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腐烂占:违宪主席江泽民自毁政权
 
2001-3-7
 
【人民报消息】1989年「6.4」惨案后,人民反贪污、反腐败的权利在屠杀中正式宣告被剥夺。中共一党专政庇护下的贪官污吏在拔掉眼中钉心头刺之后,更是肆无忌惮、有持无恐地鲸吞蚕食着中国的经济。

11年过去了。如果说11年前的贪官污吏仅仅是利用公款吃喝嫖赌、小打小闹的话,那么11年后今天的贪官污吏们已经是从小打小闹发展到金额动辄几百万、几千万或上亿的宏观调控的趋势。手段从官商勾结的海关走私到金融钜额贪污,花样繁多、不胜枚举。或者公款私存,或者将钜额赃款连同他们的妻室儿女转移到海外,购置豪宅。国家资产正像盛在一个千疮百孔豆腐渣工程水库里的水一样迅速流失。

老百姓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经济资源被贪官污吏们恣意掠夺而却无可奈何。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咬牙切齿;唯一希望的就是多一点专杀贪官的清官。但人们很快又从贪官越杀越多、腐败越反越烈的现实中失望了。人们在长期的失望中慢慢开始意识到,贪污腐败在今天的中国发展到泛滥成灾的地步,是因为江泽民独裁在反对他人的贪污腐败上自己和自己的亲信更加疯狂地贪污和腐败:

(一)独裁专政不接受任何社会监督,为所欲为。在国家资源存放在绝对权力的血盆大口里时,那么绝对腐败就是不可避免的社会现象。

(二)贪官污吏虽然在某种意义上说是一党专政的盲肠、国家经济的蛀虫。但他们同时也是一党专政赖以生存的社会基础、独裁政权统治人民的必要工具。中共高层十分清楚,如果采用镇压「6.4」那样残酷的手段来反贪、反腐,那效果肯定立竿见影的。但问题是对于一个几乎无官不贪的政权而言,在大量消灭贪官污吏的同时,统治阶层的统治基石和统治工具也将随之灰飞烟灭;党的统治也将随之崩溃。如果反贪、反腐要丧失党的统治地位,还不如让官僚们继续贪、继续腐,以便维持党的专政。党的统治地位永远高于一切。

(三)在贪官污吏中,谁没有几个皇亲国戚、狐朋狗党什么的。有的根本就是血缘裙带关系,例如江绵恒,曾庆红、贾庆林等等,玩真的是对别人,对自己人说什么也不能玩真的,所以江绵恒捞钱战犹酣,李纪周蹲在死牢里,而贾庆林坐在政协主席台上。

表面上打倒几个下级,但得罪的是上头,动了江绵恒,就等于是打击江泽民,所以连朱熔基都得绕着走,弄不好那99口棺材还没送完,自己的这口倒先用上了。尉建行就因为调查贪腐被人送了炸药贺卡,自己没死但牺牲了两个工作人员。

(四)贪官污吏们拿准了当局的反腐败棍子是高高举起、轻轻打下、作作姿态而已,因为「小官小贪,大官大贪,过时不贪,黄土朝天」的贪腐浪潮,席卷着全中国的每一个角落而贪腐的根子却是独裁者。民间就流传着一些打油诗,描绘着贪官污吏们的「革命豪情」:

 「贪污不要紧,只要主意精。杀了我一个,自有后来人。」
 「贪官杀不尽,腐风吹又生。只要有党在,断子不绝孙。」

共产党不是神而是一群普通人所组成的一个团体,那它就不 可避免地具有人类共有的软弱性──自私和贪婪。任何人或者任何集团,当他们手中掌有绝对的权力而又不受任何监督的时候,很多人都经不起那不可抗拒的诱惑,很多人都会欲壑难填,拼命地去吞噬他们认为应该属于他们的财富。 西方人对人性的分析比较透彻,因此他们从不相信任何人的自我标榜和自我告白。他们只相信互相监督和互相制衡的游戏规则。人治是绝对靠不住的。

从美国最近的性丑闻到非法政治献金等事件说明,在两党相互监督、三权制衡、自由新闻媒体虎视眈眈的监视下,照样有人敢偷鸡摸狗、以身试法,更别提在一党独裁、控制新闻、镇压异己的社会环境里,每天每时都会发生多少不为人知的罪恶勾当。这些罪恶勾当不仅蛀噬着国家的经济,同时也蛀噬着民族的良知。

无节制的贪腐烂占使违宪主席江泽民在自毁家园,自毁政权。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