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件爆炸聲震中南海 江澤民人馬靜若冬蟬
 
2001-2-28
 
【人民報消息】二○○一年一月二日,中央警衛局郵件安全處收到了一封十二月三十日從瀋陽投寄給中紀委書記尉健行親收的掛號信,內附音樂賀年卡,寄件人是瀋陽軍區政治部。開始,這份郵件已經通過了爆炸物儀器檢查,後檢查人員對賀年卡的重量有懷疑,於是便啟了封。沒想到啟封時郵件發生爆炸,兩名檢查人員當場被炸重傷,送三軍總醫院急救,方知炸藥內摻有劇毒物品,兩名傷者隨即不治身亡。

郵件爆炸案震驚了中央,一月二日事發後五個小時,中共官方就把該案定名為「○一一」特大刺殺案,由朱熔基親自任專案組長,公安部長賈春旺、總參副總參謀長隗福臨任副組長,並從總參保衛部、空軍保衛部抽調了四十余名反罪案專家破案緝兇。

然而,令人費解的是,在反腐敗斗爭中功不可沒的中紀委書記遇刺這件事上,高舉反腐大旗的江澤民之流一反常態,表現地是如此的「沉著冷靜」。聽不到江澤民的驚呼,看不到江澤民的震怒,從上面專案組的成員來看,也幾乎沒有江澤民的人馬。人們不禁要問江澤民、曾慶紅、羅幹等到底怎麼啦???

去年十一月下旬,中共政治局圍繞是否應該追究賈慶林遠華案責任問題展開了一場你死我活的斗爭,尉建行在會上就處理遠華案提出六項原則後指出遠華案始發日期和作案高潮期,是賈慶林擔任福建省委書記、賀XX擔任省長期間,負有失職責任的事實不容抹煞,而且他們直接或間接地接受了不正常和來路不明的財產、財物違反了黨紀、觸犯了法律。

尉建行更氣憤地指出:賈慶林不承擔應負的瀆職過失遠華案怎麼了結?怎麼對黨、對人民、對法律作出交代?!但江澤民為了自己腐敗集團的利益死保賈慶林,並挾持政治局多數否決了尉建行的提議。

然而,江澤民這種包庇親信的拙劣伎倆,根本壓制不了黨內和社會上要求根治腐敗的呼聲,隨著十六大人事安排的臨近,中共高層圍繞遠華案展開的權力角逐愈加白熱化了。

十二月八日尉建行不失時機地利用通報反腐向黨外人士透露了江澤民一再壓制全國性群眾反腐運動的信息。他嚴厲指出:遠華案發生在福建省,以廈門為中心,省委、省政府當然負有失職責任,是一種嚴重的瀆職行為,怎麼可以「解脫」、「脫身」呢?我們黨不能帶頭搞執法、行法而違法、亂法,不能在反腐敗斗爭中搞例外。

十二月初,在紀委、監委工作會議上,尉建行更是把矛頭直指江澤民腐敗集團。尉建行指出:除了廈門特大走私案,還有黨政部門搞的特大走私案(指廣州、大連),以及長期黨政領導策劃下的騙稅、逃稅、挪用稅款案(指上海),全都有幾百億、上千億。並且這些案件直接牽扯到許多江澤民的親信,如賈慶林、李長春等。

江澤民為此暴跳如雷,佞臣曾慶紅更是大肆撒潑。曾慶紅在福建省委常委工作會議上擺出付昔日宦官傳聖旨的架式訓示說:「要提高政治嗅覺、識辨能力,警惕有人借遠華案把共產黨的幹部隊伍搞得一片漆黑,把一些有這樣、那樣錯誤過失的高級幹部都列作打擊的對象,目的是亂我隊伍、亂我陣線、亂我國家和政治」顯然,曾慶紅在這裏所說的「警惕」和「亂我」,指的是中紀委和黨內以尉建行為代表的倒江力量。曾慶紅的噁心表演,讓人們再次看到了歷代王朝末年的宦官佞臣之患。

到此我們是否可以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刺殺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郵件爆炸事件,絕不可能是個普通的妄想狂「心血來潮」的結果!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