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胜德重判险赴黄泉 陶驷驹断头台上亮出免死牌
 
2001-10-30
 
【人民报消息】公安部长陶驷驹特大贪污行贿案、因红朝高官人人有份而被赦免,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中共十五届中央委员、九届人大常务委员、前公安部部长陶驷驹是前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的后台。在李纪周出事后,陶驷驹的问题也浮出了水面。干了一辈子公安的陶驷驹手段极为老辣,气焰十分嚣张,一直拒绝交代。他对中纪委副书记何勇说:“没什么大的(问题),要判就判,要杀就杀,我早已有准备。”在陶驷驹“双规”审查期间,中纪委、总参保卫部曾对陶驷驹在京的两所住宅搜查过四次。前三次,包括地板、墙壁都搜过了,但仅搜到了一些“礼品”、“首饰”。第四次采用高科技x光探照器,终于在电视机内抄到陶驷驹的数额巨大的匿名存款单、债券及七万美元等。

在犯罪的证据面前,陶驷驹不得不做出了交代和揭发。

一、陶驷驹在任公安部长期间,亲自批准挪用公安部下属经济实体的资金、没收走私货款,自九四年至九七年,合计五亿五千万元。

二、陶用上述款项,在北京、天津、青岛、大连、烟台、苏州、杭州、上海、广州、珠海、深圳、武汉、成都、海口、厦门等十五个城市,购买了三百二十套豪华住宅、别墅。又将这些每幢价值一、两百万元的豪华住宅、别墅,以每幢仅三千至五千元的价格,“卖”给当时国务院领导、各部委领导、退休党政军高级干部及其家属、子女。

三、陶驷驹指示收取地方海关查扣没收的走私、贩私、骗出口税等款项共七十多单,金额一亿五千多万元。

四、这些非法所得,其中一部分用于供高级干部及其家属到美、欧、日、澳及香港等地旅游、购物,另一部分,一千七百多万元,购买了三百多块名表(多属劳力士等名牌),再将这些平均每块五万元左右的名表以每块一百至五百元人民币的低价,「卖」给了中央各部的高级干部家属、退休党政军高级干部及其属。

五、陶驷驹本人拥有四幢住宅、别墅、三块名表、二辆轿车(一辆敞蓬宝马、一辆日制越野);收受贿赂二百十多万元人民币、不记名债券,七万美元。

根据陶驷驹的交代:公安部党组十一名成员中,有七人(包括二名副书记)都收受过现金、债券、轿车、手表、贵重饰物等贿赂。某些人的老婆,曾以低价从陶驷驹那里“买”过一至二块名表。

陶驷驹交代后,这些接受了巨额贿赂的国务院领导、各部委领导、退休党政军高级干部及其家属、子女,在得到中纪委的通知后,才将赃物、赃款上交。

上交的财物,经清点有:一百二十一幢住宅、别墅,现金四千五百多万元,一百七十多万美元的外币,五百三十多件名贵礼品,二百四十多幅(件)国画、油画、古玩,二百多件名贵装饰品,八十五辆欧、美、日高级轿车、旅行车,
十二艘几十吨至一百二十吨的游艇等。

其中,十二名副总理级高官上交、上报的非法拥有的资金、财产、礼品,价值达一点七亿元;五十二名省部级高官上交、上报的非法拥有的资金、财产、礼品,价值近四点五亿元;合计六点二亿元。

去年十一月初,中纪委在人大党组扩大会议上宣布:由于陶驷驹能配合中纪委、检察部门对案件的查办工作,能主动交代、检举中纪委、检察部门尚未掌握的有关重大变相贪污、收贿、腐败事件的内情,陶驷驹在组织的严肃批判、教育下,对自己问题的严重性、影响性,有较深的认识和悔过,中纪委经研究、讨论,报中共中央批准,同意中纪委的建议:对陶驷驹的问题免予法律起诉、追究;建议中共中央停止陶驷驹中央委员的职务,建议人大常委会停止陶驷驹人大常务委员的职务;建议对陶驷驹给予留党察看二年、以观后效的党纪处分。

天哪,陶驷驹涉案高达七亿元,不但本人大肆接受贿赂(超过了五百万元的线,按法律规定,应判死刑),而且腐蚀了数百名中央和省部级高官及家属、子女,其罪大恶极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按中共法律杀十次也不嫌多。

与他同期处理的成克杰、胡长青却都被判了死刑,中央对其处理却如此之轻!这是为什么?腐蚀高官用的“红楼”被宣扬得轰轰烈烈,在刚刚开过的APEC会议上,江泽民还亲自出马向加拿大总理要赖昌星,让他回国受死,赖昌星也没这么大的本事腐蚀这么大面积的高官,要再看看姬胜德的罪行,和陶相比就更提不起来。

为什么独独陶驷驹这么幸运,不但被「免予法律起诉、追究」,而且都没舍得让他离开党妈妈的怀抱?

有人分析说,陶驷驹懂得自古以来法不责众的道理,他搞腐败的同时拉了很多高官下水,要完蛋一起完蛋,否则大家都没事。

可这个理论用在姬胜德身上就恰恰相反。去年中期,有关方面在研究对姬的量刑时曾提出判刑十五年的建议,并上报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高层,高层对这样的量刑意见分歧,有人认为量刑过轻,有人则认为适合,也有的因为有把柄攥在姬的手里而坚持要灭他的口。

正当意见争持不下时,调查组在提审时向姬胜德透露了将对他处以十五年的刑期。姬胜德一听大怒,情绪失控,大吵大骂,最可怕的是大爆了许多高层内幕,揭发了某些现仍在高位的人物的徇私舞弊行为。此举无疑将他推到了绝路,激怒的高层贪官污吏们坚持将他处决。据说革命了一辈子的许寒冰舍着老脸、四处奔走、多方哀告,甚至以死威胁,才终于得以令其子姬胜德免于一死。

看来,同一个药方不包治百人,一定要「对症下药」。

据闻,姬胜德爆的是江泽民的内幕,而陶驷驹身居高位,当然知道江的对头是谁,他「能主动交代、检举中纪委、检察部门尚未掌握的有关重大变相贪污、收贿、腐败事件的内情」、检举江泽民对立面的贪污把柄,当然不能获罪,而且是大功臣。江泽民喜都来不及,怎么能砍他头呢?

成克杰被执行死刑后,中共几乎开动了所有的宣传机器,大造舆论,说表明了以江泽民为核心的中共中央反腐败的决心,说什么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陶驷驹一案彻底暴露了江泽民的伪善。

什么「依法治国」「以德治国」?

顺江者昌,逆江者亡!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