唾沫滿身 阻擋不了復興中華的腳步(多圖)
 
李子木
 
2016-4-23
 



習近平身著全套作訓服視察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並講話。



4月20日,一號首長習近平到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視察。



指揮中心設有總指揮席。這一席位背後上方,紅底黃字寫著「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兩旁各掛一幅巨幅地圖:中國地圖和世界地圖。

【人民報消息】2016年4月21日,新華網報導說,20日上午,習近平來到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視察,問候軍委和戰區兩級聯指中心全體指戰員。這是習主席首次以「軍委聯指總指揮」的身份出現在公眾視野,也是「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這一機構首次披露。

當政幾年來,黨總書記、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的習近平先後兼任7個小組的組長: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
中央外事國家安全工作領導小組;
中央對臺工作領導小組;
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
中央網路安全和資訊化小組;
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
中央財經領導小組。

新華網4月21日刊登了一則消息,習近平身穿迷彩服以「軍委聯指總指揮」身份出現在中央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

4月20日,一號首長習近平到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視察。這是一個軍改之後健全的重要機構。在去年11月國防部發布會上,發言人回應媒體提問時就表示,此次軍改要組建戰區聯合作戰指揮機構,健全軍委聯合作戰指揮機構,構建完善精幹高效的戰略戰役指揮體系。

在指揮中心裏設有總指揮席,這一席位背後上方,紅底黃字寫有「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字樣。兩旁各掛一幅巨幅地圖,中國地圖和世界地圖。

與總指揮相對的,有匯報席位。兩旁分為幾個工作區。指揮中心內,身著各軍兵種迷彩服的值班人員,正按照指揮流程緊張有序處理著各類信息。

穿著迷彩作戰服的軍委首長們進入聯合指揮中心,通過視頻了解5個戰區聯指中心有關情況,與其他官兵不同的是,其臂章只寫有「中央軍委」字樣。指揮中心其他官兵大部份佩戴胸章。

有報導說,分析認為習近平穿迷彩服是一種精心設計。這句話在整篇貶意文章中起的作用也是貶意。

那麼,習近平那天要穿什麼衣服是不是考慮過?這應該是一定的,但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不需要習近平本人去考慮。作為十幾億人口大國的一把手、而且時刻面對國內外惡勢力攻擊的習近平抓的是大事,哪天出場穿什麼衣服一定有人打理。這是一門學問,負責打理的人是受過專業培訓的,其中包括心理學、美學、歷史、政治等等學科。


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
其實,每個人出門都會考慮穿符合當天所處環境的衣服,去參加總統晚宴和去超市買菜決不可能穿同樣的衣服,否則會被認為是精神病。領袖統帥級人物的服飾更會慎重考慮,因為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在相機和攝像機鏡頭的鏡框裏,會被人議論。

英國前女首相「鐵娘子」撒切爾夫人曾透露,在她準備進入政界之前已經自費請語言專家教授如何演講的更精采,包括腔調、肢體動作,要看起來符合政界人士的身份。當成為公眾人物時,她的髮型都有專人根據其地位和個性精心設計,作為政治人物直到退下她也沒有改變過髮型。

我的一位朋友是超級太子黨,他說科長不知道部長級別的人是如何生活和思維的,對毛澤東、鄧小平們更是一無所知,一些小特務筆桿子接過江澤民手下給的一點錢就開始閉門造車,根據自己的生活經歷編出的那些所謂高層「內幕」實在令人爆笑。

道德下滑的副產品是思維邏輯混亂

現在,整個世界的道德在一日千里的下滑,道德下滑的副產品是思維邏輯混亂。例如,《紐約時報》有一段可笑報導,說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研究學院軍事改革研究項目的助理教授邁克爾·拉什卡(Michael Raska)向《紐約時報》分析,說習近平是想暗示他是軍隊的一部份,「表明政策與軍事的會合。」拉什卡說:「這是經過精心考慮的。」

習近平是中共中央軍委主席和中華人民共和國軍委主席,這是他一當政就自動擁有的頭銜。軍隊的最高統帥需要「暗示他(自己)是軍隊的一部份」?!

BBC中文網也經常搞笑,此次提出疑問:「習近平給自己頭上戴這麼多頭銜幹什麼?還是他不放心,不安心?不得已? 」

對,習近平給自己頭上戴這麼多頭銜是不放心、不安心、不得已。

為什麼不放心、不安心、不得已?因為江澤民橫跨黨政軍各個領域經營反人類地盤已經26年,而經營上海幫地盤已經32年,手段是腐敗、淫亂和越殘忍越升官。財色就像鴉片毒品一樣,沾上就上癮。習近平上臺要全面戒貪戒淫、從嚴治黨、廉潔清正。那個想長大當貪官的5歲小女孩的夢想破滅了不要緊,畢竟她還沒有長大。而貪官們的現實利益被收走了,豈能不怨恨習近平。

現在,有幾個人做任何事情首先會想到民族、國家、人民和子孫後代的未來?習近平要實現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偉大復興夢經常被炎黃子孫裡的敗類嘲笑和咒罵。而高層還握有權力的惡官,都希望習近平快點死,這樣就可以讓江澤民繼續當三呆婊,自己可以繼續腐敗、淫亂,欺壓和塗炭百姓。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一篇分析習近平的貶意文章直接稱習近平現在是「所有部門的主席」(Chairman of Everything)。並說,習近平以驚人的速度為自己取得各種頭銜。

「習近平扛著這麼多職務其實是很辛苦的」,美國社會科學季刊《當代中國研究》前主編、普林斯頓大學社會學博士程曉農分析說,「他主要是不得已。」

程曉農認為,中共中央政治局這個班子不得力,有幾個常委都靠不住。「他自己不做,就會亂套。」程曉農雖然沒說那幾個靠不住的常委都是江澤民的鐵桿兒親信,但大家都知道。說白了,是江澤民在後臺指揮著政治局常委親信稀釋習近平的權力,不讓他完成上天賦予的使命。

對習近平的新頭銜,澳門大學政府和公共管理學院負責人由冀認為,習近平不願意像前任胡錦濤那樣,軍權落到當時的軍委副主席手中。為什麼軍委主席的軍權會落到軍委副主席的手中?由冀含糊其詞的把江澤民遮掩了。胡錦濤當軍委主席時,軍權不是落到當時的兩個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手中,而是軍權一直被江澤民掌握著,江發話底下就有人動,胡錦濤發話底下沒人動。而時任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只不過是江門前的兩條狗。

由冀說,習近平的新頭銜反映了他要在軍隊中起更直接作用的願望。新頭銜「是對軍隊的最終指揮和控制權的象徵」。

事實上,新頭銜不僅僅是習近平的願望,而是他已經掌握軍隊實權的開始。這一步對於江澤民來說非同小可,為江走上絞刑架拉開序幕。

不良媒體對江小罵大幫忙

香港江系雜誌《動向》前年小罵大幫忙,表面是談胡錦濤評價自己、批評江澤民,實則是《動向》吹噓江的實權有多大。

報導說,2014年「十一」前,中共元老生活座談會上,胡錦濤給自己兩屆工作評分僅50分。胡錦濤曾在內部多次揭露江澤民超越退休老幹部待遇,濫權干政,導致胡溫「政令不行」。胡錦濤因此給自己的兩屆工作僅評50分。

報導還吹噓道,同時,胡錦濤列出了江澤民從2003年至2012年向中共政治局提出的「建議」、「意見」多達400多條;提名中共中央至地方省級領導人選170多名;因為江澤民的「看法」、「意見」,造成擱置的政策和決議等多達155項。

下面這句話看似小罵,實則是炫耀「太上皇」和「江核心」地位:從胡錦濤曝光的江澤民的種種劣跡來看,江澤民的行為完全超出了中共老幹部的5類政治待遇。

十六屆政治局常委由7人增到9人

胡錦濤2002年11月十六大接班,只拿過來黨總書記和國家主席的文職,江澤民挾槍桿子賴在軍委主席的職位上。

十六大,9個政治局常委,其中7個都是江系人馬:胡錦濤、吳邦國、溫家寶、賈慶林、曾慶紅、黃菊(沒卸職已死)、吳官正、李長春、羅幹。

過去政治局常委最多是7名,為了把自己的鐵桿兒親信、原上海市委書記黃菊推進政治局常委會對付溫家寶,江澤民討價還價要把常委增加到9名。最後老九的位置給了時任政法委書記羅幹。雖然江澤民知道羅幹跟自己並不一條心,只是為了往上爬才導演了「天安門自焚偽案」,但江卸任前最後一次訪美,2002年10月22日在芝加哥被法輪功修煉者以「酷刑罪」「反人類罪」告上法庭並生效。這樣,不但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順利進入政治局常委會,而且自此之後,中央政法委書記都必須是手上有血有人命的江鐵桿兒才能擔任。

習近平的倔勁上來不可阻擋

2012年11月8日十八大,習近平接胡錦濤的班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和中共中央軍委主席,轉過年3月全國人大會議,習近平接胡錦濤政府一把手的班,任國家主席和國家軍委主席。如此,習近平把黨政軍三個職位都接過來了。


胡錦濤是個兒皇帝,軍隊掌握在江親信
郭伯雄(左二)和徐才厚手裏。
各位,習近平接過的是「職位」而不是「權力」。胡錦濤當政兩屆10年,真正的權力還在江澤民手裏,胡不過是個兒皇帝。胡錦濤2007年十七大連任兒皇帝,副手是準接班人習近平。當了5年的二把手,習近平對黨政軍裏誰效忠江澤民,心裏完全有數。

離召開十八大還有2個月,按照預定計劃,9月5日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將會見美國國務卿希拉里,這是舉世矚目的重頭戲。也是希拉里卸任前的最後一次訪華。

結果,習近平沒出來會見,這一下成了世界焦點,說什麼的都有。中國這邊一片寂靜,美方沉不住氣了,透露說習不見美國國務卿是因為前一天晚上游泳背部受了傷。到底9月4日晚習近平是如何受的傷,在哪裏受的傷,傷勢有多重等等都沒有半個字的交代。

後來才知道,江系人馬以為習近平好捏鼓,就還照著兒皇帝的尺寸對待他,幹什麼事也不請示習近平,而是請示江澤民。但是誰也沒有想到接見希拉里的前夜,習近平撂了挑子,說如果江澤民繼續當「太上皇」,那外國政要誰來自己也不見,乾脆讓江到前臺當一把手,由江出面接見。

外交部那幫小子交代不了,都急傻了,好話說了幾大車,就差跪下了。但習近平說不見就是不見。大家那天都領教了他的倔勁。江系也不敢拿他不當回事了,開始琢磨把他暗殺了。

習近平集權不是為了保命

有報導說,「外界也早注意到,習近平在不斷地集權。他究竟要幹什麼?有分析說,習近平一直受到安全的威脅,集權是為了保命。」這種分析是一團漿糊。

習近平為什麼在不斷集權?因為要除掉江系反人類集團。

習近平為什麼一直受到安全的威脅?因為他要除掉「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薄熙來、周永康為什麼不存在這個危險?因為他們是邪惡的組成部份,江系還想讓薄熙來登基呢。

明白了,如果習近平沒想除掉江系反人類集團,沒想除掉「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他不存在保命,也不需要集權,貪官污吏們都會擁護他,江系媒體都會爭先恐後的把他誇成一朵花。

但是,習近平選擇了順天而行,走一條與邪惡、齷齪、陰暗背道而馳的正路。

在十惡毒世裏,帶領民族和人民走正路才需要披荊斬棘,儘管走過去會唾沫滿身、傷痕累累,但得到的將是永世的榮耀。我們相信習近平對此非常明白。(文/李子木)△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