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對恩人落井下石的叛徒薄一波(圖)
 
屈豆豆
 
2002-8-18
 

薄一波力捧江澤民。
【人民報消息】無論古今還是中外,無論哪朝哪代,提起來最招人恨的就是賣國賊和叛徒。

當今的三位一體江澤民就是不折不扣的賣國賊,而專門給他出壞點子餿主意的薄一波就是落井下石的叛徒。

我發表了一篇關於薄一波的文章後,有人在網上貼帖子說我還落了一條罪狀沒寫:薄是叛徒。那是1936年的事了,過了這麼多年還有人記得,可見他有招人恨的地方!今天再翻翻薄的老帳就是因為忘恩負義使他的叛徒帽子摘不下來。

自首出獄

薄一波等61人是上級指示讓他們自首出獄的,這對於品德惡劣的薄可是求之不得、順坡下的美事。一九三六年九月他從北平草嵐子監獄被釋放出來後依然是中共重要人物,而且被派去山西營救王若飛,王若飛對軍閥閻錫山提出的條件是必須無條件釋放,否則他不出獄。這和薄形成了極其鮮明的對比。“文化大革命”中,1967年3月16日,中共中央印發《關於薄一波、劉瀾濤、安子文、楊獻珍等人自首叛變問題的初步調查》,薄一波因“61人叛徒集團案”進了共產黨的監獄,那滋味可難受,老婆嚇得還提前走了一步。

遇貴人胡耀邦搭救

1978年,胡耀邦組織專人,對“文革”中的大案──“薄一波等六十一人案”進行調查,11月3日,中組部完成了調查報告,指出“六十一人叛徒案”是一樁牽涉極廣的冤案。還不到一年,1978年11月10日到12月15日中央工作會議舉行期間,胡耀邦在西北組發言:“我贊成把‘文化大革命’中遺留的一些大是大非問題搞清楚。這些大是大非的解決,關係到安定團結,關係到實事求是的作風。” 與會者的強烈要求推動了事態的發展。11月25日,召開的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前夕,中央主席華國鋒在大會上宣布:確認“六十一人案件”是一起“重大錯案”,中央討論了這一問題,決定為該案平反,1978年12月16日中央下發75號文件,1979年薄一波出獄。

出獄後,在1979年的中共十一屆四中全會上,薄一波被增選為中央委員,後任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中顧委副主任。薄一波從階下囚變成中共權貴人物,他最大的恩人是胡耀邦。

三伏天給胡耀邦送炭

自從薄一波恢復權力後,他的那些根深蒂固的小人惡習又往外冒,他靠著打小報告的本事在鄧小平那裏得到很大權力,在中共近年的人事布局上,享有很大的發言權。“十三大”時他是具體的策劃者,在八七年打倒恩人胡耀邦的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更是起了關鍵性作用。

1985年8月22日,在鄧小平八十一歲大壽時,鄧在北戴河擺了幾桌酒席,說在兩年後的中共十三大上全退。胡耀邦信以為真,胡在與香港記者陸鏗交談時,將鄧要退休的絕密消息透露了,而陸鏗也違背了不向外界透露的承諾,將這個消息捅了出去。消息披露後,引起軒然大波。《深圳青年報》因為首先搶登了《我贊成小平同志退休》的文章而被停刊整頓。薄一波瞅準機會不時到鄧小平那裏給胡耀邦穿穿擠腳的玻璃小鞋,鄧愛聽這句他決不說那句,這番功夫一下,薄在中央說話逐漸有了份量。

今非昔比主持會議大整胡耀邦

自己要退和被人逼退,那是性質完全不同的兩碼事,鄧小平顏面盡失。果然,胡耀邦的權力被削弱,他已失去了中共十三大的人事主導權,這個人事權居然交給了中顧委副主任薄一波,在中共總書記胡耀邦不知情的情況下,鄧小平安排了由薄一波等七人組成的小組,分頭找有關人等徵求中共十三大的人事安排意見,尤其徵求對總書記胡耀邦的意見。缺少良心的薄一波又一次成了忘恩負義的叛徒。

一九八六年底,由安徽的中國科技大學開始的學潮蔓延至北京。十二月二十三日,清華大學、北京大學等一千多名學生與校長、書記辯論民主問題,並且上街遊行,學潮鬧了起來。因民主在中共的獨裁統治下根本不可能實現,所以學潮有擴大的趨勢,這給整胡找到了最好的藉口。

一九八七年一月十五日至十六日,由中顧委副主任薄一波主持,中共中央在北京舉行了政治局擴大會議,胡耀邦親手提拔的中央書記處書記王兆國不但揭發了胡的許多問題,更是將胡耀邦上綱上線地狠批了一通。王兆國的發言讓胡耀邦目瞪口呆,他怎麼也不相信,這是由自己一手提拔的「接班人」。

胡耀邦最感到不能原諒的只有兩人


王兆國。
據一位接近胡耀邦兒子胡德平的朋友說,胡耀邦後來最感到不能原諒的只有兩人,一個是主持這次會議的中顧委副主任薄一波,另一個就是王兆國。薄一波在文革中被打為「六十一人叛徒集團成員」,是胡耀邦親自為他平反,並安排了工作,沒有胡耀邦的安排,他只能在家逗孫子,哪裏還敢有主持中央會議的念頭。

王兆國則是從一九八二年起從一個汽車廠副廠長的副處級位置上不到三年就成為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成為最年輕的「黨和國家領導人」,沒有胡耀邦,就不會有王兆國的今天。

所以,後來胡耀邦家人不讓忘恩負義的薄一波和落井下石的王兆國參加胡耀邦的葬禮,而中央的高官們見了他倆說話都非常謹慎,常常口非心是,就怕被薄廉價賣了。

薄一波在外面確實耀武揚威,當時正在北京香山養老的姬鵬飛得知其獨子罪行足以判死刑後,先後四次寫信給江澤民請求寬恕姬勝德,免其一死。姬鵬飛還向薄一波請求協助,向中央政治局陳情,薄一波管了沒有,從姬鵬飛自殺就得到了答案。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北京人很少家裏有電視,薄一波唯一的一臺電視也被兒子抱走了,理由是他老眼昏花,不看也罷。自此以後,薄一波不但眼花,嘴更花,看哪個上臺就拍哪個,打小報告出壞點子是他的專長。有人說:我寧可出錢給他買電視,也不願意他整天在中央裏攪事。

咱先拋開薄一波1936年在北京草嵐子監獄寫自首書出來的事,就只看他這些年的表現,要說他是“叛徒”,那還真是一針見血。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