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纸革命 引爆清零政策崩盘(视频)
 
——乌鲁木齐火灾为何引发白纸革命
 
2023年8月9日发表
 
乌鲁木齐火灾为何引发白纸革命(点击视频直接观看)

【人民报消息】引发白纸革命的一场乌鲁木齐大火是如何爆发的?这场火灾为何引发天怒人怨,以至于怒火烧向全国,迫使习近平不得不放弃执行三年的清零政策。

欢迎大家点赞和订阅我们的频道,以便第一时间获取我们的最新内容,感谢您的支持!

2022年11月24日晚,乌鲁木齐的吉祥苑小区8号楼2单元1502室起火,很快火势蔓延,不少居民不幸被烧死。当地政府于第二日晚紧急召开发布会,只为向外界宣称,这是一场因“电气线路故障”而引起的意外事故。

实际上,火灾发生时,很多目击者、亲历者或知情人都以文字或视频的形式,将居民受灾的惨状以及消防救援遇阻的真实情况发到了网上。透过手机屏幕,能深切地感受到他们的悲愤。他们眼睁睁看着大火不断地吞噬人命,听着撕心裂肺的求救声从楼里传来,而救援的车辆却始终无法进入小区。被强制“静默”了一百来天的新疆人都心知肚明,人被活活烧死的真实原因就是无人性的“清零”。

尽管政府急“灭火”,想要平息民愤,但不少乌鲁木齐人已冲出家门,打算去政府讨说法。发布会外,有人拍到市委书记杨发森在向抗议民众承诺,第二天就会解封低风险小区,而他也会亲自前往各小区解决封控的问题。然而,在召开的发布会上,几个正襟危坐的官员不但没提防疫、封控的事,还将责任都推到走投无路、求救无门的受灾民众身上。官方想要表达的意思似乎只有一个,那就是小区“路是通的,是他们不跑”。

这种“往死人身上追责”的论调无异于火上浇油。在微博话题“乌鲁木齐1124火灾事故发布会”的留言区里,每分钟都会出现十几条怒怼官方的帖子,而这些帖子也很快被上百人点赞。

只可惜,中共政府已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官员们都铁了心、要在无数的目击者、知情人、受害者面前当众撒谎。越来越多人失去了最后的耐性,他们在贴子里密密麻麻地写满“对”和“好”,以此来表达绝望。几天后,多省市、百所高校接力参与的“白纸革命”瞬间爆发了。任何一个正常人都无法忍受乌鲁木齐官方在发布会上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原因是中共政府在以下最关键的三个问题上撒了谎:

谎言一、只有“10人死亡”以及“9人肺损伤”

火灾发生一天后,官方就公开宣布,已有10人死亡,9人受伤,但此后便再无更新。大火连烧了好几层,被送医的难道还不到20人?有人已向外媒透露,仅在他家就死了5口人。那么其他的死者、伤者家属呢?这些家属为何不能在墙内发声?此外,医院的说法是什么?警方的说法是什么?为何只有政府的一家之言?

乌鲁木齐有官员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说,死了“15人”。另有民警透露,政府并没有向派出所通报死亡人数。看来,警察甚至都没出警。人命关天,警察不出警的理由又是什么呢?既然政府连警察都不告诉,能对老百姓说实话吗?

了解中共一贯操作的网民已指出,“官方通报肯定会少算死亡人数的”、“因为十个人往上算特大事故”。有知情者透露,“四户玻璃都烧炸了,……不止通报的10人”。另有一个目击者发帖控诉,“死的是小孩大人20多个人,官方报的10个”。而在海外也有媒体报导,网上传出,“实际死亡人数是44人”。

谎言二、楼层门“不存在铁丝捆绑的问题”

某小区住宅起火,一般不会引来好几亿人的关注。人们对此次火灾痛心、愤怒的原因不仅是因为有多人丧生,更在于整栋楼的人都被困在火里,根本就逃不出去。为什么逃不出去?最关键的原因就是所有的楼门与逃生通道都被封死了。为什么会被封死?答案显而易见,就是为了“清零”。

众所周知,“清零”是由习中央“亲自部署、亲自指挥”的,各地官员为保乌纱帽,就必然会采取最能迎合上意的“阻断传播”的方式,即限制居民出行,把人都关在小区、单元楼、甚至家里。

为防“漏网之鱼”,一些基层单位又会采取更愚蠢的办法,那就是完全不考虑地震、火灾等突发状况,也不管居民是否会病死、饿死、跳楼自杀,一律对小区大门严防死守。出现病毒就“格杀勿论”,把所有入口、出口都锁死、焊死、封死。

过去三年,各地普遍存在的“一刀切”就是这么来的,乌鲁木齐自然也不例外。但一场火灾发生后,该市政府就打死不认了。几个小时的发布会上,官员们一直三缄其口。最后不得不提到,也是为了平民愤,更是为自己推责。

面对着网上有图有真相的“楼层门用铁丝捆绑”一事,官员们回答“不存在”。即使有照片为证,他们也说是“移花接木,恶意拼接”。问题是,从哪移的花、接的木,拼接的是哪些图、又是怎么拼接的,他们就没再回答了。鉴别图片、影像真伪,中国不是没有这样的技术。不去进行科学鉴定的乌鲁木齐官方是无知还是心虚呢?

更何况还有那么多目击者的证言。这不,政府一否认,小区里就有人不服了:“怎么这么敢说啊?”“楼下的门晚上没锁起来?真搞笑!”一男子在自己录制的视频中说,“大家请看,这是3单元,也拿铁丝绑着的,我们从4单元把门开开后,逃到3单元,它又锁上了,我们都过不去”。有亲历者也发帖称,火灾发生时,他和父母、妹妹往楼下跑,跑到一楼时发现单元门是锁的,只好从一个邻居家的窗户跳出去。还有视频显示,起火楼层有居民在尖叫,要求政府把出口打开。

如此不惜代价进行封控,政府还偏说该小区是“低风险”。在那些真实的文字、图片和影像资料面前,政府的谎言实在是太蹩脚了。

欢迎大家点赞和订阅我们的频道,感谢您的支持!

谎言三、灭火长达三小时,是因为消防员要“深入建筑内部”、“沿楼梯铺设水带”?

发布会开完了,很多人彻夜难眠,他们在网上向乌鲁木齐市政府咆哮、质问,“为什么通告丝毫不提消防车赶到,进不去小区的事?为什么不提消防车赶到了,你们还在拆桩子和栅栏的事?”

其实,消防车早已赶到现场。那高压水枪朝楼房喷水、却无法喷到起火楼层的图片都在网上传疯了,“消防车”也没出现在官方的发布会上。谈到“救援”一事,官员们倒是费了不少唇舌,但介绍的都只是消防员如何“深入建筑内部”、“沿楼梯铺设水带”,如何“攀登楼梯到达着火层下层”等等。至于水枪喷水的事,他们全当不存在。

按理说,大陆的高压水枪是挺厉害的。多年前,已有喷水高度能达50层楼的水枪了。那么此次发生火灾,乌鲁木齐政府为何不拿出来宣传宣传呢?

据有知情者披露,11月24日那晚,“火整整烧了4个小时,前3个小时消防队没办法进入小区,因为疫情原因所以小区门口被封了”。赶来的消防员必须先做核酸,还要“拆除封锁小区的围栏”,“花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去拆这些木桩、栅栏、铁皮”,并且“设法挪走几个月不动打不着火的汽车”,“还有些车主在方舱隔离”。

看着消防车艰难地开进小区,却“没法靠近火灾的楼”;看着奔涌的水柱从水枪里喷出,却喷不到起火楼层、灭不了火,现场又会有多少人在指着政府咒骂啊!

难以遏制的愤怒在网上形成了井喷状。有人说,这是“不允许活着”,有人怒吼:“大门紧锁,封控,你们怎么对得起人民!”没想到,这话还真是戳到乌鲁木齐官方的敏感神经上了。在发布会上,政府终于作秀式的道歉了。

市长说,“向全市人民表示歉意”;区长说,我们“无比自责,深感愧疚”。问题是,在政府看来,自己都努力施救,认真答疑了,而火灾亦是偶然,错又从何而来呢?又何须道歉呢?难道政府同意网民说的话,承认对不起人民的地方就是无人性的封控?

既然错了,就不是简单说句抱歉所能一笔勾销的。毕竟,那么多条人命被葬送了。已有律师公开指出,“亲自焊铁门、弄栅栏、锁大门、锁防盗门的这些人或者是指挥者,他们是责任主体”,“他们严重地涉嫌限制人身自由”,“新疆大火这种情况以后,他们已经涉嫌(犯罪),最低是过失致人死亡”。实际上,这与乌鲁木齐市长在发布会上所承诺的“对涉及失职失责人员,将依法依规严肃追究,绝不姑息”之语形成了呼应。

但光说不做,至今也没揪出责任人,就足以表明,法办“指挥者”在中共国根本就不可能。为什么?上述律师已回答,犯罪者“最低的级别应该是政府的街道办事处,或者是市政府、区政府”。级别低人一等的司法部门敢对政府要员提起诉讼吗?正如那位律师所说,找不出责任主体、指挥主体,只能说明封控者“没有底气”,他们明知“是不合法的、甚至是违法的,但还要“这么干”。

司法就是政治的奴仆,权力要凌驾于法律之上,这向来是中共的“执政理念”。既然党性是大于人性的,党官们又有什么无人性的事是干不出来的呢?三年封控,中共制造的冤魂还少吗?无法无天的中共存在一天,夺命的灾难就会继续在中国上演。

感谢各位观众的收看!如果您对这个话题有任何的想法或意见,请在下方留言。如果您喜欢这个节目,请给我们点个赞,这将是对我们团队的最大鼓励!同时,如果您想继续收看我们的节目,请订阅我们的频道,以便第一时间获取我们的最新内容。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分享:
 
人气:64,436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