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羅幹要答案:要行多少不義才自斃
 
邱貴平
 
2001-11-18
 
【人民報消息】嚴打以來,以張君為代表的暴力犯罪團夥和以張畏為代表的黑社會犯罪團夥端掉了一個又一個,大快人心之余,有一句話被頻頻使用,那就是「多行不義必自斃」。

  我倒要問一句:到底要行多少不義才自斃?

  「多行不義必自斃」乃天理,這話出自受惡人壓得喘不過氣來的老百姓口中,已是深深無的奈和僥幸,只好暗暗詛咒他們「惡有惡報,時候未到」,以此來"安慰"自己;出自執法者口中,則是法律的無奈和悲哀。張君張畏之流,尤其是張君,就是槍斃他10次100次也難解受害者親屬心頭之恨,用"多行不義必自斃"來為其罪惡人生做總結,是對法律的嘲笑。張畏在溫嶺橫行霸道由來已久,其不義之舉有目共睹罄竹難書,可他卻在倒行逆施的同時當選為浙江十大傑出青年和臺州市政協副主席,越活越滋潤,一點"自斃"的跡象也沒有。或許有人要說,任何案件的破獲的罪犯的緝捕都有一個過程,此話不假,可這個過程到底要多久?是不是一定要等到民怨沸騰、等到有關領導作了重要指示三令五申之後才進行"嚴打"?如果不"嚴打",張君尤其是有當地政府作後臺的張畏們十有八九還遠遠地逍遙在法律之外。

  多行不義必自斃,正義終將戰勝邪惡,如果不限定時間的話,這無疑是真理。然西文有諺雲:"遲到的正義沒有正義"。打個比方,一個孩子在他5歲那年父親被害,直到他50歲那年罪犯才被法辦(如果罪犯作案時已經年過30,他恐怕難以再活50年),這種姍姍來遲的正義還有意義嗎?顯然意義不大。

  審判期間,媒體一廂情願地渲染張君團夥對自己所犯罪行表示懺悔,我覺得這很不可信,因為我從來沒有聽他們的錄音。張君一審宣判死刑後沒有上訴,聲稱自己罪有應得,如果我是張君,我也會這麼說,但這並等於他懺悔了。他覺得自己罪有應得其實是夠本了,因為他知道這一天遲早要到來,而且來的並不算早,他大大地賺了,活著的時候殺人如麻,死的時候還有3個情婦共赴黃泉,挺值的。

  河北蠡縣曾經是黑惡勢力活動猖獗的地方,1000多家有規模的企業中900多家遭到敲詐盤剝,僅1999年就發生特大涉槍、涉爆、殺人案件181起。當時的蠡縣,天不黑商戶就關門停業,一到晚上8點,城鎮居民家家戶戶閉門上鎖,無人敢在街上走動,就連公安局大樓也漆黑一團,無人值班。光天化日之下在縣委、縣政府門前都有人公然開槍殺人。就是在這樣的形式下,段榮才調蠡縣出任公安局局長,他不顧黑老大要將他放平的恐嚇和要殺他全家的威脅,迎著歹徒的槍口,頂著關係網的重重壓力,短短一年時間,帶領他組建的鐵隊伍,打掉65個黑惡勢力團夥,抓捕543名嫌疑犯,使該縣的治安狀況有了根本的好轉。然而,難以置信的是,被他親自抓獲的黑道"三明星"中的老大王兵,在獄中接受記者採訪時竟說:"老段這樣的人讓我佩服。"另一個黑幫頭子也說:"早有這個老段,我也不會有今天!"(據1304期《雜文報》雷長風《黑老大最佩服誰》)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這兩個黑幫頭子的"臨終之言"和"肺腑之言"很有典型意義。我們的公安機關和人民警察為什麼不能在罪犯剛開始行不義或是不義之舉行的還不多之時制止和抓獲他們?這樣不僅能及早救老百姓于水火之中,將生命和財產損失減少到最低程度,也挽救了罪犯,不至於落得個"多行不義必自斃"的下場,同時也在老百姓心中樹立起崇高威信和光輝形象。如果非要等到罪犯"多行不義"到"自斃"的程度才出手,雖然破的都是要案大案,短時間內影響巨大,但久而久之老百姓反而不怎麼買帳,就像反腐斗爭一樣,力度不可謂不大,懲辦貪官不可謂不多,但因為都是等到養肥了才動手,讓人覺得貪官合算死"無"余辜,結果老百姓還是不"感冒"。

按:作者提出的問題最好是讓主管政法委的羅幹來回答。但想必羅幹也沒有好答案,因為羅幹本人就是殺人如麻的冷血動物。羅幹也即將遭到「自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