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家屯集中營黑幕驚人 焚屍爐常冒白煙(多圖)
 
————死刑改毒針注射後器官價颩升 串通從虐死法輪功學員屍體上謀利
 
2006-3-10
 


一些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遺體,有的器官被摘除或掏空,有
的身體上發現不明來歷的血洞、刀口,引起外界強烈關注。圖為法輪
功學員劉玉風被毆致死。

【人民報消息】中國是國際人體器官買賣的最大交易地,勞改營成為經營死囚器官的公司。從東南亞、臺灣、加拿大等地常有到中國大陸的換腎團。最近國際販賣人體器官的地下公司和一些私人醫院將焦點集中到中國瀋陽蘇家屯,蘇家屯有一所類似集中營的勞教所,關押了約6千名從東北等地轉移來的法輪功學員。一些醫生集中在那裏做器官摘除手術,營內設有焚屍爐,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被摘下後遺體被馬上火化。


王斌被大慶男子勞教所惡警馮喜等毒打致死後,內臟被野蠻摘除,心臟、大腦被剖出,遺體被放在大慶人民醫院太平間裏。圖為王斌傷痕慘不忍睹的遺體。

法輪功學員王斌生前是黑龍江省大慶
油田勘探開發研究院計算站軟件室工程師。


中共行將解體前的集體滅口

據大紀元記者季達3月10日報導,消息證實,中共政權鎮壓法輪功七年來,勞教所內酷虐法輪功學員的內幕舉世震驚,中共面臨解體前夕,開始對各種知情者實行滅口行動,法輪功修煉者成為中共肉體滅絕行動的對象。

中國問題專家章天亮認為,中共越沒有信心,滅口的範圍就越廣,速度就越快。“天安門自焚偽案”的參與者和知情人,強姦和打死法輪功的惡警、特務,蘇家屯裡的“醫生”,以及層層下命令和執行命令的人都可能是他們上級組織的滅口對象。

虐死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成黑市便宜貨源

近年來國際器官買賣市場器官極為短缺。作為世界上最大死刑執行國的中國,開始用注射毒針來執行死刑,這樣的死囚者器官無法提供給醫院作為換器官用途。

由於中國非法出售器官買賣的惡性在國際暴光、美國國會多次聽證,國際要求中共政權執行在1990年公布的“使用死者或死刑犯器官條例”——犯人作為器官捐贈者,須事先征得本人同意或其親屬同意,除非屍體無人認領。

由於獲得人體器官的渠道越來越少,導致人體器官價格昂貴和等待時間長久。而中共鎮壓法輪功的特務機構610給全國下達內部命令“對法輪功學員打死算自殺”,並實行“肉體消滅、經濟搞垮、名譽搞臭”的政策,導致被虐死的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成為中國器官買賣黑市交易的重要便宜貨源。

參與摘除器官醫生和交易者被騙

據透露,參與購買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商人和醫生均受欺騙,販賣者欺騙說被摘除器官的法輪功學員是“煉功入魔而導致的死亡”或者是“因練功入邪後殺人,被當局判死刑後槍斃的犯人”,所以參與器官摘除的醫生和器官買賣商人不覺得有問題,也沒有道德和良心的罪惡感。

蘇家屯集中營販賣出去的器官價格便宜,國際器官買賣代理者想辦法接觸到蘇家屯來買賣器官。也有一些海外華人聯絡瀋陽的親戚,希望能到蘇家屯買到便宜的“腎臟”。

據消息透露,瀋陽一些私人醫院和衛生系統的人都知道可通過蘇家屯法輪功集中營買到沒有注射毒針的人體器官。目擊者表示,當地人提起蘇家屯都很忌諱和警惕,一般人都不提這些事情。

營內磚頭焚屍爐常徐徐冒白煙

瀋陽蘇家屯集中營設立在一個隱蔽處,四周有叢樹等物遮擋。一位目擊者說:“現在瀋陽一些公路被封,不允許汽車通過,路上有障礙物擋住,通往蘇家屯的路上就設有類似障礙物。一般小車無法接近那裏,為不引起懷疑和找麻煩,我們當時是通過一輛運煤車接近集中營,看到營地內磚頭焚屍爐在徐徐冒白煙,周圍沒有人,氣氛很恐怖。當地人告訴我,每次經過這裏,都看到焚屍爐冒白煙”。

目擊者說,當地人都不願意去那裏,擔心被滅口。

過去國際媒體披露關於中國搶摘死囚器官在國際社會已是公開的秘密,不法公安、法官和醫生串通從死者屍體上盜取可移植器官謀取暴利。

中國犯人常常是不允許和他們的家人聯繫,執行死刑後沒有人去認領屍體,囚犯的器官被摘下後屍體馬上就火化掉了。中共要求從事器官摘取的醫護人員秘密地操作,外科手術車不能帶有醫院的標誌;醫生在刑場不能穿醫院的工作服裝;摘取器官時必須有警衛看守,屍體必須在器官摘下後馬上火化掉。

蘇家屯集中營人數密集 不堪入目

目前瀋陽一地就有大量的屍體工廠和私人醫院替國際市場收購和轉售人體器官。蘇家屯已轉移了6千多法輪功法輪功學員,集中營聚集一些醫生,就地辦理器官摘除手術,為了滅口和掩人耳目,手術之後,死者立即在集中營內設的焚屍爐中火化。

一位在蘇家屯集中營工作的人抱怨現在工作量越來越大,當局不斷將法輪功學員轉移到此,此監獄遠遠超飽滿,密集得無法想象,完全不是“人能呆的地方”,“不堪入目”。

在此之前,德國醫生哈根斯(Gunther von Hagens)轟動世界的人體世界展覽,遭到人權團體的強烈譴責。媒體揭發哈根斯的塑化人體很多是來自中國的死刑犯,哈根斯也承認曾收到頭上有槍擊痕跡的屍體。

中國現在是最大的器官買賣之國。落入不法公安之手的屍體,器官能用的賣給醫院或患者,不能用的,部分就轉到哈根斯、隋鴻錦等塑化公司,做成標本,在世界各地巡迴展覽。

德國《明鏡周刊》報導說,早在十多年前,哈根斯就和中國進行屍體和器官的交易,他有三家生物塑化公司——即屍體工廠,最大的一家在大連,在那兒負責的總經理是隋鴻錦醫生,雇傭了170名中國員工,該工廠附近有三所勞改營。

哈根斯的塑化人體標本不僅在世界各地展覽,還收到很多來自大學和醫科研究所的訂貨,可謂名利雙收。

他的手下幹將隋鴻錦醫生後來自立門戶,創立了大連醫科大學生物塑化有限公司,與之競爭。據報導,曾在北京、香港公開展示的中國標本,很多都出自隋鴻錦之手,和哈根斯一樣,標本主要是買來的中國死囚屍體。

瀋陽腎價飆漲

中國搶摘死囚器官在國際社會已是公開的秘密,事實上在中國,從公安、法官到醫生,都毫不忌諱的談論死囚的器官被用作商業用途。

據報,從東南亞、臺灣、加拿大等地經常有到大陸的換腎團,二年前約100萬元臺幣就可以包住包吃包換腎。通常他們接到消息後就起程,在大陸醫院住上約一個星期,就等到合適的腎臟。新加坡聯合晚報2000年12月12日就對大陸換腎團有詳盡的報導。

美國之音2001年6月12日引述加拿大環球郵報消息指出,在溫哥華一名從事腎臟移植國際貿易的商人生意興隆,安排了不少加拿大腎臟病患到中國上海接受手術。

報導說,上海已經成為移植用人體腎臟的主要提供地。現在主要提供地已轉移到中國東北瀋陽、大連。據中國媒體去年年初報導,在上海、遼寧等地醫院的角落裏有大量關於買賣腎臟、眼角膜的廣告,有些還公開寫上血型、年齡及聯繫人的電話。當時在瀋陽一隻腎價格超過10萬人民幣。據悉現在這個價格已經大幅上漲約十倍。

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2001年8月2日透露,江西省“都市消息報”新聞部主任姚小紅因報導江西萍鄉市法院私自摘取死囚腎臟,觸怒當局,遭報社解雇。

死亡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失蹤”

去年6月中旬從法輪功方面提供的一份報告發現,在關押期間被迫害致死的學員,有人從他們的屍體盜取可用於移植的器官,非法出售。

據有關人士的調查發現,一些被折磨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身上,發現有不明來歷的血洞、刀口;有的則未經家屬同意被解剖;有的學員身體內器官被摘除。有知情人士透露,廣州白雲區戒毒所不法醫生公開“指導”折磨法輪功學員的打手,“不要打腰部,腰子有用”。

2001 年2月16日,哈爾濱法輪功學員任鵬武(男,33歲)因散發關於天安門自焚的真象材料被捕,關押於呼蘭縣第二看守所,5天後即2月21日凌晨死亡。警察在未經家屬的同意下,假借法律鑒定的名義,將任鵬武身體從咽喉處至小便處的所有身體器官全部摘除,然後強行火化。

河北石家莊的左志剛,男,33歲,原在石家莊中山路一家電腦公司工作。2001年5月30日,被公安和610人員從單位劫持到石家莊橋西區公安分局,遭受刑訊逼供,當天死亡。屍體傷痕累累,在後背腰部有兩個方形的大坑。

廣州郝潤娟,女,被抓前身體十分健康.在廣州白雲看守所警察遭受22天殘酷折磨後死亡。在家屬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解剖了屍體。當家屬被通知去認屍時,遺體已面目皆非,還帶有鮮紅的血跡。由於遺體太不像郝潤娟,看過遺體兩次後,家屬都認為那不是郝潤娟。家屬只好把2歲的兒子帶來作檢驗,最後證實那面目皆非的遺體就是郝潤娟。

福州市楊瑞玉,女,原是福州市臺江區房產局職工。2001年7月19日在工作單位被公安非法綁架,三日後被迫害致死。事後遺體由警車押送,一到火葬場立即火化,不讓楊瑞玉的丈夫和女兒走近遺體。據目擊者稱,楊瑞玉遺體的腰部有拳頭大小的窟窿。

福建省寧德市孫瑞健,男,29歲,2000年11月進京上訪時被北京公安拘留。12月1日家屬被告知孫在公安押解情況下跳車死亡。家屬要求見遺體,公安方面推三阻四,躲躲閃閃。當孫瑞健的妻子見到遺體時,遺體已被剖腹解剖,死者眼睛異常突出。

一位曾在廣州白雲區戒毒所遭關押的男子透露,有一次他看見幾個“白粉仔”(吸毒犯)在毆打一名法輪功學員,正好被戒毒所的一名醫生看見。醫生對打手說:“不要打腰部,腰子有用。” 他幾次聽到戒毒所的醫生對那些吸毒者說,打那些法輪功要注意不能打腹部和眼睛。

這位男士還表示,他親眼見到幾名和他關押在一起的操北方口音的法輪功青壯年男子,被拉出去後,就沒有見他們回來。他說,那些外地法輪功學員家不在廣州,即使失蹤了,也沒有家屬會來查詢。據他觀察,廣州白雲區戒毒所經常指使毒癮發作的吸毒者打遭非法關押的外地法輪功學員,並要求保持器官完整。

法輪大法明慧網緊急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中國法輪功學員器官被盜疑案,同時呼籲死難者的親友及正義民眾,注意保留、搜集涉嫌犯罪單位和個人的一切罪證,以便日後訴諸法律。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