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報消息】在馬克思撒旦子孫的統治區,能夠允許高調出來做好事的,都是假的。從毛澤東到每一位「英雄模範」人物,公開刊登在官媒上的好官好人都是假的,中共建黨90年如此,中共建政的61年也是如此。

中共國不許有真話

上個月,新華網出現《毛澤東如何善待幾任前妻:曾勸賀子珍再婚》,不用看內容,單這個題目就很搞笑,毛澤東哪裏有甚麼前妻,楊開慧是前妻嗎?不是;賀子珍是前妻嗎?也不是。那「善待幾任前妻」的提法是怎麼出來的?毛的禦醫李誌綏寫了一本書叫《毛澤東的私人醫生》,結果在美國被暗殺。為甚麼?因為他沒有和撒旦黨保持一致,他說了真話。

在2010年的溫哥華冬季奧運會上,勇奪女子短道速滑1500米金牌的周洋高興的說:「拿了金牌以後會改變很多,更有信心,也可以讓我爸我媽生活得更好一點。」這麼一句很普通的人話,卻被中共體育總局副局長於再清徹底否定了。

在中共3月的兩會期間,談起有運動員奪冠後感謝父母,於再清說:「運動員得獎感言說孝敬父母感謝父母都對,但心裏面也要有『國家』,要把『國家』放在前面。」於是第二天,3月8日,18歲的周洋立即被安排做客國內某網站,當被主持人再次問及奪冠感受時,周洋被強迫變了調:「最想說的就是感謝,感謝國家給我們提供了那麼好的條件,讓我們有這麼好的條件去征戰奧運會,也要感謝支持我們的人,感謝教練,感謝工作人員,感謝我爸媽。」周洋的獲獎感言,被黨重新安排,把「國家」放到了第一位,父母放在了第五位。黨需要自慰到了如此程度。


拒絕閉嘴被解聘的良心時評作者長平。
還有最近發生的事,1月27日,南方報業集團國內知名的資深媒體人、時評作者長平被要求離開南方報業集團,同被調離的還有評論部主任李文凱等,長平微博回應自己惟一的「錯」就是堅持寫時評文章。長平最近寫的時評文章有:《拒絕配合權力部門的說謊》,《活人自焚和千人下跪的區別》,《市政決策何以如此瘋狂》等等,於是,南方報業再遭整肅,長平拒絕閉嘴被解聘。

這不禁讓人想起到現在還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的維權律師高智晟,他曾描述了2007年自己受到的酷刑以及為了活下去不得不唱紅歌的經歷。高智晟寫道:

被綁架期間,我每天「吃飯」的經歷,定會讓那些在紙上操英雄主義槍法的義士們大跌眼鏡。每當餓至眼冒金星時,他們會拿出饅頭來。每唱一遍《共產黨好》、《社會主義好》、《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即可得一個饅頭。

我當時的心理底線是除非萬不得已即設法活下去。死對我的妻子和兩個孩子太過於殘酷,但絕不玷汙靈魂。在那樣野蠻的氛圍裏,人性,人的尊嚴是毫無力量的。如果你不唱,你不但會被饑餓折磨,而且他們會無休止的折磨你。(摘錄完)

真是孤陋寡聞,原來「紅歌」的唱法多種多樣,除了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那樣趕場大唱大頌外,還有高智晟這類唱法的!

汶川地震:江澤民烘托出一位「首善」

據中共媒體報導,「5.12」汶川地震發生後兩個小時,企業家陳光標分別從武漢和安徽調集60輛的工程車,連同120多人的救災隊伍合力向災區進發。這支隊伍日夜兼程,5月14日幾乎與軍隊同時抵達了災區,凌晨3點,陳光標車隊到達第一站都江堰後立即投入救災工作。

震後72小時是救人的關鍵時刻,第一批救援軍隊不但在兩天后才到,而且只帶了兩隻手,連鐵鍬、鎬頭都沒帶,甚至後勤部門沒有給他們準備足夠的食品,把戰士們餓的直翻白眼兒。後來總參謀長陳炳德無意中泄露了機密,原來是三呆婊江澤民為了打擊胡溫,讓軍隊裏掌實權的江系人馬按兵不動。江指示:死的人越多越好。

正因為如此,陳光標的工程車在災區大顯身手,成為了救援現場的主力軍,一路清理道路,用推土機、吊車將路上的大石塊等障礙物推到旁邊的山溝裏。報導說,在北川中學的廢墟中,陳光標背出208名遇難者的遺體,並親手救出3名幸存的孩子。陳光標的義舉獲得了溫家寶總理的高度讚賞,溫家寶說要「向你致敬」。

汶川地震,陳光標共捐了785萬元現金、2300頂帳篷、2.3萬臺收音機、1000臺電視機、1500臺電風扇、8000個書包……這一個個數字是陳光標獲得「中國首善」的來歷,也反襯了中共的貪婪和醜陋。

民脂民膏都到哪裏去了?原來0.4%的人霸占著全國70%以上的財富。

據北京市檢察院披露,江當政時期,1995年以來,近兩萬貪官外逃,攜帶金額高達8,000億元人民幣。2002年中共十七大與會代表參閱的一份資料顯示,15年外逃幹部為六萬一千多人。在境外、外國定居的貪官家屬為120萬人,外逃幹部攜帶出境資金就有1萬億元以上。知情人稱,這隻是9年前的最保守數據。

維基解密透露:中共高層和高官在瑞士銀行擁有多達5,000個帳戶,幾乎所有中央委員、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人人有份;購下美國巨大國債的重要原因是巨額回扣源源不斷的匯入中共高層開設在紐約的幾百個帳戶,供高層家屬子女移民和留學享用。

一個如此貪腐的政府怎麼能讓一個大善人在眼皮底下轉,襯托著自己的不真、不善與大貪?!

所以,在中共統治的中國,喜歡高調行事的陳光標即使曾真心有行善願望,也會被中共教唆到變味兒、變壞。 因為高調行「善」決不會是真正行善,那是顯示心、虛榮心所致,與中華民族五千年的傳統文化是背道而馳的。這就是雞蛋有縫兒的地方,中共可以借機往裏面下蛆,讓雞蛋變成蛆蛋。

陳光標的官方頭銜


陳光標(右二)1月26日晚受中共統戰之令
帶著妻兒厚著臉皮抵臺。
陳光標,1968年7月生,工商管理碩士,江蘇黃埔再生資源利用有限公司董事長。

目前,他的官方頭銜多的讓人眼花繚亂,據不完全統計:

江蘇省第十屆政協委員、中國致公黨江蘇省委常委(八大花瓶黨都靠中共豢養),南京市第十四屆人大代表,南京市白下區第十六屆人大常委,十屆全國工商聯執委,中共江蘇省委研究室特約研究員,中國光彩事業促進會副會長,中國國際商會副會長,中國國際再生資源專業委員會副主席,中國─南亞商務理事會常務理事,東盟國際友好促進會副會長,中國人權發展基金會光標榜樣基金執行主任,江蘇省光彩事業促進會副會長,江蘇省紅十字會副會長,江蘇省慈善總會副會長,江蘇省進出口商會副會長,江蘇省兒童少年福利基金會榮譽會長,江蘇省法律援助基金會副會長,江蘇省青年商會副會長,江蘇省私營個體經濟協會副會長,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南京大學、中央財經大學、安徽大學、中國礦業大學、東南大學、南京中醫藥大學等高校榮譽教授、校董等。南京特殊教育職業技術學院授予「中國首善」陳光標先生「名譽院長」稱號,全國71個市、縣榮譽市民,36個市、縣高級經濟顧問,51所中小學名譽校長。

當然,陳光標這些頭銜決不是隨便哪個人都會給的,李文凱連一個「南方報業集團評論部主任」的頭銜都被摘掉,長平乾脆連南方報業集團「時評作者」的身份都不允許有,而把他開除。所以,在同一片烏雲下,陳光標能有如此多的頭銜,說明在中共眼裏他有如此多的剩餘價值可以利用。

陳光標高調行「善」

在一個連買菜刀、上網都要實名制的國家,黑和白、是和非都被顛倒的政府,高調宣傳一位大「善」人,即使他曾有願望要當一個善人,他也成不了一個善碴子。這個制度決定了不許真正的善存在和發展。

想想看,連一個在農村田間地頭給幹活累了的人解個乏的趙「三俗」,現在都能乘著私家專機率徒弟去臺灣,在國父紀念堂的臺上露肚皮滿臺打滾兒,這還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拿著大票子的遼寧省政府代表團隨著他的演出順利攻進臺灣。

1月26日晚,中共稱作「首善」的陳光標等47位大陸富豪組成的行善團抵達臺北,開展備受關注的「感恩之旅」。陳差一點不能入境,但最終還是帶著黨的糖衣炮彈闖過了臺灣機場!

陳光標說扔錢的理由「是感謝過去臺灣同胞在大陸有需要時給予的幫助」。陳光標是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嗎?不是。天災人禍之時,中華民國政府給予大陸的援助是交給陳光標的嗎?與他一點關係都沒有。兩岸事務歷來是由中華民國行政院大陸委員會(簡稱陸委會)和中共非法政權的國臺辦來協調的。臺灣給予大陸幫助的都是政府行為。那麼誰授權他出來代表「大陸」去謝恩?他帶的巨額現金有多少是他自己的,有多少是中共的統戰支出?

知情人泄密


桃園縣有市議員26日晚在機場大廳抗議
陳光標善款不善,與警方發生推撞。
「你以為這些錢是陳光標他們的錢啊,都是政府從銀行裏拿出來的,連外包裝都不需要他們操心,就這樣他們還不願意跟著陳光標去呢,但政府逼著他們去,說不去也得去,這是政治任務。不過答應他們不出鏡,整個秀交給陳光標一個人耍。」「政府說,這次幹的好,可以減免他們幾年的稅。」「至於給陳光標的好處,多啦!多給訂單,高額獎勵……,『不怕他不為政府做事!』」

陳此次統戰的範圍不小,涉及臺灣九個縣市,派發的現金紅包5億元新臺幣(下同,約 1.13億港元)。這是繼趙本山坐私家飛機去臺灣進行心理戰的續集。

據知情人透露,陳光標此次臺灣之行,是中共做了周密的調查研究和制定的一套完整統戰計劃的一部份,是中共與臺灣統派(也叫雙贏派)裏應外合搞的一出攏絡臺灣底層民眾的陰謀劇。

陳光標原本只是個喜歡做好事留名的人,結果現在卻成了中共搞垮中華民國的主力軍。

陳光標,你的孩子還小,妻子還年青,可千萬別把災禍引進家門!△

(人民報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