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從調虎離山到直撲虎山(多圖)
 
蕭良量
 
2017-1-17
 



各位,該準備鞭炮了,崩啊!



後一排的周永康、郭伯雄和令計劃都是序幕那撥兒的。
習核心對軍隊的整頓從現役上將王建平這兒開始。

【人民報消息】2016年8月25日下午,前武警司令、時任中央軍事委員會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王建平在成都視察期間被軍方檢察人員帶走。王建平的妻子和秘書同一天也在北京住所被帶走。與此同時,曾擔任王建平秘書的武警部隊訓練部副部長蘇海輝也被捕。

抓捕江系現役上將意味著習核心的地位已經穩固,整頓軍隊從這個時候才算是真正開始,之前都是序幕。那麼,讓我們先拉開序幕看看。

江澤民阻止習近平進入軍委

2012年11月十八大習近平接任中共黨總書記、中央軍委主席,2013年3月接任國家主席、國家軍委主席。但軍中打虎是在胡錦濤任軍委主席、習近平任軍委第一副主席時開始的,首打的是連女兒都獻給徐才厚的中將谷俊山。

可是,動這第一刀談何容易。2002年十六大胡錦濤接班,但江澤民把著軍隊權力不放,強行繼續留任軍委主席,直至2004年9月十六屆四中全會被趕下臺。江雖然被迫交出軍委主席職位給胡錦濤,但時任副主席排位是:郭伯雄、曹剛川(國防部長)、徐才厚。胡錦濤被架空。

2007年十七大,習近平被安排做胡錦濤的接班人,按理來說,他應該擔任國家副主席和軍委常務副主席,但是江澤民強力阻撓,十七大軍委副主席還是江的兩個親信郭伯雄和徐才厚。

一屆任期五年,三年都過去了,習近平在軍委裡依然沒有職務。此時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在重慶「唱紅打黑」為十八大進入政治局常委會、然後搞政變做準備。

在喬石、萬里等正直元老的抗議下,2010年7月2日,中央政治局宣布:「習近平同志為中央軍委常務副主席並待五中全會通過,習近平同志即日起參加中央軍委會議和中央軍委領導工作。」

習近平進入中央軍委後,在副主席裡排名在郭伯雄和徐才厚的前面。這連江都沒法炸刺兒。

一年之後,習近平與胡錦濤聯手開始收拾軍隊中的江系人馬。

2011年軍隊動第一刀胡錦濤倍感艱難

2011年是薄熙來最瘋狂的時候,薄和周永康已經組織政變集團,連未來的政府班子都擬定好了。軍隊他們不擔心,除了架空的,就是自己人。所以,胡錦濤打算在軍隊裡動手術舉步維艱。

但在習近平和劉源的協助下,胡錦濤的第一刀還是砍下去了。那個刀下鬼是時任總後勤部副部長、中將谷俊山。

谷俊山是江系在軍中的人馬,早前被江澤民一路提拔。他原在濟南軍區任職,從1990年代後期開始一路快速晉升。2002年前後任總後營房基建部辦公室主任、營房土地管理局局長,2003年7月被晉升為少將,2007年6月任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部長,2009年12月任總後勤部副部長。2011年被晉升為中將。

2011年12月25日至28日,中共在北京舉行軍委擴大會議,內容之一就是十八大的軍隊代表的人選問題。與會者達近百人,包括中央軍委全體成員,以及各總部、各兵種、各軍種、各大軍區和各省軍區的主要負責人。
  
會議開始時還是黨文化的老俗套,尤其此次會議是選十八大代表,更是個個發言重點擺成績,失職晃一槍。誰愛聽這個,很多人還是老規矩,找個旮旯準備瞇一覺。

到總後勤部政委、上將劉源發言時,他張口就說,開會之前準備了一份講稿,但是決定不用這份講稿、說些不同的話!頓時會場都安靜了。接著,他提到了在互聯網上被廣傳的一張名為「將軍府」的照片,照的是一名軍官在寸土寸金的北京繁華地段為自己建造的官邸,據說耗資上億元,占地二十餘畝,內有三座別墅群,極度奢侈。事後大家才知道這個「將軍府」的主人是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而1995年前,谷俊山只是個在自己家門口濮陽軍分區服役的上尉軍官。

就在眾人紛紛猜測,這名軍人到底是誰的時候,劉源話鋒一轉,說這樣的案例在軍中不止一例,這樣的貪腐規模更不算是最大的。他從貪污軍產、盜賣軍火、賣官鬻爵等方面一一道來,讓眾人瞠目結舌,這是「流行性感冒」啊,誰沒傳染上?!

接下來,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劉源把矛頭直接對準坐在主席臺上的郭伯雄、徐才厚和梁光烈。他說,你們三位軍委負責人,在領導崗位上已經多年,對於軍中的嚴重腐敗,更是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為什麼劉源敢這麼說呢?其實這是總後勤部的一個大膿瘡,誰都知道,誰都不願意捅破。他的底氣與胡錦濤、習近平做後盾有關連。

軍隊是不許經商的,但江澤民上臺以後,軍隊不但經商,而且還販毒、走私,無惡不做;過去軍隊醫院雖都屬於總後勤部管,但沒什麼油水,這十幾年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高價賣給國內外急需移植器官的病人,發了大財。

上任僅一年的總後勤部政委劉源突然在會上談到總後勤部的「腐敗」,是因為他知道兩個副主席一個國防部長對這些血腥交易完全知情。

劉源說,腐敗在軍隊中已經如此根深蒂固,廣為蔓延,要堅決鏟除,不達目的,死不罷休。劉源還說:「無論一個人的職位有多高,後臺有多硬,我都不會善罷甘休。」劉源甚至說「我即使丟官,也要與腐敗鬥爭到底!」

劉源是前國家主席劉少奇的兒子,為了拿下農民出身的總後勤部新任副部長谷俊山,竟然需要「誓死」的決心,可見谷俊山在軍隊中的黑根子有多粗、多深。

2012年1月27日(正月初五),總後勤部副部長、上任僅一年就富的流油的中將谷俊山被雙規。

2012年2月,國防部宣布免去谷俊山的職務。谷俊山免職後,胡江的較量又經過近一年。

直到十八大後的第一個元旦(2013年)前,谷俊山被正式批捕,公開的原因是涉腐敗金額200多億,真正的原因是總後勤部管理著所有的軍隊醫院,谷俊山從這些醫院活摘器官的暴利中受益。

軍隊死亡谷的門被打開

谷俊山被正式批捕一個月後,到3月兩會就徹底去職的總政治部主任徐才厚,於2月4日在解放軍總醫院進行膀胱鏡檢查,確診為「膀胱浸潤性多發性高級別尿路上皮癌」。他的精力開始集中到保命上。

2014年3月15日,習中央決定對卸任一年的徐才厚違紀問題進行組織調查。

三個月後,6月30日,中央政治局會議決定給予徐才厚開除黨籍處分,對其「涉嫌受賄犯罪問題及問題線索」移送最高檢察院授權軍事檢察機關處理。

死亡谷的門從這一天才算是被打開,軍隊決策層的障礙開始清掃。

2014年7月30日,中央軍委決定給予徐才厚開除軍籍、取消其上將軍銜的處分。

2014年10月27日,軍事檢察院對其涉嫌受賄犯罪案件偵查終結,移送審查起訴。

2015年3月15日,徐才厚因膀胱癌終末期,全身多發轉移,多器官功能衰竭,醫治無效在醫院死亡。軍事檢察院對徐才厚作出不起訴決定,其涉嫌受賄犯罪所得依法處理。

保護傘一死,2015年8月10日,谷俊山被判處死緩,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贓款贓物予以追繳,剝奪中將軍銜。

空軍原政委上將田修思落馬


田修思是薄周政變集團的重要成員。
田修思1950年2月生於河南孟州,18歲入伍,在新疆軍區直屬炮兵五十四團當戰士,兩年才當上班長,然後當了一年三個月的排長,又當了兩年團政治處宣傳幹事,以後他任連政治指導員、團副政委、師政治部秘書科科長、宣傳科科長,團政委。

江澤民當總書記之後,1990年9月田修思從炮兵第二旅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提拔為炮兵第二旅政委。1992年6月提拔為新疆軍區政治部副主任。一年後提拔為步兵第八師政委。

1999年7月至2000年5月,田修思任新疆軍區政治部副主任。隨後他離開生活了32年的新疆,調到蘭州軍區政治部任副主任。2002年6月至2004年12月,任陸軍第21集團軍政委(其間:2002年9月至2004年7月在西安政治學院軍隊政治工作學專業學習),等於只是在21集團軍掛個空號。學習完之後,2004年12月調回新疆軍區任政委3個月後,提拔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常委,新疆軍區黨委書記、政委。

2009年12月田修思調到成都軍區任黨委書記、政委。他的好日子就到頭了。原因是重慶市「二閻王」、公安局長、副市長王立軍2012年2月6日為躲避薄熙來暗殺,逃進駐成都美領事館,請求政治避難。田修思出兵幫助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包圍美領事館要人,造成極壞的國際影響。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忙著搶奪王立軍,卻因小失大,暴露了田修思是薄周政變集團的軍事要員。

2012年11月召開十八大,10月份田修思被調任空軍黨委書記、政委。為了不打草驚蛇,十七屆中央委員田修思在十八大中央委員名單上依然占一票。

2015年4月9日,習中央宣布決定對郭伯雄進行組織調查。

2015年7月30日,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並通過中央軍委紀律檢查委員會《關於對郭伯雄組織調查情況和處理意見的報告》,決定給予郭伯雄開除黨籍處分,移送最高檢察院授權軍事檢察機關依法處理。

2015年8月,空軍黨委書記、政委田修思被解除軍權,調到全國人大任外事委員會副主任。

2016年7月,失去軍權的田修思被立案審查。9月他被命令辭去第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職務。

通過幾個軍隊手握重權高官的交叉落馬時間,可以清晰的看到習近平的這盤棋下的是罕見的成功,若一步走錯,就會滿盤皆輸。

從調虎離山到直撲虎山


被郭伯雄、徐才厚和周永康重用的
前武警司令王建平被拿下。
自2012年十八大、2013年兩會之後,習近平以及他的志同道合的同僚們艱苦奮鬥到今天,正如習近平2016年12月28日主持政治局會議所說的「反腐敗鬥爭壓倒性態勢已經形成」。

在軍中打擊江系邪惡勢力以來,首位落馬的現役上將是2016年8月25日被捕的原武警部隊司令員王建平。

王建平1953年12月出生於遼寧省撫順市,原籍河北讚皇。父親王振海曾任撫順市委副書記、撫順礦務局黨委書記,中國煤炭地質總局黨委書記。

1969年,不到16歲的王建平靠父親的關係參軍,在第40軍炮兵部隊服役,擔任過炮兵42團團長和40集團軍炮兵旅參謀長,旅長。江澤民任軍委主席的1992年,38歲的王建平任40集團軍120師師長,後120師轉為武警機動師,王建平即轉入武警。1996年,任武警西藏總隊總隊長,後升任武警副參謀長。2006年,任武警參謀長。2009年6月,任副司令員,隨即接替退役的吳雙戰出任武警司令員,那年王建平55歲。

2012年7月,離十八大還有4個月,怕習近平上臺會夜長夢多,於是江澤民授意,王建平被晉升為武警上將警銜。

2014年12月,習近平把時任武警司令王建平與時任解放軍副總參謀長王寧對調。

2015年1月,副總參謀長王建平兼任全軍軍事訓練監察領導小組組長。2016年1月,任新成立的中央軍事委員會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再想任主要權力機構一把手?踹腿之前甭想。

「拿掉王建平的實權是為了揭武警部隊貪腐的蓋子」

《環球人物》雜誌2017年1月16日披露,王建平的父親王振海早期曾隨中共軍隊參與平津戰役等,後任福建省軍區第五分區武裝部副部長、泉州地委副專員等職。上世紀60年代,王振海調任撫順市礦務局,任局長、黨委書記等職,後出任撫順市委常委、市委副書記。1980年,王振海調任中國煤炭地質總局黨委書記,兩年後退休。

王振海一家在遼寧省撫順市的日式小洋樓裡住了近60年。王振海喜歡在院子裡種菜、種花。王建平還是武警部隊司令員的時候,王振海家的那個小院裡總是鮮花盛開,熱鬧非凡。

「門口車來車往,葡萄架下人來人往,從早到晚都不消停。」王振海家的鄰居回憶說:「他們(指王家的賓客)今天來送苗,明天來鬆土,後天再來找別的活兒幹。有時候不等王振海從北京回到撫順,小院的一畦菜地早已被翻好地、種好苗,收拾得極規整。」

門口車來車往,葡萄架下人來人往,武警、地方上的官員都常來走動。

2014年12月,王建平從武警部隊司令員的職位上調任軍隊副總參謀長,雖然級別沒變,但是喪失了實權。那時候原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已經被開除黨籍、軍籍、取消上將軍銜,軍中反腐的大幕已拉開。因此,撫順當地人對王建平的調任也高度敏感。

「拿掉王建平的實權是為了揭武警部隊貪腐的蓋子。」這樣的傳言漸漸多起來,王家小院的熱鬧勁兒馬上煙消雲散,從熱鬧到蕭條,只花了不到兩年時間。

「原來有鄰居常跑去王振海家幫忙收拾菜地,這時也不去了。其他鄰居就調侃道,瞧這眼力見兒。」

王家鄰居回憶說:「武警戰士更是沒人來了。以前一下雪,王家門前一整條街都被掃得干干净净。」

王建平調任轉過年去,2015年元旦後的第一場雪,沒人來給王家門前掃雪,鄰居們便暗中調侃說:「再也借不上王家的光了。」也就在這一年,鬱鬱寡歡的父親王振海去世了。

習近平已有能力鏟平軍隊黑惡勢力

2016年10月27日晚間播出的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共用時29分鐘報導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鏡頭逐一掃過主席臺上的25名中央政治局委員和按姓氏筆畫數而坐的197名中央委員,但畫面上未出現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王建平上將,間接證實其落馬的消息。

2016年12月29日,國防部新聞發言人楊宇軍表示: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武警部隊原司令員王建平因涉嫌受賄犯罪,軍事檢察機關已對其立案偵查。

王建平從2009年6月到2014年12月擔任中共武警部隊司令員,接受中央軍委和中央政法委雙重領導。當時的軍委和政法委,分別由郭伯雄、徐才厚和周永康,兩個死緩一個死鬼掌控。

在這個時期擔任武警部隊司令員的,不管他是王建平、孫建平還是張建平,豈能是好人。

2013年3月兩會,周永康(原名周元根)退休交出所有的職務,4月份他回老家一次。村民回憶,那天,在很多便衣警察的保護下,周元根微笑著和上百名鄉鄰握手。「和村民小聚的整個過程中,他只是微笑,沒說一句話。」也有村民說,那次回來,周說過這麼一句話:「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來看望大家了。」誰幹了惡事誰心裡明白會有下場。

還有,原16軍一位朋友說,徐才厚調北京前曾對身邊同事說:「我這次進京,恐怕走上一條不歸路。」大家以為他是在開玩笑,他認真的說:「高處不勝寒啊!」

徐才厚說的這個「寒」是「助江為虐」「不寒而慄」的寒。凡是甘願染上這種沒良心的「寒」,就是自掘墳墓,遲早得走上不歸路。

王建平是中共現役上將,他的落馬說明習核心的地位已經鞏固,現在可以掄開膀子加速清除那些中華民族裡的敗類,不必等到他們退休後才能懲治。

2017年將是個令人驚奇的年代,形勢一定非比尋常!(文/蕭良量)△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