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鄧樸方銷聲匿跡,習近平報了五年前的一箭之仇
 
2023年9月23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習近平拿掉鄧樸方的全國殘聯名譽主席職務,不但是報了五年前鄧樸方利用這一職務之便在公開講話中對他習近平大加批判的一箭之仇,而且從此令他們鄧家再無合「法」對外發聲渠道。

我們本專欄正在陸續播發刊登的關於俞正聲及其家族的系列文章的新一篇本應是《俞正聲家族與共產黨政權的血海深仇》,但因爲正好趕上了習近平趁中國殘疾人聯合會換屆之機成功將鄧樸方「勸退」的大新聞,所以有必要先就爲什麼說習近平終於完成了對鄧樸方的政治復仇進行一番討論。

代表中共中央和國務院管理着8千5百萬中國殘疾人的中國殘疾人聯合會(以下簡稱「殘聯」)每次換屆都會引來當屆中共中央和國務院領導人的傾巢出動,全體出席其代表大會開幕式。本月18日開幕的第八次全代會照例如此,習近平及下手文武百官佔居主席臺第一排的全部,第二排中間位置上並排坐在輪椅上的名譽主席鄧樸方和主席張海迪被雙雙宣佈解職。分別接替他們兩人職務的前者是去年中共二十大上才卸任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紀委第一副書記,隨又在今年三月召開的「兩會」期間卸任國家監察委主任職務的楊曉渡,後者是「自力自強的優秀殘疾人代表」程凱。

其實,由這個叫程凱的頂替張海迪是早在今年三月的中共「兩會」召開之前即已經被習近平當局預定的安排。今年「兩會」上出臺的十四屆全國政協常委名單裏,張海迪沒有被安排連任,而已經長期在張海迪手下擔任殘聯主席團,於2018年10月被國務院宣佈任命爲中國殘聯第七屆執行理事會副理事長的程凱則成爲十四屆全國政協常委會裏的新面孔,而且隨即又被宣佈爲十四屆全國政協的法制委員會委員。

比較對照半年前才出臺的十四屆全國政協常務委員會名單中的所有成員,無論連任還是新任,都有與張海迪同齡者。另外,像殘聯這樣的「羣團」組織的領導人,也不像黨中央和國務院的部級領導人一樣有隻能連任兩屆的相關規定,更沒有剛性的年齡規定,比如目前還在擔任宋慶齡基金會理事長的李斌,還比張海迪年長一歲,那麼過去多年已經被中共當局「神化」的張海迪爲什麼會早早卸任呢?原因應該就如外界媒體報道的標題中所揭示的那樣,「去鄧抬習」。在能夠成功「勸退「鄧樸方的前提下,自然也不能讓長期以來都被視爲」鄧樸方代言人」的張海迪繼續留在殘聯主持人的崗位上。

一篇標題爲《去鄧抬習?鄧樸方張海迪卸任殘聯主席 習舊部接替》的綜合報道文章中舉例證明:」近年來,中共『去鄧抬習』越演越烈。比如2018年北京的一個畫展中,將在深圳「畫圈」的老人描繪成習仲勳;而深圳蛇口的「改革開放博物館」中撤去了鄧小平的浮雕,將「開國領袖」中鄧小平的雕像換成了習近平雕像……。

此文所說的故事發生在2018年8月,當時法廣刊登了一篇報道文章《北京展出一幅畫作篡改歷史習仲勳變成深圳特區之父》,說的是爲了慶祝改革開放40週年,中國國家美術館正在舉辦《大潮起珠江 慶祝改革開放40週年全國美術作品展》,展出的作品總共有256件,但其中一件作品《早春》,卻引起中國網民近日來的熱議。因爲,《早春》裏面描繪的人物,明顯地少了一個重心人物--時任黨主席兼國務院總理的華國鋒。站在畫中央的,卻是容貌幾乎與現任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一個模樣的習仲勳,即習近平的父親……。

文章評論說:《早春》透露的信息,顯然與中共過去一貫的說法,即深圳經濟特區是鄧小平首先提出的想法,大相徑庭。正等於《春天的故事》對鄧小平歌頌的歌詞指出:「1979年,那是一個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國的南海邊畫了一個圈,神話般地崛起座座城。」但《早春》這幅作品卻告訴我們,畫了一個圈的老人是習仲勳,黨的其他領導人如衆星般的圍繞着他,向他靠攏……。

此事件發生的一個月之後,也就是五年前的9月16日,鄧樸方借殘聯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閉幕式之機發表的大膽講話內容被外界認爲是忍無可忍的鄧氏家族向習近平發起的反擊,同時也被中共黨內的習近平班底敏銳地感覺到是「借總結和指導殘疾人事業妄圖指導全黨全國」。

五年前的2018年10月26日,筆者在本專欄發表《鄧樸方的代父發言明顯是在提醒和警告習近平當局》一文,文中強調了鄧樸方此前在殘聯第七次全代會閉幕式的講話內容中所強調的「我們要堅持長期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個基本判斷」雖然是十九大上出臺的習氏黨章中繼續保留的,但事實上卻是習近平在具體的內政和外交,特別是外交政策上並沒有遵循,甚至是完全背道而馳的。

鄧樸方講話的這段原文是:我們要堅持長期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個基本判斷。小平同志說過,『我們搞社會主義才幾十年,還處在初級階段。鞏固和發展社會主義制度,還需要一個很長的歷史階段,需要我們幾代人、十幾代人,甚至幾十代人堅持不懈地努力奮鬥,決不能掉以輕心』。爲什麼要這樣講?爲什麼要講幾十代?就是要強調這個階段的長期性、艱鉅性、曲折性和複雜性。我們一定要有這種實事求是的態度,保持清醒的頭腦,知道自己的份量,既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堅持立足國情,從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實際出發謀劃一切工作。「

其實,如果單就習近平這些年無論是在內政還是在外交上的具體作爲,無論是對非洲窮國的「大撒幣」還是對美國和所有發達國家的四處出擊、八方得罪,用「妄自尊大」四個字概括確實非常貼切,所以,五年前的鄧樸方趁自己好不容易等到一個發表公開講話的合「法」機會代父重申「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個基本判斷」,很顯然是在提醒或者說警告已經沒能「保持清醒頭腦」的習近平當局,切莫「妄自尊大」,在內政和外交上,特別是在對外和對美政策上,一定要「堅持立足國情」。

鄧樸方五年前這篇講話的另外一處原文是:「事實證明,我們面臨的國際國內形勢將會更加複雜,困難矛盾將會更加突顯。在國內,要實現高質量發展,讓人民過上更好的生活;國際上,不穩定不確定因素增多,要堅持和平與發展的方針,爭取合作共贏的國際環境。這個時候,要害是把中國自己的事情辦好。」

把鄧樸方如上這段引文和前面引述的對「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實際出發謀劃一切工作」這句話加在一起分析,是誰都會將此與當今聖上習近平飽受黨內外詬病的對外政策聯繫起來。

言下之意,你習近平只不過是第五代而已,有什麼資格」妄自尊大」?話裏話外,無疑是在暗批習近平在「謀劃一切工作」的時候,沒有「堅持立足國情」,沒有「從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實際「出發。更具體地講,就是在旁敲側擊地指責習近平的對外政策「不切實際」。

鄧樸方在五年前的這次公開講話中還說:「經歷了40年風雨兼程, 我們對改革開放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發展規律有了更深刻的認識。現在,我們可以充滿信心地說,改革開放開啓了一個大時代,它將不僅推動一個古老東方民族的偉大復興,還將推動東西方文明的平等交融,從而對世界有所貢獻。後人的責任,就是要延續這個大時代,推進這個大時代,讓它綻放出更加燦爛的光芒!」

很明顯,鄧樸方這裏所說的「大時代」,就是針對習近平的所謂「新時代」而言。鄧樸方所要向世人昭示的觀點顯然是:中共政權的統治時代從建政直至文革結束是「毛澤東時代」,從鄧小平倡導「改革開放」至今再到今後,都是一個改革開放的「大時代」。所謂「延續這個大時代」,顯然是在暗示他們鄧小平的後代只會承認無論是江澤民還是胡錦濤,無論是習近平還是未來中共政權新的領導人,都是鄧小平「改革開放大時代」的繼往開來,而不會承認他習近平爲了區別於鄧小平,甚至可以說是爲了否定鄧小平,至少是爲了部分否定鄧小平而「創立」的所謂的「新時代」說。

鄧樸方在他的這篇講話中還說道:「改革開放給中國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是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全方位的變化。這是社會結構、利益格局、思維方式等深層次的變化。這是根本性、歷史性、不可逆的變化……。

請讀者和聽衆用心體會這「不可逆「三個字,鄧樸方的意思就是說,鄧小平倡導實施的改革開放給中國帶來的全方位變化,無論從哪個方面,無論是經濟、社會,還是政治、文化……,都是不應該再改回去的,都是不能夠再復闢回原型的。

事實上,習近平上臺之後對鄧小平路線和政策的倒行逆施幾乎也是「全方位」的,在政治角度尤其如此。其在黨內大搞個人獨裁的行爲和方式,也正是當年被鄧小平強烈否定的。

中共人民網上的文獻內容清楚記載:上世紀80年代,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的核心內容是解決「黨政不分」、「以黨代政」問題。爲此,鄧小平提出了著名的「黨政分開」思想。早在1980年剛剛掀起改革開放大幕之時,鄧小平即指出:「黨和國家現行的一些具體制度中,還存在不少的弊端,妨礙甚至嚴重妨礙社會主義優越性的發揮,其中較爲突出的就是黨政不分、以黨代政的問題」。

有心人可以覈對一下,習近平從上臺至今,不但隻字未提過鄧小平當年在十三大確立的基本路線要管一百年, 而且已經明目張膽地直接在在十九大黨章中刪除十二大至十八黨章中「黨的領導主要是政治、思想和組織的領導「這句當年鄧小平的重要指示, 替換上了」文革「年代毛主席的最高指示」 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王歧山甚至發表公開文章,不點名地批判鄧小平倡導的「黨政分開」的惡果是「弱化了黨的領導,削弱了黨的建設」。

需要強調的是,五年前的鄧樸方發表那篇講話時的身份不但已經不是名列「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全國政協副主席,而且連殘聯的具體職務也已經因爲年齡原因而只剩下一個名譽封號,同時他這次講話的直接受衆也只是中國殘疾人聯合會七次全代會的代表們,所以他的講話的主要內容表面上是圍繞殘聯的具體工作內容。但事實上他這篇講話的主要內容既不是殘疾人工作的方向和目的,更不是殘聯的過去工作總結,幾乎通篇內容都是在代父發言,提醒或者說警告已經嚴重背離鄧小平路線和政策的習近平當局莫要倒行逆施。

而當時的習近平及其理論爪牙意識到這篇文章的巨大殺傷力之後,無論是殘聯官網還是轉載過鄧樸方這篇講話的部分境內網媒,均在第一時間接到了中宣部的封殺令。但是,因爲鄧樸方當時是剛剛被宣佈了連任第七屆殘聯名譽主席,所以習近平也只能懷恨在心,隱忍五年後,總算等到了殘聯再次換屆「選舉」的今天。當然是藉機報復他鄧樸方沒商量!

其實,中國殘疾人聯合會多年前在張海迪從鄧樸方手中接任主席團主席之後,該機構的實權事實上是掌握執行理事會手上,真正的一把手不是主席團主席,反而是在主席團副主席中排名第一的執行理事會理事長。該理事會的理事長和副理事長都是由國務院出面任命,而正常情況下都是由在任理事長兼任的黨組書記一職,則是由中組部任命的正部長級幹部。先後擔任此職的幾人中有的是中央委員,有的是中央候補委員。現任理事長兼黨組書記周長奎是二十屆中央候補委員,是2018年7月先被中組部宣佈爲殘聯黨組書記,而後才出任殘聯副主席及理事長行政職務的。

既然殘聯主席都沒有實權,那麼理論上講殘聯的名譽主席也應該是更沒有實權。所以,鄧樸方如今被迫退位,交出的並不是具體權力,而是他作爲鄧小平長子和殘聯創始人的影響力----無論是對殘疾人事業還是整個中國政壇。

這幾天,關於鄧樸方被習近平「奪權」的評論文章甚多,評論焦點都集中「防止有人再利用鄧樸方,舉鄧小平改革開放的招牌,抬鄧壓習的角度。

此話當然在理,但更重要的,或者說習近平如今以年齡爲由勸鄧樸方退隱所要達到的最直接的目的是封他的口,因爲中國殘聯名譽主席雖然是一個可以說毫無實權的虛職,但卻是整個鄧小平家族過去僅存的一個對外公開聲的合「法」講臺。△(轉自自由亞洲電臺)
 
分享:
 
人氣:36,583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