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的長舌一攪合:真相更加明朗
 
為民
 
2001-2-13
 
【人民報消息】2月4日,「華盛頓郵報」在頭版發表題為「自焚的火焰照亮了中國的黑幕──當眾自焚的動機乃為加強對法輪功的斗爭」的驚世調查文章,向世界提供了「從來沒人見到劉春玲練過法輪功」的歷史真相。

文章稱,自焚死亡的劉春玲女士鄰居稱,劉是一個有點怪的女人,51歲的鄰居Liu Min說:「劉春玲打她的母親,她媽媽被打得大喊大哭。她也打自己的女兒(劉思影)。」

劉思影的祖母前幾日在河南省家中接受電話採訪時表示,劉思影的親屬沒有一人獲准到北京去探望她。

這位老婦人聲音有點緊張地表示:「當局說沒有人可以去看她 (劉思影) ;他們還命令我不得接受任何採訪。我就只能說這麼多,我必須掛斷了。再見!」

看到「華盛頓郵報」這個在世界輿論媒體界舉足輕重的報社發表的文章4天后,在威脅劉春玲的養母不許出聲之後,新華社鄭州2月8日「鄭重其事」地聲稱:劉春玲是九九年七月中國政府取締法輪功以後,走上了練習法輪功的道路。記者試圖解釋為什麼劉春玲的鄰居及周圍的人等都不知道她練法輪功。文中描述說:「她家裡的窗子掛了兩幅窗簾,房間裡猶如陰冷的黑夜。劉春玲就是在這個與世隔絕的房間裡帶著女兒做著自己的升天夢。」

她家裡的真實情況究竟如何我們不得而知,但記者從反面肯定了「華盛頓郵報」論述的這一事實:「沒有人見過她練習法輪功」!

記者還進一步描述:「明知練功違法的劉春玲還嚇唬小思影說,『千萬不能讓學校知道,不然公安局就要抓咱倆』;還說,『讓學校知道了,我就打死你。』」看到這裏,我不禁啞然失笑了。有膽量跑到天安門廣場警察眼皮底下,敢於自焚的「癡迷者」,怎麼連鄰居、學校、公安局都不敢讓知道呢?!再說,連警察都知道,凡是抓到的人破口大罵的一定是抓錯了,因為練法輪功的人不會罵人!那怎麼還會對女兒說「讓學校知道了,我就打死你」?

新華社攪動長舌噴出的臭氣連打人抓人的殘暴警察都不相信,寫那些爛玩意有什麼用!

劉春玲是否讀過法輪功的書我不知道,但這些記者們不了解法輪功這一點卻是極為明顯的(當然,也不排除記者故意歪曲事實的可能)。

法輪功創始人在其著作《轉法輪》中明確指出:「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

用劉春玲完全不符合法輪功修煉者的行為來形容她對法輪功的癡迷,這也許是新華社記者的獨特手法。(不幸的是文章從側面證實了「華盛頓郵報」所報導的對劉春玲鄰居們的採訪的真實性。)記者們還引用劉春玲關於「升天」、「當法王」等言論,更是從任何法輪功的書籍中都找不到。從記者描述的她們的行為、言論一絲一毫都和法輪功不沾邊,難怪法輪功學員堅決否認她們是修煉者呢!

其實要想知道劉春玲到底是不是法輪功信徒,和她朝夕相處的養母最清楚,為什麼老人面對電話採訪緊張地說:「他們還命令我不得接受任何採訪。我就只能說這麼多,我必須掛斷了。」為什麼只許造謠誣陷者胡編亂寫而不許了解真相者出聲?為什麼人民不起來反抗而讓這樣的獨裁者繼續當政呢?

在江澤民的殘暴統治下,若是當事人或是旁觀者執意想讓被蒙蔽的人們了解事實,那麼輕者被抓被打被判刑,重者消屍滅跡,更有甚者,把人消滅了,還裝模作樣地跑到死者家裡去找這個潛逃的「越獄者」,毆打死者家屬,把家裡搞得翻江倒海,逼他們交出這個永遠失去的親人!江澤民獨裁的卑鄙行徑罄竹難書!

現在使江澤民無奈的是「天安門自焚案」中越來越多的事實正在從各個角度被無情地暴光。

我真不敢想像劉春玲自己點火後等待著救援,等來的竟是重物擊頭,倒地無法逃脫,等來的滅火器中噴出的竟是致人於死地的汽油!她在臨死前的感受和痛苦將永遠是個迷!

除了對這一對母女莫名的同情和悲哀外,使我更想了解的是那些陰謀的製造者,那個手舉重物擊碎劉春玲頭的畜生,那些用汽油來滅火的殺手......,在死者痛苦的掙扎中,尚有一點人性在,都會住手,可是它們沒有!它們還在繼續為江澤民賣命!

江澤民及其幫兇們,難道它們沒有父母兄弟妻子兒女?!難道它們沒有人心而只有狼心?難道它們是魔鬼轉世?難道它們就是以殘害百姓為樂?它們還能屬於「人」類嗎?!

我心悲憤!!!

草菅人命者,定遭天報!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