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香山尋僧斷未來
 
阿威
 
2001-3-25
 
【人民報消息】聽過羅幹傳來的鐵口神算的話後,江主席的心情一直如北京的天一樣,灰黑中夾帶著沙塵暴。江澤民懊悔前幾日接受『華盛頓郵報』的採訪時不留神說「年輕時我認為共產主義很快會實現,但現在看來不是了」

這等於通過最有影響力的「華盛頓郵報」正式公開向全世界宣布了它作為黨主席已經認為共產黨可有可無、不相信共產主義,公開承認自己是個冒牌貨鑽進了共產黨的心臟裡,哇呀呀,這可怎麼是好?!

原來天天夢裡常見夜叉、無常來索命,近幾日竟夢到共產黨的祖師爺來找它算賬,真的怪事,惡夢作得越多,腿黑得面積越大,江驚恐萬分,渾身篩糠。

「這事便是如何是好呢?」 江問羅。

羅見江蓬頭垢面,連小梳子也顧不上拿,生怕江撐不住。羅幹知道江澤民表面上一口馬列毛,背地裡卻請了不少算命先生和氣功師、巫師,這當口,不如投其所好。

「主席,我聽說香山有一個高僧,據說,齊白石當年就請他化解過劫數的,不妨,去拜訪拜訪他。」 羅說。

羅的話,象是強心針般,江澤民馬上精神了一分,叫來警衛,連夜坐著防彈車趕到香山。

一行人找到老和尚時,已是華燈高照。老和尚正在坐禪,聽了徒兒的報告,便走出內房。

外屋此時正坐著三人,老和尚只認識方丈一人。坐在桌對面的人,一臉戾氣,鱷魚嘴,血盆口,蛤蟆眼,妖氣騰騰!「來者不善啊...」,和尚邊想邊坐了下來。

「打擾了您的清修,實在是罪過。無奈,這二位客人遠到我寺,還望您賜教幾句。」 方丈講完了話後,看了看江羅二人,便不敢再說什麼。

老和尚擡了抬眼皮,射過去的眼光象一把利劍刺得江如坐針氈。定了定神,江從口袋裡掏出寫有自己八字的紙片,膽膽突突地遞交給老和尚。

老僧看了看紙片,默默一算,心已了然。此人的命造,權重而偏主竊權,水重而為金克,辛巳(金蛇)陰歷四月更有大劫。回想起自己曾搜集過的命造,似乎當今的江主席便是此人了。想想此人屠戮黎民百姓、奸人妻女、作惡無數,老僧便義憤不已。

當下叫童兒取來紙張,寫了「吳五百」三字,告訴江「此三字與你最合,請收好!」便告了晚安,轉身進房去了。

江澤民實在是一頭霧水,便問羅幹,「這三個字,到底是什麼意思?我怎麼一點也不明白?」羅幹趕緊說「吳指主席的江浙老鄉,伍佰大概是說主席家的氣數當有五百年的好運。」 一番吹捧,江澤民頓時便歡天喜地,招呼小的們直回中南海不表。

再說老和尚的徒兒,不解師父為何給倆個兇煞般的人寫這樣的幾個字,便問師父。老僧笑呵呵地說:「你不知,古時吳國,也就是當今的江浙一帶,有一個不敬三寶的愚妄之人,叫吳五百。此人好酒,且常把遊方僧人捆綁起來取樂。一日,遇一異僧,吳五百把他用繩子捆住後,便喝醉在僧人腳邊。此異僧不費力氣,便去了身上的繩子,走之前,為教訓教訓吳五百,便把五百的頭髮剃光,且把自己的僧衣套在吳五百的身上。吳五百醒後,見自己僧衣、光頭,不禁大喊:「狂僧尚在,吳五百哪兒去了?」連喊數日,狂癲致死。

老僧說:「中國出江氏妖孽,國之不幸,其壽數將盡之時必會癲狂失去理智,其越是癲狂越是將亡,所以見此妖孽怎麼瘋癲也不必驚慌,只是切記遠之千里必安全,否則禍至晚已。」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