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德江用這個歪輒與習近平作對(圖)
 
2016-2-4
 



2014年3月9日上午9時,張德江作全國人大常委會工作報告。



張德江從自己的權力上琢磨怎麼整垮習近平。

【人民報消息】張德江知道光自己利用權力與習近平對抗,能力有限,就算是加上政治局的那幾個江系人馬,還遠遠不夠。只有讓全國的黨官們都起來反對習近平,那才能達到老主子江澤民交給的任務。

怎麼辦呢?得從自己的權力上琢磨。張德江是現任人大委員長,人大是幹什麼的?在江澤民掌權時期是橡皮圖章,胡錦濤當權時權力被江架空,人大還是橡皮圖章。到了習近平當政時期,張德江要有所作為了,派出親信出面威脅說,(如果習近平不聽話)人大可以免職國家主席。

呵呵,所以黨總書記習近平加強了「黨的領導」,黨紀國法,黨紀挺在國法前頭,只要你是黨員,你就在黨總書記和黨紀的管轄之下,所以張德江得另想歪輒。

2016年1月27日,中國青年報發文《地方立法不能為權力「任性」開綠燈》,指的就是江系人大委員長張德江的歪輒。

文章開門見山的說,具有立法的熱情是一回事,是否具備立法能力特別是制定「良法」的能力,則是另一回事。

文章提到,山東省臨沂市的市人大會議1月20日審議通過了《臨沂市制定地方性法規條例》,這是張德江新修正的「立法」法,也就是江系歪輒,這損招兒就是賦予設區的市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立法權,臨沂市趕快審議通過了第一部地方性法規。

忠於江的山東省委是周永康的得力助手

山東省省委名聲最大時期是在2011年。2011年7月6日, 香港亞視晚間新聞宣布江踹腿了。山東省委馬上在官網首頁顯著位置以黑底白字公開刊登「敬愛的江澤民同志永垂不朽」,並配上了江的遺照。

山東省委書記姜異康還連夜召開省委常委擴大會議商議應對措施。會議決定,在江澤民逝世後,山東省一定要帶頭做好悼念工作,先是立即在《山東新聞網》上率先高規格刊登悼念江的消息,並立即著手在泰山為江修建一座超豪華陵墓,陵墓暫名「江陵」,占地88萬平方米,並包括一座建築面積為8800平方米的紀念館,一口當今最高質量的水晶棺和一尊高18米的純金塑像,泰山上還將修建一座深度達800米的地下室以保證在戰爭時可以迅速將江的遺體安全轉移。「江陵」工程由省委書記姜異康任名譽總指揮,整個工程預計耗資8800億元人民幣,將在188天內完工。

山東省臨沂市委也因為迫害盲人律師陳光誠而聞名於世,這個迫害是從2005年開始的,陳光誠因揭露臨沂計劃生育真相而遭地方政府雇用的打手二十四小時看守。當地人堅持要探望陳光誠一家人的,最後被毆打或是拘留。

2011年12月15日,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飾演過蝙蝠俠的好萊塢影星克里斯蒂安·貝爾和CNN拍攝團隊,靠近陳光誠所住的山東省臨沂市東師古村時,在查哨點被4名守衛攔下。貝爾說:「我要來這裏看陳光誠。」但守衛不但高聲阻止,而且不停推搡著貝爾。畫面顯示,雙方推擠與對吼過程中,越來越多穿著橄欖綠、類似軍服的守衛接近查哨點,約有數十人,全朝著拍攝團隊走過來。克里斯蒂安·貝爾不停問著:「為什麼我不能見這個已是自由之身的男子?」但換來的,只是守衛對著他的攝影機揮著拳頭,並試著制伏他。拍攝團隊為了安全只得勸他一起離開,看守盲人陳光誠的車隊還不依不饒的緊追著他們好幾里地。

臨沂市政府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官員說,2011年11月底,周永康親赴臨沂,召集臨沂市政府和公安各相關部門主要官員開會,親自部署安排對陳光誠及其民眾探訪活動的監控和打壓,並將陳光誠與其相關事件定位「9·05」案件,要求在政府和公安內部進行傳達。

周永康還支持臨沂監控打壓陳光誠的做法,並要求以後要像對待法輪功一樣打擊所有關注探訪陳光誠的民眾,對探訪者要嚴懲,殺一儆百,要求臨沂對外擔起一切責任,中央政法委做他們的後盾。

2016年1月份,山東省臨沂市人大居然擁有立法權,臨沂市委樂的瘋掉了!

張德江利用地方人大對抗習近平

中青報說,與臨沂市相似,許多設區的市都是在今年年初召開的人代會上,正式行使了人大立法權。多年的「立法夢」終於變成現實。

中青報爆料說,多年來,為數不少的城市一直在追求成為「較大的市」,其主要目地之一就是獲得地方立法權。在「立法」法修改並獲得省級人大常委會認定後,多數地方都在第一時間啟動了首部地方立法的準備工作。在正式獲得立法權三四個月後,許多地方的「立法處女作」就正式面世,足以說明它們(原文是這樣寫的)行使立法權的急迫心情。

文章說,不過,我們也需要清楚的是,具有立法的熱情是一回事,是否具備立法能力特別是制定「良法」的能力,則是另一回事。

中青報說的極是,那些知法犯法的惡官們具有立法的熱情,是為了制定出符合他們需要的惡法來。這正是張德江想看到的亂局。

文章揭露張德江給習近平攪局,說「在國家立法日益強調精細化、可操作的今天,地方特別是設區的市制定實施性法規規章的空間在不斷收窄」的時候,「在能力不足的情況下立法,不僅會容易走入重覆立法、『花瓶式立法』的泥潭,還有可能出現立法濫權、立法衝突等問題。」

臨沂市那些與好人作對、迫害良善的惡官們,跟隨的是江澤民、周永康,他們知法犯法,有「良法」都不依,現在張德江給他們立法權,就是讓他們「立法濫權」、「立法衝突」,說白了就是讓地方人大官員制定與習中央對立的法律條例,製造冤民、製造社會動蕩,然後再讓境外豢養的媒體拼命寫「維權」文章,把屎盆子扣到習近平頭上,向習近平要「民主」,要他「還權於民」。

張德江這種做法很毒的,一是讓地方官制定惡法,迫害百姓。二是讓境外江系媒體炒作「習近平當政的中國法治更加退步」,給妒忌中國經濟騰飛的奧巴馬找藉口制裁中國。三是把樂意當槍使的地方官送上砧板。江連無辜者的器官都活摘賣錢,對那些當墊背的地方惡官當然決不痛惜。

讓張德江當政治局常委有深意

薄熙來、周永康判無期了,徐才厚癌症咽氣了,張德江還在不知有死的折騰,悲慘啊。

2012年11月召開十八大,七位政治局常委,三個是江系人馬,他們是張德江、張高麗和劉雲山。表面看起來是江的勢力還在,還能塞進三個鐵桿兒,其實不是這樣的,老天爺不答應,他們也進不去。

老天爺同意讓他們進決策層幹什麼啊?是給他們可以做決策的權力。他們做出的決策是好是壞直接決定著他們自己的生死。也就是說中共決策層的權力本身就是一張生死考卷。

2002年11月十六大,曾慶紅從政治局候補委員連跳兩級到政治局常委、轉年3月人大會議成為唯一的國家副主席,就是讓他從攝政的後臺走到前臺,看看有了決策權的真實曾慶紅。結果觀察了一年半,就判定此人沒救了。他自己哪裏知道啊,到了2007年十七大之前,68歲的曾慶紅忙壞了,先是打算改變十六大自己提出的「七上八下」的規矩(67歲可以上,68歲必須下),同時在考慮搶誰的位置,國家主席和總理職位拿不下來時,連上海老朋友吳邦國的人大委員長職位都打算霸占,結果引發眾怒,連中央委員都沒當上,尷尬「退休」了。實質上,無論以何種方式下臺,曾慶紅都沒有第二次機會了。

十八大張德江進入政治局常委會,讓很多人吃驚,說這個壞東西怎麼能當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委員長呢?正因為是個跟著江澤民跑的壞東西,所以他進入中共中央決策層。不過,事物都有兩面性,好壞都可以轉變的,對於張德江也是一樣,有了政策決定權之後,才能看出他以往是為了往上爬而迎合江,還是本身就是個「逐臭」的壞種兒。

到如今,張德江任全國人大委員長已經三年,這三年的所作所為證明他已經不可救要了。2016年張德江愈發變本加厲,竟然搞出一個允許地方小官自己立法的「地方立法」法,利用那些為私為我的地方惡官與習近平公開作對、攪亂社會。

張德江為權力「任性」開綠燈的結局

中青社毫無隱諱的點出作為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已經犯瀆職罪了。文章說,「目前人大立法的一個最大障礙,就是對實務工作了解不夠,在多數情況下,人大負責立法的工作人員掌握的信息不如實務部門工作人員。信息的缺乏和不對稱,容易導致其在立法過程中被業務主管部門或者利益集團牽著鼻子走。這樣,立法不能限權,反而容易為權力任性開綠燈。」

文章說,全面啟動地方立法權還需要解決許多新的課題,但張德江一個課題也沒做。比如,全國人大常委會由於地方性法規大幅增加,備案審查工作一定要跟上,要通過備案審查,及時糾正地方立法中存在的問題,避免立法濫權和立法「任性」,並根據普遍存在的問題,提出指導性意見。但張德江除了讓地方人大那些法盲自己去立法就完事了。這種完全不負責任的態度,本身就是想進秦城監獄。

文章還舉了一些立法必備的先決條件,比如,各級人大要根據《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逐步增加有法治實踐經驗的專職常委比例,盡快建立健全專門委員會、工作委員會立法專家顧問制度;同時,要擴大從符合條件的律師、法學專家中招錄立法工作者的比例,探索推行立法工作者職業資格制度,等等。

文章結尾是這樣說的:新獲得立法權的地方,沒有這些配套制度的跟進,制定出高質量的地方性法規真的有可能「難於上青天」。

不具備條件上青天,卻非要上,那怎麼下來呀?現在時髦的詞是「墜樓」,張德江這「立法」更時髦,是從天上墜回地面。

那豈不是摔成一堆肉泥啊?所以啊,人要嘬死,神仙也擋不住。 △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