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政下的悲剧人生
 
作者:玉儿
 
2004-11-28
 
【人民报消息】读了大纪元新闻网上刊登的「九评共产党」,有太多的感慨。虽然目前只出到九评之五,但是我可以断定,后面的一定更精彩。共产党这个历经百年锤炼出来的噬血狂魔几乎断送我们中华五千年的文明,也给千千万万民众带来了悲剧人生,我的外公外婆就是共产党暴政的受害者。

外公和外婆生于20世纪20年代初,恰好是共产党在中国萌芽的时刻。外婆出身书香门第,人又生得端庄秀丽,说媒的人几乎踩破了门槛。她的父母千挑万选,为她选中了我勤奋好学,品行端正的外公。我后来见过外公年轻时的照片,俊秀潇洒的少年,笑容中掩不住的是真诚和善良。外公家祖上代代均勤俭善良,置下数倾良田和大片果园,家境殷实。那个年代虽然是包办婚姻,但是外公外婆门当户对,情投意合,过的是「只慕鸳鸯不慕仙」的生活。

我的妈妈出世了,幸福的生活锦上添花。但是外公因为继续求学,要离家到大城市读书。只道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哪知道,从此以后,天涯永隔,终老再不能相见,因为共产党来到了外公的家乡。

那时还没有解放,但是共产党已经占领了外公的家乡,开始了土地改革。现在我们听到所谓的「共产共妻」,觉得是个笑话,但当时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共产党用「打土豪斗地主」、「耕者有其田」等口号鼓动赤贫者斗争有产者,鼓励放纵人性中自私自利、强取豪夺、不讲道德的为所欲为。村里哪有什么土豪恶霸,富裕的外公家便首当其冲成了受害者。家里的男子在外经商的经商,求学的求学,祖孙三代的女人在家中面临任人宰割的命运,财产被一抢而光,人被扫地出门,还要被强迫改嫁给「革命」最积极的光棍汉。外婆带著女儿在亲友的帮助下连夜逃回娘家,她的小姑也逃了出来,可是善良忠厚的婆婆无路可走,当夜在绝望中被逼离开了人世。一个和睦美满的家庭一夜之间家破人亡。这还不是最惨的,外公后来告诉我,他听说邻村一家家境较好的在土改期间,全家被共产党带著一群想夺田夺房的人投入井中,用乱石砸死。

外婆逃回了娘家,可是并不能逃脱厄运,那些人还扬言要来抓她回去。娘家也不是无产者,只是因为有人参加革命,所以暂时没事,可眼见著也自身难保。外婆有心一死,又舍不得年幼的女儿。万般无奈,只得匆匆改嫁给一位忠厚老实的农民以摆脱被抓回「共妻」的命运。

可怜外公在外尚不知情,他后来听说家中发生了变故,但不知道具体情况。与他一同求学的表哥颇有远见,对共产党毫不抱希望,看著共产党在解放战争中节节胜利,他变卖了家产,携带家眷要去台湾,并邀外公同行。外公不肯,他怎么舍得父母和挚爱的妻儿?他还天真的以为,自己可以舍弃万贯家财,只求家人平安,哪知道,他的家早就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了。

一年多后外公才获知家中变故的实情,他受不了打击,大病一场,三天三夜滴水不进。然而他又能如何呢,中国「解放」了,全中国都在共产党的统治之下,一个「地主」身份的人想找回他的妻儿,那不是要「翻天」吗?他连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啊!

八年后,外公的心灵创伤才渐渐平复并再婚。不幸中的万幸是外公外婆再婚后的配偶都是极善良的人。可是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大小政治运动不断,每一次,外公外婆都难以幸免,或多或少的受到冲击和迫害,家人也跟著担惊受怕。如今,我每次说妈妈多疑、有怕心,她都对我说,「你知道我经历了多少政治运动和磨难吗?我要保护自己都成了习惯了!」

妈妈四十几岁的时候终于有机会再度见到了外公,可是直到外公去世,他都没能与外婆再相见。一对有情人从此阴阳两隔。

我十几岁的时候,七十多岁满头白发的外婆端详著外公的照片,给我讲她和外公年轻时的故事,从相亲到上轿,从依依惜别到天涯永隔,还有在文革中,被抄家抄怕了的她如何忍痛把她仅有的一张外公的照片付之一炬。她的神态那样平静,平静得像在说别人的故事,然而我听到的却是她的悲哀和无奈。豆蔻年华的我那时读了很多琼瑶的纯情爱情小说,却没有一篇比得上外公外婆的故事那样美丽而又凄凉。我曾替外婆设想了各种各样的办法,最后却发现都是一样的走投无路,因为共产党占领了全中国,在它的暴政下,躲得了初一,躲得了十五吗?

尤其可恨的是,共产党给国家、民族、人民带来了那么多的灾难和痛苦,它却还无耻的号称是「为人民服务」,甚至自比是人民的「母亲」,要人们对它感恩戴德,搞精神奴役。感谢「九评」剥开共产党的画皮,愿更多人早日认清它的真面目,摈弃这个外来邪灵,还我中华儿女真正幸福的生活。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