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腐爛占:違憲主席江澤民自毀政權
 
2001-3-7
 
【人民報消息】1989年「6.4」慘案後,人民反貪污、反腐敗的權利在屠殺中正式宣告被剝奪。中共一黨專政庇護下的貪官污吏在拔掉眼中釘心頭刺之後,更是肆無忌憚、有持無恐地鯨吞蠶食著中國的經濟。

11年過去了。如果說11年前的貪官污吏僅僅是利用公款吃喝嫖賭、小打小鬧的話,那麼11年後今天的貪官污吏們已經是從小打小鬧發展到金額動輒幾百萬、幾千萬或上億的宏觀調控的趨勢。手段從官商勾結的海關走私到金融鉅額貪污,花樣繁多、不勝枚舉。或者公款私存,或者將鉅額贓款連同他們的妻室兒女轉移到海外,購置豪宅。國家資產正像盛在一個千瘡百孔豆腐渣工程水庫裡的水一樣迅速流失。

老百姓眼睜睜看著自己的經濟資源被貪官污吏們恣意掠奪而卻無可奈何。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咬牙切齒;唯一希望的就是多一點專殺貪官的清官。但人們很快又從貪官越殺越多、腐敗越反越烈的現實中失望了。人們在長期的失望中慢慢開始意識到,貪污腐敗在今天的中國發展到泛濫成災的地步,是因為江澤民獨裁在反對他人的貪污腐敗上自己和自己的親信更加瘋狂地貪污和腐敗:

(一)獨裁專政不接受任何社會監督,為所欲為。在國家資源存放在絕對權力的血盆大口裡時,那麼絕對腐敗就是不可避免的社會現象。

(二)貪官污吏雖然在某種意義上說是一黨專政的盲腸、國家經濟的蛀蟲。但他們同時也是一黨專政賴以生存的社會基礎、獨裁政權統治人民的必要工具。中共高層十分清楚,如果採用鎮壓「6.4」那樣殘酷的手段來反貪、反腐,那效果肯定立竿見影的。但問題是對於一個幾乎無官不貪的政權而言,在大量消滅貪官污吏的同時,統治階層的統治基石和統治工具也將隨之灰飛煙滅;黨的統治也將隨之崩潰。如果反貪、反腐要喪失黨的統治地位,還不如讓官僚們繼續貪、繼續腐,以便維持黨的專政。黨的統治地位永遠高於一切。

(三)在貪官污吏中,誰沒有幾個皇親國戚、狐朋狗黨什麼的。有的根本就是血緣裙帶關係,例如江綿恒,曾慶紅、賈慶林等等,玩真的是對別人,對自己人說什麼也不能玩真的,所以江綿恒撈錢戰猶酣,李紀周蹲在死牢裡,而賈慶林坐在政協主席臺上。

表面上打倒幾個下級,但得罪的是上頭,動了江綿恒,就等於是打擊江澤民,所以連朱熔基都得繞著走,弄不好那99口棺材還沒送完,自己的這口倒先用上了。尉建行就因為調查貪腐被人送了炸藥賀卡,自己沒死但犧牲了兩個工作人員。

(四)貪官污吏們拿準了當局的反腐敗棍子是高高舉起、輕輕打下、作作姿態而已,因為「小官小貪,大官大貪,過時不貪,黃土朝天」的貪腐浪潮,席卷著全中國的每一個角落而貪腐的根子卻是獨裁者。民間就流傳著一些打油詩,描繪著貪官污吏們的「革命豪情」:

 「貪污不要緊,只要主意精。殺了我一個,自有後來人。」
 「貪官殺不盡,腐風吹又生。只要有黨在,斷子不絕孫。」

共產黨不是神而是一群普通人所組成的一個團體,那它就不 可避免地具有人類共有的軟弱性──自私和貪婪。任何人或者任何集團,當他們手中掌有絕對的權力而又不受任何監督的時候,很多人都經不起那不可抗拒的誘惑,很多人都會欲壑難填,拼命地去吞噬他們認為應該屬於他們的財富。 西方人對人性的分析比較透徹,因此他們從不相信任何人的自我標榜和自我告白。他們只相信互相監督和互相制衡的遊戲規則。人治是絕對靠不住的。

從美國最近的性醜聞到非法政治獻金等事件說明,在兩黨相互監督、三權制衡、自由新聞媒體虎視眈眈的監視下,照樣有人敢偷雞摸狗、以身試法,更別提在一黨獨裁、控制新聞、鎮壓異己的社會環境裡,每天每時都會發生多少不為人知的罪惡勾當。這些罪惡勾當不僅蛀噬著國家的經濟,同時也蛀噬著民族的良知。

無節制的貪腐爛占使違憲主席江澤民在自毀家園,自毀政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