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要如何架空胡錦濤
 
2001-12-5
 
【人民報消息】權術謀略將在十六大前後作新表演

目前看來要江澤民在明年十六大上交出權力的呼聲甚高。江希望把權力交給他放心的人,以延續他的權力和維護自己的利益。工於心計的江澤民將如何玩弄他的權術呢?

《爭鳴》雜誌上敖峰先生的文章說,江澤民曾經是一位被黨內外、國內外不少人大大低估的政客,認為他的本事遠不如胡耀邦、趙紫陽,認為他最多是華國鋒一類的水平,其下場也不會好過華國鋒。然而,十二年過去,江澤民不但牢牢掌握了權力,一批批的鏟除了異己,而且要學毛澤東、鄧小平的樣子,推出自己的「思想」和「理論」,儼然要成為中共歷史上「裡程碑」式的大人物。

江澤民不是等閑之輩。他的政治理念、政治品格雖然遠不能和胡耀邦、趙紫陽相比,但他的處世之道、權謀機詐卻遠勝胡、趙。俗話說「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江澤民在六四事件之後,被鄧小平、陳雲、李先念三位師傅領進門,是兇是吉,是成是敗,要看他的個人修行。事實證明,此人道行頗深,修行了得,遂成今日「大業」。

見風轉舵,狡猾過人

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之後,江澤民由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一躍成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共黨章中規定的第一把手。那年江澤民已經六十一歲,,可謂「老來交大運」。八九民運期間,江澤民在上海主政,充當了鎮壓知識分子的不光彩角色。他查封了《世界經濟導報》,在全國範圍內引起了一片抗議譴責之聲,並大大激化了中共與知識分子和學生之間的矛盾。

當時總書記還是趙紫陽,對江澤民的做法極為不滿。江得知情況後,惶惶不可終日,傳曾托和中共各位元老有私交的李銳「做解釋」,似有悔不當初之意。

江澤民為官幾十年,經歷了數不清的政治運動。那是一個個的顛倒錯亂,每一次浪潮襲來,大家都要表態站隊、互相揭發批判以自保或吃人血饅頭往上爬的年代。在這樣的年代裡,江澤民為官未曾撞板,安然無恙,可見其人極善見風轉舵,世故圓滑;久而久之,這已成為他骨子裡的東西。

正是帶著這樣的東西,江澤民突然「榮登大寶」。環顧「大內」,江澤民非常清楚自己當時的位置和中共高層的形勢,上有「八老垂簾」,下有黨心、軍心、民心極端不服,左右前後又有一大批資格比自己老、聲望比自己高、權力基礎比自己厚的袍澤同僚。


服侍好「四大婆婆」

這時江澤民再次發揮了過去幾十年在各式政治運動中見風轉舵、緊跟形勢的高超本領,順應當時極左的形勢,以極左的面目出現,殺氣騰騰的大談「反和平演變」,對鎮壓民主運動、大整知識分子不遺餘力。這時的江澤民在權謀的運用上主要是緊跟形勢、站穩立場,讓元老們在政治上對他放心,讓極左同僚(如李鵬之流)抓不到政治上的把柄。

起初江澤民還不敢明目張膽的大肆擴張自己的權力,也不敢明火執杖的整肅自己的政敵。他只能靜悄悄的把一些上海心腹和故交調入北京。公開大膽使用、不避嫌的只有一個曾慶紅,出任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

這時的江澤民,頭上有好幾個「婆婆」,最重要的是四大「婆婆」:鄧小平、陳雲、李先念、楊尚昆。這四大「婆婆」在政治上的取態並不完全一致,對江澤民的觀感也各有差別。大致而言,陳雲、李先念政治上的保守基本相同,他們又是最早提出讓江澤民取代趙紫陽出任總書記的人,鄧小平、楊尚昆經濟上改革開放的意識較強,對江澤民不那麼特別欣賞。當初,鄧小平傾向由李瑞環出任總書記,楊尚昆則為喬石出任總書記說好話。後來,老鄧贊同了陳雲、李先念的提議(無非是政治妥協和政治交易),楊尚昆自然唯老鄧馬首是瞻,表態支持江澤民「繼位」。這樣,雖然在六四之後,形成了八老垂簾支持江澤民的局面,但江澤民明白,這裏面是有親疏遠近之分的。這個時候的江澤民對八老的權謀運用是:既全部小心侍候,察顏觀色,又探聽虛實,利用矛盾以自保。


玩老鄧於股掌中

一九九二年,中國的政治局勢發生了重大轉變,江澤民的政治嗅覺則慢了大半拍。這之前,江澤民為了在政治上表現出「馬克思主義者的堅定性」,在反「和平演變」、鎮壓民主運動中大賣力氣,調門特高,把火頭燒到了鄧小平開創的「改革開放的事業」上來,在九一年中共建黨七十周年的講話中,竟提出對改革開放要問一問姓社還是姓資。結果觸怒了老鄧。

於是,鄧小平南巡,毫不客氣地批評江澤民,說「誰不改革,誰就下臺」。

除了老鄧對江澤民不滿之外,中共高層也有一股強大的勢力擬搬倒他,其代表人物有楊尚昆、楊白冰兄弟,喬石、田紀雲、陳希同等。這些人曾經借老鄧南巡、批評江澤民之際,準備在當年召開的中共十四大上更換總書記以至在九三年人大換屆時更換國務院總理。他們的方案是喬石任總書記,田紀雲任總理。壓力巨大,來勢洶洶,江澤民使出了兩方面的謀略。一是立刻轉向變身,迎合鄧小平鼓吹要「加快改革開放」的主張,讓老鄧覺得他是可以信賴的接班人,不會放棄改革開放的路線。

二是通過能夠接觸老鄧的人以及陳雲、李先念等元老,向老鄧傳遞一個訊息:有人要通過更換總書記、國務院總理翻六四事件的案。這個「陰謀一日再逞,就會天下大亂,亡黨亡國」。與此同時,有人想通過更換總書記、國務院總理,在鄧百年之後,成為新的太上皇。

上述種種,都擊中了老鄧的要害。不能翻六四的案,就像當年老毛不許翻文革的案一樣;害怕所謂「亂」,「穩定壓倒一切」,這也是老鄧晚年最大的心病。至於太上皇,老鄧比誰都清楚,自己就是太上皇,自己死後,不能再有太上皇,否則,自己的政治遺產將被清算。

於是,老鄧轉變態度,以突然襲擊的方式解除楊氏兄弟的兵權,讓老將劉華清、張震執掌兵權,輔佐江澤民在軍隊中建立自己的勢力,真正接班。


耍弄權術 打擊政敵

經此一役,江澤民聲威大震。

在黨政軍系統中,江澤民開始毫不避嫌地建立「上海幫」。將一大批上海工作時的舊部提拔到中央工作,進入政治局、書記處和國務院。為了進一步樹立權威,江澤民開始整肅「北京幫」,把曾慶紅早已暗中為江準備好的整人材料拿出來,將從來不把他放在眼裡的北京市委書記、政治局委員陳希同借經濟問題整下臺,並將整個北京市領導班子「一鍋端」。江澤民這樣做,是殺雞給猴看,威懾其他地方諸侯和政治局內的反對派。


突然襲擊整倒喬石

從八九年六四事件到中共十五大召開,對江澤民在政治上、權力上形成威脅和挑戰的最主要人物,是喬石。十四大上,支持喬石取代江澤民的楊氏兄弟雖然失勢,但喬石的地位並未受影響。喬石在中央工作的資歷和人脈關係一直比江澤民深厚,他對六四事件的態度也比較溫和。他看不起江澤民,更反對他大搞個人崇拜。江澤民與喬石內斗不絕,在許多問題上不咬弦,是中共官場盡人皆知的事情。

正因為喬石擺明車馬與江澤民斗,而且勢力不小,那段時期便流傳出「水(江)落石出」的說法。然而,十四大之後,由於軍權已被江澤民逐漸掌握,再加上他和李鵬緊密結盟,喬石不能不漸漸走下風。等到十五大召開之時,喬石在江澤民的「突然襲擊」下徹底敗陣,離開政治舞臺。

關於江澤民對喬石搞「突然襲擊」,據說是在十五大選舉產生新的中央委員會前夕,江澤民搬出中共元老薄一波,以年齡七十劃線(江澤民除外,因為他是「核心」,「革命大局需要」云云),全部從政治局常委會退下來。對於薄一波幫的這個忙,江澤民在無德無才的薄熙來升官問題上還了這個人情,當然和以後薄熙來主動拍老江馬屁也不無關係。


決計十六大架空胡錦濤

以目前形勢看,江澤民在黨內的地位已經無人可以挑戰。然而,歲月不饒人,十六大的時候,他是一定要交權的。江澤民能夠做的,而且處心積慮已經在做的,就是在他退下的時候,把權力交給他放心的人,以延續他的影響力和維護自己的利益。在這個至關重要的問題上,江澤民仍然要大耍權謀。

大耍權謀,最終要落實在人上,這對江澤民是一大挑戰。因為中共第四代領導核心的接班人胡錦濤不是江澤民的人,是鄧小平「隔代指定」的。江澤民把權力交給胡,怎能放心呢?

讓江澤民放心又對江澤民的提拔感恩戴德的人在中共高層倒是有一幫人,他們是曾慶紅、羅幹、吳邦國、黃菊、吳官正、李長春、賈慶林等。其中,曾慶紅是他心中最理想的接班人。

江澤民當政這麼多年,都沒有真正靠得住的人,十幾年來除了曾慶紅還是曾慶紅,可見江澤民到了怎樣「四面楚歌」的地步了。

江澤民在十六大時,不能不交出手中大部份權力甚至全部權力看來是大勢所趨。而曾慶紅的「江家臣」形象根深蒂固,且在黨內的地位和聲望迄今不高,無論江怎樣賣力想把曾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帽子摘下來,都屢提屢敗。

江澤民的時間不多與曾慶紅地位不高、形象不佳的反比例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大,令到江澤民、曾慶紅心急如焚。最近在上海舉行的APEC會議,沒有任何政府官職,和經濟工作半點不沾邊的曾慶紅被江澤民帶左右,參加與各國元首的會面,江澤民還隆而重之的向布殊和普京介紹曾慶紅,把他說成是中共新一代領導層的核心成員。大有在國際社會領袖面前「托孤」之意。可是這不但對曾慶紅的升官無濟於事,而且適得其反,連持中間立場的人都開始反感而排斥曾慶紅。

江澤民和曾慶紅都很明白,以目前黨內外、國內外形勢和他們的實力來看,曾慶紅要想一步到位接班是不可能的。他們對接班人胡錦濤使用的權謀是「架空」之計,進一步以傀儡擺布之。「架空」的辦法是,十六大之後,曾慶紅進入政治局常委,出任書記處常委書記,中央組織部部長交給他的心腹接掌,同時出任國家副主席,中央軍委副主席。政治局常委中再安置二至三名江澤民的親信,這樣,在中央最高層,江、曾就依然保持強大的權勢,胡錦濤將被「架空」,成為「兒皇帝」,分分鐘可被廢掉。這兩年,江澤民的權謀皆以此為布局!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