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君王多荒唐,祖英一笑退千朝 (圖文)
 
2001-3-15
 
【人民報消息】周幽王烽火戲諸侯是君王荒唐的代名詞。很多人都認為周幽王和褒姒荒淫無度,以烽火戲諸侯來取樂,最後導致國破人亡。然而實則並非如此簡單,而是另有隱情。

據中國基礎教育網報導,後人只知幽王糊塗好色,孰不知他還是一個醜陋,身有異臭的可怕男子。試想,褒姒整天面對這樣一個男人,她能笑得出來嗎?非但笑不出來,簡直是生不如死。偏偏幽王奇笨無比,總也想不通褒姒為何悶悶不樂,為博美人一笑,想盡了辦法,最後想到了那個自掘墳墓的餿主意。

再說那天烽火戲諸侯,各路王孫貴族紛紛趕到,其中不乏瀟灑飄逸、威武雄壯的男子漢,褒姒乍一看到,恍如夢境,差點喜極而泣(因為幽王貌醜,故朝內宮中的男子皆為異形,慘不忍睹),但為保持形象,還是展現了一張笑顏。這一笑讓幽王筋酥骨軟,欣喜若狂,只可惜這是褒姒對他最後的微笑。不久,犬戎破周,幽王也被人給身首異處。褒姒被犬戎擄走,可憐的女人至此才終於擺脫了臭魘。(也許她會遇上一個更可怕的男人,老天!真沒法想象,會有人比周幽王還難看。)


摸著糟糠妻之手,好似左手摸右手,攥著妖媚小嬌手,彷彿回到十八九。

但是古往今來,為討美人歡心而不惜代價的恐怕無人能與江澤民相比。江澤民一個七十多歲的糟老頭,滿臉雞皮疙瘩,且挺著一大蛤蟆肚子,他如何能博得年輕貌美,出身娛樂界,習慣於被眾帥哥群星捧月的現代大美人宋祖英的青睞?秘密就在於此,江澤民別無特長,可烽火戲諸侯、博美人一笑的本事卻天下無二。

一九九九年一個國慶,江澤民就花了一千億元,天安門上不惜抬出自己的「肖像」和去世的領袖畫像並列展現在全國人民眼前,企圖塑造自己「偉大領袖的光輝形象」。

中國目前多少農民、下崗工人生活貧困交加,可江澤民為博歌星宋祖英歡心,不惜頂著全國上下的批評和反對,花巨資建造不切實際的國家大劇院和購買空軍一號。並指揮黨的各大喉舌編造理由,大唱讚歌。

江澤民另一個烽火戲諸侯的把戲是賣弄文騷。江在各種場合出現,總免不了題詞作打油詩。在海外訪問,從未見他正兒八經談國家大事,多是脫光了下水游泳(在死海),請外國女人跳舞(在法國),唱什麼「教我如何不想她」(在澳門)。沒有半點國家主席的模樣,活脫脫一個花花公子。江還時常不顧場合蹦出幾句英文,因為我們的宋妹妹原是一個農家女,洋墨水喝得不多,核心時常能露這一手也不枉自己洋文沒白學,又讓宋妹妹露出「敬佩」的目光。

這正是,自古君王多荒唐,祖英一笑退千朝。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