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90後走線美國:不自由毋寧死(多圖)
 
2023年9月23日發表
 
2023年8月31日,鄭永華在美國加州舊金山市聖利安珠濱海公園,參加灣區港人紀念8.31集會。(薛明珠/大紀元)

【人民報消息】「在雨林的兩天裡,發生了許多事情,覺得很漫長,好像過了一個月那麼長,精神上、身體上都快承受不住了」。可是,在中國大陸隨時因言獲罪,活得更痛苦。鄭永華表示,這一路走過來,不再擔驚受怕,讓他深深地體會到,即使「死在路上,也要比在中國大陸坐牢好」。

鄭永華,今年33歲,廣東人,因受香港各種抗爭運動啟蒙,認為中國的唯一出路是各省獨立,才能徹底擺脫中共獨裁統治,並因主張廣東獨立,受到中共國安有關部門的關注。

今年5月下旬,鄭永華發現自己以前噴的「廣東獨立」「香港加油」等很多標語都給抹掉了,公交站牌上新噴的標語也被抹掉了;在噴過標語的地方,有警車停留,還有人在檢查監控攝像頭。

鄭永華感到了危險,當即決定逃離中國。歷經一個半月的艱險,他終於在7月5日成功抵達美國。

他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這一路上跋山涉水,屢遭劫匪劫人劫財;不過,令他最害怕的是穿越巴拿馬的熱帶雨林,身心煎熬,覺得自己「快要死了」。

哥倫比亞邊境遭劫

離開中國後,鄭永華在厄瓜多爾首都基多,遇到了幾位走線的中國人,他們結伴同行,白天趕路,晚上休息,趕往美國。

在厄瓜多爾和哥倫比亞的邊境,鄭永華和他的一個隊友為了趕路,險些被劫匪綁架。

他的同伴找到了一個黑車司機,聲稱可以送他們到厄瓜多爾邊境的車站。上車後,鄭永華打開手機導航,發現在岔路時應該左轉,但司機卻右轉。他立刻意識到不對勁,急忙大聲警告隊友,並把手伸出車窗呼救,司機見狀趕緊關上了車窗。

鄭永華就去搶司機的方向盤,把他的車鑰匙拔了下來,才把車停了下來。

車停下來後,他們發現後面還有一輛車,也是劫匪一夥的,那夥人衝上來就打他們倆,「被他們打了好幾拳,我們趕緊跑,還好沒有受到什麼損失。」

2023年6月,在巴拿馬的達連(Darien)叢林,這是南美最險峻的雨林地帶。(受訪者提供)

鄭永華說,在路邊,他們遇到了一個好心的當地人,開車送他倆到了厄瓜多爾和哥倫比亞邊境的車站。

在車站,他們登上大巴,不久便到了哥倫比亞邊境的檢查站。

在檢查站,一個黑人警察向他們要錢,「我給了他140元港幣。」鄭永華說。

上車後,大巴司機也來要錢,他說:「前面還有檢查站,你給錢,我就幫你避開警察。」鄭永華又給了司機140元港幣和20元美金。

偷渡巴拿馬 遭遇海警船

花了五六天時間,鄭永華到了哥倫比亞海邊的邊境城市。

在這幾天中,他準備了穿越巴拿馬熱帶雨林所需的簡易帳篷、罐頭和餅乾。

隊友找到了蛇頭,「每人450美元,蛇頭負責送我們上船,偷渡到巴拿馬,再幫助我們穿越巴拿馬雨林,直到雨林出口的第一難民營。」鄭永華說。

還有一千多美元的路線,可以騎馬的路線,一些老人和有小孩的家庭,會選擇這些比較輕鬆的路線。

當天晚上9點左右,蛇頭就帶他們乘船偷渡。那天船上有三十多個中國人,鄭永華說:「一上了船,你的命就交給了那個開船的,出了什麼事,他們(蛇頭)也不會管你的。」

那天晚上,他們還遇到了巴拿馬的海警船,被海警船一直追著,追了十多分鐘,「他們(蛇頭)一直不讓我們抬頭看船外,讓我們低著頭,不能看手機,有一點光就會被海警發現的」。

好不容易,他們才擺脫了巴拿馬海警的追捕。

航程大約兩小時左右,他們抵達了巴拿馬的海岸,鄭永華表示,下船時沒有跳板的,大家直接跳下海灘。

「挺危險的,船在海面上晃蕩,很容易撞到人。」鄭永華說,「海水有我肚子那麼深。」下船後,大家就地露營休息。

一天13小時不停地翻山越嶺

第二天早上5點多,領隊就叫大家起來,開始穿越雨林。中國人加上南美人大約有一百多人,絕大多數都是青壯年男性,只有少數幾個年輕女子。

在6個領隊帶領下,眾人浩浩蕩蕩地翻山越嶺,穿越雨林。「6個領隊,每個人都帶著武器,有的帶槍,有的帶刀。」 鄭永華說。

這條穿越雨林的收費路線,是當地嚮導開發出來的,與免費的路線相比,是屬於比較安全的路線。

雨林的路都被人走禿了,路上寸草不生,而且雨林裡的路「很爛,很泥濘,走起來很累人」。

鄭永華說:「只要進入雨林,沒有一個人的衣服是乾的,每個人都汗流浹背、渾身濕透。」

因為穿越雨林只需要兩天時間,鄭永華只攜帶了4罐重約250克的肉類罐頭,一包500克的餅乾,和一包150克的糖果,沒有攜帶瓶裝水,他就這樣進入了雨林。

只有南美人背著瓶裝水進雨林,鄭永華說,很多人渴了就喝雨林的溪水,「有時溪水很混濁,就是黃泥水;有時很清澈」。

進入雨林的第一天,他們需要翻越三座山,才能到達露營的地點。前面兩座山還不算高,但第三座山又高又陡,有「70度角」那麼陡。

為了減輕負擔,爬山不久,大家就開始扔掉衣服,鄭永華也是走一段路,扔一件衣服,「因為衣服全部都是濕的,很重」。

大家都一邊走,一邊喫,一邊扔掉衣服,到了第三座山時,許多人感到體力不支,開始丟棄食物。

鄭永華說,這座山非常陡峭,嚮導已經預先繫好繩子,讓人們可以拉著繩子爬山。

那時候,他把身上僅剩的最後一個罐頭也扔掉了,餅乾喫完了,只剩下一些糖,揹包裡的衣服只剩一件速乾衣。

有一個隊友在丟罐頭時,忘記了藏在罐頭裡的600美金,結果也一併扔掉了,「他很生氣呀」。

還有一些人走不動了,不得不付錢,請嚮導幫忙背揹包。每翻越一座山,嚮導收取20到30美元的費用。結果,揹包裡的錢、手機和貴重物品都被嚮導偷走了。不過,嚮導死活不承認偷了東西,還威脅他們說,不給揹包費就別想走出雨林。

從清晨五六點開始,一直走到傍晚六七點左右,整整走了大約13個小時,鄭永華終於抵達了營地。

他回憶道:「那天晚上下起了雨,很冷很冷,我們只能睡在濕地上,很多人凍得整晚睡不著。」幸好他有個急救包,裡面有一張錫紙,可以將自己包裹起來,所以,那一晚他睡得很香。

「在雨林裡,錫紙非常實用,每個人都很羨慕有錫紙的人。」

空著肚子再走10小時山路

第二天一大早5、6點,鄭永華把簡易帳篷和揹包留在了營地,只帶了一個小挎包出發了。不過,他忘記了取走揹包夾層裡的大陸身分證和港澳通行證了。

這天他們沿著河邊走,遇到高山就過河繞著走,鄭永華表示,這一天過河十多次,最深的時候,河水到了他的「胸口」,他還聽說,下雨時,湍急的河水曾把人都沖走了。

與第一天的崎嶇山路相比,鄭永華感覺第二天的路程輕鬆了許多。可是,沒有了遮天蔽日的雨林,烈日當空,大家一路上都覺得很口渴,渴得只想喝水,反而不覺得餓了。

在路上,同伴給了鄭永華兩塊餅乾和一顆巧克力,「基本上,許多中國人都沒有食物了,昨天把食物都扔掉了,只有南美人還有食物。」鄭永華說。

走了約10小時後,當天下午二三點,筋疲力盡、肚子空空的鄭永華,終於走出了雨林,「我走了整整一天半,而有些人甚至走了兩天,整個隊伍拉得很長」。

雨林的邊上,有一個簡陋的木棚,「在那裡,大家可以買盒飯喫,買可樂喝,還有木板可以睡一晚,洗漱就在小溪裡。」

鄭永華說,一份雞塊飯5美元,一罐可樂2美元、大瓶可樂5美元,雞塊很小,只有一塊,而且當地的米飯與中國大陸的米飯不同,沒有黏性,很乾很硬,很難嚥下去。不過,每個人都喫得很開心,「大家都已經餓了很久了」。

跑到美國也擺脫不了中共的陰影

鄭永華這一路走線美國,歷時一個半月,途經土耳其、厄瓜多爾、哥倫比亞、巴拿馬、哥斯達黎加、尼加拉瓜、洪都拉斯、危地馬拉、墨西哥等9個國家,闖過了一關又一關,只想著趕緊奔向美國,奔向自由;可是沒想到,他到美國之後,幾乎天天做惡夢,「夢到共產黨要把我抓回去。」鄭永華說。

鄭永華表示,抵達美國並穩定下來之後,他立刻聯繫了家人,並向他的朋友報平安。

他朋友告訴他,在6月4日時,當地一名警察和幾名便衣警察,來到他父母家和他幾個朋友的家裡,詢問他的父母、朋友關於他的情況,「你知不知道他在外面,都幹了些什麼?」當時,那些警察還要求他的家人寫保證書。

2023年6月,巴拿馬的達連叢林(Darien),這是南美最險峻的雨林,未經開發,沒有任何公路或馬路。(受訪者提供)

「我就開始緊張,開始做惡夢,幾乎每天做惡夢,有時夢見自己被抓,有時夢見朋友、家人被抓,有時夢見他們被利用來要脅我,我一逃跑就醒來了。」

鄭永華說,這樣的惡夢困擾了他十多天。

鄭永華表示,在美國是自由了,但心中仍無法擺脫中共迫害的陰影。

後來,他的父母迫於中共當局的壓力,跟他斷絕聯繫了,鄭永華表示,他現在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擔心的了。

2023年8月16日,鄭永華歡迎臺灣副總統賴清德過境舊金山。(薛明珠/大紀元)

自由讓人生有無限的可能

這一趟走線,鄭永華總共花了約四萬八千萬人民幣。

來到美國,「最開心的是,終於不用再擔心被中共警察抓捕了;不過,也很不捨得離開家鄉,也許永遠也回不去了。」鄭永華難過地說。

回憶起在雨林的經歷時,鄭永華心有餘悸地說,那時他已經累得沒有心情拍視頻、拍照了,「腿抽筋是必然的,走到後來腿都麻木了,感覺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他說,除了身體上的折磨,內心也備受煎熬;沒有食物,出了事沒有人能伸出援手。而嚮導每一次說,還有30分鐘的路程;讓人感到無望無助,而且還不知道雨林的路,何時才能走到頭。

在雨林中,鄭永華遇到一個約20歲的西班牙裔男孩,走著走著,腿抽筋了,男孩就坐在地上哭,哭完了還得繼續上路。

鄭永華表示,看到這個年輕人,為了美好生活投奔美國,不得不經歷這樣的困境,讓他心裡挺難受的。

特別是,鄭永華看到很多走線的中國人,不是為了自由,而是為了賺錢,千辛萬苦,甚至以生命為代價,走線到美國,他不禁問道:「錢真的有那麼重要嗎?自由的世界,才會給你無限的可能。」

鄭永華慨嘆道,中國人「什麼都是為了錢」,有錢人的日子好過,是不會起來反抗中共的;只有窮人、活不下去的人,才會起來反抗中共;如果中國經濟真的崩潰了,中共的政權可能會解體,如果中共發動戰爭,也可能會導致它解體。△
 
分享:
 
人氣:33,973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