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简述(图)
 
2023年1月5日发表
 



新年伊始,德国外长贝尔伯克再次对德国大企业提出警告,批评在华经营的大企业只图短期利益,为企业的未来埋下祸根,强调分散市场和减少对独裁国家依赖的急迫性。

【人民报消息】

德国外长批企业过度依赖中共国短视

新年伊始,德国外长贝尔伯克再次对德国大企业提出警告,批评在华经营的大企业只图短期利益,为企业的未来埋下祸根,强调分散市场和减少对独裁国家依赖的急迫性。

据中央社1月4日报导,贝尔伯克接受网络媒体Table.Media专访时表示,近期将公布的「中国战略」目地不是与中(共)国脱钩,但是从与俄国交往的教训来看,过于依赖一个没有相同价值、与民主处于竞争关系的独裁国家,容易让德国受伤害,未雨绸缪是保护自己最好的方式。

贝尔伯克强调,北京近年不仅离民主价值愈来愈远,还有计划性地背离国际法和公平竞争规范,德国有必要减少对中(共)国的依赖。德国因为过去过度依赖俄国的能源,正为此付出高昂的代价。

侵犯用户隐私 Meta被欧盟罚款超4亿美元

1月4日,欧盟监管机构以侵犯隐私为由对Facebook(脸书)母公司Meta处以数亿美元的罚款,并禁止该公司强迫欧盟27个成员国的用户同意根据其在线活动投放个性化广告。

爱尔兰数据保护委员会(DPC)在其对两起案件的裁决中处以两项总计3.9亿欧元(4.14亿美元)的罚款,这可能会改变Meta根据用户的在线行为向其投放广告的商业模式。Meta表示将上诉。

预计1月晚些时候将对涉及Meta的WhatsApp服务的第三起案件作出决定。

Meta和其它大型科技公司受到欧盟隐私规则的压力,这些规则是世界上最严格的规则之一。自2021年以来,爱尔兰监管机构已经对Meta处以另外四项侵犯数据隐私的罚款,总计超过9亿欧元,并且还有许多其它针对Meta的未决案件。

美议员:TikTok是中共向美输入的数字毒品

即将上任美国众议院「中国事务专责委员会」主席的共和党众议员迈克.加拉格尔说,TikTok(抖音国际版)是中共政府向美国输入的令人上瘾的数字毒品芬太尼。

1月1日,在NBC播放的「Meet The Press」节目中,加拉格尔受访说,TikTok实际上就是「数字芬太尼」,因为「它非常容易让人上瘾且具有破坏性,我们正看到频繁使用社交媒体所带来的腐蚀性影响,特别是对美国的年轻男女,这些数据令人不安」。在TikTok实际上可找到中国共产党因素。

TikTok在美国有数亿的下载量,加拉格尔认为,有必要对TikTok进行更多的约束。

美国至少有19个州部份禁止在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原因是担心中共当局可能利用该应用程序跟踪美国人,并进行内容审查。美军也已禁止其成员在政府设备上使用该应用程序。

巴基斯坦从中共国进口「无用」铁路转向架

近日,巴基斯坦从中(共)国进口了价值1.49亿美元「无法使用」的铁路转向架,该国铁路部门表示严重不满,中(共)国产品的质量再次受到质疑。

巴基斯坦铁路公司(PR)一直在谈论其引进新的、高科技和高速客运转向架的计划,但从中(共)国进口的转向架根本无法工作。

据巴基斯坦《快递论坛报》报导,消息人士透露,他们需要再花费数十万巴基斯坦卢比,才能使从中(共)国买来的转向架能够运行。

首席机械工程师哈塞布说,转向架存在一些技术问题,正在进行整改和维护,以使其能够发挥作用。

而在购买这些转向架之前,巴基斯坦政府派出了88名巴基斯坦铁路公司的官员到中国对产品进行检查。尽管他们进行了为期两周的访问,但却没有人发现这一关键的机械故障。

「一带一路」再添苦主 埃及经济濒崩溃

中共「一带一路」令许多参与国陷入债务危机。最新的一个轮到埃及。

综合外媒报导,埃及因外汇缺乏,无力将堆满港口的近百亿美元货物清关,而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求助。为了避免埃及财政崩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已批准提供埃及为期46个月30亿美元贷款。

因受俄侵乌战争及通膨影响,热钱撤离埃及。在战争爆发后三个星期,外资就从埃及撤出200亿美元。同时,埃及外债暴增,达到1,578亿美元,较10年前增长近5倍。

在财政恶化的背景下,埃及政府开始筹钱,2022年4月以1亿美元的价格,将埃及在5家国有公司中持有的股份,卖给阿联酋主权财富基金;8月沙特公共投资基金以13亿美元,收购埃及政府在4家上市公司的股份。

日本鼓励家庭搬出东京 每个孩子奖百万日元

据多家日本媒体报导,如果有东京的家庭选择搬出首都,日本政府将为每个孩子提供高达100万日元(约合7,628美元)的补助金。

此前,政府已经为搬迁到该国其它地区的家庭,提供了每个孩子30万日元(约合2,288美元)的补助金。

根据共同社的一份新闻稿,居住在整个东京23个地区,以及当地通勤热点地区的居民,都将有资格获得搬迁补助金。该财政支持预计将在2023财年到位。

接受了这笔补助的人,必须在新的地区居住、就业至少五年,任何违反这些规定的人都将被要求归还这笔钱。

该援助措施的对象是搬迁家庭里的18岁以下的孩子,或者是18岁但仍在高中最后一年学习的孩子。

据共同社报导,该援助计划是于2019年启动的。在2021年,有2,381人搬出东京都,并申请了这些资金。

(人民报记者毕藤菲综合报导)△

 
分享:
 
人气:19,629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