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的灰色收入和皇親國戚
 
春君
 
2001-11-19
 
【人民報消息】編者按:俗語說小時偷針,大時偷金。朋友,當你讀完了這篇發自上海的文章後,你是否會聯想到,當年江澤民這個特別愛占小便宜的上海書記,當上了中共國的總書記後,不是一個大貪污犯才怪,而且為了江家皇朝的利益,賣國也「理所當然」。江澤民被繩之以法也是不久即到的事。

中共國官場腐敗,總書記江澤民天天喊反腐,喊了多年,不但未見成效,而且當官的越反越腐,因為這是體制問題,權利沒有制衡,沒有輿論監督,腐敗從何反起?就說江總書記吧,在我們上海時雖沒人知道他有沒有大貪大拿,但倚仗權勢「多吃多裝」還是有的,絕非清官。而他北上當皇帝後,更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其老婆兒子外甥老表均沾其光撈到不少好處。以下幾宗小事,完全屬實,可資證明。

* 皇親國戚有優惠

江擇民有一子(名字不詳)是上海出版局下屬上海音象公司第一把手,該公司原是處級單位,生意很好,賺了不少錢。現調到北京國家教委任黨組書記的前上海市委副書記陳至立,眾所周知是江澤民的愛將。陳至立不知是否受江澤民兒子之托,親自找到出版局長徐福生,要求上海音象公司從出版局中獨立出來經營,徐福生不願放棄這棵搖錢樹,自然不答應。結果一週後徐福生即被調到文史館賦閑,音象公司於是獨立出來,並升級為副局級。此事上海出版局人盡皆知,而徐本人至今仍憤憤不平。

江澤民有個外甥叫許江,是浙江美術學院的油畫系主任,江擇民進北京後,曾親自打電話給美術學院第一副院長,要求關照其外甥。這種事在舊時封建官場都是要避嫌的,大老爺一般不會親自出馬,但我們的共產黨總書記確毫不在乎。許江到底是憑真本事還是在關照下當上系主任,我想浙江美術學院師生必有公論。

江澤民胞妹江澤惠原不過是安徽農業大學一名普通教授,其兄升官後,江澤惠官符如火,連升三級,先升安徽農大林學院院長,即再升農大校長,又兼林業部副部長。江澤惠又有個女兒彭紅明,六四後到加拿大留學,雖然舅舅是靠六四鎮壓學生入主中南海,但外甥女確沾六四受害學生之光,成功獲六四綠卡留在加拿大不歸,在多倫多一家貿易公司任商業顧問,每年回國一次,並會到北京探望舅舅江澤民,一起吃飯。

安徽農大的教授申請研究課題,一般只能批到研究經費十萬或二十萬,最高的也不過幾十萬,但江澤惠是皇親國戚,面子大得很,申請兩個課題,一個是自己的植樹滅螺(螺為血吸蟲寄生)研究,批下來竟是一千萬,另一項是為丈夫彭鎮華(安徽農大的遺傳學教授)申請,一次性竟得兩千萬研究經費,真叫安徽農大的同事又眼紅又氣憤,旁人因而勸道:「有什幺好紅眼的,人家有個大哥管著國庫!」

* 總書記在上海游泳

江澤民這次訪美到夏威夷海灘游泳,上海人說,我們中共國領導人游泳水平真是一代比一代高,第一代領袖毛澤東在長江裡遊,第二代的鄧小平在北戴河海裡遊,第三代的江總書記級竟遊到太平洋中去了,不過論風險還是在長江最大。

說到江澤民游泳有個小故事可見其人之如何倚仗權勢和占便宜。那是他在上海當市長時,一天他帶領全家到衡山路游泳管游泳。江澤民覺得自己是上海的父母官,不該買票,於是他就對收票員說,你認得我是誰嗎?江澤民常上電視,售票員當然認識他,但這位售票員雖是小老百姓,倒挺有骨氣,對江澤民說,「我認得你,你可以不買票,但你老婆孩子必須買」。

江澤民夫人王冶坪是位離休幹部,原為上海電器研究所所長。王的舊同事說,王冶坪參加工作年限不足,本不夠資格算離休(按:中共老幹部退休後稱為離休,待遇較一般退休人員好,可獲原工資百分之百的離休金),但江澤民利用職權,千方百計為老婆搞到了個離休待遇。

* 夫人綽號「十一點半」

王冶坪常年生病,頭永遠向右偏側十五度,因此王在電器研究所有個眾所周知的綽號「十一點半」,形容他頭側如時鐘十一點半的指針。海外報導說王冶坪為人低調本分,低調是實但本分怕有點言過其實。江澤民有個堂弟江澤思,有面部痙攣的病,某日在上海一高級餐廳與生意場中朋友吃飯,吃得熱鬧時餐館老板上前打招呼,有人即向老板介紹江澤思,說是江總書記的弟弟。老板即向江澤思說,大家熟人啦,你嫂嫂(王冶坪)每次來上海都是我安排。老板解釋說,因為王冶坪不願住進中共領導人住的西郊賓館,怕引人注意。可見王冶坪對享受實惠還是要的。

* 書畫題字也好發財

上海中人都知道,江澤民喜歡去看望書畫家,因為總書記駕到,書畫家不敢怠慢,一定會有字畫相送,而且必定是精品,如他前不久去看了名書法家啟功,即獲贈一幅字。讀者大概知道,名畫家的字畫現在的市場價都相當高。除此之外,江擇民還獲不少名篆刻家贈送的印章,材料都是名貴的雞血石、象牙,每個價錢動則上千元。可以說,江擇民這方面的「灰色收入」相當可觀。當然,向書畫家要畫要字,已是中共國官場的頑癖,不獨江總一人。

現今中共國一切向錢看,領導人題詞也要報酬。最近一個大貪污犯交代時供出曾付報酬給題詞的中央領導人,而且此類事還不止三五宗。因為題詞有回報,潔身自愛的中央領導人有的乾脆不給任何單位機構題詞,如朱容基一般不題,胡錦濤是從不題詞。我們上海的市委書記黃菊也無題詞記錄,但不是他要避嫌,而是他字太醜,見不得人。

題詞這方面的冠軍要數總書記江澤民。當年有人批評華國鋒題詞太多,現在江總書記年題詞量和總題詞量都超過華主席幾倍。當然大家都知道總書記愛出風頭,但不知的是還有經濟效益,至少我知道有人為求總書記題詞,打點江的秘書、老婆、護士等身邊人即花掉了一筆相當數目的錢。

* 共產貪官豈能服氣

自然與陳希同的大貪相比,我所列舉的總書記這些小吃小沾事真算不了什幺,何況他等於是當今皇上。在中國歷史上皇帝家天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全國的財富即是他一家的財富,他愛怎幺花就怎幺花。但按中共國的宣傳,今天應該不是封建帝王時代,假惺惺還是個「人民共和國」,論理官做得再大也不過是人民公僕,我相信這些芝麻綠豆大的事要是讓老百姓知道了也會反感,那些被判刑的大大小小貪官也會心理不服。據說最近香港特區首長董建華欲用公款設宴為一行政局議員祝壽,遭到香港輿論批評而作罷。可惜這樣的事不會發生在大陸中共國。不過我還是想向江總書記進一言:反腐要從自身做起,總書記,請自愛!

一九九八年一月寄自上海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