鑒賞新加坡國寶李光耀(3)──“半仙”還原成獨裁者(多圖)
 
李威
 
2005-5-10
 

辯方律師艾爾弗雷德-多德韋爾(右)和黃才華、
程呂金兩位女法輪功學員。
【人民報消息】幾句題外話:如果沒有今年4月27日,新加坡法庭對兩位法輪功學員黃才華和程呂金兩女士作出的非法判決,也就沒有人會把澳大利亞大洋報2000年的系列報導寄給我看。我也就不會知道那個“執法嚴明”的國度原來沒有法,有的只是李光耀的“家法”,新加坡是個地地道道的獨裁國家!

鄧亮洪這個案件不是孤立存在的,這種事情在新加坡還不斷的發生。所以我想花些時間稍加整理,希望能把李光耀的皮再劃開的深一些,露出黑骨頭,讓大家看到那其實是和中共獨裁一模一樣的骷髏!

提要:澳大利亞大洋報( THE PACIFIC TIMES)在2000年8月31日第335期有一個系列報導《與李光耀較量》,說的是一位從以前的華文學校畢業的學生鄧亮洪,經過多年的努力,終於在1968年躋身成為以英文為載體的律師界的著名律師,並在2000年接受在野黨工人黨的邀請競選國會議員。鄧亮洪的不畏強權和人民對他的擁戴讓李光耀魂飛魄散,李光耀在自己把持的「行動黨」要輸掉的關頭,用卑鄙無恥的手段把選票偷梁換柱,並派人追殺鄧亮洪──這就是自詡為民主國家的新加坡發生的事情。

(接上)

李光耀貪腐的罪證


劉曉慶出獄後飾演金大班的劇照
其實,1997年初的國會議員大選前,鄧亮洪就戳了李光耀的馬蜂窩,這讓獨裁的李光耀咬牙切齒、誓死要報復!這就像剛進京的江澤民被大明星劉曉慶嘲笑後,設計陷害把她投入監獄一樣,江派人把她的房產統統超低價賣掉,讓她生無立錐之地,並且至今還時不時在媒體上臭臭她。

大洋報透露,1996年,新加坡出現地產熱,物業價格飆升,人們都在排隊購置物業。而就在這個時候,新加坡的HPL公司分別以5%和11%的優惠售給李光耀和李顯龍父子4000多平方尺的大宅四座。這件事在新加坡炒得很厲害,特別是在民眾中間和網絡上。

由於輿論壓力太大,新加坡屆時的總理吳作棟裝模作樣表示要做調查,但他沒有讓「貪污調查局」去查,而是讓財政部長和他的部下的一個副司長來牽頭調查。財政部長敢查李光耀,他還要不要腦袋了?

政府是李光耀手裡的橡皮泥

國會準備在5月20日進行三天辯論會。但就在前一天,5月19日,HPL公司的董事會卻搶先一步邀請新加坡本地傳媒召開記者招待會,解釋他們為何要給予折扣賣樓給李光耀父子。是因為,他們希望名人效應。李光耀來個先入為主,先造輿論。李氏父子打著滾兒睡也不需要那麼多房子,說到底還是要轉手賣出去賺錢,但這絕對不屬於受賄,更不屬於貪污!

5月23日,當新加坡國會正在為此進行辨論的時候,香港《亞洲周刊》的記者就此問題在採訪了很多人之後,又採訪了執業律師鄧亮洪。鄧亮洪一針見血的指出,這個事件應該由新加坡的「貪污調查局」來查,而不能由所謂的政府官員調查。由新加坡的政府非專司調查就等於李光耀自己查自己,這顯然是個笑話。

法庭是李光耀的嫡孫孫

鄧亮洪的訪談被引用在《亞洲周刊》中,並成為當期一篇醒目文章的結論。這好比一個炸雷,使民眾看清了政府的虛偽和李光耀的腐敗。「腐敗」在新加坡非同小可!

文章剛一出來,《亞洲周刊》和鄧亮洪就分別收到李光耀父子的律師信,要求道歉和巨額賠償。《亞洲周刊》當即發表了道歉啟事,並賠償150萬新幣,他們知道這是最明智的作法,否則後患無窮。而鄧亮洪拒絕賠償,因為他認為他是“公道評價”。這對於李氏父子來說簡直是老虎嘴邊拔毛。

他們的律師蠻橫的說:鄧亮洪對李氏父子含有惡意。具體“罪行”為:李氏父子是以發展西方經濟模式為目的。而鄧亮洪在1992年曾和一批教授上書政府要求增加教育中的中文含量由5%提到25%,罪名是「特別文化要求」。新加坡敢向李光耀嗆聲的人又一次看到敢揭露李氏父子的決沒有好果子吃。

官司一直拖著,等著上法庭。其實上不上法庭鄧亮洪都註定要輸,因為法庭是李光耀的嫡孫孫!

背負著這個官司後,伴隨著又一次大選的開始,鄧亮洪再一次戳到了李光耀的黴頭,這次李資政玩得更狠了。

媒體是李光耀的舌頭

新加坡大選五年一次,歷來都是走過場,誰敢跟李光耀領導的「人民行動黨」作對那就是活膩味了。所以很多參選人在老婆要跳樓的死諫下而放棄。如上文提到的1996年底,鄧亮洪的出現以及他帶來的優勢,使人民行動黨十分緊張,他們就以“大漢沙文主義者”和“反基督”、“反回教”的名義詆毀鄧亮洪。「造謠誹謗」是獨裁者的三餐,哪頓都缺不了。

1996年12月29日,新加坡《海峽時報》記者登門造訪鄧律師,問道:“您對李資政和行動黨人的指控,有什麼看法。”鄧律師回答:“他們在撒謊。”

新加坡的媒體是李光耀的舌頭,鄧亮洪的講話當然又成了一條小辮子。第二天,記者的訪談錄已登在了《海峽時報》上。同時,鄧亮洪也收到了人民行動黨的律師信,信中宣稱:限定鄧(一天後)在元月1日晚9點鐘以前,可以在任何工人黨的群眾大會上作公開道歉,並收回對李資政和行動黨人的指責,收回所謂“撒謊”的指控。

人民拒絕暴政和謊言


鄧亮洪律師
進入大選以來,在新加坡各地,到處是普通的人民群眾,他們扶老攜幼,攜帶餐具、食品等,把選區的會場,變成了野餐據點。他們中的絕大多數是工人黨的支持者。

元月2日是投票日,前一天、1997年1月1日工人黨召集的群眾大會上,被誣陷的鄧亮洪問群眾:“我不答應收回對他們的批評,不向他們(李資政和行動黨人)道歉。”

數以萬計的群眾振臂高呼:“不──”

鄧律師又鄭重宣布:“我要和他們(行動黨人)在法庭上見,我不但不道歉,而且要去警察局告他們!”

群眾的呼聲一浪高過一浪,對鄧律師成功的演講和堅強的意志,群眾報以一陣陣熱烈的掌聲,經久不息。事實證明獨裁者李光耀和他所把持的黨是失去民心的!這和中共的處境何其雷同。

整個局勢已經明朗化了,明眼人也看得出來,鄧亮洪所代表的工人黨擁有了超過半數的支持者,選票約在65%以上。而去參加李光耀的行動黨群眾大會的僅三、二千人。

這時,行動黨的報紙、電臺和電視臺已發出了信號。李光耀的兒子、副總理李顯龍登臺亮相。公開說行動黨一定會贏得大選。這和中共十六大召開之前已經把當選名單交給海外江氏嫡親網發表一樣,獨裁者的所謂“選舉”都是耍弄人民的把戲。

鄧亮洪獲民意支持的原因

在聖誕節和新年期間,鄧亮洪和惹耶勒南兩位律師及其競選搭檔人,顧不得休息。白天,鄧亮洪律師的身影出現在銀行區。傍晚,他的身影又出現在後港、靜山和麥波申等選區。

因此“靜山區已經不平靜了”!“新加坡也不平靜了”!鄧亮洪和惹耶勒南兩位律師,每到一群眾大會場址,會前或會後,都受到群眾,特別是年青人熱情的包圍,好像他們是追星族極度崇拜的大明星一樣!

當鄧律師乘坐他的奔馳驕車進入群眾會場時,一位警官探進身子,見是鄧律師,他豎起大拇指,那眼光在說:“我們是支持您的。”

鄧亮洪的異軍凸起,讓李光耀領導的行動黨政權有了強烈的不安全感,他們清楚知道,鄧亮洪的異議在立場上及本質上,和其他異議分子所持有的意見完全不同!那些人頂多表示“老爺您的袍子臟了,應該脫下來洗一洗了”,而鄧亮洪是出於對現政府的不滿才加入競選行列的,這樣的人對於獨裁者來說是極其可怕的!

李光耀“半仙”還原成獨裁者

1965年8月9日,新加坡退出馬來西亞聯合邦而獨立。李光耀代表新加坡人民發表獨立宣言:“新加坡將永遠是一個自主、獨立與民主的國家,我們誓將在一個更公平、更合理的社會裏,永遠為人民大眾謀求幸福和快樂。”

但是,陰謀家李光耀一上臺就置新加坡占77%左右的華人於不顧,限制漢文化、推行英文教育,妄圖讓華人失去和忘記自己的根。從人民行動黨成立開始,李光耀就耍盡手段成功奪取了行動黨的領導權,並進一步取得政府政權。自從他把持政權以來,每五年舉行一次的國會議員選舉,只不過是重新確認強權的儀式,只有“選舉”之形,沒有“選舉”之實。新加坡成為地道的獨裁統治國家。

鄧亮洪多次在私下或在半公開的場合,曾強烈地表示不贊同行動黨的排斥華文教育政策,不認可將華社全面邊緣化!鄧亮洪曾經多次用強烈的語言指出:華社是國家主流族群,不能只是行動黨政策的應聲蟲,只配充當行動黨政治大爺們巡視選區時,為他們抬轎子、吆吆喝喝的鳴鑼開道的“小鬼”!

在1月1日集會的臨時演講臺上,參選的鄧亮洪律師時而用流利的英語,時而用馬來語,時而用普通話、還用福建語、廣東話和潮語等,對行動黨人的政治、經濟和文化教育政策發表了慷慨激昂而又嚴肅的批評。

鄧亮洪問群眾說:“我原是華校生,現在是一名用英文工作的律師。為何李光耀指責我是反「受英文教育」者?”臺下群眾的應聲,好像巨浪般的熱烈回響:“李─光─耀─怕輸”!!!

跟隨傳來的是排山倒海的熱烈掌聲!在場為李光耀探聽消息的人被這種陣勢嚇得目瞪口呆。鄧亮洪又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得到的回應都是那麼的熱烈。

“李光耀怕輸”已經成了群眾對問題的經典式回答!這大大出乎鄧亮洪律師的預料之外!鄧亮洪律師說,這幾十年來,在新加坡媒體已經習慣於把李光耀捧成了神仙。經過這次大選,新加坡人民第一次把這個“半仙”還原成了獨裁者!

鼠肚雞腸的李光耀怎能容忍有人搶了他頭上的耀眼光環?鄧亮洪已經成了他的眼中釘,上了他的死亡名單!

(待續)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