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官場腐敗大觀
 
2000-8-24
 
 【人民報消息】當今中國的腐敗規模,可謂前所未有。有權的人靠權賺錢,無權的人靠花錢買路子,民間流傳的順口溜說:「用我手中的錢,買你手中的權,靠你行方便,我好賺大錢」。錢權交易相互促進,愈演愈烈,賄賂公行。每年國稅流失近千億元,相當一部分是買通稅務人員偷稅漏稅造成的;從銀行獲取貸款送回扣,已是公開的秘密;收受禮金、吃喝之風在國家機關盛行,不接受者反被認為不近人情。如今不僅是下面給上面送禮金,同級別機關辦事也要送,不送寸步難行。

  從最高人民檢察院披露的數字來看,過去數千元可稱「大案」,現在成百萬、上千萬,甚至數億元者亦屢見不鮮,而這只是冰山的一角,尚未追究查辦者不知又多少,絕大部分幹部的工資不高,皆在年薪數千元,高者不過上萬,但很多人卻有數十萬、數百萬的家財,如果認真清理其來源,還不知要清出多少貪官污吏。

  中國的腐敗者們不斷翻出新花樣,細細考察一番,當前又有幾個新特點:

  揮金如土,崇尚豪華

  新一輪腐敗表現多樣化,官員們一方面追逐金錢,另一方面崇尚奢華,帶動整個社會的奢侈之風,最為突出的是集團消費急劇膨脹,公費吃喝、公款旅遊驚人。

  近年來,集團消費尤以小汽車、移動電話、無線傳呼機的購買量上升最快,有的官員連進口的「藍鳥」也不願坐,專要高檔豪華的「奔馳」、「寶馬」。東北某省半年時間內購小汽車的錢竟達全省年財政收入的10%。各種進口小汽車在全國的大中城市穿梭往行,社會上的口號是:沒錢靠借款,也不坐「國產」。由於競相追逐進口車,走私車生意因而紅火。

  據統計,全國每年僅公款吃喝、旅遊消費就超過一千億,實際遠遠超過這個數目。吃喝之風下,不少酒店餐館推出「豪門宴」大賺其錢,廣州甚至玩出「黃金宴」的新招,用24K黃金打成萬分之一毫米的金箔加入菜肴食用,這種「黃金宴」在一個月內竟然售出一百多席。在公款旅遊的浪費上,北方某省不到半年就派出六十六個公費旅遊團。不僅以考察團為名的公費旅遊盛行,單位頭頭還可以從壟斷境外旅遊的公司獲得大筆回扣,某市建委主任組織系統內房地產公司赴南韓考察,一次即輕而易舉得回扣近十萬元,旅遊公司為其避嫌,連收條都不用他打。

  如果要評選中國官場的第一「賭神」,非馬向東莫屬——瀋陽市常務副市長,他一夜成名,創下了貪官另一項「腐敗紀錄」,狂賭:99年6月底馬向東到澳門豪賭,一夜之內就輸掉三千六百萬港幣,還面不改色心不跳,據調查,他澳門賭場兩年累計輸掉近四千萬元人民幣.遼寧錦州市開發區公安分局副局長趙國利,上任半年多,貪污受賄額高達二千二十多萬元,平均每天鯨吞十萬多元。

  腐敗分子一旦斂獲錢財,就轉而揮霍無度。遼寧東方證券公司綜合業務部經理黃振江攜帶巨款潛逃哈爾濱兩年,其間包了一個小姐,每星期支付對方七萬元。海口市振東城市信用社會計吳乾福,8個月鯨吞公款七百二十萬元,送情婦禮品出手就是五萬,聚賭出手就是二十萬、三十萬,還用兩百萬一次購買了四輛豪華轎車,組成車隊招搖過市、兜風擺闊。深圳市沙井信用社主任鄧寶駒,不到三年挪用、侵吞公款近兩億四千萬元,一人坐擁四個情婦,僅在第四情婦身上就花費一千八百四十萬元,他出入豪宅、乘坐名車,有大量的鑽石名錶,在香港賭馬一次就輸掉三百多萬元港幣。

  掃黃創收,繁榮娼盛

  東北某省的一次黨代會上,有的代表對城鄉市鎮「美女雲集」的現象提出批評,省委書記的答覆竟然是:「不要只看到消極的一面,沒有她們在各個角落活躍,外國遊客和投資者還會來嗎?」而今,大大小小的城市裡,所有的卡拉OK廳、歌舞廳、咖啡廳、酒吧,幾乎沒有一家不搞「時裝表演」的,此類「表演」無一例外是「透明三點式,披塊花手絹」,而這個發明者居然還是瀋陽市的原公安局長,因為他是某間歌舞廳三個秘密合資者之一,如今已因索賄受賄罪而鋃鐺入獄,其索賄受賄的金額創下了建國以來中國公安戰線的最高紀錄。

  幾年前在東北遼西地區發生一樁震驚全國的所謂「掃黃」案,阜新市公安局局長毛景祥及其領導下的公安局、各分局、派出所,為「創收」開展規模浩大的「掃黃」運動,公安人員與三陪小姐緊密配合、協同作戰,即「培養妓女勾色鬼,公安出面抓嫖客」,內部規定抓一個嫖客罰款五千元,小姐舉報一個嫖客獎勵二千元;有的公安幹警甚至指使自己的妻子和姐姐妹妹當小姐「勾引」嫖客給自己抓,自然是大量的冤假錯案。當年出現的奇怪現象時,阜新市公安局掃黃工作「成績」最大,創收最多,然而阜新的「小姐」們也越來越多,一時「阜新小姐」名揚全國,遼寧省曾有一段民謠:「阜新車站大樓外,拉客小姐一排排,假若小姐不出來,警察財路哪裏來?」一場劫掠下來,金錢堆成了山,冤案也堆成了山。雖然「掃黃」運動上繳國家財三億多元人民幣,但是比這個數字更多的金錢卻揣進了腐敗分子們個人腰包。這種現象在全國各地均不同程度地存在,而且貧窮落後的中西部地區,一點都不遜色於東南沿海的發達地區。

  買官賣官,購銷兩旺

  「賣官鬻爵」已經「被納入了市場經濟軌道」,有些地方發展到明碼標價的地步,其「市場交易」方式多為先將錢財拱手送上,而後等待官爵。能夠直接向一把手購買,保險系數最大。以走私猖獗而聞名全國的華南西部重鎮湛江,想買官如同到農貿市場買菜一樣方便,你「捨得孩子就能套得住狼,出得起價錢就買得了官」,幾十萬買個科級,上百萬買個處級,哪怕只花十來萬,也能弄個公安民警幹幹。

  1997年末,廣東乳源瑤族自治縣和揭陽市普寧華僑管理區被揭出一樁「賣官案」:個體戶蔡登輝用了四十三萬元,在短短一個月裡完成入黨、招工、轉幹、定級、提拔等一系列手續,搖身一變成為縣經委正科級副主任,隨後又迅速調入普寧華僑管理區,坐上了區財貿辦主任、區政法委書記的交椅。山西有個「九品縣令」王虎林,在中國官場中創下了一項「世界紀錄」:短短一個月內就賣官鬻爵、「突擊批發」官帽二百七十八頂,他剛剛當上山西省長治市委常委(廳級)幾個月便陰溝翻船。

  河南安陽也是一個賣官鬻爵的「重災區」,先後出了兩任腐敗市長,皆因賣官鬻爵瑯鐺入獄。91年的副市長朱振江,受賄後協助行賄者提拔升遷十八人,受賄款額二百二十三萬餘元;94年楊善修升任安陽市市長,賣官行徑到了明碼標價、來者不拒的地步,共受賄人民幣三百三十九萬元,美金三千三百元,受賄後提拔幹部十八起;後來此地又出了一起轟動全國的「賣官第一案」——滑縣原縣委書記王新康賣官鬻爵案。賣官鬻爵這種醜惡現象,目前大有由買方市場向賣方市場轉化的跡相,從貪官手中買來的「官」,必定也是貪官,不少人一旦官爵到手,便迫不及待「撈回本錢」。

  安排退路,巧取豪奪

  當官「很累」,一是要上下左右應酬,為升遷尋找「護身符」,沒有錢辦不成事。官場幾年一換,競爭厲害,於是比著賽花錢,腐敗官員們在這種事上花錢有很多門道,不是圈外老百姓能曉得個中奧妙的;二是官員要為自己的退路早做打算,知道提撥無望,就忙著謀退路了.退路就是撈錢,沒錢也就沒有退路。當官可以用權當錢使,無官無權了,錢就可以換權來使。這種常常讓他們鋌而走險。

  撈錢的辦法很多,給自己老婆、孩子及親屬批項目、批貸款、批緊俏物資、批土地、創辦個公司、安排個職位,等等。大大小小的官員們為找退路,均使出看家本事,無奇不有,陜西銅川市就有一件「奇聞」:銅川市郊區人事勞動局局長陳某,為其年僅14歲的兒子辦理「招工」手續到市紡織廠,但陳子並未去該廠上班,不久陳又將其子調入郊區工商局領導幹部崗位,還去陜西工商學院脫產學習兩年,獲得大專文憑,接著又調入郊區技術監督局,最後在鄉鎮換屆時,又被「馴任為郊區高樓河鄉副鄉長。

  有一大批幹部是臨近退休時走上犯罪道路的,很多人步入老年,存在「付出多、得到少」的心理,有的感嘆世態炎涼、人情淡薄,臨到最後一班崗,不撈白不撈。五十九歲的廣東東莞市打私辦主任王兆才,在臨退休的前兩個月,瘋狂索賄賂受賄,索取和收受走私分子金錢共計人民幣95萬元、港幣十三萬元。上海寶鋼集團開發總公司原總經理趙超,「看到已退休的許多同志因消費指數上升,生活水平在下降,於是才想到了自己」,因而萌生「不如趁有權的時侯多賺點錢防老」的想法,大肆收受賄賂。這種退休前緊撈一把的現象,被稱為「五九現象」和「最後的瘋狂」。

  夫唱婦隨,沆瀣一氣

  夫妻「同氣相求」、共同索賄,乃是腐敗一大特色,廣東陽春市市委書記嚴文耀及其妻劉經梅就是一對「典範」,嚴指使副市長楊啟周等密謀殺害市長,東窗事發,嚴妻銀行行長劉經梅被查出大肆貪污受賄,並有超過五百萬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夫婦均被判刑,震驚全國。

  海南省最年輕的市委書記、東方市市委書記戚火貴及其妻子,也是東方市中國銀行支行行長符榮英,五年裡二人索賄受賄人民幣一千二百十七萬元,以及大量美元、港幣、新加坡元、馬來幣、金項鏈、金手鏈、金戒指、金手鐲、金條、黃金、金耳環等等,另外還有超過一千多萬元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戚火貴被判死刑,符榮英被判有期徒刑十六年。

  江西省鷹潭市原副市長魏時中本來廉潔,逢年過節帶全家躲在親戚家,躲避送禮,但其妻侯水娥對丈夫拒賄非常不滿,一再煽動,最後夫妻雙雙入獄。原青海省人大副主任韓福才續娶了一個年輕二十二歲的妻子馬玉龍,對馬百依百順,一篇報導形容他們「對於外財,他不敢收的,她敢;他不便收的,她方便」,結果也是雙雙入獄。這類腐敗夫妻如今在中國俯拾即是。

  舔犢護子,移民海外

  蘇聯解體、東歐變色之後,中央大肆宣傳所謂「失權的悲慘」,令黨員幹部皆擔心自身處境,不但及時享樂,而且是「此身已矣,子女何堪」,要為他們設想,除了放膽摟錢,新的時髦是籠絡、接觸海外人士,簽訂「喪權辱國」協定,讓外商得利,以換取子女出國,也可把摟到手的錢迅速轉移海外,建立緊急狀態時的避風港。目前許多高幹都有一本用三十萬到一百萬人民幣買到手的外國護照,一旦需要,他們便會亮出「外賓」的身份「返回」自己買來的那個「祖國」去。出去之前,黨員幹部特別是高級幹部,也是拼命撈足,為留學海外的子女提供生活費用。

  某市外貿系統一幹部對外商收賄讓利,事發被審查,然而主持審查他的某書記,也有二女一男在外國「留學」,於是他就當場質問這位書記:「您的工資不到一千元,在海外也沒親屬,您的子女又不打工,他們的生活費哪兒來的?」那位書記當場汗都出來了。

  腐敗幹部,躋身「大款」

  目前中國已產生了一批「新富」和「新貴」,據國家計委「城鎮居民個人收入分配狀況典型調查課題組」首次在全國進行的一次大規模調查中發現,當前經濟收入最高的富裕者群體,主要是由七類人員所組成:1、股票證券經營中的獲利者;2、部分個體工商戶;3、部分私營企業主;4、部分歌星、影星、舞星;5、部分公司的負責人;6、部分經營者與承包者;7、部分「三資」企業中中方管理人員;8、部分專業人才…….以上人員,即是今日的「大哥大」階層,囊括了當今中國經濟收入最高的富裕群體。

  這裏尚沒有將腐敗幹部列入收入最高的富裕群體中。但有相當數量的黨政機關工作人員,尤其是領導幹部的收入亦頗豐裕,其居所之豪華、生活之闊綽、出手之鋪張、行事之揮霍,都儼然「大款」,但他們的工資性收入都不高,花銷的多是公款,巨額財富幾乎都是來自於權錢交易、貪污受賄、以權謀私等腐敗行,一旦東窗事發便統統化為烏有,須「上繳國庫」,故這部分人員的「隱密性高收入」還屬於戰戰兢兢、提心吊膽的「虛假繁榮」,然而,他們卻又是實實在在的富裕群體。

  實權人物,「紅帽」現象

  腐敗現象主要發生在掌握人、財、物和經濟管理部門的少數當權者身上,被稱為「實權人物」,並且是越來越集中在少數「實權人物」身上的趨勢,但這些「身居要職」者腐敗起來「隱而不露」。「實權人物」進行各種「曲線交易」,今天我利用你手中的權力,幫我辦事,給你好處,明天你利用我手中的權力,幫你解決問題,給我「酬謝」,如此「投桃報李」,是實實在在的「雙贏」局面。

  不但如此,他們還即當婊子,又立牌坊。這種「偽君子」比「真小人」可要壞上幾千倍。1996年年初爆發的山東泰安市委書記等七名領導幹部走私、貪污、行賄、殺人滅口大案,引起全國震動,這個案件的幾個特徵令人吃驚:一是黨委一班人集體犯罪;二是涉及上至中央、省,下至公安、銀行、企業的黨政官員數百人,犯罪人的親緣關係連及某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的秘書、某省人大副主任等人;三是腐敗分子長期被上級黨委負責人視為「先進典型」、「有改革開拓能力」、「優秀的後備幹部」、「開拓了精神文明建設的新局面」,被中央、省的報刊廣為宣傳,並已內定為省級負責人、「為中央輸送的幹部」的人眩

  1999年,在聞名全國,曾被傳媒鼓吹為「廉政南山」、「文化南山」,並被評為「全國文化先進區」、「全國廉政建設模範區」的深圳南山區五套領導班子,一下子就垮掉了三套:區委書記、區長、區人大主任相繼翻身落馬,而區長何初本居然還是一名以寫反腐敗文章、提倡廉政建設而著稱的「雜文家」,在「雜文」中經常引用「廉者常樂無窮,貪者常虞不足」的古語,深圳海天出版社還出版了他一本厚厚的雜文集《詠竹》,他以竹的精神比喻自己為官及做人的「廉政為民」及「高風亮節」;此外區委書記虞德海也曾被捧為「公而忘私」、「廉潔奉公」的「模範」人物,其「儉樸的生活」和「忘我的拼搏精神」,使他成了「特區廉政建設」的風雲人物,名氣響遍全國。

  這種現象俗稱「紅帽子現象」,全國大有人在。安陽市紡織工業總公司總經理胡安沈曾被授予省勞動模範、省優秀青年廠長、省市優秀經營管理者、市十佳青年、市十大新聞人物,就是在這頂頂紅帽子下,他受賄一百十六萬、貪污六十一萬、挪用公款三十餘萬元,另有四十八萬元來源不明。吉林省總工會原副主席薛景文曾獲全國十大優秀青年企業家、全國優秀經營管理者、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吉林省特等勞模等榮譽稱號,是八十年代中期全國著名的新聞人物,也因鯨吞公款,收受賄賂被判處無期徒刑。

  蛇鼠一窩,前仆後繼

  近年來的腐敗案件,都是一挖就一窩,一掃就一片,令人瞠目結舌。朱容基對湛江特大走私案的評價是:「湛江爛透了,走私分子已經指揮了我們的黨政軍1此案系境內外黑社會分子走私數百億黑錢,公然收買大小官員,上至公安部副部長李紀周、湛江市委書記陳同慶,有三百多名黨政官員翻身落馬。

  山東泰安市市委書記胡建學受賄一案,拖泥帶水牽出大大小小二百多貪官污吏、十五起特大腐敗要案。哈爾濱市國貿城總經理張庭貪污受賄一案,牽出該市常務副市長朱勝文在內的一大批貪官污吏,其中廳級七人,處級十三人,共有六十七人被追究刑事責任。遼寧昌圖縣糧食局局長桂秉權腐敗案所涉及黨政領導人數多達四百十二人。

  江蘇常州高新技術開發區變頻器廠廠長朱超腐敗案,可謂案中有案、案外有案,就像樺樹皮一樣,剝了一層又一層,涉及黨政領導幹部之多,令人驚異。廣西玉林市市委書記李乘龍受賄一案更為離奇:李乘龍大肆索取賄賂,擁有來源不明的巨額財產共計一千六百餘萬元,號稱「廣西第一貪」,此案直接牽出玉林地區的前後三任地委書記。

  轟動全國的特大窩案串案,還有重慶綦江虹橋垮塌案,北京西客站「豆腐渣」工程案,被稱作「涪陵碩鼠」的四川涪陵市委書記趙甫安貪污受賄案,浙江錢塘江「豆腐渣」工程案,廣西合浦的「腐敗一條街」案,等等,等等。

  買兇殺官,掃清仕途

  人們不得不驚嘆世道官場的「現代化更新速度之快」,原來只要「投上所好,逢應拍馬」、「賄賂上層,理順關係」、大不了「敢下本錢,花錢買官」這三大「法寶」就能暢行無阻、步步高升,如今這種「老土」的做法已遠遠跟不上時代的發展趨勢了,新的捷徑是「官殺官」。

  為掃清自己「前進道路」上的「障礙」,江西省安義縣縣長陳錦雲勾結黑社會勢力,親自策劃、指使他人開車撞擊縣委書記胡次乾,雇傭殺手幹掉縣委副書記萬先勇,導演了兩起的「官殺官」大案。

  廣東陽春1997年4月一夜之間聞名全國,也是發生一起「買兇謀殺市長案」。陽春市常務副市長楊啟周、市財貿辦副主任、食品集團總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林啟菊,以五十萬元向黑社會殺手「買下」市長曾威斌的人頭,並許諾事成之後另送殺手一幢別墅和一輛三菱吉普。但是他們背後的元兇,正是市委書記嚴文耀。「嚴文耀特大腐敗案」被揭穿後,又查出一大批腐敗犯罪分子。

  以「砍頭開道」的「官殺官」醜劇,近年來愈演愈烈。河南省新鄉縣煙草局副局長及其女兒雇請「殺手」,將局長一家五口「滿門抄斬」;海南省瓊山市一副市長雇人槍殺教育局長;福建省環保局副局長謀殺正局長……。

  東北遼西地區還有一樁「謀殺紀檢幹部案件」:素有「關東警霸」之稱的阜新市公安局局長毛景祥(公安部全國通緝要犯,現在逃)腐敗敗露後潛逃,「毛家軍」的餘孽和爪牙制訂計劃、買通殺手,將市紀檢會幹部陳明刺死,刺客竟是系獄的在押犯人趙天祥、曾祥前,二兇手由阜新市公安局內的「毛家軍」爪牙放出監獄去殺人。

  遼寧撫順縣委書記李顯英因清政廉潔,99年3月26日被人從背後開槍打死,主犯就是縣司法局副局長張永清,此人原是縣公安局副局長,因被調任司法局, 「肥差」變成了「瘦差」,對李顯英懷恨在心,決心「復仇」,於是找了個刑滿釋放分子守在李顯英家樓下,將縣委書記給「滅」了。

  腐化——腐敗——腐朽

  那麼,如何把反腐敗斗爭進行到底呢?朱容基說:「從中央做起1,江澤民說:「動真格的1,但中國老百姓都明白,如今的反腐敗「非不為也,實不能也」,下級黨組織、一般黨員都不理睬中央的號召,便什麼也反不掉。現在恰恰是黨內指揮失靈。黨和政府也看到了「黨將不黨,國將不國」,民主黨派的某些頭面人物也發出警告:「在中國,沒有人能打倒共產黨,但是,共產黨很可能被共產黨自己打倒。」

  稍稍懂點歷史的人都知道朝代的更替、帝室的興亡,大抵沿著一條叫做「三腐路線」發展的。統治者開始腐化,追求「天下財富俱為我用,世上黎民均為我仆」,橫征暴斂,巧取豪奪,就從腐化轉向了腐敗;進入了腐敗階段,就像雪球滾到了半山腰,剎也剎不住了,只有滾至澗底摔成粉末才能罷休。這時,不論是統治階層中人,還是小民百姓,關心的就不再是如何遏制雪球的滾動,而是如何利用最後時機大撈一把,安排好自己的退路。

  於是,腐敗就變成了腐朽。而腐朽,則是滅亡的同義詞。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