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與老婆劉霞為這原因不讓出國(圖)
 
李威
 
2017-7-27
 



圖為「監獄貴族」劉曉波的老婆劉霞。

【人民報消息】2004年11月發表的系列文章《九評共產黨》告訴人們中共是什麼,為什麼要解體中共。而四年之後的《零八憲章》起草人劉曉波是想保住中共,與中共輪流坐莊,從中分一瓢羹人肉湯。

劉曉波當會長的「獨立中文筆會」的副手余傑說,《零八憲章》與《九評共產黨》形成「兩極狀態」。他堅決擁護《零八憲章》,反對《九評共產黨》。因為《零八憲章》向共產黨提出要分吃、分喝、分權,若真實現《零八憲章》,那余傑分到的肉羹就比現在多的多。而《九評共產黨》把中共的老根都挖出來了,共產黨不當政,「監獄貴族」劉曉波們靠誰去吃香喝辣?

在《2017年,起來中國──酷刑下的維權律師高智晟自述》裡,北京市司法局黨委書記、北京市監獄管理局第一政委、北京市委政法委委員于泓源對高智晟說:「最近我親自與余傑談了一次話,結果很好,在談到你時,余傑說他不願提到你的名字,更不願意談你的問題,那見解簡單卻精闢,不愧為文化人。他說高不僅是一個完全沒有政治頭腦的人,可以說是一個沒有頭腦的人。聽見了吧?你總以為就我一個人說你頭腦簡單,咱就不往遠說,就看人家余傑,人家懂得進退,這就是有頭腦的人。這一次他很驚訝體制內還有我這樣思想開明的人(其實這是於慣用的技倆),談得很順利,願意與我們保持溝通,我提出希望以後每次有非學術性的文章或書要發表時,讓我們政府先過目一遍再發表,人家很痛快答應了,比我想像的要順利。」

有人說,連何頻那時候的江氏嫡親網多維網收了江澤民的錢,還要兜著大圈子明貶暗揚、小罵大幫忙,而劉曉波搞的《零八憲章(原版)》乾脆直接演A片,脫衣上陣點明主題,要與「雙手沾滿鮮血的屠夫們(憲章原版原話)」共同治國。劉曉波利用這「憲章」直接向中共獻媚:你們殺多少中國人,血再流成河,我也不關心,只要你們在政府裡給我一個好位置。

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的得主,高智晟和胡佳的呼聲特別高,中共最後決定讓劉曉波拿獎,可是他的獲獎資格不夠,於是為了給他增加資本,決定把劉曉波送進監獄,判刑11年。中共把這個底當時就交給了劉曉波,所以他知道自己為什麼進監獄,進去後喜笑顏開,靜等諾獎佳音。前些日子在網上還看到劉曉波的一位朋友說,到現在也不明白為什麼要把他送進監獄。

2009年12月25日,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劉曉波有期徒刑11年,剝奪政治權利兩年。劉曉波發表《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公開向中共獻媚,並再次證明自己是「監獄貴族」。

2010年2月11日,跟真事兒似的,北京市高級法院駁回劉曉波的上訴,維持原判。

劉曉波於2010年5月26日開始,在遼寧省錦州監獄服刑。在裡面的小日子過的那個舒坦。
4個多月後,10月8日,劉曉波就獲得了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這獎,劉曉波清楚,是中共給的。

在《2017年,起來中國──酷刑下的維權律師高智晟自述》第六章「走向掛牌地獄」的第十六小節「你們政權的存在是多麼地偶然」裡,于泓源對高智晟說:「你說未來六年之內諾貝爾和平獎會給中國的兩個人,這是瞎掰,」「退後一步講,如果真的不可避免,那麼,劉曉波能得獎也比你得了強一百倍,胡佳我們也不怕。他們在社會上的經歷要比你簡單得多,可以說沒有成功的經歷,只要不是獎給你就行,我們會盡一切可能在這方面壓死你。」

于泓源還說:「我今天就給說多點,有人在外鼓噪給你搞諾貝爾和平獎,嚷嚷了幾年啦,有用嗎?那些鼓噪者頭腦太簡單了,不想想現在是什麼時候啦。現在的共產黨是什麼?會上一致的共識是,過去的共產黨都那樣,不也沒有把諾貝爾和平獎給中國人嗎?現在?現在他們敢?挪威彈丸小國,看看美國敢不敢?我們不用說什麼,看看他們敢把諾貝爾獎給中國人?敢嗎?」

2010年6月,諾貝爾研究所所長龍德斯塔德在中共駐挪威大使館與中共外交部副部長傅瑩會面時,討教諾貝爾和平獎的中國人選。傅瑩堅決否定了高智晟和胡佳,暗示同意劉曉波。3個月後,2010年10月8日,劉曉波就拿到了諾獎。

其間還有一個小花絮,嚴格的說是一個醜聞,在諾貝爾研究所所長和時任中共外交部副部長傅瑩見面後,英國博彩公司帕迪鮑爾發現了一個令人不解的奇怪現象,下注投劉曉波得獎者劇增。在過去10年當中,從未有過如此多的人投註同一個人獲獎。帕迪鮑爾公司猜到有人把消息走漏了。為了賠率不至於太慘重,博彩公司在諾貝爾和平獎公布前48小時,重新調整了中彩賠率,把劉曉波置頂,作為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的得主。

諾貝爾和平獎公布後,讓人不由得想起高智晟律師所說的幾段話,這些話恰恰證明了那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搞的《零八憲章(原版)》的真實目地。

高智晟律師在一篇披露自己在2007年受到酷刑的文章中說:我費盡周章終於面世的文字,將撕去今日中國許多東西的人相,露出「執政者」那超乎常人想像的心腸本色。當然,這些文字亦勢將給今天共產黨在全世界的那些「好朋友」、「好夥伴」帶來些許不快、甚而至於難為情──這些「好朋友」、「好夥伴」們內心對道德及人類良知價值還存有些敬畏的話。……最後,我還想再說一句不太討人歡顏的話,即我想提醒今天共產黨在全球的那些「好朋友」、「好夥伴」們:共產黨對國內人民愈發蠻橫及冷酷的十足底氣,是被我們和你們一同給慣出來的。

他說:今天,暴富起來的共產黨,不僅在全球有了越來越多的「好朋友」、「好夥伴;」而且把「中國是一個法治國家」這種顛倒黑白的口號喊的氣壯如牛。對中華民族人權進步事業而言,之兩者無一不是災難性的。──而劉曉波就是一個最大的謊言推手。

劉曉波在2009年12月23日被宣判11年的法庭上,不但能夠全文宣讀《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在發言中大讚中共的「人性」和「善良」,而且多次肉麻稱太太劉霞「親愛的,我堅信你對我的愛將一如既往。……你的愛,就是超越高墻、穿透鐵窗的陽光,扶摸我的每寸皮膚,溫暖我的每個細胞,讓我始終保有內心的平和、坦蕩與明亮,讓獄中的每分鐘都充滿意義,即使我被碾成粉末,我也會用灰燼擁抱你。親愛的,有你的愛……」卻居然沒有被叫停!創中共法庭60年「溫暖和諧」之最!!!

而高律師就沒有這麼幸運了,他說,在每次折磨他的過程中,惡警們都會反覆威脅說,如果將來有一天,把這次的酷刑經歷說出去,下次就會在他妻子兒女面前折磨他。

更奇怪的是,劉曉波被判11年徒刑,坐牢期間,政府還允許他把那篇庭審發言由太太劉霞轉交給兩個外國媒體發表!而高律師每次被酷刑折磨完,那個「大個子」都會抓住他頭髮威脅說:「把這次的事說出去了,你丫的死期就到了,幾位大爺隨時找你敗火」。這樣的警告不知被重覆了多少次。

說到最後,我們來說一說為什麼不能讓劉曉波出國?高智晟可以寫一本書來描寫他受中共迫害的細節,而劉曉波卻恰恰相反,可以寫一本書來描寫中共對他的「慈愛」。

我們摘錄劉曉波在《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中的幾段話,看看他是如何向中共獻媚的:

敵人意識的淡化讓政權逐步接受了人權的普世性, 1998年,中國政府向世界做出簽署聯合國的兩大國際人權公約的承諾,標誌著中國對普世人權標準的承認;2004年,全國人大修憲首次把「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寫進了憲法,標誌著人權已經成為中國法治的根本原則之一。

與此同時,現政權又提出「以人為本」、「創建和諧社會」,標誌著中共執政理念的進步。這些宏觀方面的進步,也能從我被捕以來的親身經歷中感受到。儘管我堅持認為自己無罪,對我的指控是違憲的,但在我失去自由的一年多時間裡,先後經歷了兩個關押地點、四位預審警官、三位檢察官、二位法官,他們的辦案,沒有不尊重,沒有超時,沒有逼供。他們的態度平和、理性,且時時流露出善意。

6月23日,我被從監視居住處轉到北京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簡稱「北看」。在北看的半年時間裡,我看到了監管上的進步。1996年,我曾在老北看(半步橋)呆過,與十幾年前半步橋時的北看相比,現在的北看,在硬件設施和軟件管理上都有了極大的改善。

特別是北看首創的人性化管理,在尊重在押人員的權利和人格的基礎上,將柔性化的管理落實到管教們的一言一行中,體現在「溫馨廣播」、「悔悟」雜誌、飯前音樂、起床睡覺的音樂中,這種管理,讓在押人員感到了尊嚴與溫暖,激發了他們維持監室秩序和反對牢頭獄霸的自覺性,不但為在押人員提供了人性化的生活環境,也極大地改善了在押人員的訴訟環境和心態,我與主管我所在監室的劉崢管教有著近距離的接觸,他對在押人員的尊重和關心,體現在管理的每個細節中,滲透到他的一言一行中,讓人感到溫暖。結識這位真誠、正直、負責、善心的劉管教,也可以算作我在北看的幸運吧。正是基於這樣的信念和親歷,我堅信中國的政治進步不會停止,我對未來自由中國的降臨充滿樂觀的期待,因為任何力量也無法阻攔心向自由的人性欲求,中國終將變成人權至上的法治國。(摘錄完)

據報導,他老婆劉霞一再鼓動他離開中國,他不為所動,直到病情惡化了,才為了老婆的未來而同意出國、要求出國。為什麼他不想出國呢?劉曉波不是沒出過國,他在外國待了不少日子,樣樣事都得自己操心。成為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他再出國,首先就要為中國人權呼籲,但他是「監獄貴族」,真沒什麼可報怨和需要呼籲的,歌頌多了就露餡,所以他不願出國,中共也決不會讓他在外面說走嘴的。

那麼,為什麼劉霞不能出國?是因為她差點兒壞了中共的大事,劉曉波剛進監獄時,她把「監獄貴族」的秘密向西方媒體脦瑟出去了,把中共氣的要命,就不許她隨便見劉曉波了,一直到劉曉波死,兩人都沒有獨處過。




劉霞把劉曉波當「監獄貴族」的秘密告訴了西方記者之後,她就不能自由的見劉曉波了。

劉霞怎麼脦瑟的?就是展示這張照片。(文/李威)△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