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香山寻僧断未来
 
阿威
 
2001-3-25
 
【人民报消息】听过罗干传来的铁口神算的话后,江主席的心情一直如北京的天一样,灰黑中夹带着沙尘暴。江泽民懊悔前几日接受『华盛顿邮报』的采访时不留神说“年轻时我认为共产主义很快会实现,但现在看来不是了”

这等于通过最有影响力的「华盛顿邮报」正式公开向全世界宣布了它作为党主席已经认为共产党可有可无、不相信共产主义,公开承认自己是个冒牌货钻进了共产党的心脏里,哇呀呀,这可怎么是好?!

原来天天梦里常见夜叉、无常来索命,近几日竟梦到共产党的祖师爷来找它算账,真的怪事,恶梦作得越多,腿黑得面积越大,江惊恐万分,浑身筛糠。

“这事便是如何是好呢?” 江问罗。

罗见江蓬头垢面,连小梳子也顾不上拿,生怕江撑不住。罗干知道江泽民表面上一口马列毛,背地里却请了不少算命先生和气功师、巫师,这当口,不如投其所好。

“主席,我听说香山有一个高僧,据说,齐白石当年就请他化解过劫数的,不妨,去拜访拜访他。” 罗说。

罗的话,象是强心针般,江泽民马上精神了一分,叫来警卫,连夜坐着防弹车赶到香山。

一行人找到老和尚时,已是华灯高照。老和尚正在坐禅,听了徒儿的报告,便走出内房。

外屋此时正坐着三人,老和尚只认识方丈一人。坐在桌对面的人,一脸戾气,鳄鱼嘴,血盆口,蛤蟆眼,妖气腾腾!“来者不善啊...”,和尚边想边坐了下来。

“打扰了您的清修,实在是罪过。无奈,这二位客人远到我寺,还望您赐教几句。” 方丈讲完了话后,看了看江罗二人,便不敢再说什么。

老和尚抬了抬眼皮,射过去的眼光象一把利剑刺得江如坐针毡。定了定神,江从口袋里掏出写有自己八字的纸片,胆胆突突地递交给老和尚。

老僧看了看纸片,默默一算,心已了然。此人的命造,权重而偏主窃权,水重而为金克,辛巳(金蛇)阴历四月更有大劫。回想起自己曾搜集过的命造,似乎当今的江主席便是此人了。想想此人屠戮黎民百姓、奸人妻女、作恶无数,老僧便义愤不已。

当下叫童儿取来纸张,写了“吴五百”三字,告诉江“此三字与你最合,请收好!”便告了晚安,转身进房去了。

江泽民实在是一头雾水,便问罗干,“这三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一点也不明白?”罗干赶紧说“吴指主席的江浙老乡,伍佰大概是说主席家的气数当有五百年的好运。” 一番吹捧,江泽民顿时便欢天喜地,招呼小的们直回中南海不表。

再说老和尚的徒儿,不解师父为何给俩个凶煞般的人写这样的几个字,便问师父。老僧笑呵呵地说:“你不知,古时吴国,也就是当今的江浙一带,有一个不敬三宝的愚妄之人,叫吴五百。此人好酒,且常把游方僧人捆绑起来取乐。一日,遇一异僧,吴五百把他用绳子捆住后,便喝醉在僧人脚边。此异僧不费力气,便去了身上的绳子,走之前,为教训教训吴五百,便把五百的头发剃光,且把自己的僧衣套在吴五百的身上。吴五百醒后,见自己僧衣、光头,不禁大喊:“狂僧尚在,吴五百哪儿去了?”连喊数日,狂癫致死。

老僧说:“中国出江氏妖孽,国之不幸,其寿数将尽之时必会癫狂失去理智,其越是癫狂越是将亡,所以见此妖孽怎么疯癫也不必惊慌,只是切记远之千里必安全,否则祸至晚已。”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