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擔憂的不是中國人權而是崛起(圖)
 
——一個混沌世界呼喚的正義頻頻變味
 
華鎮江
 
2016-3-17
 



2016年3月14日,美國堪薩斯州,一列載有145人的火車發生
脫軌事故,至少32人受傷被送往醫院,其中2人情況危急。
這是人的眼睛可以看的見的,但人不會去想它的原因!



數年前,正義的加拿大官員和人權律師出版了一本調查紀實,題目
是血腥的活摘器官。封面還有一行字: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這是人的眼睛可以看的見的,但人卻假裝什麼也沒發生!

【人民報消息】據BBC3月10日報導,美國代表哈珀(Keith Harper)代表澳大利亞、英國、丹麥、芬蘭、德國、冰島、愛爾蘭、日本、挪威、荷蘭、瑞典和美國等12國發表講話說,「我們對中國繼續惡化的人權紀錄感到擔憂,特別對逮捕和監禁人權活動人士以及公民社會領袖和律師的行動感到擔憂。」

哈珀還說,「這些行動違背了中國自己的法律,也違背了中國的國際承諾。」

在哈珀發表上述講話之前,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扎伊德·侯賽因(Zeid Ra'ad Al Hussein)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發表了年度主題講話。

扎伊德在講話中重申了他在上個月所表達的對中國自2015年7月以來逮捕250名律師和活動人士的關切。

報導說,但是,中國常駐日內瓦聯合國機構大使傅聰對哈珀和扎伊德的講話進行了嚴厲的反駁,被一些記者形容使用了「異常強烈的語言」。

傅聰說,「美國的態度是虛偽的,美國犯下的罪行包括強姦和屠殺平民。」

我不想評論這位駐日內瓦聯合國機構大使的後半句話。但我認為傅聰說的前半句話是真實的。

「維護人權」是白宮過期的高級化妝品

美國政府並不擔憂中國的人權,擔憂的是中國可能會和平崛起。美國所說的「特別對逮捕和監禁人權活動人士以及公民社會領袖和律師的行動感到擔憂」恰恰是奧巴馬政府虛偽的具體體現。為什麼這麼說?

2012年2月6日,王立軍逃進成都美國總領事館,他以為他手裏有讓世界警察震撼的絕密資料「中共和江澤民在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就可以得到政治庇護,但讓王立軍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美國領事館聽完他倒出來的所有他所知道的中共的罪惡秘密之後,向上匯報得到的命令是讓他離開使館。

原來,2002年之前美國政府就知道江澤民利用軍隊和地方醫院活摘佛法修煉者器官,但裝作不知道。對於這一點,民主黨2016年的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可以證明,她說對王立軍的老底知道的非常清楚,美國不可能庇護他。

王立軍原來只是錦州的公安局長,2008年被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連升三級,才夠級別升任重慶市公安局長。可見王立軍不過是個小人物,即使他被提拔當上直轄市的公安局長,他也不足以被美國政府重視。那麼,為什麼榜上有其名呢?因為他是重慶市專嗜酷刑的「二魔王」,而「大魔王」薄熙來正與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等籌備政變,對象是9個月後十八大接胡錦濤班的習近平。

白宮對中共高層內部的鬥爭了如指掌。

黃潔夫為器官移植公開化喜極而泣

江澤民當政時期,所有的器官移植都要絕對保密,江給胡錦濤當太上皇時期,活摘器官處於半公開狀態,為的是綁架胡錦濤。

習近平當政後,那些曾秘密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的江系醫生突然高調起來,甚至在電話裏對勸他們改邪歸正的佛法修煉者喊道:「你敢來,我就殺了你!」江的親信、前衛生部副部長、肝臟移植專家黃潔夫甚至為活摘器官公開化喜極而泣。

這些穿著天使衣服幹著魔鬼事情的人唯恐別人不知道他們在習近平當政時大肆活摘器官。目地是什麼,沒有人不心知肚明。

美國的一些正義議員們一次次的呼籲政府譴責中共、譴責江澤民,但是美國政府裝聾作啞。直到習近平帶領中華民族沿途「一帶一路」和建立「亞投行」有了眉目、起色之後,奧巴馬才驚覺習近平與胡錦濤不一樣,與江澤民更是背道而馳,按照習近平現在的路子走下去,中國很快就可以興旺發達起來。

「維權」的面紗遮不住真面孔

如果是里根當政,看著中共體制內的最高領導人在一步步的消滅中共邪黨,里根一定欣喜若狂。這不就是他的願望嗎?!

但是歷史走到今天,世界看到的是美國政府的強權霸主行徑,卻看不到世界警察秉公執法。從2015年開始,奧巴馬糾集一些國家,以「維護人權的名義」配合中共和江澤民邪惡勢力,內外夾攻,不讓中國的經濟快速發展。

例如,2015年10月5日,美國主持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12個談判國(按加入時間排列:新西蘭、智利、文萊、新加坡、美國、澳大利亞、秘魯、馬來西亞、越南、墨西哥、加拿大和日本)在美國佐治亞州亞特蘭大舉行的部長會議上達成基本協議。事後,奧巴馬毫不掩飾的發表聲明,說美國不允許中國等國家來書寫全球經濟的規則。

今年3月10日,美國突然代表澳大利亞、英國、丹麥、芬蘭、德國、冰島、愛爾蘭、日本、挪威、荷蘭、瑞典和美國12國發表講話,譴責中國政府逮捕和監禁「人權活動人士」以及「公民社會領袖和律師」。去年奧巴馬就來過這麼一下子,江系反人類集團控制的公檢法部門故意抓些在社會上有點名聲的人,江系境外媒體就趕快大聲嚷嚷要「維權」,然後奧巴馬就發表講話說,需要用經濟制裁強迫中國政府「走正道」。

瞧瞧,這「一條龍」作業,多默契、多骯髒,「以人權的名義」各取所需!

值得關注的是,這兩次雖然都是12國參與,但只有美國、日本和澳大利亞兩次都參加了。

中國和世界的真正人權危機

美國政府真的關心中國人權嗎?一點不關心。為什麼這樣說?如果美國政府真關心中國人權,不可能對江澤民動用國家機器活摘佛法信仰者器官漠然置之。

6年多前,2009年12月12日,《追查國際》曾把遼寧省錦州市的一名在活摘現場持槍的警衛目擊的一起活摘法輪功修煉者器官的部份證詞公布出來。

前幾天,《追查國際》刊登了更詳細的證詞,我們轉載如下,給各位朋友看看中國境內到底發生了和依然發生著怎樣的反人類的人權危機:

2002年4月9日,在瀋陽軍區總醫院15樓的一間手術室內,證人持槍警衛,親眼看到兩個軍醫(其中一名軍官證號碼0106069)將一名30多歲的修煉法輪功的中學女教師,在沒打麻藥的情況下,活生生地摘取了她的心、肝、腎器官。在此之前,女教師遭受了一個月的嚴刑拷打、侮辱和強暴。

除了活摘器官外, 證人還披露了更多不為人知的罪惡: 例如:錦州公安局迫害致死多名法輪功學員,但稱這些學員是自殺、意外; 還將法輪功學員的腦漿吸出來等;除此之外,還有更邪惡的……。

江澤民反人類集團以國家的名義、利用國家的資源,從上到下犯罪犯法,連公安幹警、醫務人員等等具體執行者都統統被綁架在中共的沉船上,讓他們將永遠沒有未來。

下面是證人的證詞錄音文本資料:

(追查國際調查員, 證人:中國大陸警察)

證人:以後如果我還活著的話,你就幫我轉載這些東西。

調查員:好,我答應你。

證人:如果我要是死了,你就找別人或者打聽我這個…或者是把我這個事跡做成一個文章,我倒不是為了讓他們知道我,為了讓更多的我出來,敢於說真話。

調查員:,你的目地是這樣啊,哎呀,你太偉大了。

證人:沒有那麼偉大,我也很齷齪。

調查員:哦,…

證人:我為了他們維護這個統治政權,給人家送錢,又喝酒,酒後駕車,又粗暴地打這些法輪功份子。曾經在公安局待的時候,粗暴地刑訊逼供,踢這些法輪功練習者,我也很愧疚。

調查員:很久嗎?你?

證人:我也很愧疚。

調查員:噢,你很愧疚。什麼時候啊?

證人:在我剛從部隊回來的時候,…

調查員:因為你被蒙蔽了嘛。

證人:是被蒙蔽了。現在想起來,那些法輪功學員們,怎麼打,只要他們同意兩件事,第一,第一個是簽保證書,以後不再練。第二個,罵一句,就這,只要完成兩事就放了他,要不就判他十年,七到十年。就是這兩件他們舉手就能做的事,硬是不做。你怎麼打,他都不做這事。

調查員:那時候你的想法是什麼呢?你覺得他們……

證人:我想,我想他們非常的有鋼,用東北話說「有鋼」,就是非常非常的堅強,為了信念,為了信仰,可以放棄一切。很值得人敬佩。當時,我們的副所長用他的大皮鞋踹他的臉,用電棍一個勁的電,然後在大冬天,三九天,用冰水往他們身上一點一點地澆。把他們的衣服脫了,女學員也是脫衣服,澆水。他們,就是這兩件舉手之勞就能做的事,他們就是不做。所以被判了七年,十年,最長的判無期。

調查員:你就見證了這個事。

證人:嗯,親身的體會。

調查員:啊,親身體會。你是什麼時候,是2000年嗎?

證人:我17歲就當兵了。

調查員:噢,對法輪功迫害是十年,你是哪一年,就是說……

證人:02年吧,好像是02年。

調查員:02年在東北的哪裏啊?

證人:在東北的錦州,遼寧錦州。

調查員:哦,錦州的看守所,還是派出所?

證人:就是公安局。

調查員:公安局啊?

證人:對,公安局主要的……

調查員:錦州公安局啊?

證人:嗯。

……

調查員:哪個時間你還沒有告訴我?

證人:2002年4月9日。

調查員:4月9日?

證人:對,4月9日下午5點開始解剖,時間進行了3個小時。之前已經連續一個月了。

調查員:什麼叫連續一個月?

證人:連續一個月的刑訊逼供。

……

調查員:你只有對他們逼供一次,還是很多次?

證人:很多次。當時(錦州公安局局長)王立軍,就是現在的重慶公安局局長王立軍,下死命令,必須斬盡殺絕。

調查員:哦。重慶的,他不是跟著薄熙來的那個嗎?

證人:對,對,原來在我們錦州。

調查員:嗯,所以,你所親自看到或者是,以你親眼看到的這種法輪功受迫害的,大概有多少人哪?

證人:我看的,我接觸的面不太大,也就二、三十人吧。

調查員:二、三十人啊。有沒有死的?有沒有被折磨死的?

證人:當然有,當然有。其中一個星期就在看守所上吊死了三個。他們在裏邊,我們那個公安局的人跟那個看守所的說,你讓那個牢頭獄犯毒打他們,一個星期死了三個。就是說,還有很多了,很多。比如說,到時候……哎呀他自殺了,說那個,意外,意外,…

調查員:叫什麼名字,你還記得嗎?

證人:這個具體的叫什麼名字,我只能記住一兩個。

調查員:哦,死掉的叫什麼名字?可能在明慧網上查得出來。

調查員:哦,在錦州嗎?錦州公安局死了三個,上吊的,

證人:錦州派出所,錦州看守所,在南山監獄。

證人:是。然後,任務完成之後,每個人獎勵5千塊錢。並且獎勵了很多(東西),比如說,電炒鍋什麼的,都是那些、那些產品。然後我這五千塊錢我一分錢沒花,全部把它捐給了,就是通過《九評》他們捐了,給他們了,就是通過明慧網捐給他們了。那個時候我已經醒悟了,我看到的太多了。

調查員:你拿到錢的時候你就已經醒悟了,那不是時間很短嘛。

證人:時間很短,但當你作為一個警察的時候,你看到他們怎麼打一個也不討饒,為了信仰、為了信念。這些軍醫們把她胃剖開的時候,把她腎都摘除了,沒打任何麻藥,他們,哼都不哼,就出了很多汗,這個時候他們還說法輪大法好。

調查員:你親眼看到啊?

證人:這個我不能再繼續透露了,容易把自己暴露。

調查員:所以,蘇家屯這個事情是真的。

證人:那當然了。瀋陽蘇家屯,你別說他們,別的事情,就是別人犯別的事全都是毒打,全都是。蘇家屯那個地方是遼寧最黑的地方。

調查員:對呀,它們那就是活摘器官的地方。

證人:對,最黑的地方。

調查員:所以,不是蘇家屯的地方,看守所它也是可以直接活摘器官。

證人:那個都是經過保密的情況下,只有在場兩、三個人保衛安全,保衛他們所謂的軍醫的安全,然後進行活摘器官,到時器官呢他們不一定都是賣了,有的是存起來。不知道出路是什麼。

調查員:當然是賣了,他要那器官幹嘛。他要活的器官幹嘛。
證人:眼角膜、腎、心臟……,甚至還把那個腦漿吸出來不知道有什麼用。

調查員:你看到有多少?

證人:我就看過一次。

調查員:一次再也不敢看了吧。

證人:從那以後他們沒用我。

調查員:為什麼?

證人:我當時大聲嚴厲的罵他們:你們還是不是人,是國民黨還是共產黨?當時我的原話是這樣。然後,組織上,公安局政治部主任找我談話,給我一頓批評,說你公安素養,公安素質還是不夠啊。應該到下面去鍛煉鍛煉。然後我…於是到…我不在公安了,我就進政府了。

調查員:真的很冷血。

證人:手術刀,手術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噴濺出來的,血是噴濺出來的。而不是…

調查員:你看到的是男的還是女的?

證人:女的。

調查員:年輕的麼?

證人:30多歲吧。

調查員:那她口中還喊著「法輪大法好」嗎?

證人:還喊著…還喊著。

調查員:你說一下她當時是怎麼說的。

證人:當時,我們經歷了對她得有一個多星期的審問,嚴刑拷打,身上已經有無數次傷疤,並且用電棍電,她已經神智不清…神智不清,就是已經打傻了,反正她又不吃東西,然後我們強行的給她灌牛奶, 往她的胃裏,她不喝就強行的給她灌。你知道那個,把她的鼻子捏上,人的本能就必須張嘴了,於是維持著,她7天瘦了將近15斤。

而這個時候,不知道(具體是哪個部門),可能是遼寧省公安廳某辦公室,反正是一個挺保密的部門,派了兩個(軍醫),一個是解放軍瀋陽陸軍總醫院的軍醫,還有一個是第二軍醫大學畢業的(軍醫),具體反正一個是歲數大的,一個年輕的,在某…某…,就是給她送精神病院的一個手術室,然後進行一套東西。不打任何麻藥,刀在胸脯上(一劃),他們這個手啊一點都不抖,要是我下手我一定抖了。

別看我在武警,我端過槍,我也進行過實彈演習。我也見過很多死屍,但是看到他們,我真的「佩服」他們軍醫,手一點也不抖,戴著口罩直接(拿刀)劃開來。當時我們一人拿一把手槍在旁邊站崗。

這個時候她的前胸已經被劃開了,然後她就嗷的大叫一聲,那個女人就大叫一聲,說「法輪大法好」。

調查員:從胸口劃下去的時候她喊的「法輪大法好」?!

證人:嗷的大叫一聲,說「法輪大法好」。說你殺了我一個人,大概意思是你殺了我一個人,你還能殺了我們好幾億人麼,為了自己真正的信仰被你們迫害的人麼?

這個時候,那個醫生、軍醫猶豫了一下,然後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們的領導一眼,然後領導點了一下頭,他還繼續把血管 …先摘的是心臟,還是再摘的腎。當時心臟血管剪刀一下,她就進行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給你學下聲音,反正我也學不好,撕裂的撕裂的那樣式的,然後就「啊啊」… … 就一直張著大嘴,睜著兩個眼睛,張著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講下去了……

調查員:我知道…那你知道她的名字麼?

證人:她叫…我不能說,這個我不能說,因為當時在場的就幾個人。


證人:這樣吧,就讓我給她起個化名,就叫雪玫瑰怎麼樣,她的名字跟一個花有關係,就叫雪玫瑰。

調查員:就叫雪玫,玫瑰的玫。

證人:梅花的梅也可以。

調查員:好,我們就叫她雪梅。

證人:當時,這個人身份是一個老師啊,是一個老師,在中學教書的老師,她的兒子今年可能12歲了吧。她的老公是個沒什麼能耐的一個,也是一個工人吧。在這之前,她受過的羞辱更大。

我們的民警有不少就是變態的那種,給她進行…用鉗子、用窺視器,都是不知道哪來的儀器,反正我都親眼所見,我當時沒照照片就是遺憾,對她進行屬於猥褻,她長的有點姿色,比較漂亮,對她進行強暴…,太多了。

調查員:就是在你所待過的那個公安局裏面,你就親眼看…

證人:當時我沒在公安局裏做,是在一個培訓中心,就在一個賓館的後院,包了十個房間,一個小樓上,就是小別墅那兒做的。

調查員:黑監獄。

證人:差不多。

調查員:就是只要法輪功學員就往那邊送嘛。

證人:嗯。

調查員:還沒有判刑之前就往那兒送嘛。

證人:反正我們這塊臨時都改變地方。



證人:我親手沒有做任何迫害她的事,我只是我救不了她們…我救不了他們。當時在場警銜都比我高,比我有資歷,我救不了她。

調查員:而且當時你還這麼的年輕嘛。

證人:當時我才22歲。

調查員:而且當時你以為這個是黨叫你做的,你以為你是在盡忠職守嘛。

證人:對。說實話,我從頭到尾都沒有對它們黨有什麼好感,我只是為了掙它的一份錢。為了以後當個領導,也是一種私心吧。

調查員:今天你把你心靈最…,應該是最可貴的地方,你把它剖開來。

證人:我這個就跟你一個人說了,別人我很少說的這些東西。

調查員:這當然是一個黑暗,但是你是個很有良知的人,你才會願意… …

證人:我在這裏要說,要說你們學員,要給你們一個忠告,不要乞求共匪對你們,就是不要乞求他們,你們不要太和善,不要太博愛,我看你們就是人哪太善良了,就是這些學員們太善良了。

調查員:我們理解這些事情,你對於最邪惡的就是要最慈悲最善良的辦法才能解體它。

證人:你跟魔鬼能這樣麼?魔鬼永遠不會,它們是邪魔。

證人:本來我不信這些東西。我一直不信,但是看了之後,他們的勇氣太讓人震驚了。人再大的忍耐力,在鋒利的手術刀一點一點劃開你胸脯的時候,你心臟在裏面跳,血噴濺出來,…

證人:還有更邪惡的呢,就是…反正…我感覺對不起她 ,我一想起她那一瞬間,我感覺對不起她。我救不了她。

調查員:因為神是慈悲的,而且你有想救她的心,其實她應該當場能夠感…

證人:當時我這個槍已經上了實彈了,我甚至想了怎麼樣,我槍裏有10發子彈,當時在場有5個人。我想給他們一一都崩了,…

※※※※※※※※※※※※※


以上是調查員與證人的談話錄音文字稿。

四年前,奧巴馬在爭取連任期間曾與副總統的兒子都親手接到過法輪功修煉者遞送給他們的活摘器官的有關資料,希望他們能站出來制止這場人間慘劇。

但直到今年奧巴馬即將卸任,他還在從政治到經濟幫助中共和江澤民反人類集團,虛偽的呼籲「譴責中國政府逮捕和監禁『人權活動人士』以及『公民社會領袖和律師』」,對「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一直裝聾作啞。

助惡為虐是要付出代價的。 △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