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一隻抱窩的母雞
 
吳稼祥
 
2001年1月5日發表
 
【人民報訊】

  「大選年」的前哨戰

  雖然唱的是民主戲文,打的可是生死之戰。每5年一次的中共黨代表大會是中共最高權力的幕後爭奪戰,它是「有中國特色」的「大選年」。即使是毛澤東,中共八大會議也讓他出了一身冷汗:在投票選舉黨的主席時,毛澤東只比劉少奇多得一票,據說,這一票還是他自己投自己的。嚇得他老人家11年不敢再開黨代會,一直到1969年劉少奇客死他鄉,他確信自己在黨內的地位具有絕對優勢時,才開了九大。

  這就是說,中共第一把手和第二把手的權威越接近,黨代表大會就越難開,「大選年」的權力鬥爭就越激烈,在「大選年」到來之前的前哨戰就爆發得越早,越殘酷。十大前,毛澤東和林彪的權威很接近,前哨戰是林彪被逼得出逃;十一大前,華國鋒的實力還不如所謂「四人幫」強大,前哨戰是一次軍事政變,讓後者坐了班房;十二大前,「英明領袖」華國鋒和已經掌控局面的鄧小平權威倒掛,前哨戰是另一次政變,讓華主席在家賦閒;十三大前,「兒皇帝」胡耀邦與「老皇帝」鄧小平威望十分接近,借一次學潮,將胡拉下馬;前哨戰來得最早最慘烈的要算十四大,十三大剛開過兩年,鄧小平和趙紫陽就在生死對決中兩敗俱傷,讓保守派撿得江山。

  從反左反右到反腐敗

  從十大到十四大,爲爭奪中共最高權力,打的都是意識形態戰爭,失敗的一方不是被指責爲犯了「左」的錯誤,就是被指責爲犯了「右」的錯誤。「四人幫」因爲堅持「文化大革命」被華國鋒搞下臺;華國鋒因爲堅持所謂「兩個凡是」被鄧小平「勸退」,都是犯了「左」的錯誤。胡耀邦同情所謂「資產階級自由化」被罷官,趙紫陽同情學生運動被軟禁,都被認定爲犯了右的錯誤。

  從十五大的前哨戰開始,中共的權力鬥爭非意識形態化了。十五大前,江澤民爲代表的上海幫的主要敵人,是以陳希同爲代表的北京幫;而面臨退休威脅的喬石的主要敵人當然是政治暴發戶江澤民。江對陳,喬對江,都不好發動意識形態攻勢。第一,世界社會主義體系的崩潰,使意識形態喪失了最後的感召力;第二,中國社會在六四後更世俗化了,對革命聖戰感到厭倦;第三,陳希同是六四的主要屠夫之一,不能說他右;江澤民不改革,也不反改革,也不好以左右論之。

  剩下的最有殺傷性的武器就是反腐敗了,江澤民和喬石都不約而同地拿起了這個武器。江派人馬發動了「陳希同案」戰役,徹底摧毀了北京幫。其手法之辣,信息來源之詭祕,使人想起東西廠,在十五大前確實起到了殺猴儆雞的作用。喬石雖然對江系展開了「泰安案」攻勢,但收效甚微。喬自己位勢較低,動員不了太大的火力。對泰安案,媒體都被壓低了調子報道。此外,泰安案直接打擊的是山東幫首領之一姜春雲,對江只能是旁敲側擊,構不成直接威脅。

  腐敗戰的「三大戰役」

  腐敗戰在鄧小平時代還只是游擊戰,是江澤民把它變成了正規戰。這個本來要請別人入的甕,現在他自己也在被邀請之列,而且還是最重要的貴賓。離十六大還有兩年,中共高層權力鬥爭的腐敗戰已經如火如荼,但還只是開始,好戲還在彩排。

  這次腐敗戰與十五大之前不同的是,江澤民從攻勢轉向了守勢。十五大前,江主要是進攻者;這一次,進攻者是別人。正在進行的「三大戰役」,遠華走私案,瀋陽人質案和剛剛打響的潮汕騙稅案,其戰略目標都是衝着十六大總理候選人來的。賈慶林、李長春和溫家寶,是三個被看好的總理人選。賈和李是江澤民的人,是總理人選的雙保險;朱容基最欣賞的是溫家寶。遠華案是衝着賈慶林去的,瀋陽案和潮汕案是衝着李長春去的。瀋陽案端李的老窩,潮汕案打李的七寸。陳明義雖然做了賈慶林的替死鬼,但賈的總理候選資格看來也壽終正寢了。至於李長春,在此雙重打擊之下,恐怕也難逃此一劫。

  江澤民疲於做抱窩的母雞

  中共的總書記就象一隻抱窩的母雞,有許多他不得不孵的蛋,即使有些是壞蛋。在江澤民的肚皮底下,至少有兩隻他一定要晤的蛋,一隻是賈慶林,一隻是李長春。這兩隻蛋如果被人踩碎了,其它的蛋都難保。他以賈早就離開福建爲由,拋出現任福建省委書記陳明義替死。但李長春受到的是兩頭夾擊:既有「歷史問題」(瀋陽案),也有「現行問題」(潮汕案)。要保這隻蛋,恐怕自己也要扒層皮。

(大紀元)(http://renminbao.com)

 
分享:
 
人氣:12,620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