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高人揭秘:富贵的秘诀(图)
 
2023年2月22日发表
 



陈伯说:「做生意要走正路,自己有种因(福德),成功是早晚的问题。千万不要想走歪路,否则福损得快,将来还要受造恶的果报,实在得不偿失。」

【人民报消息】1958年,当时30岁的李嘉诚还只是一个小商人,正经营着长江工业有限公司,厂房一分为二。一边依旧生产经营多年的塑料玩具,一边则研发生产新产品——塑料花。

为什么李嘉诚看中塑料花呢?有一天,他在读英文杂志时发现,意大利一家企业已经研发出制造塑料花的技术,并即将量产,不多久就会在欧洲推出。颇有商业头脑的李嘉诚马上想到,欧美人都喜欢在屋内屋外装饰花卉,但是现代快节奏的生活让人们无暇照顾娇贵的植物,塑料花正好弥补这一点,一定会热卖。而当时,香港一切向欧美看齐,这个塑料花在香港也必然会红火。

说干就干,抓准商机的李嘉诚果然很快就尝到了甜头,很快他的塑料花热卖,生意火爆。但是,由于产品供不应求,李嘉诚的厂子出现了降低质量应付订单的情况。不诚信的恶果也很快显现,许多客户要求退货,银行追债,客户追款,塑料厂濒临破产。为了还债,李嘉诚之后的妻子,表妹庄月明把自己的首饰都拿出来变卖了。

这一次的遭遇让李嘉诚意识到诚信的重要,但是要重整企业,东山再起哪儿是那么容易的?难道自己真的会像14岁时算命先生说的那样吗?李嘉诚心有不甘。

结果迥异的两次算命

李嘉诚小的时候,家人为了躲避战乱,举家从广州逃到了香港,可是没多久香港也被日军侵占。家境贫穷的李嘉诚一家,日子更不好过了。那时的李嘉诚看上去也总是灰头土脸的。

1942年,李嘉诚14岁时,一位算命先生看到他双目无光、骨瘦如柴,和他母亲说,这个小子日后难成大器。如果安份守己可以勉强谋生,但要飞黄腾达是没这个福份了。

从此,李嘉诚对于算命先生没什么好感。

然而,李嘉诚没有想到的是,1958年的一次聚会,又会遇到一位算命先生,而这个人不仅将为他的人生带来重大转机,而且日后也会成为他的御用风水师。这个人就是陈伯。

陈伯的名字叫陈朗,祖籍四川,幼年时家境富裕。小时候曾路过算命看相摊子,对算命看相与玄学风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他父亲便请了两位师傅教授这方面的知识。陈伯后来笃信道教,精通易经八卦,尤其擅长风水和相术。由于身世不错外加看相算卦确实有两把刷子,陈伯在香港不久就已颇有名气。

原本对算命没啥兴趣的李嘉诚,也乐意听他说说。于是,陈伯问李嘉诚,你希望这辈子能挣多少钱?李嘉诚回答:三千万就很满足了。陈伯却对他说,你命里的财库不是平的,是漫出来的,你将来必定成为香港首富!

陈伯的话,对于当时处于低谷期的李嘉诚来说,无疑是莫大的鼓励,也为他增加了几分胆气。就在这一年,李嘉诚进军地产业,购地置业也少不了陈伯的指点。而李嘉诚之后的事业发展,也确实如陈伯所预言的,越做越大,在几次经济危机中,别人赔钱他赚钱,积累了巨额财富,真的成为了香港首富。

那么,要想人生富贵有什么好办法吗?也许可以听一听陈伯留下的话。

富贵秘诀

2002年,隐居在四川青城山的陈伯病重,被送入香港养和医院,住最好的病房,用最好的医生与服务。李嘉诚也闻讯赶来,支付全部医疗费。然而,在做了三次手术,花费千万元医药费,受尽痛苦之后,陈伯还是去世了。

陈伯在临终前透露,他之所以要做三次手术受尽痛苦,是因为泄漏了太多天机,受到了天惩。

陈伯最后的日子里,不少富豪名流去讨教长久的富贵之方。

陈伯说:「做生意要走正路,自己有种因(福德),成功是早晚的问题,福种得厚,缘自然就来得快,急不得。走正路(做生意正正当当、规规矩矩)也是在造福,立一个好的榜样让人学习,这种福也不是几个亿可以计算的。千万不要想走歪路,否则福损得很快,命中本来有万亿的福,走歪路,减损成几十亿,自己还以为成功了,没想到将来要受造恶的果报,实在得不偿失。」

他还提到:「现在世道很坏,大家为了求名、求利不择手段,问题还是出在没有圣教(圣贤教育),廉耻没有了,更不要说仁义道德。你们这些人,如果想要世世代代保有富贵,最重要的还是要把圣教(圣贤教育)给提倡起来。人人有廉耻,人祸就少了,人祸少,天灾自然就减了。」

中国古人就说「一命、二运、三风水」,也说「积善人家必有余庆」,所以要想富贵好命,可不是摆个风水阵就能有用的,得了不该得的名利,德不配位,终究长久不了啊。譬如说,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常常看到,有的艺人红了,结果没多久声名狼藉了;有的官员飞黄腾达的,没几年锒铛入狱了。所以啊,行善种福德才能真正地获得「好命」。这里介绍一则民间流传的仆人变武将的改命故事。

郑兴儿改命

明朝有一位著名的相士叫袁珙,字柳庄。他着有《柳庄神相》一书,是许多学习相术人的必读课本。

袁珙在朱棣还是燕王时,就慧眼识得他是真龙天子。待朱棣登基后,封了袁柳庄一个三品官。袁珙有一个儿子叫袁忠彻。他也得了其父相术的真传,帮人看相没有不灵验的。当时有一个王部郎,家里的人经常生病,因此愁容满面。

一日,袁忠彻前来拜访,正聊着这事呢,正好一个叫郑兴儿的仆人端茶上来。袁忠彻看了这仆人一眼,大惊道「原来如此」。等仆人离去之后,他告诉王部郎,这位仆人命运多舛,而且妨主。王部郎虽然不舍郑兴儿忠厚老实,做事勤谨,但是为了家人着想,只好和郑兴儿说明原因,遣送出门。自此果然家中人口平安,全家都觉得袁忠彻果真相术了得。

这郑兴儿也真是忠厚之人,无故被谴走,也不曾抱怨,暂时没处去,于是就住在一间破庙里。有一日,郑兴儿上厕所,见墙上有一个布包,打开来,却是二十多两银子,当下十分高兴,「造化,造化,有了这银子就不怕穷了,被主人赶出来也没事了。」可是转念又一想,袁神相说自己命该穷苦,怎有福气消受这些银两?若有人丢失这么大一笔钱,闹出几条人命来如何是好?还是等人来找时,还给他吧。拿定主意后,郑兴儿就在原地等候,天黑之后,找条草垫子铺上,竟在厕所睡下等待失主。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就看见一个人蓬着头,红着眼睛冲了进来,看见墙上空空的,大惊失色道:「东西已不见,如何回得去?」接着就用头撞墙。郑兴儿忙上前拦住一问,原来这人姓张,人称张都管,来自河间府,这次进京是替他主人郑指挥来兵部疏通关系,讨个职位的。谁知昨天把主人给的银两丢了,回去无法交代,不如一头撞死算了。郑兴儿赶忙拿出了包裹还他,张都管喜出望外,要分一半银两给郑兴儿。郑兴儿说,若是贪你的银子昨天就都拿走了,何必还要受一夜臭气呢。于是把整个包都塞了过去。

张都管用了银子,为郑指挥谋得了巡抚标下旗鼓官一职,带了郑兴儿回家报喜,并向主人讲述了郑兴儿拾金不昧的事情。这个郑指挥年近六旬,没有子嗣,喊郑兴儿进来仔细看了看说:「此非下贱之相,且器量宽宏,宅心仁厚,它日必有前途。」于是认郑兴儿做义子,名字改作郑兴邦。之后,郑指挥连连升迁,调入京城,做了游击将军,郑兴邦也做了武官。

郑兴邦想自己从离京到今日,不到三年,恍如梦境。王部郎此时还在京,想起主人昔日好处,应去拜望,又恐义父见怪,就和义父商量,结果义父称赞他说:「贵不忘帐,新不忘旧,都是人生实受用好处。有何妨碍?去吧,去吧。」

郑兴邦穿了普通的衣服,来到王部郎府第求见。进去之后就行大礼,王部郎一时没认出来,忙叫不敢,郑兴邦道:「主人不认得兴儿了?」部郎仔细一看,真是当年自己送走的那位仆人。

王部郎问这是怎么回事?郑兴邦就把认了义父的事说了出来。正聊着,下人通报,袁忠彻来拜,王部郎大笑:「今日来取笑他一回。」

叫郑兴邦换上家仆打扮,依旧捧上茶水。袁忠彻接茶时,看到郑兴邦,很惊讶地说:「此为金带武将,为何在府中做仆人?」

王部郎说道:「这就是我之前赶出去的仆人兴儿,他因为没处去,又回来了。」

袁忠彻又仔细地看了郑兴邦,答道:「之前没说错,今天也没说错,看郎君阴德纹起,必是救人性命,或还人之物,骨相已变,今日富贵便因此而来。」

郑兴邦大惊:「袁爷真是神仙呐。」于是,就把厕中还金之事讲了出来。

王部郎听后也钦佩不已:「郑君德行,袁公神相,俱是不朽。」当下设宴,三人尽欢而散。△(有删减)

(转自大纪元【未解之谜】栏目,扶摇主持)

 
分享:
 
人气:36,154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