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為什麼再次向法輪功宣戰?
 
林保華
 
2001-2-10
 
【人民報消息】以一月二十三日的天安門廣場上自焚事件為導火線,北京經過了七天春節假期的準備以後,一月三十日晚間開始,再一次開展一場轟轟烈烈的揭批法輪功運動。鋪天蓋地的宣傳,大陸彷彿又回到文革年代了。

中共向法輪功宣戰,主要是江澤民的決定,所以從前年七月開始取締法輪功,高層領導人中除了江澤民一人在自說自話之外,其他人都保持緘默,對此,江澤民深感不安,才有一月中旬對日本人說李鵬、朱镕基、李瑞環也反法輪功,也才有朱镕基考察北京市工作故意表態要同法輪功作斗爭的新聞報導,那不知是否又是江澤民派人送去講話稿,朱總理被迫原稿照念。江澤民搞成這樣大規模的政治運動,其他領導人仍然沒有站出來「挺江」,而地方上的表態主要是集體出面,看來個人都不想承擔責任,更形成詭異的政治氣氛。

這次江澤民再一次對法輪功大規模宣戰,使人想起《曹劌論戰》中的「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這恐怕就是江澤民的寫照。然而江澤民為什麼仍然要在他人生的最後歷程作這個生死大賭博呢?

第一,是中共十六大前高層權力斗爭的需要。十六大江澤民是留任,還是退休現在並沒有最後決定;就算退休,是全面退休,還是留任軍委主席來個「槍指揮黨」,也還沒有做決定。權力帶來各種利益的誘惑使江澤民必然要求盡量多保留一些權力。就是他自己什麼寶座都沒有辦法留任,也希望是他的親信可以接班而保留他的影響力,至少不要在下臺後被鞭屍。「忠不忠,看行動」,發動一場政治運動,來考驗和篩選接班對象就非常重要了。朱镕基和李鵬支不支持不太重要,接班人胡錦濤同十六大後還留在政治局常委中李瑞環及其他進入政治局常委高層人士的表現就值得注意了。

第二,是轉移反腐敗目標的需要。江澤民以反腐敗作為高層權力斗爭中排除異己的手段,然而反腐敗斗爭的發展可能使江澤民失控,例如遠華案追到江澤民一保再保的親信賈慶林頭上,連江澤民兒子江綿恒在上海亦官亦商作「電訊大王」也有人要追究。在反腐敗上朱镕基同他更是面和心不和。為了避免反腐敗深入下去反到江澤民家族,但又不能明令停止,唯有把法輪功拉到第一線頂上。開展全民的政治運動,才能轉移老百姓的注意力。

第三,是進一步煽動民族主義的需要。民族主義是中共營造「凝聚力」維護統治的最後法寶,這次當然也要繼續用上,所以硬把法輪功同「外國反華勢力」連上。其實法輪功本來就是土產的健身和準宗教組織,中共硬把它打成邪教,創始人李洪志有家歸不得,徒眾受到中共迫害,才尋求西方國家關心中國大陸的人權問題。中共用「邪教」打不垮法輪功,就只能用外國敵對勢力的支持來煽動民族仇恨了。中共還編造外國通訊社參與自焚事件的謠言作為同「外國敵對勢力」掛鉤的證據,甚至指臺灣也是支持者。

江澤民這次同法輪功的決戰是以新華社記者那篇《邪教「法輪功」又一滔天罪行---「法輪功」癡迷者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始末》作為他的戰斗號令,且不說自殺者的法輪功身份和事件發生的經過及先後的報導有許多疑點和矛盾之處,就是報導題目中的「滔天罪行」,人們想到的也不是法輪功,而是中共統治中國大陸半個世紀以來造成七、八千萬人非正常死亡的滔天罪行,就是在一年多來鎮壓法輪功的過程中,也有一百三十多人被迫害至死。有人燒死燒傷固然是個悲劇,但這個悲劇同中共所造成的中華民族整個悲劇來說,只是小巫見大巫。而江澤民以此為它的政治目的服務,大作文章,再次證明他的冷血。但是歷史將證明江澤民最終必然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