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蛤蟆以「德」治國結碩果:四官員共三講同譜新篇
 
鄭滋靈
 
2001-2-26
 
【人民報消息】在中國歷史上,任何一個朝代的統治階級,他們為了維護其統治地位,始終是把一個「德」字放在最前面,他們始終強調要以德治天下,以德服人,他們始終鼓吹治理天下首先就是人要有道德!可是這些所謂強調道德之人,他們自己又是如何來履行「道德」的呢?那麼我們從江澤民所謂的以德治國,看看他的手下究竟都是些什麼德性:

官員包二奶,扯出連環四案

1999年深秋的應該下午,新鄉市花園派出所副所長張新義接到一個陌生人的舉報電話,稱在本轄區解放路一座樓裡有人嫖娼。

當天深夜11時,張新義和一級警司崔新建等4 名民警,敲響了舉報者所說的那戶人家的房門。開門的是一位裹著睡袍的少婦,它睡眼惺忪地問:「你們找誰?」民警出示證件後問道:「這裏的房主是誰?」少婦說:「這是俺家。」

民警們進屋後,一名光著上身的中年男子從臥室裡出來,不耐煩地問:「半夜三更的,你們有什麼事?」張新義反問道:「你是這家的什麼人?」中年男子說:「我是這家的主人,你們想幹什麼?」張新義沒有理會他,走進臥室,只見床上躺著一個不滿周歲的男孩,看來的確是一個三口之家。張新義要中年男子出示證件,那人於是拿出了一個輝縣的人大代表證,上面的名字是張榮祿。因其身份特殊,民警停止了調查。

回到所裡,張新義越想越覺得不對頭:輝縣市人大代表為什麼把家安到了新鄉呢?第二天,張新義將張榮祿叫到派出所,又派車將母子倆也接到派出所裡。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詢問,張榮祿坦白說自己已有妻室,這名女子是在新鄉包的「二奶」。兩人已在新鄉生活了三年,小男孩正是兩人所生。最後。他聲色俱下地懇求派出所放他一馬,給他一個改正的機會。隨著調查的深入,這位人大代表包「二奶」的醜行浮出水面。

原來,張榮祿是輝縣市北雲門鎮的黨委書記,當他看見別人將包的「二奶」帶在身邊「瀟灑時,不但不認為這是錯,反而心生羨慕,也萌發了非分之想。張榮祿不惜重金,托人在新鄉市解放路購置了一套房子,物色了一名年輕女子,包養在那裏。膽大妄為的他為了顯示自己的「能耐」,竟將包養的「二奶」當成「頭婚」一般操辦。他不僅和「二奶」拍了婚紗照,還特意選了良辰吉日,舉行了隆重的「結婚」儀式,宴請了各方賓客。此後,二人儼然夫妻般地過起了日子。之後「二奶」為他生了個兒子。兒子滿月那天,張榮祿更是得意忘形,大請「滿月酒」。

自從被派出所詢問以後,張榮祿猶如驚弓之鳥,立即從新鄉撤離,將包養的「二奶」另行安置。不久,又一封舉報張榮祿包「二奶」的信投到了輝縣市檢查部門。審查中,張榮祿稱自己與那個女的是親戚關係,並否認了孩子與自己有血緣關係。紀檢人員決定進行親子鑒定來揭穿張榮祿的謊言。

張榮祿得知要做親子鑒定的消息後,終於想出了一個化險為夷的萬全之策:借子送檢,冒名頂替。那麼,到哪兒去找這個合適的孩子呢?張榮祿想到了鐵哥們兒----輝縣市赭丘鄉黨委書記王建民。王建民看到在外面包了「二奶」,不甘落後,也養了一個「二奶」,生了一個私生子,年齡與張榮祿的私生子只差幾個月。張榮祿找到王建民,要王幫助自己蒙混過關,王建民爽快的答應了。

豈料,二人偷梁換柱的拙劣表演,又暴露了王建民包「二奶」的醜聞。

鎮長想升官「二奶」被逼死

送子鑒定那天,張榮祿心懷鬼胎,強坐鎮定。紀檢人員發覺他的臉色有異,同時又看出送檢的孩子目光驚恐。為了揭穿張榮祿的鬼把戲,他們讓孩子當場認父。這個孩子自然不肯叫張榮祿「爸爸」。張榮祿和王建民都沒有想到的是,紀檢人員早以心中有數。在有人舉報張榮祿包「二奶」的同時,也有人舉報王建民包「二奶」養私生子,紀檢人員在調查中得知張、王二人是好朋友,因此,他們斷定張王二人會在親子鑒定時串通搞鬼。紀檢人員立即把王建民叫來,孩子一見王建民,便急切地伸出雙臂,嘴裡高喊著「爸爸」,向他撲去。張榮祿和王建民的把戲被戳穿了。王建民本想替朋友消災,卻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張、王二人均被停職檢查。令人驚奇的是,張榮祿的被停職,又牽出了一位姓李的官員包「二奶」的事。

張榮祿包「二奶」被停職檢查,北雲門鎮黨委書記的職位出現了空缺。一直窺視書記權位的該鎮鎮長李根認為升遷的機會來了,他的工作表現與以前相比,簡直判諾兩人。其實,李根也並非潔身自好之人。他原來在黃水鄉工作時,就與該鄉的有夫之婦劉玉敏勾搭成姦,在群眾中造成了極大的影響。被調任北雲鎮鎮長後,他繼續與劉玉敏保持不正當的男女關係。張榮祿出事後,李根為了升官,決定疏遠劉玉敏。

劉玉敏有個同鄉好友叫彭秀,兩人的關係很好,當劉玉敏將李根疏遠自己的事告訴彭秀,問她怎麼辦時,彭秀說:「不能便宜了他,關鍵時刻要以死相逼。」於是,劉玉敏成天纏著李根。李根只好千方百計躲著她,並決定和她分手。

兩人之間的矛盾終於爆發了。2000年初春的一天,劉玉敏來到李根的辦公室。她隨身帶來一瓶農藥,一旦與李根談不攏,打算喝藥嚇唬他。李根不在辦公室,劉玉敏給他打傳呼,留言20分鐘內來見她,否則的話,就死在他的辦公室裡。李根收到傳呼後,既不回話,也不來辦公室,他自信地認為,這個女人潑撒夠了就會自動離開。沒想到,劉玉敏等來等去,不見他的人影,一時生氣,竟然真的把農藥喝了下去,由於發現的太晚,劉玉敏一命嗚呼了。

一時間輿論大嘩,李根包「二奶」的醜聞徹底暴光。人們不僅紛紛譴責李根,為劉玉敏出謀劃策的彭秀也受到了譴責。令人始料不及的是,隨著人們對彭秀的關注,結果拔出蘿卜帶出了泥,包她的「相好」----一個趙姓官員也被揭發了出來。

「二奶」告局長 四人被查處

這個趙姓官員是輝縣市民政局局長趙大力。他包養彭秀竟達八年之久。

1991年,趙大力還在輝縣市一個鎮當鎮長的時候,就看上了漂亮的農村姑娘彭秀。當時趙大力已年近不惑,且有妻子和兒子,而彭秀才十七八歲,還是個姑娘。趙大力不顧自己黨員幹部的身份,很快占有了彭秀並使她懷了孕。於是,彭秀要求趙大力娶她為妻,可趙大力卻離不了婚。無奈,彭秀匆匆忙忙找了個男人結了婚。婚後,她仍於趙大力暗中來往。當孩子生下來後,彭秀的丈夫知道這個孩子不是他的,就與彭秀離了婚。離婚後的彭秀獨自帶著和趙大力生的孩子,又沒有工作,趙大力在輝縣買了房子把娘兒倆養了起來。後來,他又為彭秀在化肥廠找了一個工作。

彭秀多次要和趙大力結婚,名正言順地過日子,可趙大力總是哄她說:」別著急,你總得給我點時間呀!「其實。他根本就離不了婚。

到了1999年,孩子已經8 歲了,彭秀感到趙大力對自己已經不是那麼熱情了,很少到她那兒去。有一次,他在為趙大力洗衣服時,從他衣兜裡發現了女人照片,他還聽說趙大力在外面與三陪小姐有染,於是,彭秀開始與趙大力吵鬧。後來,彭秀下崗了。帶著孩子的她,日子過的很艱難。她決定離開趙大力,她要求趙大力再為她找個工作,並賠償她一部分錢。

當時,趙大力已經是民政局的局長了,有權有勢又有錢,沒想到趙大力拒絕了她的要求,不但分文不給她,也不為她找工作。彭秀一氣之下,跑到趙大力的辦公室大鬧了一場。

趙大力自恃有權有勢,找人把彭秀暴打了一頓,並將她趕了出去。彭秀自感走投無路,在絕望中喝下一瓶農藥,想一死了之。她這一尋死,把趙大力嚇了個半死,他生怕彭秀再生事,影響他的烏紗帽,主動拿出一筆錢,了結此事,但彭秀最終還是將趙大力告到了紀檢部門。也正因為自己有過一次喝農藥尋死、不但沒死反而嚇的趙大力賠了錢的成功經驗,彭秀才會向劉玉敏傳授以死相逼的經驗。

大家從以上這些事實當中,不難看出江澤民的江山是多麼的牢固。在江澤民的統治之下,中國官員享有如此優厚的社會待遇,何愁那些貪官污吏不擁護江澤民的統治。所以在那些貪官污吏的擁護之下,江澤民的江山將會一牢永固。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