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先聲─中共半個世紀前的承諾(一)(圖)
 
笑蜀編輯整理
 
2017-8-27
 




事實證明,共產黨給中國人的承諾從來沒有兌現過。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編者按:中共總是以「無數先烈拋頭顱灑熱血」打下了紅色江山,中共建政後就是要保衛這個江山,否則對不起流血犧牲的革命先烈等等,堅持一黨專政。包括中共現任習核心、最高統帥習近平也越來越高調讚美黨,並要求黨指向哪裏,必須打到哪裏。

中共前人大委員長萬里老先生2009年公開發表了與中央黨校年輕教授的談話全文,其中有一段談到編者笑蜀編輯的一本共8萬3千多字的歷史文獻「歷史的先聲──半個世紀前的承諾」,此書一共刊登了146篇中共在三四十年代的公開承諾。

萬里寫道:涉及到怎麼樣讓老百姓認清歷史、認清現實,就是要認清一些基本事實。六十年來,我們說得最多的一段話是「幾千萬革命先烈換來了紅色江山」。這是關於共產黨執政合法性的最大理由之一。為了新中國,死了數千萬人,這是基本事實。還有一個事實是,他們是為什麼犧牲的?他們前仆後繼,為的是當時我們中國共產黨設立的目標和理想,現在,有多少老百姓知道那時共產黨設立了什麼具體目標?我知道,90年時,出過一本書,書名叫《歷史的先聲──半個世紀前的承諾》,很快被查封了。我讓秘書找了一本我看看,用了一個週末的兩天,我全部看完了,我還找了一些專門研究那段歷史的專家來問了情況,他們告訴我,這本書裡收集的,全部是我們黨在三四十年代公開發表的社論、評論、聲明,沒有一份是偽造的。當時,我們黨向全中國人民做了承諾,要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獨立的國家。那時,國民黨不搞民主,不給自由,也沒有能力讓國家真正獨立,才有共產黨肩負那些承諾來取而代之。這些承諾的確吸引了無數志士仁人。那些犧牲的人就屬於這部分人。其實,那些承諾在毛主席三四十年代的許多著作中都有。可是,到了五六十年代都被那個毛澤東著作編輯委員會修改掉了。我看到過一份文獻研究室送來的原稿與修改稿,當時讓我心裡震動很大。現在,我能公開說出二十多年前我腦袋裡就產生的疑問,這麼個修改法,那幾千萬人不是白白犧牲了嗎?那是白紙黑字,確實推翻了當年我們黨的承諾。說輕了,這是不尊重歷史,本質上,這就是違反政治倫理,這就等於是把我們黨執政掌權的基礎建在沙灘上,這能牢固嗎?歷史總會把真相還給老百姓的,六十年不行,七十年,七十年不行,八十年,老百姓總要知道的。

萬里老先生通過史學家證明《歷史的先聲》沒有一份是偽造的。那麼編者笑蜀是如何使用這個巧妙的辦法揭露中共的虛偽與欺騙呢?

笑蜀,原名陳敏,1962年12月27日出生於四川省南充市儀隴縣,畢業於中山大學歷史系,研究中共黨史。1984年到2002年,笑蜀在武漢醫學院政治理論課任教。1989年六四事件後,成為清理清查的重點,為此停課七年之久。

後來有領導暗中關懷他,讓他選幾個中宣部懸賞的全國理論教員反自由化課題,寫文章立功,這樣就可以恢復他的全部教職及待遇。陳敏拒絕,但後來認為可以借此機會把共產黨之前的言論收集起來,不加任何點評,以黨史文獻的名義發表。

1991年陳敏開始收集中共在國民政府當政時期的短評、講話、社論、文件等,1993年全書編成,但沒有出版社願意接受,直到1999年終於由汕頭大學出版社出版。2000年時任中共中宣部長丁關根在例行出版工作吹風會上,重點抨擊了兩個月前出版的《歷史的先聲》,隨後全國查禁。出版方汕頭大學出版社被停業整頓,出版負責人被調出汕頭大學,所有庫存書被搜走化為紙漿。北京出動公安,三進三出萬聖書園查抄此書。

這種行為的本身就是中共對自己歷史的否定,就是中共承認自己當時所有的文宣都是為了欺騙民眾,目地是為了奪取政權。

萬里老先生說:「那幾千萬人不是白白犧牲了嗎?」是的, 那幾千萬人確實白白犧牲了。

下面我們連載被中共化為紙漿的這些「承諾」。


歷史的先聲─中共半個世紀前的承諾

──編者:笑蜀


沒有民主,一切只是粉飾

1. 民主主義是生命的活力
2. 沒有民主一切只是粉飾
3. 「中國的缺點就是缺乏民主, 應在所有領域貫徹民主」
4. 民主第一
5. 中國要求的只是民主
6. 要真民主才能解決問題
7. 我們要看貨色
8. 是不是代用品呢?
9. 不是空喊民主
10. 民主與誠實


民主主義是生命的活力

羅斯福總統在這一次再度當選後,發表聲明說:「我們已在戰爭中舉行大選,這是八十年來的第一次。」他這樣說,是因為恰恰在八十年前,美國有過一次在戰爭中舉行大選的先例。

那是在一八六四年。美國的「南北戰爭」已經繼續了三年多。正在戰事十分緊張的時候,舉行了總統的改選。大家都知道,那次改選的結果是林肯大總統再度當選。林肯在那時是美國人民的民主力量團結的中心,他所領導的戰爭是為保衛民主制度的一個戰爭,所以在戰時的大選中,他再度受到人民的擁戴。

這相距八十年的前後兩次大選交相輝映,其意義,正如羅斯福總統所說的,「是向舉世證明民主主義是生命的活力」,而這種偉大的活力是經得起戰爭的考驗的。

在八十年前,美國的民主主義正在風雨飄搖之中,林肯大總統在那時未嘗不可以用戰爭的名義,憑借他政治上的既成勢力來拒絕或者拖延改選。但他不這樣做。他知道他不該這樣做,因為戰爭和國家是否還需要他領導應該由人民公意來決定;而且他知道他不必這樣做,因為他對於民主和進步的事業的忠誠和貢獻,已經為大多數人民所公認了。由不拒絕改選這一件事上,也就證明了林肯對民主制度的信心和對民主主義的忠誠了。試設想一下,假如那時林肯竟拒絕改選,其結果會如何呢?那麼他就成了民主的叛徒,縱然還想戀棧不去,但人民是一定會遠遠地背離開他的了。

林肯的先例光輝地照耀著美國民主政治的歷史。在八十年後的這又一次戰時大選中,不僅總統要重新選舉,又不僅參眾議院中都有許多議席要改選,而且在四十八個州中間有三十二個州的州長要改選。像這樣的大事大更動發生在戰時,似乎是非常不利的。但是因為這是有民主制度的保障,以人民的公意為基礎的,所以整個改選過程是非常順利迅速地進行著。四五千萬人同時靜靜地寫下了他們的選舉票,決定把整個國事交給為他們所信賴的人。

由這樣的改選的結果,我們已經看到,不僅沒有擾亂美國國內的政治生活,妨礙反法西斯戰爭的進行,恰恰相反,是更加鞏固了國內的民主的團結,使戰爭的勝利更加有了保障,──正如同八十年前林肯的再度當選所發生的作用一樣,使民主進步力量在戰爭中的最後勝利加速地來到了。

那些一口咬定民主制度絕不能適用於戰時的先生應該虛心看看這種事實!在這次戰爭中,各個真正的民主國家,議會中照常有著公開的辯論和對政府的責問,輿論上照常有著各種對於政府的人事機構政策尖銳的批評,人民照常有集會結社、選舉罷免的自由,而象可以影響一國元首的那樣的大選也仍照常舉行。這一切都說明了,民主制度不僅是在戰時完全可以適用,而且在戰時運用得更加靈活,範圍更加擴大了。

像林肯總統和羅斯福總統那樣的民主的政治生活中產生的領袖,是雖在戰時也一點不害怕民主制度的巡行的。他們不害怕民主的批評和指責,他們不害怕人民公意的渲泄,他們也不害怕足以影響他們的地位的全民的選舉。他們不僅不害怕這些民主制度,而且他們堅決地維護支持這些民主制度。因此他們才被人民選中了是大家所需要的人。

只有忠於民主制度,堅決地依靠著民主主義這「生命的活力」的人,才能夠在民主制度下繼續存在;反之,害怕民主制度的人就是背離了這偉大的生命的活力,而終於會陷於死亡的絕境!──《新華日報》1944年11月15日


沒有民主一切只是粉飾

吳中民先生:

現在中國最迫切的問題,是實行民主;有了民主,一切問題都可迎刃而解。這不是一句空話,是敵後解放區的事實證明了的。軍隊能否打仗,頂重要的是看它是否能得到老百姓的幫助。在敵後解放區有一句流行的話:「軍隊是魚,老百姓是水。」魚離了水,是寸步難行的,更不用說和敵人作戰了。要老百姓和軍隊合作,當然得使老百姓享有民主自由。所以,實行民主是最重要的關鍵。沒有民主,便一切都是粉飾的花樣而已。而且,我們還得當心,有人會用好東西去做壞事情的呵!

──《新華日報》1945年2月12日答讀者問


「中國的缺點就是缺乏民主應在所有領域貫徹民主」
──1944年6月12日毛澤東答中外記者團


中國是有缺點,而且是很大的缺點,這種缺點,一言以蔽之,就是缺乏民主。中國人民非常需要民主,因為只有民主,抗戰才有力量,中國內部關係與對外關係,才能走上軌道,才能取得抗戰的勝利,才能建設一個好的國家,亦只有民主才能使中國在戰後繼續團結。中國缺乏民主,是在座諸位所深知的。只有加上民主,中國才能前進一步。

……

為了打倒共同敵人以及為了建立一個很好的和平的國內關係,及一個很好的和平的國際關係,我們所希望於國民政府、國民黨及一切黨派的,就是從各方面實行民主。全世界都在抗戰中,歐洲已進入決戰階段,遠東決戰亦快要到來了,但是中國缺乏一個為推進戰爭所必需的民主制度。只有民主,抗戰才能夠有力量,這是蘇聯、美國、英國的經驗都證明了的,中國幾十年以來以及抗戰七年以來的經驗,也證明這一點。民主必須是各方面的,是政治上的,軍事上的,經濟上的,文化上的,黨務上的以及國際關係上的,一切這些,都需要民主。毫無疑問,無論什麼都需要統一,都必須統一。但是,這個統一,應該建築在民主基礎上。政治需要統一,但是只有建立在言論出版集會結社的自由與民主選舉政府的基礎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統一在軍事上尤為需要,但是軍事的統一,亦應建築在民主基礎上,在軍官與士兵之間,軍隊與人民之間,各部分軍隊互相之間,如果沒有一種民主生活、民主關係,這種軍隊是不能統一作戰的。經濟民主,就是經濟制度要不是妨礙廣大人民的生產、交換與消費的發展,而是促進其發展的。文化民主,例如教育、學術思想、報紙與藝術等,也只有民主才能促進其發展。黨務民主,就是在政黨的內部關係上與各黨的相互關係上,都應該是一種民主的關係。在國際關係上,各國都應該是民主的國家,並發生民主的相互關係,我們希望外國及外國朋友以民主態度對待我們,我們也應該以民主態度對待外國及外國朋友。我重覆說一句,我們很需要統一,但是只有建築在民主基礎上的統一,才是真統一。國內如此,新的國際聯盟亦將是如此。只有民主的統一,才能打倒法西斯,才能建設新中國與新世界。我們贊成大西洋憲章及莫斯科、開羅、德黑蘭會議的決議,就是基於這個觀點的。我們希望於國民政府、國民黨及各黨派、各人民團體的,主要的就是這些。中國共產黨所已做和所要做的,也就是這些。

──《解放日報》1944年6月13日


民主第一

美副總統華萊士九月十一日在芝加哥建立和平委員會發表演說,曾強調「民主第一」的口號。他認為不僅在政治上需要民主,而且在經濟上也需要民主;不僅在一個國家內需要民主,而且在全世界範圍內也需要民主。他說:「『民主第一』的口號,表示全世界在經濟與政治兩方面,都應獲得自由」。「能巧妙遵循這樣的『民主第一』的口號,並予以有力實施,則必能獲得和平」。這見解是十分正確的。在法西斯侵略陣線秋風落葉般日趨崩潰之途的今天,為了實現和平繁榮的世界,不再蹈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覆轍,強調這種「民主第一」的口號,實在是必要的。

然而僅僅強調這一正確口號還不夠,必須在事實上實現這口號。這首先就必須徹底消滅法西斯機構,根本消滅法西斯主義,完全肅清法西斯分子。華萊士說:「一般人最直接的目標是:盡速消滅為希特勒和墨索裡尼所代表的一切;只有盟軍進入柏林和東京時,才能提出和平條件;國際壟斷專家不許在和平會議中出現;孤立主義必須繼續被攻擊」。這就是說,不僅要擊潰現在的法西斯陣線,而且要消滅一切的法西斯殘餘;(遵檢)。只要是法西斯病菌還存在,則比會流毒於全世界,而所謂「民主第一」的口號,也就不可能不折不扣地實現。

其次,要在全世界範圍內有效地實現「民主第一」的口號,那就必須反法西斯侵略的各國,先在自己本國內徹底實現這口號。因為一方面,自己所提出的口號,自己負有首先忠實履行的義務。(遵檢)。另一方面,「民主」是擊潰法西斯侵略陣線的最有效的武器,拋棄這武器,則在反法西斯侵略鬥爭上,便沒有絕對勝利的保障。即使幸而勝利,也將被認為是「以暴易暴」,不能獲得全世界人民的擁護,而戰敗國在不公平的待遇下,也必定會時時作報復的打算。歷史上,所以有循環不斷的戰爭,這也是原因之一。

所謂反法西斯侵略各國必須先在自己本國內徹底實現「民主第一」的口號,當然並不是說,這些國家都必須實行同樣的民主政治。由於各個國家的歷史發展、社會狀況等具體條件的不同,他們各自所實行的民主政治,可能在形式和內容上,都存在著多少差異。但無論如何,它們之間有一個基本點是相同的,那就是政權為人民所握有,為人民所運用,而且為著人民的幸福和利益而服務。這樣的政權必然尊重和保障人民的自由權利;使失掉自由權利的人民重新獲得自由權利;沒有失掉自由權利的充分享有自由權利;特別是言論、出版、機會、結社,這些作為實行民主政治的基本條件的人民的最低限度的自由權利,是必須切實而充分地加以保障的。

法西斯意大利崩潰了,納粹德國也面臨著崩潰的危機,這正是反法西斯侵略陣線各國必須堅定地把握著「民主」這一擊潰法西斯侵略陣線的最有效的武器。應該自己認真檢討,究竟已否實行民主政治?實行得夠不夠?沒有實行,就應該立刻實行;實行得不夠,就該力求其夠。(遵檢)。民主已經成了世界的潮流,誰要反抗這潮流,誰就要遭受滅頂之禍,這是應該十分戒懼,十分警惕的。

──《新華日報》1943年9月15日社論


中國要求的只是民主

……工會廣泛地組織起來。我所代表的工會聯盟,是在今天由各邊區工會聯盟產生,有著近百萬的會員。在工會大會上,廣大的工人群眾,第一次選舉自己的官吏,並且學習了如何在自己的社會中活動。

因此這些解放區就成為一條新道路的例證,說明一個新的民主的中國,是能夠成立的。

中國共產黨在今天並不要求一個共產主義的中國,甚至也不要求一個社會主義的中國。

中國人民僅僅要求如英、法、美及其他民族的人民享有已久的那種權利。

這就是說,中共要結束中國的封建時代,以及寄生在這種基礎上的獨裁、官僚政治。

由於這種要求,使中共代替中國的廣大人民說話。但是卻遭到反動派猛烈的反對,正象克倫威爾、華盛頓、羅斯福所遭受的那樣。

今天,中國共產黨要求停止進攻民主解放區的內戰,停止外國人干涉中國內政;同時要求一個民選的國民大會來解決中國未來的機構。它熱切期望這一中國臨時政府,將是一個各黨各派組成的政府,並包括共產黨在內,以便毫不猶疑、毫不遲延地實施這些步驟。

……

──《新華日報》1946年5月1日註:本文為鄧發在英共大會上一段演說詞


要真民主才能解決問題

作者:茅盾

對於貴報所提出的問題,我只能這樣答覆:

二十年來,尤其是最近幾年,我們受盡了欺騙。如果將來其它文獻統統失傳,只剩下堂皇的官報,則無話可說。如其不然,那未,我們的後代一定會不懂,為什麼我們這樣容易受欺騙?我們不能再忍受那種欺騙了。現在既然連政府也口口聲聲說「民主」,那麼,我們就要求一個真正的民主。我們不要假民主。真民主如能實現,則貴報所提的那些問題,我覺得都不難解決;否則,半個也解決不了。

二十年來,尤其是最近幾年,我們天天見的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政府所頒布的法令,其是否為人民著想,姑置不論。最使人憤慨的是連這樣的法,政府並未遵守。政府天天要人民守法,而政府自己卻天天違法。這樣的作風,和民主二字相距十萬八千里!所以民主云云者是真是假,我們卑之無甚高論,第一步先看政府所發的那些空頭民主支票究竟兌現了百分之幾?如果已經寫在白紙上的黑字尚不能兌現,還有什麼話可說?所以在政治協商會議開會以前,我們先要請把那些諾言來兌現,從這一點起碼應做的小事上,望政府示人民以大信。

……

──《新華日報》1946年2月1日

註:《新華日報》所提問題,系政治協商會議召開前夕向各界知名人士公開征答的。其中第二、第三、第四個問題是怎樣才能使人民獲得自由權利、怎樣實現政治民主化和推行地方自治、怎樣才能實現軍隊國家化。以民主人士身份活動的茅盾是應征者之一。


我們要看貨色

國民黨市黨部負責人方治先生①,在市府招待記者會上說:「中國是世界上第一個民主國家」。啊呀呀!中國原來「已經」是「民主」國家了,而且還是「世界第一」咧,你說我們糊塗不糊塗,竟連這點國家的體面都還不曉得,還要這裏那裏,嚷著實現民主,不是有點「庸人自擾」麼?

可是,且慢,方治先生的話雖是這麼說,而為了「謹防假冒」起見,我們倒不妨來看一看貨色。不看貨色則可,一看貨色可就糟糕了。原來,下令查禁《自由導報》的就是方治先生。說法和貨色竟是這樣的不同!照這種說法和做法,所謂「民主」也者,豈不就是「官主」!所謂「世界第一」也者,豈不就是黨治「世界第一」!說漂亮話的人,倒是應該提防,不要拿出貨色來,見不得人!

──《新華日報》1945年12月27日短評

①方治(1897──1989)安徽桐城人,國民黨重要的黨務活動家、CC系把守宣傳口的主將。曾任國民黨中央宣傳部副部長、教育部國民黨黨部主任委員、國民黨總裁室秘書、國民黨第六屆中央執行委員、國民黨上海市黨部主任委員等要職。1949年退居臺灣。時為國民黨重慶市黨部主任委員。


是不是代用品呢?

友谷

朝鮮義勇軍的宣傳員用電話向敵人堡壘裡做政治宣傳,指出日本國內的貧窮的時候,敵兵很神氣地說:他身上穿著的正是前天剛發下的新軍衣。義勇軍同志馬上不客氣地追問:「那麼細細看是不是代用品呢?」這一問就把敵兵問得啞口無言(見二月六日本報三版,《朝鮮義勇軍》)。

這的確是非常厲害的追問,這樣的問題在別的場合,在別的事情上,也是值得提出的。

因為在這世界上的確有很多騙子在活動,所以我們必須這樣一步緊一步地追問。光是口頭說說空話,我們不能相信,必須追問:事實到底如何呢?縱然儼乎其然地拿出事實來,我們也還不能馬上相信,必須再追問一下,是不是代用品呢?──這樣追問下去,才能揭破騙子的勾當,才能達到貨真價實的目的。

假如你遇見假充風雅的市儈,拿出周鼎漢器、唐宋真跡來給你鑒賞,而你存心掃一掃他的興的話,那麼你不妨追問:「這些是不是代用品呢?」把假貨認成了真的往往不過是受騙上當的人,這些假貨是從古董商手裡買來的。那些古董商今天躲在房間裡偷偷摸摸地偽裝假造,明天就拿出來眩示給人,說這是如何名貴的古物,對於這種騙子,我們應該嚴詞斥責:不要拿代用品來騙人!

但假造古貨,不過是騙術中的小焉者而已。一切騙子中最大的騙子是法西斯。要知道法西斯,不只是善於說空話來騙人,而且是善於製造代用品來騙人的!

法西斯國家中也有新衣服,但新衣服是用木屑樹皮做的──是代用品!法西斯國家中也有國會,有輿論,但國會和輿論都在法西斯的統治包辦之下──是代用品!

中國人民為爭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貨,不是代用品。把一黨專政化一下妝,當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雖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願望相去十萬八千里。中國的人民都在睜著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來欺騙我們啊!──《新華日報》1945年1月28日


不是空喊民主

要做任何事情,先說空話是不行的。有人說,空喊民主,不能得到什麼結果。這種批評自然是對的。

非但空喊民主不行,空喊打仗也是不行的。

歐洲戰爭快要到結束的時期了,法西斯的老巢──柏林快要被掘動了,這自然不是空喊打仗的結果,而是認認真真打仗的結果。蘇聯在戰爭中本有一句口號,是「一切為了前線」。他們喊了這個口號,也就認認真真照這個口號做了,一切的人力為了前線,一切的生產為了前線,沒有一個人把存款放在國外,在後方逍遙享受。現在他們又喊出了「一切為了柏林」的口號,而他們也確是在面向柏林走著到柏林去的最後一段路,而不是背對著柏林空喊。

在我們這裏也有「軍事第一」的口號,而且似乎也還有人在寫著、在喊著「到東京去」的壯烈的口號。既然有著這口號,就該認真想想怎樣來實現這些口號。

美軍在呂宋登陸作戰,準備著在中國登陸,這些是一步步地走向東京去的路。但在我們這裏專制貪污因循拖沓、缺乏效率,三萬匹的黴布,三萬萬的美金存款,這些決不是到東京去的路。

當蘇聯已經歡欣地走著到柏林去的最後一段路的時候,當美國已經一步步迫近東京的時候,我們還必須從頭來掃清引向勝利去的障礙,雖然似乎晚了,然而趕快做去,還不太遲。

因此民主不能空喊。而真正主張民主的人也的確不是空喊民主的時候。如何實現民主,再切實不過的一步步的辦法已經擺在我們的面前了(見本報二十五日發表周恩來同志抵渝談話。及二十六日發表的民主同盟宣言)。

要使打仗不是空話,勝利不是空話,就要趕快實現民主;要使民主不是空話,就要實現這一步步的辦法。反對空喊民主的人,為什麼不快快照這套辦法做呢?

 ──《新華日報》1945年1月28日


民主與誠實

作者:李勃


在任何社會裡,誠實總是被看成一種美德;而在民主社會裡,尤其是非看重誠實的態度不可。

誠實的內容包含著一致的意思──那就是思想和言語的一致,言語和行為的一致,思想、言語和客觀事實的一致等等。心裡怎麼想,口裡也怎麼說;嘴裡怎樣說,手裡也怎樣做,這叫做誠實。想什麼,做什麼,決不瞞人,老老實實說出來,與天下人共見,不另外說一套,以圖掩蔽天下人耳目,誠實更是非如此不可。

言語思想都是為了解釋和說明客觀的現實,行動也是為了應付現實。但對於現實的真象,固然未必個個人都能完全知道,但總不能不以與現實完全一致為其目的,因此也就不能不努力去追求對現實的完全了解,卻不能故意掩蔽現實,反乎現實而行。

假如指鹿為馬,若真以為這是鹿,那還不過是無知;但若明明心知為馬,而偏偏說這是鹿,那就是胡賴了。

誠實是對人的態度,但也是律己的準則。假如故意說假,而旁人相信,便津津自喜,以為得意,其人心不可救藥。用不誠實的態度對人,固然是對人的侮辱,其實又是對自己的侮辱。

我們相信,倘大家沒有這樣誠實的態度,民主就不可能存在。民主講究討論商量。但假如開會時大家說了一大套,卻不全是心裡所想的,會後各人仍舊各各做自己的一套,那麼民主的世界豈不成欺騙的世界了嗎?

要發揚民主精神就得建立誠實的態度。這種態度也並不是舶來品,而是民族的固有道德。心口如一,言行一致,說一是一,這原是民間向來的要求。

 ──《新華日報》1943年7月16日△

相關文章:

【九評之一】評共產黨是什麼
【九評之二】評中國共產黨是怎樣起家的
【九評之三】評中國共產黨的暴政
【九評之四】評共產黨是反宇宙的力量
【九評之五】評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
【九評之六】評中國共產黨破壞民族文化
【九評之七】評中國共產黨的殺人歷史
【九評之八】評中國共產黨的邪教本質
【九評之九】評中國共產黨的流氓本性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