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笑話:地獄有門,不能只有我們倆!
 
2001-3-13
 
【人民報消息】天高無月,陣陣陰風從四面八方吹來,搜刮著二個正走向無間地獄的惡鬼的身體。四周不時傳來狼哭鬼嚎,當中年輕的蛤蟆鬼嚇的哆哆嗦嗦,邁不開腳。

「怕什麼!」體態臃腫的老蛤蟆鬼發話道。他兩手往上提了一提在陽間被北京人嘲笑為「辦公桌」的大肚皮,再往後把露出半邊疙瘩皮的屁股爛肉使勁賽進褲頭裡,又伸手到前面把被蛤蟆油撐開的拉鏈攏了攏,接著說:「當初你把農民活命的口糧,下崗工人養家的錢,退休老人治病的救命錢,還有他們的孩子讀書的學費拿去做生意的時候;當我圍剿法輪功走到絕路的時候,你讓人在天安門自焚的時候;讓那幾個燒得黑糊糊的碳人在電視上替我們罵法輪功的時候;你可是一點兒也不在乎下地獄。全忘了?」

老蛤蟆鬼頓一頓,喘口氣,接著說:「只怪黃鼠狼曾慶紅放得屁不夠分量,大狼狗羅幹鬼咬下的人不夠多,使那簽名的百萬人不夠心甘情願,我們現在才沒了伴兒。」

走著走著,遠遠看見一群巡邏的夜叉拿著火叉直向他們飄過來。火叉上毒辣辣的火舌,在陰風中虎虎作響,離老遠都能聽見。二鬼不禁嚇軟了腿。

忽然,黑暗中從後面竄出兩條影子,直向老蛤蟆鬼撲來,一個抱住了老蛤蟆鬼僅剩的一條腿,一個咬住了空蕩蕩的褲腿。老蛤蟆鬼雖然膽生毛,但此時也嚇得收不住尿,尿流了一地。

「主席啊,我們終於趕上來了!地獄有門,不能少了我們倆啊!」

二鬼定神一看,原來是自家養的黃鼠狼和大狼狗——曾慶紅和羅幹。不僅喜上眉頭。

小蛤蟆鬼有點不悅地問道:「你倆怎麼來的這麼晚?」

黃鼠狼說:「報告主席,我倆臨下來前根據主席的指示布了一個陣——三途陣。所以來晚了一點點。」

老蛤蟆鬼精神一振,「哦——辦得如何?說來聽聽。」

大狼狗說:「黃鼠狼運用主席的三個代表運動,放了好多臭屁熏人,再用三講給人洗腦,同時布下講官途、講錢途、講糊塗的三途陣,使中毒的變成三講代表。我再用刀逼著他們在三反棉布上帶頭簽名,再把他們挑在槍尖,送到世界各地傳播蛤蟆毒……事成之後……哈——哈——哈——」由於邀功心切,大狼狗話沒說完就興奮得大笑起來。

老蛤蟆鬼聽得出神,要不是小蛤蟆鬼提醒,口水流到脖子都不知曉。他眼睛一亮,問:「可有糊塗蟲倒在我們的槍口上?」

「來不及看結果我們就下來了。」

老蛤蟆鬼大叫道:「太好了!我們走慢點,看看我們到底能拉上幾個。皮癢了的時候,不愁沒人來撓癢了。大夥也不會寂寞了。哇——哇-哇-」

陰風中,響起了一長兩短的蛤蟆叫。

不料才叫了一聲,夜叉的火叉就穿過了他們的琵琶骨。四鬼的身軀掛在火叉上,火添著四鬼的每一個細胞,每一根神經,每一塊骨頭,痛得四鬼呱呱亂叫。老蛤蟆鬼蛤蟆油特別多,蛤蟆油在火中劈劈啪啪響,不斷冒出屢屢黑煙。

老蛤蟆鬼畢竟邪力略勝其餘三鬼,邊叫喊邊問:「夜叉大人,要把我們帶哪去?」

「上天安門。你們生前把天安門變成刑場,現在要把你們吊在天安門上空,讓陽間的人都來咒罵你們,看清你們的真面目。然後下無間地獄,永世償還罪業。走!別耽誤了時間。」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