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 简体版
 
百瘤齊發,推陳出新--中國腐敗面面觀
 
2000年8月21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腐敗現象,古已有之,腐敗問題,其源已久。但在腐敗頭江澤民的帶領下,腐敗官員們不斷翻出新花樣,推陳出新。我們不妨細細地考察一下當今中國腐敗者的「奇技淫巧」。

一:美女雲集繁榮「娼」盛

瘋狂地追逐錢財,是腐敗的一個重要內核。然而,以「黃」生財,搞活經濟乃腐敗分子在經濟大潮沖刷下的新發明。記得在東北某省的一次黨代會上,有的代表對城鄉市鎮「美女雲集」的現象提出批評,該省省委書記的答覆竟然是:「不要只看到消極的一面,沒有她們在各個角落活躍,外國遊客和投資者還會來嗎?」而今,大大小小的城市裏的卡拉OK廳、歌舞廳、咖啡廳、酒吧,搞的那些所謂「時裝表演」,無一例外是「透明三點式,披塊花手絹」。

也許,人們都不會忘,幾年前發生在東北遼西地區那場震驚全國的所謂「掃黃」案:阜新市公安局局長毛景祥及其領導下的公安局、各分局、派出所爲了「創收」,開展了規模浩大的「掃黃」運動,公安人員與三陪小姐竟緊密配合、協同作戰,一場劫掠下來,金錢堆成了山,冤案也堆成了山。雖然「掃黃」運動上繳國家財政3億多元人民幣,但是比這個數字更多的金錢卻被腐敗分子們悄悄地揣進了個人的腰包。

這場名爲「掃黃」的運動,其實是「培養妓女勾色鬼,公安出面抓嫖客」,由於「內部規定」:抓一個嫖客罰款5000元,小姐舉報一個嫖客獎勵小姐2000元,立即兌現。在金錢利益的驅動下,他們越抓積極性越高,有的公安幹警甚至指使自己的妻子和姐姐妹妹當小姐「勾引」嫖客給自己抓。由於「奸」出小姐之口,引發了大量冤假錯案的產生。於是,當年在整個東北地區,阜新市竟然出現了這樣一個十分奇怪的現象:阜新市公安局掃黃工作「成績」最大,創收最多,然而,阜新的「小姐」們卻越來越多,一時間,阜新的小姐名揚全國。當年的遼寧省曾有這幺一段民謠:「阜新車站大樓外,拉客小姐一排排,假若小姐不出來,警察財路哪裏來?

二:尋找後路狡兔三窟

一般說來,腐敗分子至少有兩個特殊需要:一是他當官要上下左右地應酬,要爲自己的升遷尋找「護身符」,沒有錢辦不成事;二是腐敗官員要爲他自己的退路早作打算。大大小小的腐敗分子們爲尋找後路真可謂「八仙過海,各顯其能」,均使出了看家的本事。陝西銅川市就發生這樣一件「奇聞」:因老子曾是區人事勞動局長,使得其年僅14歲的兒子也躋身於國家幹部之列。

三:夫唱婦隨沆瀣一氣

「夫人干政」,已不新鮮,但是近年來夫婦共同腐敗現象的劇增成爲官場腐敗的一大景觀。枕邊風着實可怕,有爲數不少的官員就是因來自枕頭邊的風給吹腐敗的,有一些則是夫妻「同氣相求」、共同索賄受賄。

原青海省人大副主任韓福才續娶了一位小其22歲的妻子馬玉龍,老夫少妻,韓對馬百依百順,一篇報道這樣記述他們夫妻受賄的情形:「對於外財,他不敢收的,她敢;他不便收的,她方便。」結果韓福才被判刑8年,馬玉龍也被判3緩5。另外,湖南省國際信託投資公司原董事長張德元和其妻子,河南省鶴壁市原市長朱振江和其妻子,湖南第一貪――機械工業局原局長林國悌和其妻子……都是這類腐敗的代表夫妻。

四:舐犢護子移民海外

一些即將離退的幹部,是抱着「此身已矣,子女何堪」的態度準備退路的。於是,腐敗分子利用職權放膽摟錢,積極籠絡能接觸到的一切海外人士,哪怕簽訂使外商得利的「喪權辱國」協定,要換取子女出國的保證,子女到了海外之後,摟到手的錢便迅速轉移海外,建立緊急狀態時的避風港。一些腐敗分子手裏都有一本用30萬至100萬不等的人民幣買到手的外國護照,一旦需要,他們便會亮出「外賓」的身份「返回」自己買來的那個「祖國」去。某市外貿系統一干部對外商收賄讓利,事發被審查,在即將移交司法機關處理時,他突然當衆提出,在場主持審查的某書記的2個女兒和1個兒子都在外國「留學」。他問道:「您的工資不到1000元,人所共知,您在海外沒親屬,您的子女又不打工,他們的生活費哪兒來的,能說明一下嗎」登時,全場冷了下來,靜得連那位書記汗珠子掉在桌面的聲音都聽得清清楚楚。

五:蛇鼠一窩前仆後繼

近年來的腐敗案件中最爲突出的現象是窩案串案驟然增多,一挖就是一窩,一掃就是一片,令人瞠目結舌、難以置信,這是腐敗分子爲了保護自己而結成的關係網。

「湛江爛透了,走私分子已經指揮了我們的黨政軍」,這是朱鎔基總理在聽取中紀委對湛江特大走私案情彙報作出的評價。在湛江,寡廉鮮恥的政客們與境內外黑社會勢力相互勾結、狼狽爲奸、坑害國家、魚肉百姓,真正做到了「官匪一家,警匪一家」。「黑金」 發揮了足以動搖國家根基的巨大破壞力量,境內外黑社會分子利用走私的數百憶的黑錢,公然收買當地的大小官員,以換取一切非法活動如走私、勒索、搶劫、殺人的「合法化」。此案被查處後,有原公安部副部長李紀周、原湛江市委書記陳同慶等300多名黨政官員翻身落馬,有的甚至被送到了斷頭臺。

六:權錢交易投桃報李

如今,中國官場一些腐敗現象主要發生在掌握人、財、物和經濟管理部門的少數當權者身上。他們憑藉和濫用手中的權力,在招工、招幹、分配、提拔、農轉非、批地皮、承包基建工程、批貸款等方面,開「後門」、走邪道,從中貪污受賄,或倒賣物資、侵佔他人利益,瘋狂地侵吞國家、集體資產。這一切都無不與「權」有關,並且越來越集中在少數「實權人物」的身上。同時,「實權人物」還利用「權力」進行各種「曲線交易」,今天我利用你手中的權力,幫我辦事,給你好處,明天你利用我手中的權力,幫你解決問題,給我「酬謝」。如此「投桃報李」、相互利用,以「權」換「錢」,以「錢」還「權」,可謂是「等價交易,公平其利」,所取得的是實實在在的「雙贏」局面。

七: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其實黨中央、國務院有關反腐敗的許多規定和政策,看起來都不錯,但是真正執行起來怎幺樣呢?別說對犯罪案件的查處,單單就拿那些構不上犯罪、屬於「違規」範圍的事來說就很難查處。中央曾制定了一項關於不同級別幹部乘坐轎車標準的規定,目的是節省財政支出、杜絕奢侈浪費之風,但是結果恰好相反:原來已配備豪華轎車的幹部恰好利用這規定更新舊車換新車;原來未配備豪華轎車乘坐一般水平轎車的幹部,就利用這個規定購買了較高檔次的轎車;原來有些出於廉潔自律考慮不配專車的幹部,其下屬就根據這個規定爲其配備了專車。

這個結果令黨中央、國務院也大感吃驚。還有,全國每年官員的吃喝、招待、送禮、出國旅遊花掉的公款達數百億元之巨,國家定的許多制度一到下邊就走了形,官員們乾的哪一樣事都有冠冕堂皇的招牌、都有左鄰右舍、上上下下的庇護和照應。這「對策」可真像變化多端的孫猴子一樣,都鑽到了鐵扇公主的肚子裏去了,令人勝不勝防。

八:買官賣官購銷兩旺

「賣官鬻爵」現象在一些地方已發展到了「暗碼標價」、無所顧慮的地步,其「市場交易」方式多爲先將錢財拱手送上,而後等待官爵。在交易中,能夠直接向一把手購買,保險係數最大。如果不能直接找到一把手,那幺也可以通過行賄其它領導,最後弄個一官半職乾乾。以走私猖獗而聞名全國的華南西部重鎮湛江,只要你能「捨得了孩子就能套得住狼,出得起價錢就買得了官」,幾十萬買個科級,上百萬買個處級,哪怕只花10來萬,也能弄個公安民警乾乾。

河南安陽也曾是一個賣官鬻爵的「重災區」,且不說此地出了一起轟動全國的「賣官大案」——滑縣原縣委書記王新康賣官鬻爵案,實際上在王新康之前,安陽市就先後出了兩個腐敗市長,兩位正廳級高官皆因賣官鬻爵先後鋃鐺入獄。

九:豪奪巧取蠶食鯨吞

在當前的一些腐敗案例中,我們可以看到,有些人是憑藉手中「可用性強」的權力,不受任何約束地掠取國家和集體錢財,或人民羣衆的「血汗錢」、「保命錢」,可謂「明目張膽」、「明火執杖」,與暴吏、強盜無異。有的則利用其獨特的職位,如銀行業個別信貸員,填製假匯票、報表,用電子計算器、電子貨幣清算系統,進行隱蔽作案,不用說外人,就是內部行家也很難發覺,有的案犯從銀行或客戶戶頭上劃出幾千萬元到股市炒股,無人知曉,直到年底或突然大盤查才知錢庫「虧空」。還有些單位,個人充分發揮「一支筆」的作用,根本不管什幺財經、會計準則,只要領導簽了字,吃喝嫖賭、購買私品全可報銷,假髮票可報,空白紙「打白條」也照報不誤。據有關部門不完全估計,全國每年被貪污賄賂分子「巧取豪奪」的錢財以數百億元計。另據國家國有資產管理部門公佈的數字說,前段時間,國家國有資產大量流失,每天被「黑洞」吸蝕或外流資產價值達數億元。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由於一些部門官僚主義、翫忽職守而人爲造成的。

十:三十六計殺爲上策

坐落在廣東省西南部、緊靠南海北部海岸的小城陽春,只是一個並不爲人們所熟知的小地方。然而,自1997年4月開始,「陽春」這個名字,幾乎在一夜之間響遍全國。其緣由僅僅是因這裏所發生的一起駭人聽聞的「買兇謀殺市長案」。令人感到大爲震驚的是,幕後的操縱指使者竟然是與市長曾威斌朝夕相處的同事和部下 ——陽春市常務副市長楊啓周、陽春市財貿辦副主任、陽春市食品集團總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林啓菊。殺人的動機和目的也很簡單:因爲正市長曾威斌的存在而影響了他們的官路和財路。

這起轟動全國的大案甫一傳出,世人震驚,然而箇中內幕卻撲朔迷離。經公安機關整整2年時間的跟蹤追擊和大力偵破,如今終於挖出了這場驚世奇案的元兇。這個元兇不是別人,就是被陽春人「譽」爲「祖師爺」的市委書記、特大腐敗分子嚴文耀。

 
分享:
 
人氣:14,578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捐款和支持!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