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奇聞!器官等病人 不是病人等器官
 
知情人
 
2006-3-12
 
【人民報消息】筆者因為工作關係,對大陸販賣人體器官以及把不知情的病人當作試驗品的內幕比較了解,現在我把我所了解的情況向大家介紹一些。因為大家都知道的原因,這裏我不能說得很細緻,還請讀者諒解!

* 盜取死囚的器官進行器官移植

在大陸,用取自死囚或者交通事故死亡者的器官進行內臟移植是非常常見的事情。其實,共產黨這麼做已經是長期和一貫的了,可能很多人都看過老鬼寫的《慘死荒郊的兩位女政治犯》,其中有一段可以證明在文革中就已經存在盜取犯人內臟用於器官移植的事實了,“為了保護好她的腎,遊街時,一個頭戴白口罩的軍人示意押解人員按住她,從後面給鐘海源左右肋下各打了一針。那針頭又長又粗,金屬針管,可能是給大牲畜用的,直紮進她的腎臟……竟然連衣服也不脫,隔著短大衣就捅進去。鐘海源嘴被堵住,全身劇烈地顫抖。”

據我所知,大陸死囚犯是不是被摘取內臟,主要是取決是不是有買家看中了合適的器官,現在腎移植需求量很大,大部分被“相中”的死囚主要是摘取腎臟的,如果附近醫院還有需要其他臟器的,可能就順便也被“賣”了。在死刑執行前數個小時,都會給犯人注射一種藥物,這種藥物的作用是減緩血液凝固的速度,而且這種藥物必須進行肌肉注射才行。醫務人員在給犯人注射時往往會騙他們說是為了減少他們受刑時的痛苦,其實正如《慘死荒郊的兩位女政治犯》文中所說的那樣,這種肌肉注射本身就是極其痛苦的,由於要作用到全身血液系統,所以注射量很大,這樣注射時間也很長,當注射完畢之後那些犯人也就相當於死過一回了。對於這種準備好摘取器官的犯人,死刑執行的槍位也有所不同,因為過於血腥和殘忍,本人無法多說了。那些等著器官的醫生早就等在現場了,犯人一倒,立即被擡進手術車,根據器官的存活期按順序摘取需要的內臟,肝臟、心臟、腎等等,內臟器官取好之後,可能還有需要角膜和皮膚的,因此又換成下一批人來取一次,大約在 20分鐘之後,一個活生生的人已經成為一具空殼了。

在大陸做器官移植,主要是錢的問題,只要病人願意出錢,就有人出去“物色”配型合適的器官來源。這也是造成近幾年來很多外國人到大陸進行器官移植的原因,國外取得合適的器官是比較難的,而且還要等待機會排隊。在中國大陸,只要有錢,是器官在等病人的,而不是病人排隊等器官。這也就是導致媒體為什麼會不斷報導例如《到中國移植器官 兩年死七日本人》、《多名馬來西亞人赴中國接受器官移植病逝》之類的直接原因,這些還僅僅是被揭露出來的不成功案例而已。

* 盜取骨髓

記得前幾天大紀元報導過《知名醫院有計劃盜取骨髓威脅醫生不許聲張》,其實此文中所描述的絕對不是個別案例,筆者就曾經遇到過這種情況。為什麼要“偷”?主要是為了省錢,即使出錢大部分病人也不會同意把自己的骨髓“賣”給別人的。筆者一個朋友在某醫學院讀博士,他的實驗需要大量骨髓細胞,學專業的人都知道骨髓細胞非常難以培養,一般只能取自活體。這個博士生為了得到大量的骨髓細胞,通過導師的關係聯繫了附近數十家縣區醫院,和那裏的外科溝通好,策劃乘手術之機“偷”骨髓。為什麼要到縣區醫院呢!是因為小城市人防範意識差,也容易騙,現在大城市的醫院一般不大敢做這樣的事情。就像上文中描述的一樣,他也是乘著病人麻醉之後,從背後穿刺“偷”骨髓。這個博士實驗完成的時候,至少取了幾十位病人的骨髓,但是沒有一個病人知道他們的骨髓被偷走做實驗去了。

* 胎兒

由於大陸強制實行“計劃生育”以及社會風氣的敗壞,現在墮胎的人很多,大家已經知道大陸有人喝嬰兒湯的,其實還有取胎兒做實驗原料的。這幾年,因為人類基因組計劃的實施,研究人類基因很熱門,有些生物學常識的都知道,人類基因組編碼的絕大部分基因在成年人的身體中是不表達的,因為成年人的器官組織都特異化了,但是在胎兒時期,大部分基因都表達,所以對這些研究而言,胎兒就是很好的實驗原料。一般從關係醫院得到一個剛剛手術取出的5-6月胎兒只要百元左右,對於醫生而言這是“不拿白不拿”的外快,因為即使不給這些人一般也只是。。。而已。胎兒取到之後,一般都是根據研究目的進行解剖分取,分離的組織器官會放在液氮中長期保存。據我所知,大陸有公司專業向國外大量提供胎兒的核酸製品,這些東西在歐美國家是很難大量得到的。

* 血液

其實,大陸更常見的是醫院用病人的血液做實驗。一般的檢測血常規或者其他檢測,取5毫升血液就夠了。如果抽血的量大於這個值或者經常用不同的理由讓病人反覆驗血,那麼基本可以肯定病人的血是被他們當作試驗品了。我的一位親戚曾經長期低燒不止住進一家醫院,但是治療一個月之後病情也沒有好轉,反而隔三差五的來抽十幾毫升血。後來找熟人打聽才知道,原來是血液科主任那年有個研究生要畢業,之前正苦於沒有合適的項目做畢業論文(所謂“合適”,就是既省錢又能給導師發文章的課題)。偏偏我這個親戚倒霉,自己撞到槍口上去了,其實院方早就知道他低燒的原因了--是種罕見的細菌感染,因此被那個主任看中,讓他的學生鑒定菌種並且做些初步的研究,這樣就可以發表一篇不錯的論文了。但是那個學生實驗技術不行,他自己培養不了細菌,和導師商量之後就把我親戚當作“培養基”留在醫院了。明白情況之後,立即轉院,在另一個醫院用對症的抗生素5天就治好了。

* “小白鼠”中國製造

這幾年,大陸有種承包歐美制藥企業新藥臨床實驗的公司多了起來。臨床實驗為什麼要在大陸進行?主要原因是大陸的病員群體大、實驗價格低廉、人工費用低、相應的監管法規也不完善。對於承擔這種臨床實驗的醫院而言,不但可以從代理公司得到一筆“可觀”的勞務費用,而且還可能以“進口藥”的名義再從被他們當作“小白鼠”的病人那裏收取一筆藥費,這就是所謂“吃了買家吃賣家”。而且大部分醫院不會告知病人此種試驗的危險性。如果在歐美國家做類似的實驗,試驗新藥的病人會和制藥公司簽訂一系列的合同以保證他們的利益並且得到制藥公司一筆酬勞。

從《瀋陽集中營設焚屍爐售法輪功學員器官》一文所說的情況看,那個集中營極可能是軍隊系統維持的人體器官販賣集團。因為只有軍隊才有這麼嚴格的保密條件,關押幾千人的場所,需要多少管理人員?一般的機構幾乎不可能做到這樣的保密效果。從邪黨軍隊歷史的群體滅口、屠殺來看,也只有軍隊系統才能做出如此徹底的滅絕人性的事情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