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磨灭的爱恋 隔世再续前缘(图)
 
2023年4月9日发表
 



当年她给他点了朱砂痣,他给她留下了「愿矢来生仍为夫妇」这八个字,约好以此为凭,来世相认。

【人民报消息】都说三生石上,缘定三生。今生的夫妻缘来生还会再续吗?

他们又在同一天出生了

1849年,缅甸一个宁静的小村庄,两个可爱的小娃娃呱呱坠地了。男孩名叫貌山宁(Maung San Nyein),女孩名叫玛盖温(Ma Gywin)。两家人就住隔壁,所以两个孩子从小就放在一起养。一起玩耍、一起成长;一起捉蚂蚱、一起摸鱼虾;开心的时候一起开心,难过的时候一起难过。

时间很快过去,这份两小无猜的感情在不知不觉中升华成了爱情。他们很快结婚了。婚后他俩是村里出了名的恩爱夫妻,一起经营着一块有点贫瘠的土地。虽然土地不好,长不出什么太好的庄稼,但小两口的日子一样过得甜甜蜜蜜。

过了几年,第三次英缅战争爆发,战火烧到了他们的村庄欧西贡。这对恩爱夫妻忽然在同一天一起过世。因为是战乱时期,一切从简,他俩被草草葬到了村外。很快也就被人遗忘了。

几个月后,同村貌甘(Maung Kan)夫妇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儿子,粉妆玉琢,十分可爱。不久以后,他们搬到了远处的一个小村庄叫做卡溥,并在那里住了下来。

双胞胎一个叫貌盖(Maung Gye),一个叫貌额(Maung Nge),感情很好,一直形影不离,总有说不完的悄悄话。有一天,爸爸貌甘无意中听到他俩说话,却吓了一跳。因为他们互相称呼对方为貌山宁和玛盖温。这不就是村里刚过世的那对年轻夫妻的名字吗?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巧合的事?!

缅甸是个全民信佛的国家。貌甘夫妻俩很快就想到了这俩孩子莫不是貌山宁夫妻俩转世吧?过了几年,等局势慢慢稳定,他们就带着两个孩子回了趟老家。

刚进了村,两个孩子自己就熟门熟路奔原先的家去了。进了屋子,他们也很快认出了自己前世穿过的衣物。回去的路上,同村女子玛邓(Ma Thet)跟他们打招呼。没想到,双胞胎中的一个指着她说:「我还欠妳2卢比呢」。

玛邓愣住了。这小小孩在说什么呢?不过当爸爸貌甘大致解释了一下之后,玛邓想起来了。当年玛盖温是向她借过2卢比,后来一直都没还。

这么一来,村子里的人都知道貌山宁夫妻转生的事情了。一传十,十传百,这桩奇闻很快传到了当时驻扎缅甸的英国高级官员菲尔丁-霍尔(Harold Fielding-Hall)的耳朵里。菲尔丁-霍尔一来缅甸就喜欢上了这里的佛家文化,对因果呀,轮回呀这些说法十分着迷。他决定前去拜访,看看究竟。

菲尔丁见到这对双胞胎的时候,他们已经6岁了。前世是丈夫貌山宁的那个孩子长得高大壮实,而前世是玛盖温的那个孩子体形就相对瘦小,而且表情动作更像是个女孩。他们跟他聊了许多前世的事情,也聊到了死后灵魂在空中飘荡,躲在树林中的那几个月的情景。

后来,菲尔丁在他介绍缅甸风情一本书《一个民族的灵魂》(The Soul of a People)中把这个夫妻俩同日生,同日死,又同日转生成双胞胎的故事介绍给了西方世界。而这个故事后来也成了轮回研究领域一个著名的案例。

三世夫妻

那么,有没有来世还做夫妻的呢?有。

清朝顺治年间有位三甲进士叫邵士梅。不过从小就有另外一个名字在他脑子里盘旋,就是「高小槐」。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谁,跟他有什么关联,只知道这个的名字就像刻在他记忆中一样,抹不去,忘不掉。

一天他因公出差,路过一个小村庄叫高家庄,忽然发现这里的景致十分熟悉,就像他昨天才刚离开这里一样。邵士梅想起了心中那个迷一般的名字,就抓了个老乡问,说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叫做高小槐的人啊?老乡说,有啊,可他好多年前就过世了。邵士梅接着又问高小槐是什么时候过世的,结果发现高小槐死的那天是他的生日。

在那一瞬间,邵士梅忽然明白,高小槐就是他的前世。而前世记忆也像打开了闸门一样向他涌来。他记得做高小槐的时候,是高家庄的里正,也就是村长。他在这里做了好多年的村长,爱护居民,清廉自守,没苛刻过百姓一分钱。可以说是个难得一见的好村官。

后来他生病了。病得昏昏沉沉的时候,看到两个好像公差的青衣人来到了身边。他们嘱咐他闭上眼睛,就一左一右挟着他飞走了。他只听见耳边呼呼的风声响个不停。不一会儿,青衣人叫他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躺在了一个陌生的小房间里,两个女仆在一旁忙碌着。而青衣人已经不见了。他感觉手脚都不听使唤,连话也不会说了。

原来他已经转生成了一个小婴儿。他作为邵士梅的人生开始了。因为前世善待百姓,做了不少好事,今世的他过得很顺遂,出生富贵人家,从小就接受很好的教育,到了合适的年纪就结婚,夫妻恩爱,家庭美满。

不过遗憾的是,妻子早早去世了。临死之前,妻子握着他的手说,他俩要做三世的夫妻。来世她会转生到馆陶县的董家,家住河滨,第三家就是。妻子预言说,邵士梅以后会做官,但也会被罢官,会独自住在萧寺翻佛经。「那时就来找我吧。」妻子说完就闭上了眼睛。

妻子去世后,邵士梅果然做了官,当了吴江县的知县。不过在没被罢官之前,他就托病辞官了。回了老家的他闲来无事,去馆陶县拜访朋友,住进了附近的一座寺院。寺院的名字叫做萧寺。那天他正在寺中的藏经阁翻书,忽然脑子里冒出了当年妻子讲过的话,馆陶、萧寺、藏经阁,都一一对上了。难道妻子就转生在附近了?邵士梅赶紧出门往河边走,果然在河滨第三家找到了妻子转世的董家姑娘,后来就高高兴兴地又把妻子娶回了家。

可惜十几年后,妻子董氏得了重病。奄奄一息的时候,她说自己下一世会转生襄阳王家,住在江边,门前有两棵柳树,叮嘱邵士梅到时候再去找她。

邵士梅后来果然在襄阳又找到了转世的妻子王氏,娶回了家。两人婚后生活很幸福,还生了两个孩子。

邵士梅三世姻缘的故事在清代流传很广。大家感叹说,三生石上,缘份已定,果真是如此啊。当时也有另外一个流传很广的轮回故事,这就是重庆祝海春两世姻缘的传奇。

下世我们还做夫妻

祝海春是个神童,8岁就学完了十三部儒家经典,14岁就中了举。少年有为,媒人们很快就上门了。什么样的好姑娘都有,可祝海春楞是谁都没看上。

当父母的都是过来人,很快就猜出孩子有心上人了,反复盘问之下,祝海春讲出了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故事。

原来这十几年来,他一直记得他的前世。前世的他是山东荷泽的丁时芗,出身世家。妻子真氏美丽贤惠,两人感情很好。可惜18岁那年他因为刻苦读书耗尽心力,吐血而死。临死前,俩人发誓来生仍为夫妇。祝海春卷起袖子说,手臂上的这颗朱砂痣胎记就是当年真氏在他身上做的标记。那时真氏才17岁。

父母震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就算这个故事是真的,算算今年真氏也30出头了,论年纪,可以当祝海春的妈了。再说世家女子为了名节也很难同意再嫁。父母说, 你是不是再考虑考虑呀?祝海春说,请先派人去打探打探再说吧。不过父母没照他说的做。

第二年春天,祝春海上京赶考,就拐了个弯,去了趟山东前世的家。前世父母很高兴出来相认,但真氏却躲在屋里不出来,只是让婢女带了一封信出来。祝海春也不言语,默默写了「愿矢来生仍为夫妇」这八个字作为回执。

真氏一看就大哭了起来。原来这正是当年丁时芗弥留之际写下的誓言。当年她给他点了朱砂痣,他给她留下了这八个字,约好以此为凭,来世相认。现在他如约前来,而她,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呢?

祝海春回来后就请媒人做媒,祝家父母也没有阻拦,吹吹打打把真氏娶回了家。婚后两人感情一直很好。

如果说邵士梅的故事让人觉得神奇,那么祝海春的故事更多的是带给人感动。这世上有着太多的山盟海誓,但是能守得住约的能有多少呢?△(有删减)

(资料来源:【未解之谜】节目组综合)

 
分享:
 
人气:29,532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