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菊哭爹喊媽生不如死 新華網刪除這張圖片(多圖)
 
瞿咫
 
2006-3-20
 
【人民報消息】生老病死對於人來說,遲早都有這一關,這是很正常的事。奇怪的是在中共就變成了高層絕密,你有什麼可密的呢?江澤民宋祖英的醜事都能做成光碟,黃菊要歇菜有什麼可藏著捂著的呢?

新華網為何刪除1月16日黃菊的這張圖片



1月16日黃菊沒有參加銀監會2006年工作會議,現在黃菊患惡性
癌被曝光,新華網才刪除了這張假冒圖片。(人民報資料)

不知為何,2月10日新華網的高層動態裏,黃菊的網頁左邊最上面一張圖片還是《黃菊與出席銀監會2006年工作會議代表舉行座談》,點開就是那篇報導。

圖片解說是:「2006年1月16日,銀監會2006年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黃菊與出席會議的代表舉行座談。 新華社記者 高潔 攝」。

可是現在再上去看看,不但這張圖片沒有了,而且這篇報導都沒有了。黃菊最後一次公開露面居然是1月15日出席全國交通工作會議,圖片檔上最後一張也是1月15日的。1月16日的新聞和圖片突然蒸發了!

這也就是說,黃菊1月16日根本沒有參加銀監會2006年工作會議,而他那天本來是準備參加的,而他突然發病。既然如此為何要找一張不知什麼時候的圖片來蒙騙讀者呢?所謂的金正日來京和胡錦濤會面的圖片,就有新華網的朋友說,這圖片不是今年的,是以前的檔案照。如果金正日還活著,有必要搞這套嗎?如果黃菊身體還能發情,恐怕也不需要指示新華網造假了。

現在新華網上黃菊在1月13日出席勞動和社會保障工作座談會的圖片還在那裏,臉色很可怕,整個臉呈病態,人蒼老消瘦。

一則假新聞


1月13日的黃菊呈病態(rmb)
動向雜誌3月刊報導,黃菊是1月中旬(註:應該是1月16日)被送進解放軍301總醫院的,1月24日凌晨2時,醫療組發出病危通知:惡性胰腺癌晚期。當時,中辦主任王剛在場。

新華網1月23日18:59:53刊登了一則假新聞《黃菊:完善國有資產管理體制 提高監管水平》,那時黃菊在醫院裏急救,7個小時後發出病危通知。

但「新華網北京1月23日電 1月23日,全國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工作會議在京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黃菊對會議作出重要批示。」

逗您玩兒吧?

2月10日,人民報透露內幕消息:《最新消息!黃菊有望蓋中共二號大血旗》

2月16日,黃菊病情又惡化,近中午時,醫療組再度發出病危通知。胡錦濤、溫家寶、吳邦國、曾慶紅立即趕到醫院。稍後病情又趨於穩定。中央保健局、衛生部從上海第二軍醫大學調來傳染病症專家古某、華東醫院疑難病專家蔣某,專程到北京參加會診。

同一天,在16日例行的記者會上,外交部發言人秦剛面對外國記者的置疑,只是含糊的說:「很感謝你對黃菊副總理的關心,我不知道你的問題是從什麼角度,他還在正常地工作,沒有什麼區別。」外電報導,回答問題時,秦剛反應有些緩慢,語句有些含混不清。

2月17日中共高層內部通報,黃菊患了急性腎炎並發症,表明黃菊得的是個暫時死不了的病。

2月下旬,看著好象一時還咽不了氣。中宣部把持的《新京報》說,黃菊出差去了。也不能說被換了魂兒的《新京報》是造謠,對於政治局常委來說,去紅燈區是出差,去外國趟路子買礦山是出差,上301醫院與女政治幹事染愛滋病也算是出差,惡性胰腺癌搶救更應該是出差。

2月底3月初,黃菊病情不妙,人已經脫相,想給個鏡頭,騙騙國人的機會都沒有。徹底沒戲了。

於是,3月2日下午,政協在人民大會堂新聞發布廳舉行首場新聞發布會,現任外交學院院長的吳建民出任政協會議新聞發言人,被國際媒體認為是中共不尋常的舉動,果然在記者詢問黃菊失蹤提問時,吳建民笑容可掬,態度誠懇,令哪位記者不信任他都得自感內疚。吳建民稱,國務院副總理黃菊前不久因身體不適入院治療,並且稱黃目前「正在康復中」。

3月3日晚上,黃菊病情再度惡化,心臟一度停止跳動,醫療組發出第三次病危通知,並進行搶救。官方這時才在內部就黃菊病情進行了通報,稱:胰臟癌「初期」,屬惡性胰腺癌。

誰都知道惡性胰腺癌不容易發現,發現時已經是晚期。當然是晚期,最高級的醫療設備,頂到尖的醫療專家,最好的進口藥物都衝上去了,還在這麼短時間裏發出三次病危通知,高層不少人估計,離“歇菜”一步之遙了。

自做孽天不留

按中共的等級制度,中央政治局常委每人都配備一名主任級醫師、一名護士。在解放軍總醫院、北京醫院各有二組醫療專家組,二十四小時待命為九名政治局常委健康服務。

早在2001年底,常常需要急救的江澤民還在中南海、香山(中共中央、中央軍委戰備指揮中心)、中央軍委大廈、人民大會堂,分別都設立了急救醫療室,配備了急救用醫療器材、藥物等。

黃菊的隨身醫生原是上海華東醫院副院長、全內科主任、復旦大學醫學系教授張某。

根據中共中央保健局的規定:中央政治局常委、委員每月做一次常規檢查,一季度要住院做一次各器官的檢查。看似健康保險程度極高。但中國有句老話:「自做孽天不留。」所以保健規格看似再萬無一失,也沒有用,老天不留你,讓你得什麼不治之症都在瞬間之中。

死都得受夠罪才算完

黃菊目前在解放軍總醫院中央一級留醫部住院醫療。凡探望黃菊,要由中央書記處批准。除中央一級的高官外,都被婉拒:「暫不方便」。

因為黃菊在高官裏名聲很臭,很多人不是真對他關心,不過是想在他面前幸災樂禍一下罷了,這也就是為何見黃菊「暫不方便」。

「兩會」期間,上海來京參加「兩會」的代表,僅準許由政治局委員、市委書記陳良宇、市長韓正、人大主任龔學平、市政協主席和市紀委副書記五人前往探望。

探望歸來後,陳良宇對上海參加「兩會」的代表、委員說:「黃菊同志病情反覆,醫生、專家正全力救治。黃菊同志問候大家!」據他私下說,現在簡直不認識黃菊了,那樣子實在太可怕了。


女婿和黃菊都要為此付出代價!
據醫生透露,這些日子黃菊可沒少受罪,疼的哭爹喊媽的,家屬看著都受不了,說乾脆別救了。但家屬說話不算數,得中央有人拍板,可誰敢擔這個責任,說這句話呢,胡錦濤也不敢啊,曾慶紅更是一推六二五,黃菊一口一個的“邦國兄”此時老是說“慎重些、慎重些”等於什麼也沒說。所以推來推去,讓黃菊生不如死。

看來,黃菊不死不行,他在舊金山的女婿和親家靠著他太猖狂了,所以黃菊只能受夠了罪,才能去享受蓋二號大血旗的遺體告別儀式。至於他的女婿等將會受到什麼樣的懲罰,那要看他們幹了多少壞事,以及是否懸崖勒馬,否則,不是我嚇唬誰,都會和黃菊一樣,受夠了罪才能燒成灰。

(人民報首發)


相關文章:

最新消息!黃菊有望蓋中共二號大血旗(圖)
黃菊在政治局做檢討 親家在美國坐著接餡餅
黃菊與其女婿親家相互殘殺(多圖)
黃菊親家把江澤民密友的臭事抖露出來(圖)
誰讓大公報透露出黃菊病勢危重(圖)
小笑話:黃菊出差滯留的原因
老天也怒!舊金山著名反共僑領遭中領館派人槍殺(圖)
黃菊遭報震懾中共高層
「黃菊有望蓋血旗」 中央有人不寒而慄
鍘黃菊!駭人聽聞的天下奇聞轉移中南海(圖)
黃菊的捧臭腳媚功與他在舊金山歡迎江澤民的國民黨親家(多圖)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