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趕建中的了結工程——大劇院內藏風水玄機(圖)
 
閑居山人
 
2001-10-17
 
【人民報消息】住在半拱型的墳墓旁邊,一定不會是個好事。關心中國新聞的華人,對河南艾滋病泛濫,山地野林那一個接一個的高低不一的新舊墳墓的圖片,一定會在捂嘴驚訝悲憤之中過目不忘。記得好像魯迅曾經用「半個饅頭」的形狀來形容墳墓。

活為陽,死為陰,所以人們幹什麼事都喜歡選擇良晨吉日。傳聞是蛤蟆精和鱷魚精投胎的當今中共黨魁江澤民極為迷信,他調換身邊工作人員、提撥幹部講究「姓名術」,如有與水相克之字者,或含有鎮江之意者,才華再好也不會被江選中。然而極度迷信的江卻喜歡幹抑陽喜陰的事,比如鎮壓修佛修道的法輪功,燒毀數千座教堂廟宇驅趕數千名僧尼,停掉「東方廣場」工程,建築世紀壇——西客站。

原來這裏頭大有秘密!

中國數千年的文化裡,風水地理文化一直受人重視。尤其是京城重地。京城者帝之都也,國之要地,龍脈要沖,需依五行方位而建,山陽而水北,坐北而面南,受上天之佑,聚五帝之德。

北京乃帝王之都也,先人循五行五帝四方四象之方位設計,布局之精妙無一遺漏,乃成八百年帝王之基業。山人不妨一一道來。北京王城位於大中國頸嗓咽喉之地,龍脈要沖。其北依燕山,西接太行余脈西山,南有永定河,東有潮白河,亦有連接關內關外的通關大道由東而貫,正是坐北朝南,西北為山,南前為河,左東為路的帝都風水寶地。不妨補上一言,此通關大路由通州,經順義,出古北口,向北而去。此通州、順義乃取通順之義,以配東方屬性。

再看這城內布局,龍脈中軸,貫串南北,北起鐘鼓樓,南至天壇,龍首據稱就位於天壇處。此一線為立國之根本,陽間正宅之脊梁,故南有正陽之門,以鎮前門。還看皇城,前建天安門,後置地安門,天南而地北,中堆景山高起於紫禁城之後,衛護皇家後院。又布四壇,各守一方,南有天壇,北有地壇,地壇較天壇小許多;東有日壇,西有月壇,而月壇又較日壇為小;東西南北,天地日月四壇供衛,依大小仿天象而設。

請君試想坐北而面南於皇城上,依方位而觀之,則左為東,右為西;依陰陽屬性,則左為陽,右為陰;亦左為日,右為月;左為朝陽,右為入墓;左為生,右為死;左為文,而右為武,夫文者教而養,生之,左向,而武者殺而滅,亡之,右向。如此等等等等皆陰陽之分。如此京城之布局,左為東城,右為西城;左有崇文,右有宣武。又如此,東有朝陽門,出得朝陽之地;而出城向西,有公主墳、八寶山等入墓之地,再行西北至昌平,多皇家陵墓歸藏處,皆為陰宅地府之正位,遠離正陽龍脈中軸之地。

曾幾何時,陰陽顛倒,生命為革命所替代。革命即是消滅,就要革掉一切傳統,什麼上天,什麼神仙,未聽聞那革命之歌曰:「天上沒有玉皇,地上沒有龍王,呵令三山五嶽開道,我來了!」於是拆城牆、毀城門自然算不了什麼。只是而今佇立天安門城頭向南望去,但見得前有一碑(英雄紀念碑),後有一墓(先賢殿),全然一幅烏龜馱碑的陰地景象,從此陰氣繚繞於人間,天將不安,天安之門不存矣!

89之前,好端端不知怎的京城府尹欲意搬動天壇處白龍盤據的土丘,一時間白龍翻身,六四突變,長安街上,天安門前,血雨腥風起,不再有安寧,從此龍脈大損。陽損陰長之際,僵屍破墓而出覓得江澤民當權京城,經過百般籌劃,親定了「世紀壇(屍祭壇)——北京西站」,此一陰邪最重的屍脈方案,並不惜動用重金步步實施。原來是江澤民明白欲要在陽間坐穩江山,必須顛倒陰陽,散布陰邪妖氣於陽間,方能控制局面、摧毀人類、實現僵屍族類一統江山的長治久安。故此,在京城重地建立起能夠對抗人間龍脈的陰宅屍脈尤為至關重要。

陰陽之理,東為生門,西為墓穴。江澤民篡國後首先將那「東方廣場」生門工程斃掉,然後大舉興建京城西面的屍脈工程。先建一座北京西客站,可奪北京站生門之徑,一則可將世人導入死門,二則可接引更多乾屍族類經此死門來此陽間。此外,西向主刀兵殺伐,陽間世人膽敢對抗,必用武力鎮壓,此兇神之用也。

然後建一座僵屍國的鎮國標誌——屍祭壇(世紀壇)。各位不要小看,此壇之位甚是奧妙,其南北方位與紫禁城平行,區別在於一東一西,以示對抗人間。該壇南向直通死門西客站,南北呼應形成一線;壇西為公主墳,直接墓穴之氣。壇左為軍事博物館(為武、為利器),右為中央電視臺(為文、為喉舌),左武而右文之格局恰與那左崇文而右宣武的陽間布局相反。尤為重要之處,屍祭壇背靠玉淵潭,正與背靠景山的紫禁城相反,對抗山南水北的陽都布局。這正是蛤蟆精豈能離了這池潭之水。為示要水而不要地的決心,特在壇旁立一建築,稱「沒地呀」(若都成了地,豈能還有水)。不怪乎江澤民會將遼東以外大好國土拱手於人了。

且看世紀壇大型鋼鐵結構營造,亦取刀兵殺伐之意,實為鎮壓人間正道之用。又塑五千年華夏文明仁人志士拜俯俑道兩側,受其淫威奴役。

殊不知,邪不勝正乃永恒真理。江澤民如何費盡心機營造屍祭壇和鎮國屍脈皆不可改變其神形全滅之下場。君不見,自99以來每日均有大批仁人之士為捍衛天理正義,前赴後繼走向天安與正陽之地。中華龍脈不可斷!屍祭之壇只能是加速僵屍之徹底毀滅!

其實這屍祭之壇無論怎麼看,都是一座叉烤蛤蟆的爐臺。不僅如此,江澤民還在加緊建造一個「大墳墓」——西洋歌劇院。

據中新網北京10月17日報導,北京市人大常委會昨天透露,備受爭議國家大劇院工程,目前已開挖土方70萬立方米,護坡樁和連續墻等地下工程也在抓緊進行,全部工程計劃於2004年9月完工。

國家大劇院由法國著名建築師保羅安德魯主持設計,位於北京人民大會堂西側,總建築面積約16.5萬平方米,其中主體建築10.5萬平方米,地下附屬設施6萬平方米。國家大劇院由歌劇院、音樂廳、戲劇場、小劇場及相應的配套設施組成。

國人都知道,國家大劇院是江澤民為討好宋二奶而不惜揮攉近三十多億民脂民膏而建。中國現有五千萬城市勞動人口失業,農村有數億貧民沒吃沒喝,你說江澤民不是在建大墳墓嗎?只要大劇院一旦開始地面工程立即曝光,每年發動十萬起各類抗稅示威、等著米下鍋的中國人民,會饒得了江澤民嗎?

國務院領導人本來極力反對建造歌劇院,然而迫於江澤民淫威於1998年4月正式批准立項建立國家大劇院。據媒體報導,國家大劇院最初預算為26億元人民幣,其設計方案經過兩輪三次修改,歷時一年三個月,並於2000年4月1日正式破土動工,原計劃在2003年3月建成。

國家大劇院開工後,其設計方案受到廣泛批評與質疑。在今年召開的九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上,韋文林等數位廣西代表指出該設計方案華而不實。認為在當前中國財力尚不富裕的情況下,沒有必要去建一個比美國紐約林肯中心還要貴四倍的大劇院。而且,在首都北京的中心地帶,出現一個形式主義的作品,浪費大量的空間、建材和能源,既不符合可持續發展的原則,也與古都風貌極不協調。

雖然遭到種種指責,但面對懷裡撒嬌嗲怒的宋二奶,江澤民仗著權勢堅持開工。

支持者形容安德魯設計的國家大劇院外形如「一滴晶瑩的水珠」(蛤蟆鱷魚喜水,但只有掉在地上的半滴水珠,不死才怪。);反對派則指它像「碎掉半邊倒蓋的大蛋殼」,更有明風水地理理論者說那是一個即將封門的「大墳墓」。

嗚呼哀哉,好端端的風水寶地北京城竟被江澤民陰陽倒置。不過江澤民又是建築叉烤蛤蟆的爐臺,又是執意建造半滴水大墳墓,就可以看出江澤民也自覺得壞事作絕時日不多,在往地獄裡趕呢。

我中華大地正陽正在上揚,陰邪正在滅盡。新世紀就要來臨!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