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裁政府沒開倒車 新加坡從未有過民主(多圖)
 
2005-6-12
 

《預言中的今天》作者張福章先生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6月12日報導,《預言中的今天》是一本解讀古代預言家對今天的預言,在臺灣4個月就銷出7000多本,很受歡迎。既然是預言今天,就不可能不預言共產黨滅亡的結局,這就讓把自己的命運和共產黨聯繫在一起的政府和人非常驚恐。新加坡政府和李光耀父子就在其中。

6月10日,《預言中的今天》作者、來自臺灣的張福章到新加坡舉辦新書發表會,臺灣法輪功學員聶淑文6月10日早上搭乘7點40分班班機前往新加坡,遭到新加坡當局拒絕入境並強制遣返,同行的朋友則有一箱《九評共產黨》書籍被扣留。《九評共產黨》這本書也讓新加坡政府驚恐不安。新加坡到底屬於哪個陣營的國家,共產獨裁還是民主社會,已經引起人們的思考。

大紀元記者張瓊方6月12日採訪報導,6月10日,《預言中的今天》作者張福章到新加坡舉辦新書發表會,引起新加坡警方的關注,在發表會現場布署了近15位便衣警察,對整個活動全程監督、錄像。來自臺灣的張福章表示,單純的一場新書發表會,新加坡警方如臨大敵的做法,真讓他開了眼界。


便衣特務在執行政府命令
新加坡大紀元時報邀請張福章先生於6月10日下午3時,在亞州飯店舉辦“預言中的今天”新書發表會。據大紀元時報負責人林樹源表示,10日上午即接獲警方來電詢問發表會的性質是什麼?書的內容?演講人是誰?此人到了沒有?針對警方所提的問題,林樹源據實回應,但警方卻要求若主講人是外國人,必須到移民局申請準證(Professional Visit Pass)。

林樹源說:我上新加坡移民局網站查詢,條文上明確指出,活動性質若非關乎宗教、種族、政治等,一律免準證。我進一步打電話到移民局確認此事?得到的答覆也是:“不需要準證”。”林先生表示:雖然我向警方提出說明,警方還是堅持必須依他們的指示處理。令我詫異的是,12時30分竟接到移民局的官員來電說:“得自警方的訊息,你這活動須申請準證,並提供主講人的資料、講的內容、及活動性質等。”直到下午2點多,還頻頻接到高級警官來電催促,強調若無法及時提出資料,須確保活動是非公開性質的,而且主講人不可上臺講話,否則就是違法。

林樹源表示:“為了符合警方的要求,只好請張福章先生坐到聽眾席。金閣酒店的大廳、走廊、發表會現場也都有便衣警察,警方對整個活動進行全程錄影。”


便衣警察對整個活動全程監視、錄像
張福章表示:“《預言中的今天》一書在臺灣進行了十幾場的說明會,出版4個多月已賣出7000多本,算是暢銷書了;沒想到單純的一場新書發表會,新加坡警方卻如臨大敵,真讓我開了眼界。”

新書發表會整個活動受到新加坡警方的監控及全程錄像。張福章表示,單純的新書發表會,竟成了一場搜證會。

張福章說:“這次受大紀元時報的邀約,從臺灣到新加坡來,主要是來介紹《預言中的今天》這本書,這只是一場單純的商業性活動,沒想到到達會場時,我被主辦單位告知,新加坡警方以我是一個外國人,在公共場合發言需要申請準證。”

林樹源透露,新加坡是一個商業城市,每天有非常多外國人在此舉辦各種產品介紹、商業活動,都不需準證,警方針對此活動如此干預的理由應該只有一個,那就是出席的成員當中有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在新加坡一直受到特殊的對待,舉凡法輪功學員的任何活動都受到警方的干預。

張福章說:“原定 3時整的發表會,在2時30分左右,警方下令,我不能上臺發言。由於發表會的時間迫在眉睫,林樹源先生只好把我安排在聽眾席上,改由林先生和王宇一、陳真兩位女士在前面主持,幫忙解說,當臺下聽眾提出希望我補充說明時,我才站起來發言。在活動過程中,警方兩度提出糾正,要求我不可發言太長。”


左邊的攝像者是便衣特務
張福章強調:“這只是單純的活動,但警方卻對整個過程全程錄影,簡直成了不折不扣的搜證會;同時,發表會結束後,警方還要求我提供個人的身份資料、護照號碼;我似乎被警方當成危險人物在處理。”

張福章表示:“回想整個事件,新加坡警方的做法,既然沒有任何法律依據,我進一步向林先生探詢此事件背後的原因所在,得知唯一的理由應是出席的人員中有法輪功學員。”“如果是這個原因的話,我只有兩個字來形容:‘遺憾’;新加坡政府不啻在開民主的倒車。中共鎮壓法輪功,已是舉世皆知的人權迫害事件,新加坡政府恐共、媚共昏過頭,不顧國家形象,在這種小事情上小題大作,在國際上只會貽笑大方。”

回顧新加坡政府建國以來的所作所為,才會發現它從來沒有開過民主倒車,因為它從來就沒有民主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