李三拉到村長家磕頭賠罪,這位村長連續十多年評為優秀共產黨員和當地人民代表大會代表。

中國中央電視臺去安徽省阜南縣沈家案村採訪殺人案:72歲老農為反對巧立名目收費與村幹部理論,被村幹部當場槍斃!中央警告電視臺:下不為例。

山西省崗縣村民集資建小學校被貪污,20歲農民李綠松1999年12月上告到縣辦公室,被踢打轟出,12月12日在辦公室牆上寫下:「清除腐敗,清除貪官,」被縣公安局以「涉嫌妨礙公務」刑事拘留,用木棍、電棍打昏,用水潑醒再打,李綠松痛罵並要水喝,楊付局長再次把李打昏撬開嘴巴,用鉗子刀割去半截舌頭,這就是公民上訪的下場,十三天折磨,150斤降到50斤,奄奄一息,其妻大罵比法西斯還法西斯,僅此而已。

江澤民政權下的怪事,外國很難相信。

江西省豐城市31歲法輪功女學員2001年去北京國辦信訪局上訪,被豐城市公安局抓回,強行打胎,以便長期關押。

多維新聞社2000年2月25日電:浙江省天臺縣16歲少女邱彩萍狀告當地公安局以打架事將她與20多名男犯同拘一室七天七夜,受盡侮辱、猥褻,還被迫交納2510元。狀告結果駁回起訴,少女憤而出走,至今失蹤。

《紐約時報》:2000年1月6日報導南京律師劉建因為被告辯護竟被載上手銬,被關五個月,多次受到野蠻毆打。

據人民報消息610打法輪功辦公室透露最近紅頭文件均不署名,不許耽擱,立即執行,除了江澤民的三點政策:經濟搞垮!精神摧毀!肉體消滅!警察們都知道打死也算自殺,不負法律責任。

希特勒說:「士兵不要思想,有領袖替他們思想。」如今大陸這些配帶紅花,高額犒賞的打手們還有自我嗎?十三億人民一個聲音,括及海外華人,同聲顛倒黑白,按照江澤民的調子聲討法輪功,要求中國政府嚴厲鎮壓,江澤民甚至強迫法輪功接受他修改的教義:天安門自焚不是為了抗議鎮壓而是為了打倒自己:自焚可以升天。這種混帳的邏輯,不僅威壓總理朱熔基,眾院議長李瑞環、反貪負責人尉建行等反對鎮壓派接受,還要十三億全國人民一齊接受,不僅如此還要同化世界所有政府首腦及人民一起接受,全人類同他一個思想:消滅法輪功,全世界十三億的華人一個頭腦、一個聲音,還要同化全人類,何等霸道超過希特勒,這不可怕嗎?

希特勒與江澤民都主張對社會實施大規模的控制,都把自己當成真理的仲裁者,都讓人民服從於自己的意識形態,都為了一意孤行而不擇手段,都對媒體實行全面集中的檢查,都把國家建立在暴力鎮壓的基礎上,都高張科學的旗幟迫害人權、民主與自由。都死抓軍權、崇尚暴力,江澤民置3800萬失業工人於不顧,拔款100億無端犒賞各級軍官,而在98年一氣再封530多將軍;都把反對屠殺本國人民的國際正義說成是反德或反華。希特勒是要消滅猶太人實行種族滅絕,江澤民殘害本國人民,要消滅十五種氣功,法輪功首當其沖。

都把自己統治的安危孤注一擲地賭博在裁臟陷害,欺騙世人的基礎上,明眼人不難看出中國首都連續自焚案就是當年德國首都國會縱火案的翻版。據傳江家父子密訂括囊工程以備曝光。

中國哲學之源《易經》上說:「括囊無咎」,江澤民父子的野心是要把全世界人類通通騙倒,括入他的囊中。人們只記得希特勒,卻忘記了當年對法西斯採取綏靖政策的英國首相張伯倫。

江澤民現在逼迫全國從小孩到大人,一律按他的意旨簽名、錄相,以期交到聯合國人權會議上同化一切與會者。高考題上出現了:「法輪功好,還是江澤民好?」一些地方中學、甚至小學都出現了類似考題,而且占很重的比分。敢說江澤民不好,甭想升學!由教育部下達指示,各省、市教委,教育局,各市、區、縣、村的學校,每個高校、中學、小學都要在法輪功問題上表態,和文革一樣,下任務寫大批判稿,開大批判會,辦大批判專欄,學生若不按照上面的調調兒去做,甭想畢業、升學、升級,人人必須過關!黑龍江省大慶市奮斗小學,小學生不願簽名,兩個警察架著一個小學生簽字。幾噸重的的簽字布匹已表明江澤民政權的法西斯化。民主政權有其自信不需要偽證欺世,絕不會搞強姦民意的大規模運動。

中國人民無數出席國際會議。國際論壇面對的不是堂堂正正的中國人,而是一幫出賣靈魂的政治娼妓,如劉京之流在上屆人權會議上睜眼說謊,硬說迫害致死人命都是謠言,一個沒有。這些人縱橫捭闔,收買拉攏、造謠賴帳,什麼無恥的事都幹得出來。

這裏我們摘錄國際勞工組織與中國一文中的話作為借鑑,該文說:中國政府對待國際組織的態度十分自私。對它來說這個重要的國際組織首先只不過是外交活動的舞臺。它需這個舞臺服務於它在國內的宣傳。因為它在中國國內始終有合法性的危機。

為了服務於它在國內的宣傳,是企圖將國際承認變為國內的合法性的政治需要。也正是為了保證這種政治需要的滿足,中國政府長期違反國際勞工組織關於工會、資方、政府三方平等參加的基本原則,它挑選並嚴密控制出席的中華全國總工會代表及資方代表,從來就只是政府一方。

我們也可以說江澤民挑選、控制的所有代表,從來不代表本國人民,不管江澤民怎樣往臉上貼金,口口聲聲代表十三億人民的要求。

最後還是要傾聽諾貝爾文學獎人高行健君的話:「新來臨的世紀並沒有因為經歷過上世紀那許多浩劫就此免疫。記憶無法象生物的基因那樣可以遺傳。擁有智能的人類並不聰明到足以吸取教訓,人的智能甚至有可能惡性發作而及到人自身的存在。」

張伯倫式的姑息縱容導致希特勒智能的惡性發作,危及猶太種族的存在及千萬人類苦難江澤民夾持全球十三、四億人海戰術,在政治生命然危亡之際,父子智能惡性發作不更可怕嗎?但願人類七十年前記憶猶存,不致鼠目寸光,只注目經濟利益而造成不可挽回的歷史失誤。

對於法西斯蒂,捷克作家、名記者尤力烏斯·伏契克,受盡死牢摧殘折磨,在絞刑之前留給人類一句話:「人們,我是愛你們的,你們可要警惕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