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对恩人落井下石的叛徒薄一波(图)
 
屈豆豆
 
2002-8-18
 

薄一波力捧江泽民。
【人民报消息】无论古今还是中外,无论哪朝哪代,提起来最招人恨的就是卖国贼和叛徒。

当今的三位一体江泽民就是不折不扣的卖国贼,而专门给他出坏点子馊主意的薄一波就是落井下石的叛徒。

我发表了一篇关于薄一波的文章后,有人在网上贴帖子说我还落了一条罪状没写:薄是叛徒。那是1936年的事了,过了这么多年还有人记得,可见他有招人恨的地方!今天再翻翻薄的老帐就是因为忘恩负义使他的叛徒帽子摘不下来。

自首出狱

薄一波等61人是上级指示让他们自首出狱的,这对于品德恶劣的薄可是求之不得、顺坡下的美事。一九三六年九月他从北平草岚子监狱被释放出来后依然是中共重要人物,而且被派去山西营救王若飞,王若飞对军阀阎锡山提出的条件是必须无条件释放,否则他不出狱。这和薄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文化大革命”中,1967年3月16日,中共中央印发《关于薄一波、刘澜涛、安子文、杨献珍等人自首叛变问题的初步调查》,薄一波因“61人叛徒集团案”进了共产党的监狱,那滋味可难受,老婆吓得还提前走了一步。

遇贵人胡耀邦搭救

1978年,胡耀邦组织专人,对“文革”中的大案──“薄一波等六十一人案”进行调查,11月3日,中组部完成了调查报告,指出“六十一人叛徒案”是一桩牵涉极广的冤案。还不到一年,1978年11月10日到12月15日中央工作会议举行期间,胡耀邦在西北组发言:“我赞成把‘文化大革命’中遗留的一些大是大非问题搞清楚。这些大是大非的解决,关系到安定团结,关系到实事求是的作风。” 与会者的强烈要求推动了事态的发展。11月25日,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夕,中央主席华国锋在大会上宣布:确认“六十一人案件”是一起“重大错案”,中央讨论了这一问题,决定为该案平反,1978年12月16日中央下发75号文件,1979年薄一波出狱。

出狱后,在1979年的中共十一届四中全会上,薄一波被增选为中央委员,后任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中顾委副主任。薄一波从阶下囚变成中共权贵人物,他最大的恩人是胡耀邦。

三伏天给胡耀邦送炭

自从薄一波恢复权力后,他的那些根深蒂固的小人恶习又往外冒,他靠着打小报告的本事在邓小平那里得到很大权力,在中共近年的人事布局上,享有很大的发言权。“十三大”时他是具体的策划者,在八七年打倒恩人胡耀邦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更是起了关键性作用。

1985年8月22日,在邓小平八十一岁大寿时,邓在北戴河摆了几桌酒席,说在两年后的中共十三大上全退。胡耀邦信以为真,胡在与香港记者陆铿交谈时,将邓要退休的绝密消息透露了,而陆铿也违背了不向外界透露的承诺,将这个消息捅了出去。消息披露后,引起轩然大波。《深圳青年报》因为首先抢登了《我赞成小平同志退休》的文章而被停刊整顿。薄一波瞅准机会不时到邓小平那里给胡耀邦穿穿挤脚的玻璃小鞋,邓爱听这句他决不说那句,这番功夫一下,薄在中央说话逐渐有了份量。

今非昔比主持会议大整胡耀邦

自己要退和被人逼退,那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码事,邓小平颜面尽失。果然,胡耀邦的权力被削弱,他已失去了中共十三大的人事主导权,这个人事权居然交给了中顾委副主任薄一波,在中共总书记胡耀邦不知情的情况下,邓小平安排了由薄一波等七人组成的小组,分头找有关人等徵求中共十三大的人事安排意见,尤其徵求对总书记胡耀邦的意见。缺少良心的薄一波又一次成了忘恩负义的叛徒。

一九八六年底,由安徽的中国科技大学开始的学潮蔓延至北京。十二月二十三日,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一千多名学生与校长、书记辩论民主问题,并且上街游行,学潮闹了起来。因民主在中共的独裁统治下根本不可能实现,所以学潮有扩大的趋势,这给整胡找到了最好的借口。

一九八七年一月十五日至十六日,由中顾委副主任薄一波主持,中共中央在北京举行了政治局扩大会议,胡耀邦亲手提拔的中央书记处书记王兆国不但揭发了胡的许多问题,更是将胡耀邦上纲上线地狠批了一通。王兆国的发言让胡耀邦目瞪口呆,他怎么也不相信,这是由自己一手提拔的「接班人」。

胡耀邦最感到不能原谅的只有两人


王兆国。
据一位接近胡耀邦儿子胡德平的朋友说,胡耀邦后来最感到不能原谅的只有两人,一个是主持这次会议的中顾委副主任薄一波,另一个就是王兆国。薄一波在文革中被打为「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成员」,是胡耀邦亲自为他平反,并安排了工作,没有胡耀邦的安排,他只能在家逗孙子,哪里还敢有主持中央会议的念头。

王兆国则是从一九八二年起从一个汽车厂副厂长的副处级位置上不到三年就成为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成为最年轻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没有胡耀邦,就不会有王兆国的今天。

所以,后来胡耀邦家人不让忘恩负义的薄一波和落井下石的王兆国参加胡耀邦的葬礼,而中央的高官们见了他俩说话都非常谨慎,常常口非心是,就怕被薄廉价卖了。

薄一波在外面确实耀武扬威,当时正在北京香山养老的姬鹏飞得知其独子罪行足以判死刑后,先后四次写信给江泽民请求宽恕姬胜德,免其一死。姬鹏飞还向薄一波请求协助,向中央政治局陈情,薄一波管了没有,从姬鹏飞自杀就得到了答案。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北京人很少家里有电视,薄一波唯一的一台电视也被儿子抱走了,理由是他老眼昏花,不看也罢。自此以后,薄一波不但眼花,嘴更花,看哪个上台就拍哪个,打小报告出坏点子是他的专长。有人说:我宁可出钱给他买电视,也不愿意他整天在中央里搅事。

咱先抛开薄一波1936年在北京草岚子监狱写自首书出来的事,就只看他这些年的表现,要说他是“叛徒”,那还真是一针见血。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