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爆炸声震中南海 江泽民人马静若冬蝉
 
2001-2-28
 
【人民报消息】二○○一年一月二日,中央警卫局邮件安全处收到了一封十二月三十日从沈阳投寄给中纪委书记尉健行亲收的挂号信,内附音乐贺年卡,寄件人是沈阳军区政治部。开始,这份邮件已经通过了爆炸物仪器检查,后检查人员对贺年卡的重量有怀疑,于是便启了封。没想到启封时邮件发生爆炸,两名检查人员当场被炸重伤,送三军总医院急救,方知炸药内掺有剧毒物品,两名伤者随即不治身亡。

邮件爆炸案震惊了中央,一月二日事发后五个小时,中共官方就把该案定名为“○一一”特大刺杀案,由朱熔基亲自任专案组长,公安部长贾春旺、总参副总参谋长隗福临任副组长,并从总参保卫部、空军保卫部抽调了四十余名反罪案专家破案缉凶。

然而,令人费解的是,在反腐败斗争中功不可没的中纪委书记遇刺这件事上,高举反腐大旗的江泽民之流一反常态,表现地是如此的「沉着冷静」。听不到江泽民的惊呼,看不到江泽民的震怒,从上面专案组的成员来看,也几乎没有江泽民的人马。人们不禁要问江泽民、曾庆红、罗干等到底怎么啦???

去年十一月下旬,中共政治局围绕是否应该追究贾庆林远华案责任问题展开了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尉建行在会上就处理远华案提出六项原则后指出远华案始发日期和作案高潮期,是贾庆林担任福建省委书记、贺XX担任省长期间,负有失职责任的事实不容抹煞,而且他们直接或间接地接受了不正常和来路不明的财产、财物违反了党纪、触犯了法律。

尉建行更气愤地指出:贾庆林不承担应负的渎职过失远华案怎么了结?怎么对党、对人民、对法律作出交代?!但江泽民为了自己腐败集团的利益死保贾庆林,并挟持政治局多数否决了尉建行的提议。

然而,江泽民这种包庇亲信的拙劣伎俩,根本压制不了党内和社会上要求根治腐败的呼声,随着十六大人事安排的临近,中共高层围绕远华案展开的权力角逐愈加白热化了。

十二月八日尉建行不失时机地利用通报反腐向党外人士透露了江泽民一再压制全国性群众反腐运动的信息。他严厉指出:远华案发生在福建省,以厦门为中心,省委、省政府当然负有失职责任,是一种严重的渎职行为,怎么可以“解脱”、“脱身”呢?我们党不能带头搞执法、行法而违法、乱法,不能在反腐败斗争中搞例外。

十二月初,在纪委、监委工作会议上,尉建行更是把矛头直指江泽民腐败集团。尉建行指出:除了厦门特大走私案,还有党政部门搞的特大走私案(指广州、大连),以及长期党政领导策划下的骗税、逃税、挪用税款案(指上海),全都有几百亿、上千亿。并且这些案件直接牵扯到许多江泽民的亲信,如贾庆林、李长春等。

江泽民为此暴跳如雷,佞臣曾庆红更是大肆撒泼。曾庆红在福建省委常委工作会议上摆出付昔日宦官传圣旨的架式训示说:“要提高政治嗅觉、识辨能力,警惕有人借远华案把共产党的干部队伍搞得一片漆黑,把一些有这样、那样错误过失的高级干部都列作打击的对象,目的是乱我队伍、乱我阵线、乱我国家和政治”显然,曾庆红在这里所说的“警惕”和“乱我”,指的是中纪委和党内以尉建行为代表的倒江力量。曾庆红的恶心表演,让人们再次看到了历代王朝末年的宦官佞臣之患。

到此我们是否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刺杀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邮件爆炸事件,绝不可能是个普通的妄想狂「心血来潮」的结果!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