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主席,你被正直的共產黨員唾棄 !
 
2000-8-21
 
【人民報消息】1989年春,我正在準備出國英文「托福」考試,沒有直接參加當時那場聲勢浩大的學生請願運動,但作為一個大學老師,是關心同情學生的。出於提高英文聽力的原因,我每天晚上都要聽一個小時的「美國之音」新聞節目,6月4號早晨,我從「美國之音」新聞節目中得知,軍隊已在北京開槍了...... 。

  我一激動就沖出了門,說來也巧,一出門,碰上的第一個人,就是系黨總支部書記,我沒加思索,脫口就出:「解放軍在北京開槍打死人了」。他問我那來的消息,我說是聽的「美國之音」新聞節目,他也半信半疑地叫我不要傳了。我那忍得住!

  通過幾個月的馬拉松式的學習和整頓,最後一天是系黨總支部集體大會,內容是:每個黨員自我總結,然後集體鑒定過關,鑒定的書面材料要存檔跟你一輩子。我忐忑不安地步入會場。幾個月來,系黨總支部書記在大小會議中,屢屢提到某些青年教師黨員,黨性不強,信謠傳謠的問題,我心裡明白就是指的我。歷經文革和各種政治運動,這年頭誰怕誰,現在的人才不會象過去的人那幺傻,你敢象過去那樣待我,給我戴上一頂「地、富、反、壞、右」的帽子,看我不……但我轉念一想,不能因這等小事而影響了出國的大事,過不了這一關,等於是死了。人嘛,太渺小,免不了在許多時候要阿Q、阿Q 。魯迅夠偉大了吧,毛主席都敬他三分,可那時的魯迅也就只知道一個阿Q 。今非昔比,鳥槍換炮嘍,阿Q的隊伍不斷狀大著,新添了阿斗、阿貓、阿狗什幺的。 「兒子打老子」,魯迅時代就這樣。人在想自己、看自己時,都是對的,是一朵花。我心安了。

  共產黨發動的各種政治運動的經驗,教我選擇了圓滑的欺騙手段。要與黨中央、江主席保持高度一致,只要江主席高興,你想我怎幺說,我就怎幺說,發揮著說、添油加醋地說。你說:阿貓;我就:咪咪。你說:阿狗;我就:汪汪。全國人民扔掉大腦,緊跟、照辦,是江主席最最期望的嘛!在1989年時,有著近十年黨齡的我,在黨的培養下,學到的就是這些玩世不恭的方法。

  會議開始了,首先是系黨總支部書記發言總結幾月來的跟黨中央保持一致的學習和整頓情況,他再一次提到某些青年教師黨員,黨性不強,信謠傳謠的問題。我想這一次被逼到這份上,那就只好抬著死人過河了。

  漫長的等待之後,輪到我發言了,我說:「作為一個青年黨員來說,在當今這幺複雜的斗爭中,我的黨性是不高的。6月4號早晨,我從『美國之音』新聞節目中得知,軍隊已在北京開槍了……就輕信了,幸虧一出門就碰上了 XXX 書記,作為黨性原則極強的 XXX 書記,當即就嚴肅地指出,這是謠言,並批評了我,所以及時地阻止了「謠言」的擴散,使給黨的聲譽帶來的損失,降低到近乎零的程度。通過這次學習,自己的黨性增強了,更重要的是向 XXX 書記、向老黨員學到了他們的、對黨的忠心耿耿的高尚品德。」

  當我發言時,看到黨總支部書記臉上掠過的那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時,我知道過關了。

  我發言的要點:第一是先吹捧、抬舉書記,第二是推卸責任,第三是吹擡眾人,以便得到好的小組評審。事隔多年,每每回想起來,心中好得意。

  一年前,我修煉法輪功後,才真正意識到當今人們道德水準大滑坡的可怕。幾周前,媒體報導:四川攀枝花市,一執勤交通警察見三人追殺一人,根本不管。這事,引發了大規模的警民衝突。看完這則消息,感慨萬千,現在的警察就打壓法輪功修煉的好人利害。十幾年前的半夜12點過,我見兩人將一弱女子打死在馬路邊,腦髓都流出來了,我奮力在昏暗的小巷中追出一、二裡地,才將跑散的一個兇手抓住。由此,XX市晚報,市公安局和我的單位都發出通報,表彰了我見義勇為的行為。作為一個好公民,這是我應盡的職責。

  法輪功教人祛病健身,做好人,遇到矛盾向內找自己的不足,只講奉獻不計報酬,是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好功法。不是迷信,不是政治組織,不是宗教,更不是邪教。

  法輪功是利國利民的好功法,卻屢屢受到誤解和攻擊。為了讓中央了解法輪功的真實的情況,使法輪功的修煉環境不致被另有用意的人破壞,我以一個有著二十年黨齡的老黨員的身份,分別在給黨中央和江主席的聯名信上簽了字。寫信的動機、信的內容和向上級反映意見的方式都是堂堂正正的,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也是黨章給予黨員的權利。

  我多次去有關部門反映法輪功的情況和親身感受,是符合上訪條例和黨章、憲法規定的個人行為,也是能讓中央直接了解法輪功真實情況的唯一途徑。

  修煉法輪大法能夠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平,更好地為人民服務,同時還能達到一個健康的身體,無論對個人、對家庭、還是對國家都是大好事。法輪功沒有組織,我也從未參加過任何黨組織以外的組織,更沒有參加過任何反對黨、反對政府的活動。今後也不會參加任何這種活動。「真、善、忍」與黨的根本宗旨並不矛盾,我始終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時時處處向內找自己的不足,提高心性,淡泊名利,處處為他人著想,努力做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人。

  在我二十年黨齡的生涯中,前十九年學到的只是圓滑和玩世不恭,以及自欺和欺人的方法。自從修煉法輪功一年多以來,我努力工作,放淡對名利的執著,很好地完成了本職工作和黨交予的各項任務。我才真正成為一個好人。

  這次我不再存在黨內過關的問題,因為一個人面臨著有個人得失的選擇,面臨著有茍且偷生的希望,他就有關過。法輪大法是無法用價值來衡量的,法輪大法比我的生命還重要,進監獄,除黨籍,拋頭顱都不能動搖我堅修法輪大法的心。

  過去,為抓殺人兇手,我能做到將生死置之度外,見義勇為。這次我要為法輪功仗義直言,法輪功是高德大法,其道德標準遠遠高過黨章。看到警察在江澤民的密令的鼓動下,動用酷刑折磨無辜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我為黨有這樣一個違憲違法違反黨章,是非不分,顛倒黑白,鎮壓好人,居心叵測,沒有人性的總書記感到羞恥。

江主席,你被正直的共產黨員所唾棄!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