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勝德重判險赴黃泉 陶駟駒斷頭臺上亮出免死牌
 
2001-10-30
 
【人民報消息】公安部長陶駟駒特大貪污行賄案、因紅朝高官人人有份而被赦免,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中共十五屆中央委員、九屆人大常務委員、前公安部部長陶駟駒是前公安部副部長李紀周的後臺。在李紀周出事後,陶駟駒的問題也浮出了水面。幹了一輩子公安的陶駟駒手段極為老辣,氣焰十分囂張,一直拒絕交代。他對中紀委副書記何勇說:「沒什麼大的(問題),要判就判,要殺就殺,我早已有準備。」在陶駟駒「雙規」審查期間,中紀委、總參保衛部曾對陶駟駒在京的兩所住宅搜查過四次。前三次,包括地板、牆壁都搜過了,但僅搜到了一些「禮品」、「首飾」。第四次採用高科技x光探照器,終於在電視機內抄到陶駟駒的數額巨大的匿名存款單、債券及七萬美元等。

在犯罪的證據面前,陶駟駒不得不做出了交代和揭發。

一、陶駟駒在任公安部長期間,親自批准挪用公安部下屬經濟實體的資金、沒收走私貨款,自九四年至九七年,合計五億五千萬元。

二、陶用上述款項,在北京、天津、青島、大連、煙臺、蘇州、杭州、上海、廣州、珠海、深圳、武漢、成都、海口、廈門等十五個城市,購買了三百二十套豪華住宅、別墅。又將這些每幢價值一、兩百萬元的豪華住宅、別墅,以每幢僅三千至五千元的價格,「賣」給當時國務院領導、各部委領導、退休黨政軍高級幹部及其家屬、子女。

三、陶駟駒指示收取地方海關查扣沒收的走私、販私、騙出口稅等款項共七十多單,金額一億五千多萬元。

四、這些非法所得,其中一部分用於供高級幹部及其家屬到美、歐、日、澳及香港等地旅遊、購物,另一部分,一千七百多萬元,購買了三百多塊名錶(多屬勞力士等名牌),再將這些平均每塊五萬元左右的名錶以每塊一百至五百元人民幣的低價,「賣」給了中央各部的高級幹部家屬、退休黨政軍高級幹部及其屬。

五、陶駟駒本人擁有四幢住宅、別墅、三塊名錶、二輛轎車(一輛敞蓬寶馬、一輛日制越野);收受賄賂二百十多萬元人民幣、不記名債券,七萬美元。

根據陶駟駒的交代:公安部黨組十一名成員中,有七人(包括二名副書記)都收受過現金、債券、轎車、手錶、貴重飾物等賄賂。某些人的老婆,曾以低價從陶駟駒那裏「買」過一至二塊名錶。

陶駟駒交代後,這些接受了巨額賄賂的國務院領導、各部委領導、退休黨政軍高級幹部及其家屬、子女,在得到中紀委的通知後,才將贓物、贓款上交。

上交的財物,經清點有:一百二十一幢住宅、別墅,現金四千五百多萬元,一百七十多萬美元的外幣,五百三十多件名貴禮品,二百四十多幅(件)國畫、油畫、古玩,二百多件名貴裝飾品,八十五輛歐、美、日高級轎車、旅行車,
十二艘幾十噸至一百二十噸的遊艇等。

其中,十二名副總理級高官上交、上報的非法擁有的資金、財產、禮品,價值達一點七億元;五十二名省部級高官上交、上報的非法擁有的資金、財產、禮品,價值近四點五億元;合計六點二億元。

去年十一月初,中紀委在人大黨組擴大會議上宣布:由於陶駟駒能配合中紀委、檢察部門對案件的查辦工作,能主動交代、檢舉中紀委、檢察部門尚未掌握的有關重大變相貪污、收賄、腐敗事件的內情,陶駟駒在組織的嚴肅批判、教育下,對自己問題的嚴重性、影響性,有較深的認識和悔過,中紀委經研究、討論,報中共中央批准,同意中紀委的建議:對陶駟駒的問題免予法律起訴、追究;建議中共中央停止陶駟駒中央委員的職務,建議人大常委會停止陶駟駒人大常務委員的職務;建議對陶駟駒給予留黨察看二年、以觀後效的黨紀處分。

天哪,陶駟駒涉案高達七億元,不但本人大肆接受賄賂(超過了五百萬元的線,按法律規定,應判死刑),而且腐蝕了數百名中央和省部級高官及家屬、子女,其罪大惡極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按中共法律殺十次也不嫌多。

與他同期處理的成克傑、胡長青卻都被判了死刑,中央對其處理卻如此之輕!這是為什麼?腐蝕高官用的「紅樓」被宣揚得轟轟烈烈,在剛剛開過的APEC會議上,江澤民還親自出馬向加拿大總理要賴昌星,讓他回國受死,賴昌星也沒這麼大的本事腐蝕這麼大面積的高官,要再看看姬勝德的罪行,和陶相比就更提不起來。

為什麼獨獨陶駟駒這麼幸運,不但被「免予法律起訴、追究」,而且都沒捨得讓他離開黨媽媽的懷抱?

有人分析說,陶駟駒懂得自古以來法不責眾的道理,他搞腐敗的同時拉了很多高官下水,要完蛋一起完蛋,否則大家都沒事。

可這個理論用在姬勝德身上就恰恰相反。去年中期,有關方面在研究對姬的量刑時曾提出判刑十五年的建議,並上報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高層,高層對這樣的量刑意見分歧,有人認為量刑過輕,有人則認為適合,也有的因為有把柄攥在姬的手裡而堅持要滅他的口。

正當意見爭持不下時,調查組在提審時向姬勝德透露了將對他處以十五年的刑期。姬勝德一聽大怒,情緒失控,大吵大罵,最可怕的是大爆了許多高層內幕,揭發了某些現仍在高位的人物的徇私舞弊行為。此舉無疑將他推到了絕路,激怒的高層貪官污吏們堅持將他處決。據說革命了一輩子的許寒冰舍著老臉、四處奔走、多方哀告,甚至以死威脅,才終於得以令其子姬勝德免於一死。

看來,同一個藥方不包治百人,一定要「對症下藥」。

據聞,姬勝德爆的是江澤民的內幕,而陶駟駒身居高位,當然知道江的對頭是誰,他「能主動交代、檢舉中紀委、檢察部門尚未掌握的有關重大變相貪污、收賄、腐敗事件的內情」、檢舉江澤民對立面的貪污把柄,當然不能獲罪,而且是大功臣。江澤民喜都來不及,怎麼能砍他頭呢?

成克傑被執行死刑後,中共幾乎開動了所有的宣傳機器,大造輿論,說表明了以江澤民為核心的中共中央反腐敗的決心,說什麼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陶駟駒一案徹底暴露了江澤民的偽善。

什麼「依法治國」「以德治國」?

順江者昌,逆江者亡!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