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慶紅與潮汕千億騙稅大案共榮辱 (圖文)
 
2001-3-6
 
【人民報消息】田南在在《北京之春》第3期發表文章,標題是《潮汕千億騙稅大案與曾慶紅》:據中共內部傳出的消息稱,參與潮汕騙稅案的一些港商,主要通過兩條途徑與曾慶紅攀上關係。一是曾慶紅的弟弟曾慶懷。一條途徑是通過曾慶紅的兒子曾偉牽線。

繼福建遠華走私大案後,大陸另一個騙稅大案目前正在廣東潮汕地區慢慢拉開帷幕,儘管此案已經掀開冰山一角,但由於該案金額高達逾千億元人民幣,遠遠超過遠華案,並且涉案人員眾多、背景複雜,致使該案調查了三年仍然進展緩慢,加上中共高層和香港富商直接插手,使案情變得更加撲朔迷離。

據了解案情的人士透露,與福建遠華走私大案逃稅八百億元人民幣相比,潮汕騙稅大案可謂是更加有恃無恐。其對國家財產的侵占程度,幾乎到了瘋狂地步。

與遠華案相比,潮汕騙稅大案,不僅涉案金額巨大,而且作案手段惡劣,所有貪官不僅"團結一致騙老共"、"齊心協力挖國庫",而且用的完全是"空手套白狼"方法,用虛假手段直接從國庫中挖走逾千億元人民幣。

"出口退稅"是一九九六年中國經濟開始走下坡後,朱熔基採取的一項為刺激出口,增加產品在海外市場競爭力,帶動經濟增長的重要經濟改革措施之一,政府根據企業出口額,按照高達百分之十四點七五的綜合退稅率,將稅款退回給出口商。

該辦法施行後,向來有"看見紅燈繞著走"經驗的廣東人,立刻發現"出口退稅"存在很大漏洞。在當地不法商人運作下,通過官商勾結,或者提供一些空貨櫃,報稱出口給海關查驗,或者多報少出,甚至勿須產品出入口,就以偽造、虛開發票等手段,瘋狂詐取國家退稅款項。

據說早在一九九七年就有人檢舉潮汕騙稅案,由於當地官員普遍參與該項騙稅活動,致使案件真相一直被掩蓋。直到一九九八年有人把檢舉信直接送到中紀委後,國家稅務總局才責令廣東省和汕頭市稅務局著手調查,但由於當地商人和政府官員狼狽為奸、相互勾結,加上地方保護主義以及這起騙稅案件由當地政府一手操縱,省、市派出的調查組僅到當地"輪子轉轉、碟子轉轉、裙子轉轉",就打道回府了,甚至連走過場的程序都沒有。

隨著越來越多檢舉信送到中紀委和國家稅務總局,致使北京高層意識到廣東潮汕地區的騙稅現象不能再視而不見。加上中央項目組在查處福建遠華走私案過程中,也發現深圳海關、汕頭海關等主要部門,不僅涉及遠華走私案,而且還涉及潮汕騙稅案。在這種情況下,潮汕騙稅案才逐漸引起中央高度重視,遂決定徹底調查廣東騙稅案。

由中紀委和國家稅務局組成的聯合調查組,經過反覆調查、明察暗訪發現,此案不但案情複雜,而且阻力很大,除了案涉廣東及潮汕等市的主要領導人外,還牽涉一些港商。

後經聯合調查組以項目形式向中央匯報後,在朱熔基的親自批示下,國務院和中紀委於二零零零年八月七日正式成立"八零七項目工作組",成員全部從外地抽調,由總理朱熔基親自部署,政治局候補委員吳儀、中紀委副書記劉麗英親自負責,調派千人自二零零零年八月七日起進駐廣東後即刻展開大規模調查,並集中力量在潮汕地區展開大規模打擊騙稅、騙匯統一行動。

調查組進駐潮汕後,先後約談了近二百名官員,被"雙規"(在規定地點和時間交代問題)的官員不僅有潮汕地區官員,也有廣州、深圳的海關和稅務部門人員,官員最高層次達副省級,其間共拘捕數百名官員和各類企業負責人及黑幫成員,有兩名工作組官員殉職。

經過三年調查取證,終於有所突破,二零零一年一月十日至十四日,汕頭市、揭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分別公開審理五宗共虛開十二億元增值稅專用發票的案件。涉及虛報增值稅十二億元人民幣,騙取退稅額達二億元。

首批被告共九人,包括黃金池、林鎮裕、陳漢傑、陳壁亮、鄭繼亮、黃振池、林俗存、黃文龍、何濤。據檢方的控罪稱,上述九人為牟取非法暴利,自一九九七年開始,就在潮汕頭、普寧等地通過向工商管理部門出具虛假證明,騙取申請成立虛假公司,然後再以簽訂虛假購銷合同等手段,與稅務人員勾結,用虛開(為他人虛開、介紹他人虛開、為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方式,向國家騙取出口退稅,至案發前,上述九人共計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二萬二千餘份,涉及金額總計超過十二億元人民幣,共騙取退稅款項二億多元人民幣。

檢方認為,上述九人被告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數額特別巨大,情節特別嚴重,給國家造成特別重大損失,其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依法予以嚴懲。庭審過程中,檢方也出示了有關證據,九名被告人作了陳述,其辯護律師也依次發表了辯護意見,當庭出示的證據也依法進行了質證。 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是大陸《刑法》明確規定的一項罪名,由於其既侵犯了國家增值稅發票和其它專用發票的監督管理制度,又破壞了國家稅收征管秩序,造成國家應收稅款的大量流失,因此是國家整頓稅收秩序的打擊重點。

由於潮汕騙稅案涉及金額可能超過一千億元人民幣,一般相信,上述被審判的九人,只是揭開"八零七案件"之冰山一角而已。雖然第一批審判的九人中沒有一個是政府官員,但是,外界普遍相信,這九人涉及的五宗案件是"八零七工作組"進駐廣東潮汕地區以來,開始"收網"的一個標誌。

果然不出所料,緊接著,"八零七工作組"又於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春節前夕拘捕了中共揭陽市委常委、普寧市委書記丁偉斌、普寧市檢察院檢察長周光林、汕頭所屬的潮陽市市長鄭火木及該市另兩名副市長等五名現職領導人。

丁偉斌被捕後,因自知涉案金額巨大,遂將任職期間所記錄收受錢財的一百余筆賬一一交代。據丁偉斌、鄭火木等人初步交待,他們參與的騙稅及貪污受賄七十余宗,涉案金額數億元人民幣。僅周光林協助其"乾兒子"(某中港合資企業負責人)一次性逃稅,就高達金額一億二千萬人民幣。

除上述涉案人員外,據說,目前已有一百七十余名涉案的企業負責人被捕,被捕的企業負責人中,涉案金額少則數千萬元,多則數億元,其中一家企業僅被項目組收繳的虛開發票就裝了三輛軍用卡車,涉案情況之嚴重由此可見一斑。

當然,僅憑潮汕地區幾個縣市級貪官,是沒有膽量侵吞上千億國家財產的,背後一定有更大權勢的人替他們撐腰。

潮汕騙稅案金額之驚人,是中國近年所有貪污大案中所罕見的,也是中共查處遠華走私案後另一個想追究而無法深究的腐敗大案。該宗騙稅案件不僅涉及潮陽、深圳、珠海和廣州、香港等地的私營企業、國有企業和外國公司,而且廣東省市領導和中共高層及部分香港富商也牽涉其中,據說個別與潮汕關係密切的香港富商,一邊在潮汕地區跟當地官員緊密勾結、建立虛假公司、騙取退稅,另一方面又利用賺來的不義之財在香港大撒銀子買通通往中共高層的關係,而中共當朝紅人曾慶紅就是這些不法商人買通的對象之一。

據中共內部傳出的消息稱,參與潮汕騙稅案的一些港商,主要通過兩條途徑與曾慶紅攀上關係。一是曾慶紅的弟弟曾慶懷。因為曾慶懷一直以大陸文化部駐香港窗口公司負責人的名義在香港廣結善緣(曾慶懷的實際身份是文化部的一個司長),不好好在北京當官,以推廣中國文化為名到香港到處拉贊助搞活動。參與潮汕騙稅案的香港富商於是投懷送抱,包括贊助曾慶懷拍攝電視連續劇《貧嘴張大民》等,經過逾四年的權錢往來,香港富商們不僅與曾慶紅兄弟建立了密切關係,而且也鋪設了一條直通中南海的信道。

另一條途徑是通過曾慶紅的兒子曾偉牽線。據說曾偉一直在廣東等地經商,與中港兩地許多富商關係火熱,是中港兩地官商勾結的重要橋樑。參與潮汕騙稅案的商人們自從搭上曾偉這個當朝公子後,等於搭上了通往中南海的天地線。

由於上述關係,參與潮汕騙稅案的香港富商們目前正在積極遊說曾慶紅,希望透過江澤民的紅人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誰都明白曾慶紅親兒子,親兄弟在其中拿的錢是夠掉十次、百次腦袋的,而且要是說曾慶紅一點不知道此事,恐怕沒有人能相信,如果沒有曾慶紅這個靠山,那些參與潮汕騙稅案的香港富商們憑什麼給他兒子、兄弟錢?因為「曾慶紅」三個字就是通向國庫的暢通無阻的通行證。

潮汕騙稅案能否查下去,應該說早有答案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